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三十章 自然之力
一本读|WwんW.『yb→du→.co
    明明现在还正是中午前后时节,几个人的背脊上却都冒着一股股凉气,似乎这里真的就是地狱入口,再往前面走,就一定会是鬼门关、奈何桥……直至十八层地狱!

    连一向胖子喜欢没话找话、胡说八道的胖子,到了这个时候,也把嘴巴闭的紧紧的,唯恐露出一丝声响出来,就会招来黑白无常,索命厉鬼。

    到了最后一个人倒毙的地方,也就差不多出了石林,只是牟思晴在无意之间,发现这个人的死法很是有些不同。

    这具尸体斜斜地靠在褐红色的石壁上,并不像其他的人一样,全部变成白骨,事实上,这个人的身体肌肉,保存得极为完好,而且,死亡的时间也并不长,虽然满面血污,但依旧看得出来,这个人应该是个黑头发黄皮肤的亚洲人。

    牟思晴仔细的检查了一阵,发现这个人右手里还拿着一把手枪,而他的两边太阳穴上都有弹洞,应该是这个人在绝望之际,开枪自杀的。

    让许东、胖子、乔雁雪三个人大惑不解的是,如果说在石林中央,有压抑的气氛,恐、怖的环境,让人神经崩溃,导致吞枪自杀,那绝对说得过去。

    可是,这眼看就要到达石林出口了,甚至在这里都能看到出口外边那明媚的阳光了,这个人居然自杀了,这说得过去?

    要自杀,应该死在更里面一些才对,都到了这儿才自杀,难道不是有毛病么!

    牟思晴冷冷的说道:“一个人被压抑到想要自杀,他的行为自然就有些让人费解,这有什么好奇怪。”

    胖子战战兢兢的问道:“可……可是,他身上……他身上的肌肉……没变成白骨,这是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牟思晴也回答不出来,因为谁也不知道死在这里的人,别人都成了白骨,他却很正常,当然,这个“正常”,指的仅仅只是这个人的肉体没有消失而已。

    照例翻看了一下这个人的背包,里面除了枪支弹药,食品、补给、各类用具之外,牟思晴意外地发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塑封笔记本,。

    先前,也看过几个死者的背包,但是牟思晴没发现有笔记之类的东西,现在,发现这个笔记,应该说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或许,这一行二十多个人遇到了什么危险,又是怎么死的,以及所有的谜团,都在这一本笔记里也说不一定!

    牟思晴迫不及待的打开笔记本,一页一页的翻看起来。

    笔记是从两个月以前开始记的,翻了几页,牟思晴仅仅就只知道这个笔记本的主人,应该是一个叫“石诗风”的人,所记载的也就是一些生活开支、采购物品、现金支出之类的账目,而且,日期到了十天以前,所有的账目就蓦然中断了。

    按照牟思晴的猜测,和这个石诗风一起来的,应该是八个人,而且,应该是十天以前,就已经进了死亡谷。

    从日记本上,牟思晴也就仅仅知道这么多,当然,主要是因为时间、环境限制,许多的东西,牟思晴也不能在一时之间都推断出来。

    收拾好这个石诗风的枪支弹药,牟思晴回头,心情沉沉的看了一眼倒毙了二十多个人的来路,然后吩咐许东、乔雁雪、胖子三个人,赶紧离开这座诡异莫名的石林。

    眼看出口就在前面不远,胖子自然是迫不及待的在前面开路。

    只是胖子还没走上几步,突然之间发出一阵震天动地的声响,犹如焦雷落地一般,震得地皮一阵晃动,几处石笋,危岩,都噼里啪啦的直往下面掉石块。

    “地震……”胖子大叫了一声,一抱脑袋,就钻到一处石壁下面。

    许东、牟思晴、乔雁雪三个人都有些懵了,一齐搂抱着钻到石壁下面躲避落石。

    这一声巨响,来得快,消失得也快,大地也仅仅只是抖动了那一下,那一下之后,便再也没有任何异常。

    但是牟思晴、乔雁雪两个人却是知道,这绝对不会是地震了,听这声音,倒像是在什么地方引爆了大量的炸药,可是这一路过来,许东、牟思晴等人根本就没发现什么地方,有能够引发如此巨大的声响,以及能够造成如此剧烈震动的炸药。

    这又是一个没办法知道的谜!

