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一章 胖子的幸福
一本读|WwんW.『yb→du→.co
    “呯……”枪声骤然炸响,有着达姆弹功效的子弹,呼啸着穿过一头狼的后腿,差点就将这头狼的后腿直接“炸”没,这头狼狂嚎着,转身隐入身后的狼群之中。

    看不见这颗沾上了许东的毒素的子弹的功效,牟思晴微微皱了皱眉头,如果许东血液里的毒素,经过枪膛之后,对狼没什么效果,许东那手上的一刀,岂不是白挨了!

    看不见这头狼能不能达到如同想象之中的效果,许东、胖子、乔雁雪三个人也是皱上了眉头。

    不过,牟思晴皱了皱眉头之后,再一次扣动扳机,这一次,牟思晴的目标选择了一头离得较近,个头又如同小牛犊子的狼,同样是照着这头狼的臀部开了一枪。

    或许是子弹经过了刻划之后,稳定性并不是很好,所以,牟思晴的这一枪,打得有点儿偏,没打中目标的屁股,反而是打中旁边一头狼的脑袋,直接就掀去了那头狼的半个头盖骨,那头狼连叫声都没发出半点儿来,直接就倒地而亡。

    明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听到枪声了的,这会儿突然间又响了起来!这绝对超出了这群狼的想象,

    接连两声枪响,顿时让狼群大乱起来,很多的狼直接扭头就跑,也有不少的狼在慌乱之间直接就朝着火把圈子扑了过来的,如此一来,牟思晴不得不继续开枪,唯恐在慌乱之中,狼群突破火把圈子,进入到围墙里面来。

    只是连续射击之下,本来就所剩不多的子弹,眨眼之间就被牟思晴打了精光,偏偏因为这些子弹由于经过刻划过,极大的影响了牟思晴的准头,如此一来,子弹被打光了,直接冲着火把圈子扑过来的狼,却没被打死几头。

    而且一眨眼之间,冲过来的好几头狼,就已经到了围墙脚下,对燃烧着的火把几乎视而不见,一纵身子,就扑了进来。

    许东大叫了一声,手里的藏刀对着一头狼的脑袋当头劈下,锋利的藏刀一下子就砍开了这头狼的半个鼻子,连下颚一齐都被劈开,藏刀砍在围墙上的石块上,“当”的一下,冒出来一溜火星。

    这会儿,牟思晴拿了乔雁雪的一把藏刀,横砍直削,抵住三头狼的进攻,因为人是站在围墙里面的,胸腹以下的部位也没什么后顾之忧,所以,牟思晴以一敌三,却并不怎么吃力。

    极为吃力的,反而是胖子这边,这家伙愣头愣脑的,见一头狼扑到,慌乱之间,只想着要将狼远远地“拒之门外”,几乎就将身子伏在围墙上,探出身子半截身子,用左手里的藏刀,直接就朝着这头狼的嘴巴捅去,不曾想,这头狼大嘴一合,竟然死死的咬住胖子左手里的藏刀刀尖,而且还不住的往后拖。

    不巧的是,胖子这把藏刀是绑在手上的,被这头狼往后一拖,胖子的左手顿时也收不回来了、胖子想用力往后扯,但是自己却是将身子探出去了半截的,这个时候,胸口正好顶在围墙上,一双脚也基本上靠着围墙站着的,所以,胖子基本上没什么办法发出力量来,胖子在慌乱之际,竟然连右手里的刀也不用了,左手也不顾了,一侧身子,打算跟那头狼来个拔河。

    只是这样一来,胖子的境地就更加艰险,一条左手被绷得直直的收不回来,胖子又不管不顾自己的左手,拼命地只想着稍微将身子站得直一些,僵持之下,原本跟乔雁雪纠缠的在一起的两头狼,其中一头,突然间就掉过头来,一口向胖子的左手咬了下去。

    而这个时候,胖子正好将身子扭转过来,使出吃奶的力气,跟咬着藏刀尖不放的那头狼拼命斗力,只是一眨眼间,见另外一头狼向自己的手臂咬到,胖子“啊”的大叫了一声。

    狼的咬合力十分惊人,要是自己的这条手臂被咬上一口,绝对是立刻断成两截,胖子可不想自己就这么没了左手,但是这个时候自己的这条左臂,还被咬住藏刀的狼扯得笔直,避又避不了,收又收不回来,当真是让胖子痛不欲生。

    这个时候,乔雁雪挥舞着藏刀,一刀劈死一头狼,再对准另一头狼的脑袋横削一刀,这头狼大嘴一张,也将乔雁雪的刀咬住,只是这头狼遇上的对手是乔雁雪!

    乔雁雪手腕一翻,硬生生的将藏刀在狼嘴里搅了一个转,不但将狼舌搅了个稀烂,还顺势往前一送,刀尖直直的刺进这头狼的口腔,这头狼连嚎叫都没发出一声,放开乔雁雪的刀,扭头逃开。

    一转眼间,发现胖子那条手臂已经危急之极,乔雁雪毫不犹豫,将手里的藏刀,当做是标枪,掷了出去。

    乔雁雪这一掷,几乎是用了全力,一把两尺来长的藏刀,直直刺进想咬胖子的手臂的那头狼,并且将那头狼直接钉在地上。

    只是乔雁雪救了胖子一条手臂,自己手里也就再没了称手的武器,身边的枪,里面是还有几颗子弹,但是这几颗子弹射完,这把枪也就成了一根烧火棍,或者,在狼群面前,还不如一根烧火棍趁手!

