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八章 意外状况
一本读|WwんW.『yb→du→.co
    牟思晴跟乔雁雪个人稍微做了点准备,便要准备跨出火把圈子,前去抓狼,胖子抓了抓脑袋,叫道:“两位大姐,还是先呆一会再说吧,先前……先前,东哥不是咬死了一头的,说不定,这会儿,那些吃了它的狼,已经开始毒发了呢!”

    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对望了一眼,立刻游目四望,看了好一阵儿,却没看到胖子说的那种群狼毒发的景象,反而是活着的狼多,被打死的狼少,争夺撕扯同类的尸体的情景,显得更加疯狂、惨烈起来。

    看这些狼的样子,应该是这一群狼发展得太过迅猛,导致了狼群的食物很是匮乏,以至现在稍微有些狼尸,狼群便发生了激烈的争夺哄抢。

    牟思晴咬着牙,不管怎么样,子弹,本来就不多了,那只能留着到最紧要的关头才能使用,除此之外,眼下再也没有别的办法能够算得上主动出击了,至于许东先前咬死的那头狼,有没有起到作用,现在也管不了!

    从火把圈子留下来的口子里,一纵身子,牟思晴就跳到圈子外面。

    这边,本来就留了一道口子,火光也就没有其他三个方向猛烈,狼群的距离也比其他三个方向要近得多。

    见火把圈子里有人出来,原本哄抢着狼尸的狼群,顿时放下哄抢着的狼尸,齐刷刷的转过脑袋,盯着牟思晴。

    但只是这样盯着牟思晴片刻,十几头狼便发出一阵低嚎,一齐朝牟思晴扑了过来。

    牟思晴手里的藏刀挥舞,只是一刀,就将扑倒最前面的一头狼的脑袋砍成了两半,一只脚照着朝自己脚下扑倒的一头狼的下颚踢了过去,这一脚踢得十分迅猛,那头狼躲避不及,被牟思晴一脚踢了个倒翻。

    虽然牟思晴一出手就劈死一头狼,又踢飞一头,但是扑过来的狼群实在是太多,只一眨眼之间,其中一头狼就对牟思晴的小腿咬了一口,还好,这一口只是咬到了牟思晴的裤子。

    在这一瞬,牟思晴一刀削去一头狼的半张狼脸,猛力往后一退。

    咬住牟思晴的裤子的那头狼也是被带得直往前扑,只是这头狼往前顺势这一扑,脑袋一下子撞在牟思晴的腿上。

    虽然没能把牟思晴撞得伤成什么样,但是牟思晴也被撞得一个趄趔,不得已之下,牟思晴只得再次后退了一步。

    到了这时,仅仅只是才一眨眼的功夫,牟思晴顿时已经失去了先机,六七张血盆大嘴,一齐对着牟思晴的喉咙、胸腹、小腿……所有能够将牟思晴置于死地的部位,咬了下来。

    急切之间,牟思晴迸发出连自己都想不到的力量,再次纵身后退,总算勉强从狼嘴里脱身出来,刚刚立定,手里的藏刀再次横削,锋利之极的藏刀,贴着一头狼的耳根划过,齐刷刷的将这头狼的顶花皮削了下来。

    这头狼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扭头便跑,这头狼一跑,恰好撞在一头离牟思晴最近的狼身上,把那头狼撞得在地上打了个滚,这才勉强站起来。

    如此一来,原本有些手忙脚乱的牟思晴,立刻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出来,收回藏刀,护住自己身前。

    这时,乔雁雪才过来跟牟思晴并肩站到一块儿。

    其实,乔雁雪是跟在牟思晴身后就出来了的,只是牟思晴一出火把围成的圈子,并不是许东提议的那样,想要“引狼入室”,而是直接迎着狼群就冲了出去,当真就是主动出击!

    而乔雁雪却是一出圈子,并没直接就去更狼群死缠烂打,而是按照许东的意思,想去引诱狼群,只是一眨眼之间,发现牟思晴并没按照既定的计划去执行,这让乔雁雪微微怔了怔,只是这一怔之间,牟思晴就险些落入狼口。

    乔雁雪自然也是极想立刻就去解救牟思晴,但仅仅只是一刹那之间,乔雁雪自己也被狼缠上了。

    乔雁雪双手挥舞着藏刀,且战且退,慢慢的靠向牟思晴,待乔雁雪赶到牟思晴身边时,幸好,牟思晴这时已经勉强稳住了阵脚。

    两个人一汇合,三把藏刀顿时结成一个刀阵,一个进攻,一个便防守,一霎时间,三把刀砍死两头狼,砍伤三四头,在两个人身前杀出来一道三四尺宽窄的防护地带。

    两个人挥舞着藏刀,就像是长了一身利刺的刺猬,让狼群不敢接近,稍有接近,便非死即伤,不过,这样一来,狼是暂时伤不着两个人了,但是两个人也渐渐的感到有些吃力起来。

    ——围过来的狼越来越多!