    四个人俱都是失魂落魄,心惊胆战,僵了片刻,这才发一声喊,朝着出口发力狂奔。

    出口外边,是一片狭窄的山谷凹地,几个人几乎是不要命的奔进凹地好几十来米,这才停了下来,然后心有余悸的转头回往刚刚那片石林。

    只是转头看时,几个人再次大吃一惊,才跑过来几十米远,背后那道出口已经不见了,所能够看得见的,只有一堵高达百多米的陡崖,几个人就像是凭空从这陡崖里钻出来的一般。

    胖子这家伙,回过神来,差点就要回去看个究竟,幸好,许东冲着胖子大叫了一声,胖子这才不至于转身回去。

    不过,牟思晴很快又叫了起来,这条路,应该不是自己这一帮人要前去那道河汊的路!甚至,指南针受了石林里磁力的干扰,到现在也还在大幅度的摆动着。

    所以,现在大家伙是在那道河汊的哪个方向,大家身在何处,牟思晴也不知道。

    胖子抬头望向天空,想要找出太阳的位置,可惜,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山谷上方,正卷起一团团的乌云,把大片的天空遮了个严严实实,根本就看不到太阳现在什么位置。

    乔雁雪一看那些云层,顿时脸上煞白。

    在这种地方,有这种云,几乎就是一种灾难的预兆!因为这种云在经常进行户外活动的人眼里,都叫这种云为“雷暴云”,出现这种云,不但会大雨倾盆,而且还会发生极为强烈的雷暴。

    偏偏最为恐怖的是,这里距离那座具有强烈磁性的石林不远,一旦发生雷暴,毫无疑问的就会将电流引向地面!

    胖子大叫:“我们都要被雷劈了,怎么办啊?”

    牟思晴看了一眼周围的地形,正对面不远,就是一道山梁,如果能够在雷暴发生之前,赶到山脚下的话,基本上就有把握避开雷暴。

    听牟思晴这么一说,许东大叫:“胖子,还等什么啊,跑啊……”

    一边叫着,撒开两条腿,狂奔了起来。

    四个人刚刚到达对面的山梁脚下,连帐篷都没来得及取出来,暴雨、雷电果然如期而至,一霎时间,天地都笼罩在一片迷茫暴雨之中,而且,雷电像一根根发着光的鞭子,毫不间断撕开天幕,不住地抽打着石林。

    四个人被暴雨浇淋得急了,直接就把帐篷裹在身上,往地上一躺,然后默默的感受来自大自然狂暴的力量。

    只是四个人这种逆来顺受也没能也没能沉默多久,刚刚经过的凹地,里面开始积水,而且,水位上升的速度极快,不到半个小时,水位就上升了差不多一米,很显然,是暴雨太过暴烈,导致了谷地上游的山洪暴发。

    偏偏许东等人停留的地方,仅仅只是在凹地的边缘,如果不及时转移“阵地”的话,极有可能被水淹没。

    不得已之下,四个人只得将身子伏在地上,顶着帐篷,慢慢的往山梁上爬。

    不过,让许东跟牟思晴等人想不到的是,几个人才往上爬没几步,乔雁雪伏在地上,突然间煞白着脸,很是有些惊慌的大叫了起来:“山洪……泥石流……快跑……”

    不过,乔雁雪的声音,在轰隆隆的雷声之中,根本就微不可闻。

    尤其是稍微离得远了点的许东、胖子两个人,几乎就只是埋头在地上爬行,对乔雁雪的示警,根本就是充耳不闻。

    牟思晴伏在地上,只感觉到地面不住的极为轻微震动,还没来得及想明白这到底是因为雷击震动,还是怎么回事,耳里便听到一阵细碎,但是连绵不绝的响声,这种响声虽然微弱,但是随着声音的起伏,地面也跟着不住的震动。

    “糟糕!”牟思晴也大叫了一声,现在,牟思晴终于明白了这响声、这震动是怎么回事了——这一带谷地狭窄,山势又极为陡峭,加上如此暴烈的大雨冲刷,不出现泥石流,那就有些怪了。

    仅仅只是这一瞬间的耽误,那声响更加清晰起来,虽然不如雷声响亮,但是在牟思晴的耳里听来,这响声,要比雷暴恐怖千倍万倍!

    这一刻,许东也有所察觉,只是许东还很是迷茫,不知道这种声音意味着将会要发生什么,还特意的伏在地上,仔细的去感受这种声响带来的震动。

    许东正在感受着,突然一个人对着许东的耳朵大叫了起来:“快跑,泥石流来了……”

    “泥石流……”许东一怔,在许东的印象之中,“泥石流”这个词,那只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因为从小就生活在铜城,不要说亲眼见到,就是听,也都只是从电视里面听过几次,所以,对泥石流的威力,许东根本就没什么具体的考虑。

    听说泥石流来了,许东不但不觉得恐惧,反而很是有些好奇——传说里的泥石流,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

    见许东几乎没什么反应,牟思晴急怒交加,爬起身子来,一脚踹在许东的屁股上,随后又指了指山顶,厉声喝道:“弯着腰……向上跑……”

    许东微一迟疑,突然发现山谷的上方,一道好几米高、黄褐色的“墙”,以排山倒海之势,朝着自己扑了过来,而且,在这一刻,雷声,已经显得不那么震耳欲聋,地皮也不住的跳动了起来,山梁上的碎石沙子,也随着地皮的跳动,瀑布一般“哗哗”的直往下滚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