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六章 引狼出洞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暗暗地吃了一惊,以为牟思晴发现了什么端倪,不由得很是紧张的问了一句:“什么很是奇怪?”

    “那头狼,被你咬了一口,死得甚至比她的刀砍过的那头都还快,这是怎么回事?”牟思晴问道。

    原来是这事,许东顿时松了一口气,淡淡的答道:“应该是咬到了那头狼的要害部位吧。”

    “胡说……”牟思晴冷冷的说道:“我看了一眼,那头狼,被你咬到的部位是……是腹部靠后面的地方,那里会是什么要害?这且不说,那头狼被你咬了一口,立刻就四肢抽搐而死,你怎么解释。”

    许东嘿嘿的笑道:“或许,是那头狼有病,本来就是快要死了的,只是我碰巧咬它一口,所以它立刻就死了,这有什么稀奇?”

    牟思晴眼里喷出两道火光,看那样子,许东要再不说实话,铁定会被丢出去,让许东再去咬死几头狼再说。

    幸好,乔雁雪在一旁说道:“听说,许东活生生的咬死过一条蛊蛇,这应该是许东身上残留着蛊毒的作用吧。”

    胖子也笑着说:“所以,千万别惹东哥着恼,要不然,被他咬上一口,那可就会死得很死难看。”

    牟思晴也听说过许东中毒住院的事情,但是在牟思晴的印象中,许东中的毒无非也就是普通的蛇毒,“蛊”什么的,那是离她很遥远,遥远得像是传说中的事情,牟思晴根本就不会相信。

    见牟思晴根本就不相信,乔雁雪不由得脱口而出,说道:“嫂子,我可是亲眼看见过的,有很多毒性极为剧烈的毒蛇,围着许东咬,许东不但没什么事儿,还把那些蛇……”

    说到后来,乔雁雪脸上一红,再也说不下去,那次去找蜈蚣毒蛊,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尤其是对一个警察身份的牟思晴来说,更不是能够随便乱说的事。

    幸好,牟思晴也就只是认为乔雁雪要抓的蜈蚣,最多就是比普通的蜈蚣大一点儿,或者什么的,至于乔雁雪带着许东、胖子,到什么地方抓的,牟思晴倒也没去多想。

    “你亲眼看见的?”牟思晴不能置信的看着乔雁雪。

    乔雁雪红着脸,点了点头。

    许东讪讪的说道:“不怕毒蛇,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前不久,网上不是也报道过这样一件事,说是有个人有特异功能,什么蛇都不敢靠近他……”

    “特异你个头……”牟思晴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来诘责许东,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之后,依旧抱着枪,靠在背包上,闭目养起神来。

    这个时候,因为大家都在一团火光笼罩之下,能够看得见的距离,也就二三十米来远,狼群都隐藏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虽然偶尔有几声狼嚎,但却没有一个人能看得到它们藏身在何处。

    本来,现在这个时候,要是能够猎杀那头黄毛老狼,倒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不过,由于黑暗,目力所不能及,根本发现不了狼王在什么地方,再说,这会儿,也没狼前来进攻,大家也就好干等着。

    这样耗了许久,连乔雁雪都开始昏昏欲睡起来。

    不过,胖子呆了一阵之后,却忙活了起来。

    将燃料炉子注进去一些油料,用钢筋锅装了些水,然后架在炉子上烧了起来。

    许东一边观察周围的情况,一边问道:“胖子,你又饿了?”

    胖子“嘿嘿”一笑,答道:“待会儿你就知道!”

    烧水煮饭,那就是饿了,还要什么呆会儿才知道!不过,许东还真是感觉到有些饿了,先前,一阵呕吐,把晚饭全都吐了出来,现在又过了好几个小时,不饿才怪。

    说话间,锅子里的水被烧开,胖子拉出来一袋拿出来,放到锅里,然后不停的搅动起来,不过片刻,香气就四溢开来。

    许东吞了一口口水,只盼着胖子那一声“开饭”。

    不过,胖子在锅里搅动了一阵,然后抬头对许东说道:“东哥,现在是紧要关头,你可得要仔细一点儿!”

    本来差点就要睡着过去的牟思晴,突然间睁开眼睛,怒道:“你们打算把狼引过来是不是?原来把狼引过来的,是你!”

    下午,胖子下了一次厨,把饭菜做得香气四溢,而且,最为突出的,就是牛肉的香味,估计,这一群狼,肯定就是循着这股香味过来的。

    胖子嘿嘿的笑了几声,说道:“敌我双方都这样耗着,对大家都不利,所以,我就想着,干脆,我们就主动出击,来个引狼出洞,大家来个痛痛快快的对决!”

