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不得已的原因
一本读|WwんW.『yb→du→.co
    见四个人居然分成了两派,乔雁雪在不得已之下,使出了“杀手锏”,自己不去的话,牟思晴跟许东两个人不可能知道具体的路线、地点。

    没想到牟思晴指着自己的脑袋,说,所有的一切,都装在自己的脑袋里的,这几天,两个人一起研究过地图,自己不但有准确的方向,甚至,自己还设计了一条道路,这条道路比原来来这里的人走过的路,还要节省五点三公里路程呢!

    乔雁雪顿足说道:“我们这是一次不被承认的任务,到时候不管能不能找到什么,对大家来说,根本就没什么意义!”

    牟思晴摇了摇头:“对于我来说,除了可以当成是一次免费的旅游之外,还有一个对我来说是重要的原因!”

    许东笑着问道:“什么原因?”

    牟思晴沉吟了许久,最终还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这个原因,不说出来,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如果我们继续下去的话,对我来说,除了能够还乔家一份人情,说不定,对我自己来说也有莫大的好处。”

    见牟思晴把话题又转移到乔、牟梁家之间的事情上来,许东自然也不好再追问下去,不过,让许东感到有些诧异的是,听牟思晴这话里的意思,她的失恋,除了有乔家方面的原因,牟思晴本身,或者说她们牟家也是很有关系。

    换句话来说,牟思晴失恋,其原因恐怕并不是单方面的,也不是很简单的是!

    这又是怎么回事?

    许东心里打了一个结,想不到自己这趟跟乔雁雪“私奔”出来,遇到的事情,就像走进了一团迷雾,越往前走,就越是神秘莫测。

    谁知道胖子这家伙,一边搅动着锅里的牛肉干汤,一边不怎么满意地说道:“哎,老大,男子汉大丈夫,行事光明磊落,就算是你有迫不得已的原因,只要是正当的,就没什么不能说的,我王胖子敬重你是条汉子,有什么事也就不需要藏着掖着,再说,你跟东哥,嘿嘿……真要是对你有莫大的好处的事情,就算是赴汤蹈火,我王胖子上到山下油锅,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你……你在胡说八道试试看!”成了一条被王胖子敬重的“汉子”,别说是牟思晴,就算是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会对胖子怒目而视。

    “好了好了!”许东在一旁打圆场:“思晴,胖子虽然是胡说八道,但他说的也算是有些道理,如果真是对你有莫大的好处,只需要你把话说明,相信乔小姐也不会不管不顾,我看,思晴你到底会有什么好处,你不妨说出来,让大家一起参考参考,也好让大家心里有个底,对吗?”

    对乔、牟梁家的亲事,许东不愿意参合,但是对牟思晴本身有好处的事情,许东只要能帮上的忙,自然也得要帮上一把,不过,前提是牟思晴必须得让许东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牟思晴望着铜城方向,过了许久,突然从眼里滴出来一颗晶亮的泪珠,只是牟思晴赶紧将那一颗泪珠擦去,然后望着许东,说道:“许东,如果……我把我将要得到的好处说出来,你是不是就一定会帮我?”

    “你是什么身份,这个不用我多说,去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才能得来的好处,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要,但是,我很想知道,我应该怎么去做!”许东毫不犹豫的说道。

    见许东这么说,牟思晴接着又幽幽说道:“那件金蚕宝衣,你知道他们送过来作为聘礼,是为了什么吗?”

    那件金蚕宝衣,可谓价值连城,许东亲眼见过,也听说过,是乔家送过来作为牟思晴的聘礼的,但现在牟思晴这么说,难道,这金蚕宝衣之中还有什么隐情?

    “其实,金蚕宝衣作为聘礼,并不是乔家主动送过来的,而是我爷爷要的!”牟思晴叹了一口气,这才继续说道:“是我爷爷要过来,要过来给我的!”

    牟思晴说着这些,乔雁雪脸上也渐渐涌出一脸疑惑,那件金蚕宝衣,对乔家来说,绝对是镇家至宝,乔雁雪的叔叔伯伯姑姑,就算是看上一眼,乔老爷子也绝不答应,这其中的奥妙,乔雁雪也是知之甚少,当日,乔老爷子说起牟家要用金蚕宝衣作为聘礼,乔雁雪都还觉得很是奇怪呢!

    牟思晴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这才说道:“许东,你们昨天晚上都看到过我身上的伤痕,对吧?”

