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三十四章 九星连珠
一本读|WwんW.『yb→du→.co
    乔雁雪看着许东,笑了笑问道:“许东,你认为这又会是什么东西。”

    许东摇了摇头,就这么十个大大小小的圈儿,许东正不知道这会事什么东西。

    乔雁雪从胖子手里将那张纸拿回来,摊在手上,又取出一支眉笔,然后再在纸上画了起来,不过片刻,乔雁雪再把纸片递到许东手里。

    许东一看这个时候的纸片,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在这一幅图上,乔雁雪用唇膏画的红色的星球,用眉笔画的成的黑色运行轨道,真正是一目了然,竟然是一幅极为直观的太阳系行星轨道图!

    而且,虽然只是一幅草图,但是在比例上,却有着极为精准的显现,尤其是图上的“地球”、“月亮”这两个天体,以及“土星”上的那一道环,让人只看一眼,就不会再做他想。

    胖子探着脑袋,看了一会儿,一边扳着指头,一边说道:“哎,应该不是吧,你看这,一、二、三、四、五、六……按照你们所说的,除开太阳,水星、金星、地球、火星、土星、木星、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应该是九个才对,怎么会少了一个呢?”

    牟思晴在后面说道:“前些年,不是把冥王星改变成了矮行星了,所以,在太阳系里,大行星就只有八个了……”

    “也不对啊……”胖子抓着头发说道:“就算这个说法是对的,可是有好几颗星星都是最近才发现的啊,你们先前认定这壁画是几千上万年之前就有的,那个时候的人也会知道咱们太阳系也只有八大行星,再说,这些星星,像是一条蛇一样,弯弯曲曲,这也说不通啊!”

    乔雁雪微微一笑:“壁画,年代久远,这个是可以确定的,至于你说的为什么‘他们’也知道只有‘八大行星’,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是,这些星星像蛇一样排列,我想,我有几种解释,第一,是因为岩石被风化裂缝,造成了整个壁画内容错裂位移,其次,这幅壁画描绘的是一种天象,这种天像,叫住‘九星连珠’。”

    “九星连珠!”许东惊呼了一声,几千年上万年前的人就知道九星连珠!这怎么可能,人类历史都才几千年啊!

    这个问题,许东跟胖子两个人一下子都想到了一块儿了。

    可惜的是,这个问题,不要说乔雁雪、牟思晴,恐怕到现在为止,也没人说得清,能够解释的明白。

    牟思晴也不大明白,为什么几千年以前的人,会知道太阳系里有“八大行星”,而且,从公认的历史来看,世界上最早的“行星”记载,也只有两千多年,而且,记载中提到的,除了彗星之外,也就只有金、木、水、火、土五星,根本就没有“八大行星”之说。

    这会不会是乔雁雪弄错了!

    乔雁雪摇了摇头:“这幅壁画,究竟存在了多少年,我现在不可能确切知道,但是这幅九星连珠的画,却是事实,或许,这应该秦始皇一直都在暗地里寻找的那个部族的人画的,也说不一定。”

    提到“秦始皇”这三个字,尤其是乔雁雪说过“医术”这件事,许东随即想到“不死药”,“长生不老”等等神奇的传说。

    难道,乔老爷子在寻找的,也是传说之中的“不死药”!

    一想到这个,许东没来由的打了个哆嗦。

    胖子听许东这么一说,也是一脸迷茫,那可是传说里才有的东西啊!历史上的帝王将相无数,寻找不死药的人多到不可列举,可是从来没听说过有人找到。

    “去找‘不死药’?为什么不去找找孙悟空、找如来佛祖,求得长生仙法,再不然,就去找找王母娘娘,让她给两个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的蟠桃!”胖子说。

    “错!”乔雁雪虽然不认同老爷子就是在找长生不老药,但是乔雁雪也坚信:“秦始皇寻找仙药,绝对不会是空穴来风,最起码,让徐福带上童男童女,到海外仙山去寻找仙药,这是事实……”

    “是不是真的有不死药,我们姑且不说,但从侧面来看,让秦始皇四下寻访的人,应该是具有十分高明的医术,这一点,应该是毋庸置疑的,要不然,‘仙药’的传闻,又会是从何而来!”

    许东冥思苦想了良久,问道:“好,我们假设,这条隧道的确就是那个什么医术高明的部落修造出来的,可是这医术、仙药,跟这九星连珠又有什么关系啊,难道他们除了医术十分高明,之外,天文知识也高得出乎人的想象,有这个可能吗?”

    乔雁雪摇了摇头:“或许,一切谜团的谜底,在到达了那个地方之后,都会被揭开。”

    一想到那个“地方”,竟然会隐藏着这样重大的秘密,许东的心潮止不住一阵翻腾澎湃,后面乔雁雪再说了些什么,许东也懒得再听下去,草草的喝了两碗胖子熬出来的牛肉汤,然后钻进了帐篷。

    这倒不是许东没了好奇心,或者担心什么,乔老爷子要找的东西,虽然是传说里的东西,但未毕不会是真的存在!

