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二章 怪异现象
一本读|WwんW.『yb→du→.co
    乔雁雪将胖子拉了起来,随后抓着胖子的左手,横里一挥,一刀劈在牟思晴面前的那头狼的后胯上,痛得那头狼猛地往前一窜。

    只是这头狼这一蹿,无巧不巧的撞到了缠着牟思晴不肯放开的那头狼的脑袋上,“呯”的一声,两头狼顿时有些晕头转向,勉强算是帮牟思晴解了一下围。

    但是,刚刚被乔雁雪踢飞出去那头狼的那个方向,又已经有三头狼扑了进来,而这个时候,许东刚刚才从地上爬起来。

    乔雁雪站在胖子的身后,“呯”的一脚踢在胖子的右脚后跟上,把胖子的右脚踢得直直的向最近的一头狼的下颚踢了过去。

    随即乔雁雪又抓着胖子的右手,一刀挥出,削向另一头狼的头顶。

    如此,胖子整个儿就成了乔雁雪的傀儡,在乔雁雪的支配下,对着三头狼刀砍足踢,居然让这三头狼半步也无法靠近。

    许东爬了起来,抬眼一看,见乔雁雪身后已经有一头狼凌空扑下,许东大叫了一声,举着手里的藏刀,便直扑了过去。

    那头狼凌空落下之时,直直的被许东来了个开膛破腹,一霎时间,狼血,以及这头狼的肠肝肚肺,溅落了许东一头一脸。

    不过,这头狼虽然被许东开膛破腹,一时半会儿却还没死,吐着一股腥臭的气息,依旧朝着乔雁雪的肩头咬落。

    这个时候,乔雁雪正支配着胖子,对前面的三头狼猛攻猛打,根本来不及回过头来,躲避背后这头已经在做垂死挣扎的狼,偏偏许东这个时候一头一脸都溅满了狼血,连眼睛都睁不开,自然也就没法子去阻止这头狼。

    这头狼一张大嘴,一口咬在乔雁雪的左肩上,乔雁雪这才回过头来,放开胖子,回过右手,“呯”的一拳,打在狼头上。

    这头狼临死之前一口,咬得极是猛烈,看样子,狼牙几乎嵌进乔雁雪的肩骨,只是乔雁雪这一拳打在狼头上,竟然再次将这头狼打得飞了出去,不过,狼牙也把乔雁雪肩头的外套给撕下来一大块,几乎让乔雁雪整个左肩都露了出来。

    许东刚刚在脸上抹了一把,勉强睁开眼,看到乔雁雪裸露在外、白生生的肩膀,许东一怔,随即又感到很是不解。

    那头狼临死之前在乔雁雪的肩头上咬了一口,按照常理,即使不会将乔雁雪半个肩膀咬下来,起码也会咬掉不少皮肉,这个时候,乔雁雪整个肩头应该是鲜血淋漓,皮开肉绽才对,可是,许东看到的,却是仅仅只是乔雁雪的外套被撕破,白生生的肩头被露了出来,如同凝脂一般的肌肤上,连一点被狼牙划过的伤痕也找不到!

    被一头穷凶极恶的恶狼,拼死咬了一口,但是一点儿伤痕也找不到,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见许东呆呆的望着自己,乔雁雪脸上一红,低喝一声:“背后有狼……”

    随即顺手搭在许东的肩上,微一用力,便将许东推了半个转身。

    这会儿,胖子面前的三头狼,一头已经被胖子砍死,一头被牟思晴一拳打得翻出围墙,余下的一头在挨了胖子一刀之后,奋力一跃,跳出围墙,哀嚎着逃命去了。

    那头狡猾的狼被里面的狼撞了一下,晕头转向之下,还没来得及醒过来,被牟思晴一刀将脑袋都砍成了两片。

    许东身后扑进来的狼,并不多,也就只有两头,在乔雁雪拳打足踢之下,以及许东的藏刀横砍直削之下,伤了一头,一头却趁乱返身逃了出去。

    直到这时,狼群的攻势才勉强缓和下来,围墙里的四个人这才得以缓上一口气。

    将剩余的火把全部点燃插在了围墙上,又把围墙里面的狼尸稍微清理了一下,几个人这才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牟思晴身上的衣服也是被狼撕扯得片片破碎,隐隐之间露出白生生的肌肤,以及狼爪狼牙留下来的道道血痕。

    胖子跟许东两个人身上的衣物还算是完整,乔雁雪除了肩头处破了一大块,其它地方也是完好无缺。

    见乔雁雪的肩头处破了一大块,胖子很是有些心痛,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要递给乔雁雪,只是乔雁雪却并不领情,打开背包,拿出一件换洗的衣裳,直接就披在了身上,弄得胖子很是尴尬了一阵。

    牟思晴勉强翻了一件衣服出来,对许东跟胖子两个喝道:“转过身去,我要换衣服……”

    胖子脸上满是龌龊的一笑,跟许东两人一齐转过身子。

    只是过了许久,也不曾听到牟思晴示意说她换好了衣服。

    许东也是觉得奇怪,换件衣服,要那么久吗,想着,忍不住微微侧过头来,只是许东回过头来,才看上一眼,便立刻羞得闭上了眼睛。

    牟思晴此时光溜溜的,正在往身上涂抹着膏药,而乔雁雪也正好光着上身,正在换下那件肩头上有个破洞的外套。

    许东只觉得脑袋里嗡了一声,赶紧回过头来,见胖子盯着前面,也是有些不耐烦了,许东赶紧一手搭在胖子的肩上,低声说道:“千万别要回头……”

    胖子心下好奇,问道:“怎么回事,背后有鬼?”