    偏偏这个时候,还不等乔雁雪去拿枪,另外一头狼一纵身,凌空向已经赤手空拳的乔雁雪当头扑下。

    牟思晴这边,在短短的片刻之间,刺死一头狼,砍掉一头狼的前爪子,第三头狼却后退半步,脱开牟思晴的藏刀威力的范围,却跟牟思晴纠缠起来。

    牟思晴稍有松懈,这头狼便向前扑,直直的威胁牟思晴,牟思晴一挥刀子,这头狼又后退一点,冲着牟思晴不足的张牙舞爪,咆哮示威,让牟思晴不敢轻易抽身出来。

    本来,离胖子最近的人是许东,近得几乎就站在胖子的身畔,但是许东这会儿也是实在没办法抽身。

    一头狼人立起来,前爪子搭在围墙上,将燃烧的火把都撞倒在地上,一张大嘴,冲着许东的胸口就是一口咬下,许东一缩身子,但是危急之际,也仅仅只是没能让狼咬伤自己,但是胸前的衣服,却是被这头狼咬出来几个大窟窿。

    情急之下,许东左手一把抓住这头狼的脑袋,死死地把这头狼按在围墙上,右手里的藏刀,不停的往这头狼身上砍剁,待许东停下手来之时,这头狼除了个狼头,半个身子都被许东砍得稀烂了。

    还来不及喘上一口气,一抬眼,看见胖子这边十分吃紧,许东吃了一惊,立刻伸手去拉胖子。

    咬着胖子的藏刀的那头狼立刻吃力不住,被两个人拉得靠近围墙时,这头狼再也坚持不住,终于松开嘴巴。

    只是这头狼松开嘴巴之际,嘴巴、舌头固然被胖子的藏刀割出来一道血槽,但是许东跟胖子两个更是吃了大亏,两个人一起结结实实的摔倒在地上。

    本来,许东跟胖子两个人摔在一起,摔倒是摔得并不厉害,但吃亏的是,两个人这一倒,他们两个人防守的地方,顿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缺口,而且,随即便有几头狼把前爪子搭上了围墙头上。

    而且,在这个时候,牟思晴脱不开身,乔雁雪更是赤手空拳,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人摔倒,从缺口里扑上来几头狼,两个人想要上前补救,也来不及了。

    躺在许东身上的胖子,扭动着身子,却半晌也爬不起来,没办法,一条左臂差点就被拉得脱臼了,这会儿,半边身子都酸麻不已,差点就失去了知觉,哪里还有力气翻身起来。

    尤其不妙的是,许东被胖子压着,就像被一座大山压住,连喘一口气都很是困难,就更别想要去动上一动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至少有两头狼已经爬上了围墙,直接就对着两个人扑了下来。

    乔雁雪见两个人危急之际,竟然奋不顾身的飞身而起,猛力撞向两头还在半空之中的狼。

    “噗”的一声闷响,两头狼被乔雁雪一起撞得跌向牟思晴那边,乔雁雪自己一下也落到胖子跟许东两人身上,把刚刚要坐起来的胖子再次压倒下去,如此一来,许东更是大大地吃了一份苦头。

    一个人在最底下,被两个人压着,那滋味儿,真是不怎么好受!尤其到了这个时候,胖子这家伙居然赖在许东身上再也不肯想办法起来。

    温香软玉抱了个满怀,胖子这家伙哪里还有力气站起来!

    许东在最底下承受着两个人的重量,实在挺不住了,大叫道:“王胖子……死了……死了……压死我了……”

    这一瞬间,乔雁雪单手在胖子胸前一按,凭着手上臂力支撑,脚右脚在地上一蹬,将身子旋转半圈,一双脚连环踹出,踹向被自己撞飞、落到牟思晴面前的两头狼。

    这个时候,牟思晴差不多也是内外交困,前后受敌,围墙外面的那头狼,缠着自己不放,一不留神,便已经将爪子搭在了围墙上,还没来得及去招呼这头狡猾至极的狼,乔雁雪又将两头狼撞到自己面前。

    不得已之下,牟思晴只得暂时弃了那头极为狡猾的狼,转头对付到了跟前的狼。

    所幸这个时候,乔雁雪伏在胖子身上,已经旋腿踢出,一脚将其中一头踢得直直的飞出围墙之外去了,随后,乔雁雪抓住胖子胸前的衣服,一拧身子,将胖子直直的提得站了起来。

    不过,胖子是被提得站了起来,但是被乔雁雪踢飞的那头狼,却在飞出围墙之际,砸到了一大片火把,让原本就已经有些暗弱下来的火把,顿时熄灭了一道一米多宽的一道口子。

    见围墙上的火把露出这么长一道口子,这边本来就已经急不可耐的狼群,顿时疯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