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六章 死亡谷
一本读|WwんW.『yb→du→.co
    牟思晴叹了一口气,有些痛苦的说道:“你应该知道,没有感觉,对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女人来说,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另外,你哥哥他已经有了心上人了,前些日子他跟我说过了,我不能去做拆散人家的那种缺的事情。”

    话说到这里,许东完全明白过来,原来,牟思晴不仅仅只是因为“无痛症”,还真正正正的失恋了,在这样的双重打击下,会想到死,也真就没什么奇怪了。

    倒是胖子这家伙,听牟思晴这么一说,顿时喜上了眉梢,雪儿,咱是有希望了!

    一看胖子那一脸龌龊的样子,许东的气儿就不打一处来,胖子这家伙心里想着的是什么,许东可是清楚得很,可是,这件事情会就这么简单?

    且不说自己只是想要帮助牟思晴,就算是乔雁雪,恐怕也不会对胖子说,如果胖子想要喜欢一个女孩子的话,就去喜欢她好了这样的话来。

    不过,乔雁雪听牟思晴说,是自己的哥哥,抛弃了牟思晴,另结新欢,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当下决定,陪牟思晴去走上一趟!算是乔家亏欠牟思晴的一点补偿。

    当下,等到胖子吩咐开饭,四个人在围墙里面,美美的吃了一顿早餐,随后继续启程,向死亡谷开进。

    一路之上,胖子兴奋不已,围着乔雁雪直打转,可惜的是,乔雁雪除了很是礼貌,很是客气的对待胖子之外,一丝儿对胖子有“那个意思”的动向也看不出来。

    倒是牟思晴,对许东的态度,有了很大的变化,应该是将心里的苦闷全都说了出来,心情也会好一些吧。

    翻过了一座山头,前面出现一道干涸已久、里面光秃秃、带着一股死气的河谷,河谷很是宽大,最宽的地方差不多将近一公里,最窄的地方少说也有百十来米,而且,这条河谷很深,两边刀砍斧削一般的峭壁,往少里说也差不多六七十米高度。

    乔雁雪指着那道河谷说,根据先前来过的人提供的地图指示,这条干涸的河谷,就是死亡谷!现在,几个人要去的地方,就是这条河谷当中差不多八十公里远近的一个河汊。

    牟思晴看着地图上,再次仔细的计算了一遍,然后对许东等人说道,从这一点算起,如果是顺着自己计算出来的路走,到达那个河汊,是可以节省五点三公里路程,但是路径并不是很好走,而且还要先下到死亡谷里走上一段,到两条路的交汇点,上一道不太陡的斜坡,再横穿一道两公里的沟谷,翻两座大山,爬一道峭壁,不过,相对于在神秘莫测的死亡谷里行走,危险性应该要小一些。

    乔雁雪沉思了片刻,说道:“据前面回去的那些人说,死亡谷里的确是险象环生,毒虫蛇蚁遍布,所以才让我们去准备金头蜈蚣蛊,可惜,我爷爷却……不过,他们还说,我们那片区域也很是诡异,到处都是流沙,走死亡谷里,或许不难找到,但要是从其他地方进去的话,恐怕……恐怕能不能找得到那个地方,都很难说。”

    有流沙的地方,很容易就会将原来的地形地貌给改变了,如果没有固定的地理标志,就算从那个地方上面走过,也未必能够认得出来。

    许东等人自然是明白乔雁雪的这个意思,但是考虑到胖子天性怕蛇,免得到时候让他惊慌失措,许东站到了牟思晴这边,走牟思晴计算出来的这条路。

    这烈日暴晒下的戈壁峡谷上,别说能够节省五公里多路,就算是能节省一公里,那都能极大地节约体力消耗,何况,在死亡谷里行走,不得不时时刻刻提防着不知道会从哪里窜出来的毒蛇毒虫,更何况,从死亡谷里走,将近要走上一天多。

    在毒蛇毒虫遍地的死亡谷里,别说走上一天多时间,就算只走上两个时辰,也能将人的神经绷断!

    几个人主意以决,当下便按照牟思晴计算出来的路线,先下到死亡谷里。

    一下到死亡谷,乔雁雪跟胖子两个就先皱上了眉头。

    ——回过头来看时,身后的山梁上,那头黄毛狼王带着几头狼,赫然跟了过来,这会儿正蹲在山梁上注视着几个人,只是这黄毛狼王对这死亡谷很是忌惮,见几个人进了死亡谷,顿时在山梁上嗷嗷的怒嚎,但却再也不敢逼进一步。