    “鬼你个头……”见胖子想要扭头回去,许东使劲的按住胖子的脸,说什么也不肯让胖子把头转过去。

    胖子梗着脖子,极为不满的说道:“东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们的衣服换好了没?”

    许东顺口就答道:“还没,所以不让你转头过去。”

    “还没?”胖子怔了怔,突然间瞪着许东,十分惊诧的说道:“你偷看了?你怎么知道她们还没换好?不行,我吃了大亏……我……我的看回来……”

    “看回来?”许东失声叫了起来,对胖子撒了个谎:“她们还没说话啊,没说话就是还在换,你看什么,什么看回来?”

    胖子抓了抓脑袋,想了想,这才点了点头,算是认可许东的说法。

    只是谁也不曾想到的是,许东突然间两只脚就离了地,是被人在后面提了起来。

    提着许东的人,是牟思晴!

    刚刚正在涂抹膏药,偶尔一抬头,居然发现许东正赶紧把脑袋转回去,然后就跟胖子两个交头接耳起来。

    这家伙偷看!

    牟思晴哪里忍得下这口气,涂完膏药,穿好衣裳,一声不响的走到许东身后,直接一把就将许东提了起来。

    “呯!”牟思晴二话不说,直接屈膝,猛烈地撞在许东的屁股上,撞了一下还不解气,“呯呯……”一连撞了四五下,这才把鬼哭狼嚎的许东往地下一扔,然后黑着脸转头离开。

    胖子见许东不明不白的挨了一顿胖揍,心里也明白了一些,蹲下身子,一脸鄙夷的看着许东,说道:“你还不让我看,你自个儿却……嘿嘿,你活该!”

    许东止住嚎叫,怒道:“王胖子,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兄弟?”

    许东跟胖子两个拌嘴,乔雁雪却有些惊异的指着外面的狼群,叫了起来。

    许东赶紧爬起身子,顺着乔雁雪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这一看,顿时也是疑窦丛生。

    先前,那些状似假寐,伏在地上的狼群,依旧还是那样,一动不动的伏在地上,连嚎叫都没有,十分安静的,就伏在那儿。

    刚刚这一阵血腥肉搏,虽然大家根本没什么精力额外的去查看那些伏在地上的狼群的动向,但是现在回想起来,有一点大家都觉得奇怪。

    ——直接发动进攻的狼,相对于整个狼群来说,可以算得上寥寥无几!

    要不然所有的狼都来进攻的话,围墙里的四个人,这个时候哪里还有机会站着说话,只怕不知道被填到那一头狼的肚子里去了!

    看着伏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狼群,以及少得可怜、还在游走着寻找机会的十几头狼,许东等人都是大感意外。

    看了一阵,游走着的十几头狼当中,也有几头狼好像会累着了一般,摇摇晃晃的后退了几步,然后俯下身子,伏在地上。

    “是东哥身上的毒素起了作用!”胖子兴奋的大叫了一声。

    牟思晴冷冷的瞥了一眼胖子,弯腰捡起一块拳头般大小的石头,在手里掂了掂,看准一头刚刚俯下身子伏在地上的狼,“呼”的一声将石头扔了过去。

    石头落在那头狼身畔,那头狼只是微微的晃了晃脑袋,似乎对牟思晴扔出来的这块石头,不屑一顾。

    倒是有几头游走着的狼,被牟思晴扔出来的石块,吓了一跳,四下逃窜了一下,随后又转过头去,低头去嗅那块石头。

    牟思晴皱了皱眉头,再次捡起来一块石头,这一次牟思晴用的力气很大,而且,是对准刚刚那一头狼的脑袋。

    石头呼啸着飞出,不偏不倚,正中那头狼的脑袋,那头狼痛叫了一声,站起身来,冲着牟思晴呲牙咧嘴,爆吼了几声,然后掉转过头去,摇摇晃晃的走了几步,再次俯下身子,伏到地上。

    这头狼痛极嚎叫,甚至是摇摇晃晃的走到那些伏在地上的狼群中间,再次伏下,那些早前就伏在地上的狼,根本就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对牟思晴扔过去的石头,也是无动于衷。

    “这是怎么回事?”胖子看着这个奇怪的现象,忍不住再次问道。

    不要说胖子不明白,连许东、牟思晴、乔雁雪三个人也是一脸茫然。

    实在闹不明白这一群狼,又在耍什么花招。

    如果说许东身上的毒素起了作用,刚刚这头狼的行为,又怎么解释,如果说没起作用,这肯定是不大可能的。

    “会不会是许东身上的毒素,还不够?”乔雁雪满脸疑虑,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牟思晴。

    一听到这话,许东背上立刻冒出一股寒意,自己的手腕儿还痛着呢,要真是毒素不够,那还不得找自己放血!

    “会不会是我们使用的方法不对?”牟思晴蹙着眉头,看了一眼许东,也好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