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三十三章 壁画怪图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个洞,很明显的就能看得出来,主要是因为山体上面的风化砾石滚落下来,堵住了洞口,然而,因为刚刚经历了一次泥石流,让堵住洞口的沙子砾石,往下滑动,导致了堵住洞口的砾石层变薄。

    许东掉了下去,这是个意外,但也极度危险——这个洞口,随时都有被砾石沙子再次封堵的可能!

    怪不得牟思晴很是焦急。

    下到洞里,果然如同大家猜测一般,洞口只有两米来高,但是砾石沙子,基本上堆满了这个洞口,许东掉下来这个地方,简直就是一个“天窗”,

    “许东……”牟思晴一下到洞里,一边晃着手电,一边大叫。

    “东哥……”胖子也是不住的大叫。

    乔雁雪却是拿着手电,仔细的打量这个洞里面。

    只见洞里到处都是裂痕,地上也是落满了大大小小的碎石块,想来这是因为这个洞年代太久,又是山体表层这一段,岩体风化所致。

    不够,让乔雁雪很是有些意外的是,这个洞,到处布满凿痕,不像是因为自然侵蚀形成的洞窟,反而像是人工开凿出来的一条通道!

    看到这条通道,乔雁雪不知道是喜还是惊,一时之间的心情绝难形容。

    不过,牟思晴跟胖子两个很是担心许东的安危,一边大声呼喊着许东,一边十分快速的向前寻找。

    还好,三个人没走多远,前面就传来许东的声音:“在这儿吶,我没事,你们快过来……”

    听见许东回答,还说没什么事,牟思晴等人都松了一口气。

    许东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手里拿着一只打火机,正在看着墙壁上一些东西。

    到了许东身边,牟思晴沉声说道:“你怎么进来的,也不跟我们说一声。”

    许东转头笑了笑,说道:“我蹲在那里,突然间发现脚下很软,然后就出现一个洞口,我也就随之掉了下来,本来我想出来叫你们一声的,一激动之下,我又忘了……嘿嘿……正准备出来找你们,可是你们又来了……”

    牟思晴咬着嘴唇,很想给许东来上一下,但是过了片刻,终究还是忍住了,问道:“你有什么发现?”

    “很奇怪的感觉……”许东简单的回答了一句,然后又去看墙壁上的东西。

    褐色的墙壁上很是湿润,但是上面的确有一些东西,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幅壁画,不过,这幅壁画在胖子看来,算不上有什么特异之处,无非就是一些大大小小的圆圈儿,有的圆圈儿还因为石头裂缝,破成了两半呢,一点儿也没什么好看的。

    不过,乔雁雪一看到这些圆圈儿,顿时兴奋不已,连忙找出照相机,对着这些圆圈儿,一连拍了好几张照片。

    见乔雁雪拍照,胖子兴奋不已,特地站到那幅壁画旁边,要乔雁雪也帮他拍上一张,要留着纪念。

    牟思晴看着乔雁雪拍照,却是皱起了眉头——按道理说,这样的地方,以乔雁雪的身份,是绝对禁止拍照片的。

    许东倒是无所谓,只是很不解的望着乔雁雪问道:“这几个圈儿,排列得又没什么规律,也看不出来是什么,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乔雁雪收好相机,再到墙壁边看了一下,解释说:“这是一幅很古老的壁画,古老到有可能是几千上万年之前……”

    胖子在一旁好奇的说道:“几千年上万年之前?那会儿有人吗?你凭着什么就说这是几千年上万年的东西?”

    许东特别特别头疼的就是,胖子这家伙对古物一类的东西,认识极度贫乏,连“道光通宝”都能摆出“清朝文物”这样的事情来,怎么说都是在乔雁雪面前丢份儿。

    这石壁上的小圆圈儿,在刻画的时候,是比应该是完整的,只是经过岁月的侵蚀,石壁风化破裂,形成不窄的裂缝,有些圈儿刚好画在这些裂缝上,后来自然就随着裂缝张开而变成了两半。

    换句话说,也就是在石壁风化开裂之前,就有了这幅壁画的!

    胖子果然咋舌不已:“就算这里的环境比其他的地方更为严酷,风化速度大大超过其他的地方,要达到连山体里面的十几米的石头都开裂成这样,几千年上万年时间,这不太可能吧!”

    许东很是痛苦的把脑袋转向乔雁雪,这样带有学术性的问题,许东真是不可能跟胖子解释得清楚。

    乔雁雪自然不可能把精力放在解答胖子的问题上,而是仔细的去看那些小圆圈儿。

    过了好一阵,乔雁雪才说道:“我怀疑这是一幅星象图!”