    死亡谷里面,就在这死亡谷的边缘上,有着数不清的动物骨架,大到野牛、野骆驼,小到狼、兔之类,这些,应该是误入死亡谷,不明不白就丢了性命的。

    仅仅只是在进口之处,累累白骨之中,躺着两具尸首,看样子应该是前几次来替乔老爷子寻找东西的人,被谷里的蛇虫袭击,不幸身亡。

    这两具都快要变成干尸的尸首,也没人去埋葬,估计除了同伴们惊慌之外,还因为这两具尸首中毒极深,搞不好,碰上一下,都有可能连累到自己。

    这倒不是猜测,许东等人路过的时候,从那两具尸体下面迅速的露出来一些半寸来长的触角,虽然没看到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那些触角除了粗大,而且上面还长满了细细的倒刺儿,一看就知道那些东西绝对不好惹。

    本来胖子还想去翻翻这两个人的背包,想看看这两个人的背包里有没有能用得上的东西,但是一看到那些长着倒刺儿的触须,胖子连蹦带跳的退开好远。

    许东进到谷底,一边走,一边仔细查看,发现这个谷底里,的确藏着不少、带着一团团黑色气息的东西,这些黑色气息,星星点点藏在石块缝里,沙子里面,并不是很大一团团的,最大的一团,也就差不多茶缸子大小,但是那气息,几乎跟自己在马军阀藏宝藏的那个大坑里的蜈蚣一样,气息都是黑得很是妖异,想来,那毒性绝对不弱。

    几个人不敢在这样的环境下久留,径直奔向牟思晴计算好的那条道路的结合点。

    只是牟思晴原本计划好只在死亡谷里行进不到两公里路程的,等到了计算好的结合点,却有些傻眼了。

    地图上明明标注的是一片近七十度的缓坡,但是到了实地一看,这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缓坡”,根本就是一堵峭立挺拔的悬崖,少说也得有一百多米高!

    站在悬崖下面,乔雁雪愁容满面,现在该怎么办?

    就在这里开始走牟思晴计算好的路,肯定不现实,就算乔雁雪跟牟思晴两个有那个能耐翻上去,但是许东跟胖子两个怎么办?

    让他们在这谷底等?那更不见得有什么意义——才站着没多大一会儿,不知道从哪里就爬出来几只全身乌黑的蝎子,耀武扬威的对着许东等人挥舞着尾巴上的毒刺。

    蝎子尾巴上的刺,跟毒蛇嘴里的牙齿,黄蜂腹部的尾针等等差不多,都是毒液的来源之处,而且这种黑漆漆的蝎子,毒性几乎能够比得上许东见过的蜈蚣,自然是碰都不能去碰上一下的。

    让他们两个在这下面等上几个小时,就算他们自己不担心,乔雁雪、牟思晴也会担心不已。

    胖子跳着脚,躲开几只蝎子,着急不已的问牟思晴,现在该怎么办?如果是一定要攀爬峭壁,那也得赶紧想办法,如果打算另行改道,那也得及时行动起来,要不然,被这些黑漆漆的蝎子来上一下,绝对不好玩。

    牟思晴沉默了片刻,抬脚踩死一只毒蝎,最终摇了摇头,改道,但是还是不能继续在死亡谷里走,顺着这片峭壁,再往前走仅仅一公里,那里会有一道稍矮的悬崖,地图上显示,那道悬崖,差不多也就三十来米高矮,这个高度,对几个人来说,都不算什么,上了那道悬崖,再往回走,也不过是仅仅一公里,相对于处身在死亡谷,依旧是安全了不少。

    胖子盘算了一下,三十来米高度的峭壁悬崖,应该是能够爬得上去的,来回两公里的路程,差不多也就是少节约了两公里,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当下,胖子不等牟思晴招呼,便甩开两条腿,往牟思晴所说的那道悬崖走去。

    一公里远近的路程,四个人也就花了不到二十分钟,到了所谓悬崖处一看,四个人再次吸了一口凉气,这到峭壁,少说也有五十来米高,虽说比先前那个结合点的峭壁低矮了近一半,但绝对是垂直,甚至是有点倾斜过来的悬崖,让人站在下面,心里都老是担心这堵悬崖直接会倒塌下来。

    像这样的悬崖,要攀爬起来,难度绝对要大上十分,就算上面有保险绳,稍微不注意,攀爬的人就会被掉在半空之中,落个上不沾天下不沾地中间连崖壁都沾不着的境地。

    三个人找了一块两米来高的巨石,站在巨石顶端,怔怔看着面前的悬崖发呆。

    过了许久,牟思晴才一咬牙,就从这里上!

    自己打头阵,上去之后,再想办法来接许东跟胖子两个。

    见牟思晴心意已决,胖子微微叹了一口气,从背包里拿出几袋牛肉干,分给大家。

    攀爬岩壁,要消耗的,是大量的体力,这会儿不把肚子填饱,等爬到悬崖中间,就算肚子再饿,那也只能是干瞪眼了。

    吃饱喝足,牟思晴将背包里的攀岩钉、绳索、保险扣等等一应器具整理妥当,这才拖了绳子,开始攀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