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二章 愿望
一本读|WwんW.『yb→du→.co
    沃克尔可不是一般的小流氓,而是真真正正从战场上趟出来的,许东说他不想活了,沃克尔就毫不客气的扣动了扳机。

    “咔嚓……”扳机被扣动了,但是撞针却撞了个空,没有子弹射出来。

    许东摇头晃脑,得意洋洋的说道:“看好了!”一扬手,一把沃克尔手里一模一样的手枪又拿在许东手里。

    “你……”沃克尔瞪着眼睛,实在不明白许东是怎么做到的,明明自己已经把他的武器都收缴了的,许东身上怎么还会有枪,而且,最让沃克不能置信的,是许东身上的绳子,居然一眨眼间自动就落到了地上。

    惊异归惊异,沃克尔也不是庸手,将手里的空枪扔向已经比到身边的牟思晴,一闪身,避开许东的枪口,反手一抓,就爪住了还在洋洋得意的许东,夺下许东手里的枪,朝着牟思晴就开了一枪。

    许东猝不及防之下,被沃克尔夺了枪,还朝着牟思晴开了一枪,这几下,兔起鹘落,几乎可以用“电光石火”来形容沃克尔的动作速度。

    “呯……”枪声炸响,枪口喷出半尺来长的一道火焰。

    出奇的是,牟思晴却并没有中弹倒地,沃克尔微微一怔,随即明白过来,许东再次耍了他,被自己抢夺到手的枪,只不过是一只仿真枪造型的打火机!

    只是这一怔之间,胖子纵身爬在了沃克尔的身上,一双手死死地箍住沃克尔脖子,沃克尔本来想要甩掉背上的胖子,不曾想,命根子处又是一阵剧痛。

    在“千钧一发”之际,许东运起胖子教过招数,一把抓住沃克尔的两颗蛋蛋,近乎死命的一捏。

    沃克尔发出地动山摇的一声惨叫,整个人顿时跪倒了地上。

    胖子勒着沃克尔的脖子,趁着沃克尔下跪之际,猛力往后一扳,同时用胸口死死地顶住沃克尔的脑袋,要不是胖子人小力弱,仅仅这一下,就能立刻勒断沃克尔的颈骨。

    饶是胖子力气不大,沃克尔依旧是被胖子了的喘不过气来,不到片刻,便被勒得晕了过去。

    见沃克尔不再挣扎了,胖子这才放开沃克尔,站起来,拍了拍手,嘿嘿笑道:“东哥,没想到我教给你的魔术,在最关键的时候,竟然起到了不可代替的作用,嘿嘿,这真是名徒出高师啊!”

    许东也是嘿嘿一笑:“别吹了,关键时刻,要不是我随机应变……啊哟……”

    牟思晴拎着许东的衣领,在许东的耳边厉声喝道:“吹啊,接着吹下去!”

    许东立刻苦着一张脸,说道:“老大……我们这不是刚刚打了个胜仗……啊,对了……”

    牟思晴放下许东,冷冷的问道:“你又想要怎么样?”

    “你的伤……”

    牟思晴手臂上被跳弹犁了一道血槽,虽然牟思晴感觉不到疼痛,但是看着鲜血都湿透了衣袖,许东还是有些心痛。

    牟思晴皱着眉,从角落里拉出被沃克尔扔弃的背包,找出绷带、药品,自个儿到一边去敷药包扎。

    这时候,胖子找了绳子,把沃克尔困的像个大粽子一般,还唯恐沃克尔挣脱,不但将沃克尔身上所有的物品收走,还将绳子打了十几道死结。

    收拾完沃克尔,胖子这才站起来转头问许东:“东哥,你说要用阳光照射水晶,就能打开着门,这个情节,你怎么想到的。”

    许东嘿嘿的笑了一阵,答道:“要是你的话,你就编不出来这么完美的谎言吧。”

    这时,乔家俊让亚当斯?雪莉搀扶着,一瘸一瘸的走到许东面前,居然很是恭敬的微微弯了弯腰,说道:“许小兄弟,是我看走了眼,你的确是位高手,我……”

    许东一边收拾自己的背包,一边淡淡笑了笑:“想要感激什么的,就不要多说了,我们还是收拾收拾,赶紧回程,嘿嘿……这一趟,我可是放下生意来跟着发疯,亏进去的,可不只是几句好话。”

    乔家俊叹了一口气,说道:“许小兄弟,你也听跟沃克尔说过了,我们乔家……唉,实不相瞒,他说的,的确不错,我们乔家的确崩溃在即,只是……只是,能够打开这道石门,是我这辈子最大的一个心愿,如果错过了这一次,唉……”

    许东背上背包,嘿嘿笑道:“你们乔家的事情,是崩溃是屹立,对我来说,那都是鞭长莫及的事,还有,怎么打开这道石门,我也不过是信口胡说,目的是转移沃克尔的注意力,这个结果,你也看到了……”