    “星象图?”牟思晴也很是有些诧异,早前自己也曾怀疑,这是一幅星象图,不过,在牟思晴的记忆当中,没有那个星座的星星是排列成这样的,而且,天上的星星繁多,如果一定牵强附会的去凑成一幅“星象图”,倒也不是不行,但是那又有什么实质上的意义呢。

    对于什么星象图什么的,许东也是没多大兴趣,在许东眼里,那是属于“天文”之类的东西,许东自己,对于文物、古玩、宝贝一类的东西,要感兴趣得多。

    所以,乔雁雪研究那幅“星象图”,许东却是继续顺着通道慢慢往前走。

    胖子不紧不慢的跟在许东身后,一边走,一边大惊小怪的问许东:“先前,雪儿她们说,这个洞,是人为开凿出来的,东哥,你说说,会是什么样的人在这鸟不拉蛋的地方耗时耗力,开这么个洞出来玩儿啊?”

    许东没好气的答道:“我怎么知道是谁啊?”

    乔雁雪从后面追上来,很是有些兴奋的说道:“许东,这条隧道,极有可能就是那个极为神秘的部族人开凿的,呃……许东,这次你可是立下了一个大功。”

    胖子很是有些不满的说道:“不是大家一块儿找到的么,凭什么把功劳就给了他一个人?”

    牟思晴在后面帮腔说道:“胖子,换着是你,突然之间掉进一个不知道底细的洞里,你会怎么着。”

    “我啊,当然是赶紧求救啊,啊,不,应该是跟东哥一样,先仔细的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啊,也不对,应该是……应该是仔细检查周围的环境……”

    胖子这么一说,牟思晴个乔雁雪两个人一起哼了一声,许东当然不会跟胖子一样了,先前如果是胖子掉了下来,大家就根本不可能会发现这个隧道,而且是一定的!这就是胖子跟许东两个人的差别。

    胖子不满意至极,不就是掉进了一个洞口么,就值得这么去赞美许东啊,是谁先前还要打要杀要逮住咱东哥啊!

    一说先前的事情,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人脸上一红,一个喝道:“王胖子你给我住嘴……”一个说道:“王胖子你要死啊,胡说八道的……”

    偏偏胖子不知好歹的问许东:“东哥,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我怎么感觉的你们几个都是怪怪的。”

    许东恨不得踹上胖子一脚,这事儿有什么好奇怪的,不就是……不就是……嘿嘿……

    牟思晴恨得牙根痒痒的,说道:“许东,我先把这笔账记上,要是再有下次,我一定杀了你!”

    许东远远地走在前面,苦笑着说道:“误会,误会……真的是一场误会……”

    乔雁雪在后面说道:“误会,鬼才相信你……”

    随着渐渐深入这条隧道,地势逐渐向上,到了后来,不时的还会出现几级阶梯,几个人虽然不知道方向,但是知道这条隧道有可能是那个极为神秘的部族开凿出来的通道,所以几个人也就放心大胆地“勇往直前”。

    只是这条通道极长,直到胖子跟许东两个人都走不动了,都还没走到头。

    牟思晴叹了一口气,这也是没法子的事,从进入死亡谷以来,昨天晚上遇上了那个群今天又赶了一天路,基本上没好好的休息一下,无论是谁,体力都透支得很是厉害。

    找了个稍微宽敞、平坦一点儿的地方,牟思晴让大家停下来,又吩咐胖子生火煮饭,打算在这里休息一个晚上再走。

    本来,因为是在隧道里,也就用不着搭帐篷,再加上地面还算是干燥,直接将睡袋取出来,铺在地上就可以算是一个床。

    然而这会儿,许东却很是忸怩,不嫌麻烦的搭起了一座帐篷,还特意离牟思晴和乔雁雪两个人远远的。

    对许东的这种做法,胖子感到十分意外,这一路过来,住宾馆也就罢了,如果不是住宾馆,四个人就是挤在车里,也算得上是住在一起的,怎么到了这会儿,许东格外的生分起来。

    许东瞪着胖子,说道:“你要是愿意,你自己去跟他们一块儿住啊!”

    胖子抓了抓脑袋:“东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好像人人都跟你一样龌龊似的,在这样的环境里,离她们近一点儿,那是想好照顾她们,你这脑瓜子里,都想着些什么啊!”

    这时,乔雁雪手里拿着一张纸,满面疑惑的走到胖子煮饭的地方,对两个人说道:“哎,你们两个都过来看看,这是不是很奇怪!”

    许东接过乔雁雪的那张纸片,发现这张纸片上,是乔雁雪用唇膏画着的先前那幅壁画,大大小小的一共是十个小圈儿。

    但是这些小圈儿,差不多就像一条蛇一样,排列得好像并没什么规律。

    许东对“天文”本来就没什太大的兴趣,稍微看了一遍,然后就把这张纸还给了乔雁雪。

    胖子接过这张纸,一边搅动锅里的汤,一边说道:“这看起来,的确很是怪异啊,如果是星象,会不会是北斗七星吧。”

    许东摇头苦笑:“北斗七星,北斗七星,那只有七颗星啊,就算加上北极星,一共也才八颗,这可是十个啊,而且,北斗七星那形状可是出了名的勺子,什么时候就成了这一条蛇一样的形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