    这使得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只能不停的挥舞着藏刀,长此下去,两个人终究都会因为力竭,而丧生狼吻。

    “退……”乔雁雪大喝了一声,提示牟思晴,这个时候,恐怕已经失去了活捉一头狼的最佳时机,“活捉”,这个计划已经是失败了,不断地有狼扑过来,别说去活捉一头狼,再拖延下去,只怕过不了多久,还能不能活着回去,恐怕都很是难说。

    既然“活捉”已经无望,那就只有先往后退,或许,能够诱狼也说不定,引诱几头狼追进火把圈子里,趁着还没到力气枯竭,在圈子里再想办法。

    可惜的是,到了这时,牟思晴居然以一副赴死的态度,猛攻猛打,根本就没有一点儿退意。

    这让乔雁雪大感意外,自己这个未来的准嫂子,这是怎么回事了?

    难道是没听到自己的叫喊?

    百忙之中,乔雁雪再次大叫了一声:“嫂子,快退……”

    牟思晴居然头也不回,厉声断喝:“你先走,我断后……”

    “嫂子……”乔雁雪的眼睛一下子红了,自己先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要说牟思晴是自己未来的嫂子,换着是其他任何人,也必须是同生死共进退。

    见乔雁雪不肯走,牟思晴挥刀割断一头狼的喉咙,然后一回刀身,搁在自己的脖子上,怒道:“你再不走,我就先死在这里……”

    突然之间出现这个意外,乔雁雪大惊之下,手上的藏刀一挥,“啪”的一声挑开牟思晴搁在脖子上的刀,急声说道:“嫂子,你……”

    话还没说完,一头狼趁虚而入,直接就咬向牟思晴。

    乔雁雪挑开牟思晴的刀,顺势一刀刺进这头狼的颈项,用力一带,几乎切下半个狼头,随后,跨步上前,挡在牟思晴身前。

    到了这一刻,牟思晴突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将手里的藏刀当着标枪,照着扑向乔雁雪右边的一头狼掷了出去,藏刀不偏不倚,插进那头狼的身子,直至没柄。

    随后,牟思晴大喝了一声:“走……”

    乔雁雪见牟思晴终于肯退回去,心下一喜,奋力刺杀一头狼,砍伤一头,将离自己最近的狼避开,然后一步步的后退。

    退到火把圈儿边上的时候,早有许东跟胖子两个人,拿着藏刀,在留下的口子边一边挥舞着手里的藏刀,一边声嘶力竭的大声呼喝,吓阻尾随而至的狼群。

    见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人先后退进围墙里面,许东跟胖子两人赶紧将预先预备好的火把插上围墙,堵住口子。

    尾随而至的狼群,冲着围墙里面的人疯狂的又叫又跳,但是惧于熊熊的火光,狼群狂吠了一阵,便又稍微后退了一些,转头去撕咬刚才被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人杀死的狼尸。

    一进入围墙里面,牟思晴便有些无力的坐了下去。

    乔雁雪简直有些惊恐的看着牟思晴,半晌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刚才,牟思晴想要抹脖子自尽,这件事几乎完全占据了乔雁雪的心头,让乔雁雪连围墙外边无数狼群也顾不上了。

    只是刚刚牟思晴想要自尽那一幕,许东跟胖子两个人也是看得清清楚楚的,这个意外,也把许东跟胖子两个人吓了一跳。

    所以,这会儿,牟思晴背靠着围墙半声也不出,许东、胖子、乔雁雪三个人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要说什么好。

    过了许久,许东才斯斯艾艾的问道:“思晴,你刚才……刚才,真是很危险……吓了我们一大跳,是怎么回事啊?”

    “关你什么事?”过了半晌,牟思晴才冷冷的回了一句。

    “啊……嗯……”许东被呛了一下,嗯嗯啊啊的过了片刻,才说道:“思晴,胖子曾经跟我说过一些关于女孩子的事,嗯……其实,失恋,只不过是一道并不太高的坎儿,翻过了这道坎儿……”

    许东的话还没说完,牟思晴厉声喝道:“我的事情你少管,你小孩子一个,你知道什么?”

    “失恋……”乔雁雪很是讶异的看着牟思晴,然后又望了望许东,牟思晴是自己未来的嫂子,聘礼什么的都送过来了的,也没听说牟家以及牟思晴本人有什么反对,这个自己未来的嫂子,失什么恋?

    难道,这个未来的嫂子,心里有了其他的人?

    不过,就算是牟思晴心里有了别的人,也用不着去抹脖子自尽啊,刚刚这一幕,可真是把人吓死了。

    见乔雁雪满面疑云的看着自己,牟思晴脸上一红,随即又罩上一层寒霜,冷冷的说道:“乔小姐,请你以后不要再嫂子、嫂子的叫我了,我跟他,不可能。”

    “什么……”乔雁雪再次失声叫了出来,牟思晴这么说,说得已经很是明白了,让自己不要叫他嫂子,也就是牟家跟他们乔家已经不可能结为亲家了。

    这个意外状况,对乔雁雪来说,比帮住乔老爷子去寻找那个什么“概念”,事情还要大得多!还要让乔雁雪震撼得多。

    在一旁的许东跟胖子两个人,也是真正大大的吃了一惊。

    难怪牟思晴一会儿对许东好得出奇,连“老公”、“老婆”都能随口说得出来,但是一转眼,却又是拳头手铐的对付着来,原来,牟思晴在这一段时间里,之所以有古怪的行为,还真是感情上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