    “不……”乔家俊涨红着脸,很是激动的说道:“不,你没有胡说……许小兄弟,你听我说,其实,早前我也有过怀疑,打开这道门,应该是跟光有关系,但是,我一点儿没找到相关的设施,所以,我……我才愚蠢的动用了炸药……现在,我明白了,所谓‘九星连珠’,其实就是暗指光、光线,只要有阳光,就能够打开这道门。”

    许东面带嘲弄的笑道:“能不能打开这道门,对我来说,真的无所谓,我既不想要那些金银财宝,也不想什么长生不老,你要真有兴趣,你去打开这道门好了。”

    这时,乔雁雪也走到许东身边,红着脸,低声说道:“许东,你帮帮我哥,好吗?算我……算我求求你了。”

    胖子这时已经收拾好一切,只等牟思晴一声令下,就可以掉头走人,不过,听乔家俊自己都数次说起“乔家崩溃在即”这样的话,胖子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乔先生,你一直都在说你们乔家的事,你们乔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又怎么会崩溃在即了?”

    乔家俊叹了一口气,说道:“本来,我们乔家的确是家大业大,但是由于近年来全球性的金融危机,我们乔家的产业,在短短的几年之间就被蒸发了一大半,本来,他们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可是,我……我这人闲散惯了,根本就没心思去经营家族产业……”

    “嘿嘿……”胖子干笑了几声,说道:“而你,不但不去替你的家族事业作想,还拼命的给你家里添麻烦,对吧,嘿嘿,乔家出了像你这样的烧钱货,不知道是你们乔家倒霉,还是该得的报应。”

    “胖子,别太过分……”许东呵斥了一声。

    乔家俊的家事,你可以不管,但绝对不可以幸灾乐祸,甚至是落井下石,这不是许东喜欢、愿意去做的事。

    牟思晴也是冷冷的说道:“胖子,人各有志,有自己喜欢做的,也有自己不喜欢做的,不要这样指责人家。”

    乔家俊忍着腿上的伤痛,说道:“我知道,我游手好闲,对不起家里的人,但是,我只想完成我这一个心愿,然后,我就……我就……许小兄弟,在这些人当中,只有你能帮我……”

    许东沉默了片刻,说道:“乔先生,不是我不愿意帮你这个忙,但是,思晴是我们的老大,要做什么事情,我都只能听她的。”

    许东要做什么,不愿做什么,当然不会只听牟思晴的,只是乔家俊跟牟思晴原本是有婚约的,但是乔家俊为了亚当斯?雪莉,主动断绝了与牟思晴的关系,也就是说,牟思晴现在跟亚当斯?雪莉份属情敌。

    如此,许东自然要卖牟思晴一个面子,而且,还要把这个面子给得足足的,所以,许东说牟思晴是“老大”,做什么,都只能听她的。

    因为受了伤,一直都不肯怎么说话的亚当斯?雪莉,惨然一笑,对许东说道:“许兄弟,我明白你的意思……唉……许兄弟,如果你能够帮助家俊完成这个心愿,我可以答应你,从这以后,我绝对不会再出现在家骏的眼面前……”

    亚当斯?雪莉这么一说,也不知道触动了胖子那根神经,这家伙居然带着哭腔,说道:“老大,这太感动人了,为了心爱的人,宁可苦自己一生,卧槽,现实社会里,居然还这样的真爱,老大……东哥……”

    说到后来,胖子差点儿就要抹眼泪哭鼻子了。

    为了完成乔家俊一个心愿,亚当斯?雪莉心甘情愿的就此放弃与乔家俊长相厮守,这话说出来,也像是一根针刺进了许东的心里,让许东猛地抽搐了一下。

    只是牟思晴冷冷的说道:“你用不着在我面前演这样的苦情戏,我可以让许东帮你,但你们最好记住两件事,第一,我们都只是看在牟、乔两家世交份上,跟任何其他人都没有关系,其次,里面不管有什么,任何人都不得拍照,不得据为己有。”

    顿了顿牟思晴又沉声对许东说道:“许东,动手吧。”

    让许东动手,意思就是要许东帮忙打开这道门,许东自然是明白牟思晴的意思。

    当下,许东点了点头,一边往阶梯上走一边说道:“按照沃克尔所说的水晶所在方位,如果我猜测得没错的话,庙宇外面必定有一处安装着可以反射阳光的东西,所以,我们必须找到那个可以反射阳光的角度,让阳光可以照射到水晶石上面。”

    胖子跟在许东身后,一边爬台阶,一边问道:“东哥,据我所知,你应该是对这类的东西一窍不通的,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这么高深莫测了。”

    许东没好气的说道:“你动动脑子,而且,以后多看一点儿书……我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受到另外一处古文明遗址的启发,在那处遗址里,也是一座庙宇,而且,那座庙宇幽深黑暗,一年之中,只有夏至这一天,阳光才能照射到庙宇深处……”

    “原来是这样啊!“胖子抓了抓脑袋,顿了顿,又问道:“要是哪一年夏至这一天阴了天,或者是下了雨,那座庙宇岂不是一年都处在黑暗之中了,万一不巧得很第二年第三年甚至是第四五六七八年,年年夏至那天都没阳光,那座庙宇,岂不是永远都沉沦在黑暗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