    凭着自己这一段时间的经历,所见到、得到的几样传说里的东西来看,这些东西本来都只应该属于传说里的,但是,自己不但见到了,而且,还有几样东西,是自己都得到了,这说明,传说,也未必不会是事实,那么,几乎每一个传说里,都有着无穷无尽的宝藏,要是顺着这些传说寻找下去,那岂不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

    所以,许东不但没什么担心,反而是觉得有些兴奋起来,准确的说,许东的人生道路,在不知不觉间转变了一个方向。

    ——与守在当铺里打眼捡漏、做生意相比,许东觉得,自己更喜欢、更应该去追寻探险、寻宝这类的刺激。

    想着这些,许东渐渐地睡着了过去,迷迷糊糊之间,不知道睡了多久,又被牟思晴叫醒了过来,胖子早就烧好了一锅米饭,做了一个菜,在等着大家开饭。

    草草吃过了饭,乔雁雪催促着大家赶紧上路,因为是在隧道里,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按照先前进入死亡谷的人的说法,在这一带滞留,最好不要超过三天,虽然不知道现在已经到了什么时候,总的来说,是已经过去了一天多了,留给四个人的时间,真的已经不多了。

    只是四个人越往前走,地势越来越高,到后面,几乎就全是阶梯。

    昨天乔雁雪还有些担心泥石流会倒灌进来的,现在看来,应该是没有那个可能了。

    不知道爬了多少级阶梯,四个人终于看到一丝亮光,见到亮光,也就是快到出口了,四个人更是兴奋不已。

    不过,在到达出口时,几个人又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出口之处,原本是一道两尺来厚的石门,但是这道石门,却被人硬生生的炸开了,光亮,就是从被炸开的这个窟窿里透进来的。

    看着石门上的窟窿,乔雁雪蹙着眉头,说:“从选择的爆炸点来看,这个人应该是个非常懂得炸药的使用的高手,而且,使用的炸药,应该是g4一类的高爆炸药。”

    许东好奇地说道:“这一路上过来,我们也没看到有什么岔道啊,怎么会有人走到我们前面来了呢。”

    胖子也摇着脑袋说道:“东哥发现那个洞口,按说,刚刚经历了一场泥石流,又是新坍塌出来的洞口,也就不会存在有人从后面赶到我们前面去了吧,再说,最重要的是,g4爆炸,那威力,那动静儿,在这样密封的通道里,我们不可能不知道啊!”

    乔雁雪皱着眉,摇了摇头,也不多说,俯身从石门里钻了出去。

    出了这道石门,眼前的景象让几个人再次大吃了一惊。

    一道五尺来宽,长达数十米的石桥,凌空架设在一道云雾弥漫的深渊之上,石桥对面又是一道被炸开了一个窟窿的石门!

    胖子几乎是闭着眼睛,一步一挨的踏上石桥,生怕石桥突然之间断裂了一般。

    其实,不仅仅是胖子害怕,就算是乔雁雪,牟思晴、许东三个人都很是害怕。

    这道石桥,好像是自然生成,然后人工稍微凿造而成,许多地方都已经是裂纹斑驳,还真是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坍塌下去。

    再说,这深渊里面云雾缭绕,根本就看不出来深浅,加上深渊上面疾风劲吹,人走在上面几乎就是摇摇摆摆站立不稳,说不害怕,那根本就是假的。

    幸好,四个人虽然一路上胆战心惊,做旧还是有惊无险的过了这道石桥,不过,到了对面。

    到了这里,几个人才发现,这边,绝对不仅仅只是一道石门这么简单。

    石桥头上,被修砌出来一块近两百个平方的平台,平台后边,是一堵依着山势,用巨石砌成五米来高的城墙,虽然经历无数岁月侵蚀,城墙上的垛口依然棱角分明。

    城墙的门楣上雕凿着四个大字,不过,这四个大字,扭扭曲曲,结构极为怪异,几乎不属于已知的任何一种字体,四个人自然是没一个人认得,乔雁雪看了好一会儿,才说,这几个字,应该是比甲骨文都更早出现的一类文字,属于上古文字,时至今日,能够看懂的人,几乎没有。

    许东看了片刻,感觉这这座依山而建的城墙,似乎与自己见过的那些城墙很是有些不同,至于不同在什么地方,许东一时之间又说不出来。

    不过,从这座城墙的两边都与山体融为一体,傲然凌立在深渊边上的布局来看,显然主要是为了抵御外地入侵所用的。

    “既然是为了抵御外敌入侵所用,为什么不直接将城墙修到深渊边上,只留一道城门,这样,即使有外敌入侵,让他们还在石桥上,就把他们干掉了不是更好吗,干嘛还要在城墙外边留下来一大块平地,这样岂不是让外敌有了可乘之机,没准儿一个冲锋,所有的敌人都到了这个平台上来了,守城的人那岂不是糟糕了!”

    胖子十分不解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