    乔雁雪失声说道:“胖子,现在是敌暗我明,你这样做……”

    乔雁雪的话还没说完,山谷里传来一阵低低的狼嚎,想来,应该是狼群闻到了这股香气,果然有些沉不住气了。

    听到这一阵狼嚎,牟思晴“刷”的站了起来,手里的枪也对着先前黄毛老狼出现过的方向。

    这会儿,许东把一只强力手电绑在一把枪上,直接拿着枪划动着寻找目标,不过,中就距离太远,许东也依旧没办法看清楚什么。

    牟思晴看着许东手里绑上手电的枪,微微一皱眉头,自己都没朝这方面去想呢!居然又被许东先想到了。

    在火光之下,强力手电能让几个人看清的距离,也就只在五六十米左右,但这绝对胜过了先前只能看到十几米远的距离,真要是狼群长驱直入的话,十几米的距离,需要的时间,几乎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现在能够看清五十米开外,这对狼群的威胁、威慑,自然是大了不止一倍。

    先前,胖子拿着一枝枪摆弄,牟思晴是毫不客气的制止了的,但是这会儿,许东拿着枪,牟思晴却丝毫没有阻止的意识,相反,牟思晴还主动走到许东身边,教许东一些打开保险、如何瞄准,以及如何击发之类的基础知识。

    如此一来,看得胖子心里大是不满,扔了手里的勺子,站了起来看着牟思晴,一脸的愤愤不平:“我们是一样的兄弟啊!怎么就两样的对待!”

    乔雁雪一边学着许东往枪上绑手电,一边笑了笑:“我们不是教过你武术!”

    一提起教过胖子武术,胖子立刻闭上了嘴,两个人,都教了自己一个多小时,现在回想起来,依旧不记得那两个招式怎么用。

    这时,估计狼王是按耐不住了,长长的嚎叫了一声,没过片刻,许东的手电光照处,就发现了狼的踪迹。

    牟思晴大喝一声:“来了……”

    随即将自己的枪举了起来,扣动扳机,“呯”的一声,一头狼应声而倒。

    乔雁雪也是开了一枪,直接将一头狼射杀在五十米开外。

    许东看着扑过来的狼,开了一枪,却没打中,许东暗自叹了一口气,再次击发,仍旧是没能打中。

    两次失去准头,好几头狼就已经进逼到三十米开外,幸好,乔雁雪跟牟思晴两个人调转枪口,一瞬间就将最前面的几头狼打得倒地而亡。

    “呯呯碰碰”的枪声之中,胖子见许东连连打空,忍不住嘿嘿的笑道:“东哥,我练武术不行,你的枪法也不成啊,算了,别浪费子弹……”

    牟思晴射杀了几头狼,也转头对许东说道:“别再放空枪了,这狼很多……”

    虽然没直接让许东放下枪,那意思也同样是让许东干脆别打了,还能节约一些子弹。

    打不中狼,许东也是很懊丧,放下枪,抽出来一把两尺来长的藏刀,又找来一块布条将藏刀绑在自己的右手上——看着胖子在这样做,许东依葫芦画瓢。

    乔雁雪跟牟思晴两人联手,将前面的狼稳稳阻止在三四十米之外,只是,偶然之间,牟思晴一转头,顿时大吃了一惊,背后、左右两边,都发现有狼在逼近!后面,已经有三四头狼都快接近火把圈子了。

    “不好……”牟思晴大叫了一声,调转枪口,“呯呯呯……”一连三枪,放到三头距离最近的狼,随后扑到后面的围墙上,与乔雁雪两个人背靠着背射击群狼。

    许东跟胖子两个,手上绑着藏刀,分左右伏在围墙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前面鬼鬼祟祟的接近的过来的几头狼。

    没办法,两个人打枪又打不准,藏刀又不能及远,也就只能眼巴巴等待着狼群接近之后,与之拼斗。

    如此,不超过五分钟,乔雁雪那支枪里的子弹便被射空,被乔雁雪击伤击毙的狼到底有多少,也没人知道。

    乔雁雪将空枪放到一边,顺手拿起准备着的另一把枪,继续射击,不巧得很的是,在这关键时刻,这一把枪,乔雁雪才射出三颗子弹,撞针便卡住了!

    偏偏乔雁雪想要卸下弹夹,上到先前那把枪上然后继续射击时,只是在急切之间,却无论如何也卸不下来弹夹,乔雁雪也没多余的时间去研究为什么会卸不下来弹夹,立刻准备再次换枪。

    不过,到了这时,乔雁雪这才发现,已经无枪可换了!剩下来的一把备用的枪,已经被牟思晴拿在手里了。

    乔艳雪怔了怔,一咬牙,放下被卡住撞针的枪,伸手抓起准备在旁边的藏刀,紧紧地捏在手里。

    偏巧,这个时候,牟思晴也放下了手里的枪,抓了一把藏刀在手。

    倒不是牟思晴的枪也发生了故障,而是牟思晴发现乔雁雪的枪出了故障,一霎时间想到,自己手里的这把枪,现在成了唯一能够射杀狼王的枪,在狼王没现身之前,绝不能将子弹打光,所以,牟思晴也放下了枪,将准备好的藏刀抓在手里。

    到了这会儿,枪声从山谷里彻底消失贻尽,狼王也发出了一阵极为兴奋的嚎叫,几乎是催促着所有的狼,一起蜂拥着扑向火把圈子里的四个人。

    一霎时间,许东、牟思晴、乔雁雪、胖子四个人,陷身在百十头群狼的重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