    许东陡然间吸了一口凉气,隐隐感觉到自己的猜测,恐怕是真的了!如果,是真的,这件事对牟思晴,或者是对自己,几乎都可以说得上是一件“恐、怖”的事情了。

    许东把头转向胖子,发现胖子在这一刻也是身子一震。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就不瞒你了,实话跟你们说吧,那件金蚕宝衣,有种神奇的功效,据我爷爷说,它能够治疗缓和一些皮肤上的奇怪病症……”牟思晴吸了一口气,接着说了下去:“就在前一段时间,我突然患上了一种怪病,就是不知道痛楚,全身的皮肤、肌肉,都没办法感觉到外界的刺激……可惜,那件金蚕宝衣,对我来说,用处并不大……”

    牟思晴的话还没说完,乔雁雪“啊”的惊呼了一声:“无痛症!”

    乔雁雪一声惊呼,胖子也是浑身一个哆嗦,手里的勺子“当”的一声掉到了地上。

    许东心里一抽,望着乔雁雪,问道:“什么叫‘无痛症’?”

    乔雁雪带了好一会儿,才说道:“简单地说,这是一种遗传性感觉自律神经障,这种疾病类型的患者,其痛感的传导受到阻滞,即丧失了痛觉,但智力及冷热、震动、运动感知等感觉能力则发育正常,据我知道,现在全世界可能也只有不到四十位这样的病人,不要说医治,就算是病因,到现在来说,都还是个未解之谜!”

    牟思晴摇了摇头,说道:“不,我这并不是先天性的,最起初,我发现有这种症状的时候,也不过是在两年以前,只不过那个时候,一来只是偶尔发病,就算是发病,也只是很小的局部部位,直到最近,才表现得尤为明显!”

    “老大,你们牟家不有的是钱么!就没去找个医生看看?”胖子一激动之下,脱口说了出来。

    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一起摇了摇头,牟思晴说:“第一是因为这个症状是最近才变得明显,其次,我们看过最高明的医生,他也说现在没有办法。”

    乔雁雪则说道:“现在全世界都只有不到四十位患者的疾病,别说仅仅只是有钱,就算是拥有一座金山,那又能怎么样?”

    “你要我们怎么做?”许东简单而且直接的问道。

    “其实,乔老爷子要寻找的东西,跟我这件事有着极大的关系……”牟思晴解释说:“据我所知,那件金蚕宝衣,是出自于先秦西域一个极为神秘的部族,根据传说,秦始皇数次出宫,名为巡游,实际上却是暗地里寻访长生之术,也就是在寻找这个部族的人……”

    胖子抓了抓脑袋:“原来,秦始皇的死,是跟这个部族的人有关啊,呃……不对啊,秦始皇不是死在来这里的路上啊!”

    “胖子,你别老是打岔!”许东瞪了一眼胖子,恼道。

    乔雁雪却很是怪异的看着牟思晴,问道:“嫂……牟姐姐,你怎么知道的?”

    牟思晴淡淡的说道:“不要忘记了,你们乔家,我们牟家,还有一个龙家,这三家人原来都是干什么的!我想要知道的事情,只需要稍微动上一点儿脑筋,不就全知道了。”

    虽然被许东呵斥了一顿,胖子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牟家、乔家、还有龙家,原来都是干什么的!”

    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对胖子这个问题都是避而不答,直接给忽略了过去。

    “据说,秦始皇因为太过残暴,这个部族的人认为这违背了他们的根本原则,所以,绝对不肯替秦始皇炼制仙药甚至是治病,秦始皇自然就不肯放过这个部族的任何人,所以,在某一段时期之内,这个部族的人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直到秦始皇病死之后,这个部族的人,才流浪到了这一带然后定居下来。”

    “你的意思是说,那个部族的人,应该是一个医术极为高明的部族,你们乔家、牟家,要寻找的东西,应该是他们留下来的医术!”到了这会儿,许东总算明白过来,所谓乔老爷子要寻找的那个“概念”,原来是这么回事!

    不过,在不知道的乔老爷子真实目的的情况之下,乔雁雪用“概念”这两个字,还真算是说得很对。

    ——乔老爷子要找医术,的确没办法用“一件东西”这样话来表达清楚,因为“医术”,它只属于一个行业范畴。

    “原来是这样,难怪我爷爷一直都不肯告诉我!”乔雁雪叹了一口气,说道。

    其实,除了要“保密”的因素之外,乔老爷子没告诉乔雁雪他到底在找什么,恐怕乔老爷子自己也真是不知道自己要找的,到底是能够让人“长生不老”的药物,还是能够救人于病榻的医术,还是某件跟医术有关的东西!

    “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了,许东,你到底要不要帮我?”牟思晴再次问许东。

    帮,肯定是要帮的了,只是许东也跟乔老爷子一样,一时之间也想不明白到底是要去帮牟思晴寻找“药物”、还是“医术”,还是跟医术有关的东西,也就是说,直到现在,要找的“东西”,依旧还是一件模棱两可的事情!

    牟思晴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要去找的是什么,也就只能用乔爷爷说过的那句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能不能找得到,就完全看运气了。”

    “牟姐姐,那你跟我哥的事……”乔雁雪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