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四章 说话算数
一本读|WwんW.『yb→du→.co
    原本要“大老爷们儿”一回的许东跟胖子两个,傻傻呆呆得看着七彩光罩的降临,将沃克尔、晶石卷起,然后看着沃克尔跟晶石一起,慢慢的分解消融,直至那道七彩光罩也消失不见,眼前一片乌漆墨黑。

    黑暗之中,胖子突然向天长吼:“沃克尔,拜拜……”

    还没吼完,背后却传来牟思晴急促的喝叫:“胖子……许东……快……这里快坍塌了……”

    一听说这里快要坍塌了,许东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扯着胖子回头就跑。

    几个人跌跌撞撞,出了庙宇,本来还想要松懈一口气,没想到整片废墟,也正在不住的下陷,整个儿真正的就是山崩地裂。

    牟思晴手臂有伤,又跟沃克尔打了一架,这会儿也就凭着一股求生的意志,拼命地往来路回奔,乔雁雪照顾着雪莉,许东跟胖子两个,受伤最轻,不得已之下,几乎是一人拉着腿上有伤的乔家俊的胳膊,不要命的跑向深渊。

    在回程途中,经过被狼群包围的那个营地的时候,许东发现了一件事,又有人被狼群包围过的痕迹!

    这次被狼群包围的人只有一个,看样子,这个人也没带什么犀利的武器,一把弹簧刀,就被丢弃在许东跟胖子两个堆砌的围墙里面,里面还躺着一具被啃食得干干净净的白骨。

    许东拿起地上的墨镜,看了看,发现这幅墨镜,以及那把弹簧刀都很是眼熟。

    胖子看着许东,很是有些鄙夷,这死人的玩意儿,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能值多少钱的东西!难道,这一趟亏了,拿这些死人的玩意儿,就能补偿回来?

    许东想了想,扬了扬手里墨镜,对胖子说道:“你不觉得这副墨镜很熟悉?”

    胖子抓了抓脑袋,想了许久,这才说道:“这应该就是那个骗我的瞎子的,对不对?”

    许东点了点头,微微地笑了笑,自己将这家伙的如意乾坤袋没收了,一直都有些担心他会来找自己麻烦的,看来,他的确是想来找自己的麻烦,不过,这家伙的运气不怎么好,直接就被狼群放倒在这里!

    许东将这瞎子的骨骸收拾了起来,让胖子帮忙刨了一个坑,把瞎子的白骨葬了,算是对他“赠送”宝贝的一点报答。

    随后,大家一块儿回到铜城。

    只是回到铜城之后,到了牛哥当铺门前一看,许东跟胖子两个都是大大的吃了一惊,牛哥当铺,被人拆了!而且,左右两边的铺子,也被拆了两间。

    胖子暴跳如雷,这一定是乔老爷子干的好事!因为他在当铺里说过,如果乔雁雪三天之内不能登机回国,他就一定会找人把许东的铺子给拆了!

    现在倒好,许东等人拼死拼活,把乔家俊找了回来,乔老爷子却在背后捅了大家一刀!

    许东也是铁青着脸,立刻就打电话找桑秋霞,只是桑秋霞这会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电话根本就打不通。

    气愤之下,许东跟胖子两个打了一辆车子,径直扑向牟思晴家里。

    乔老爷子应该不知道乔家俊与牟思晴之间的事,再说,乔老爷子跟牟远山是老兄弟,到铜城来了,多半就会住在牟家。

    所以,气急败坏的许东带着胖子,径直到牟家去找人。

    许东的猜测没有错,而且,几乎是跟牟思晴、乔雁雪、乔家俊等人前后脚就进了牟家。

    一看许东满面怒容,出来迎客的牟远山顿时呵呵的笑出声来。

    勉强跟牟远山打了招呼,许东就单刀直入的问牟远山:“牛哥当铺,是不是乔家老爷子拆的!他又还在不在这儿?”

    牟远山呵呵的笑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兴师问罪的,好、好,跟我当年的脾气一模一样。”

    胖子怒道:“废话少说,那姓乔的要在这儿,你就让他出来,要不在这儿,您老就给个痛快话。”

    恰好这个时候牟思晴出来,一见许东跟胖子两个都是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当下蹙着眉头问道:“你们两个,又是怎么回事?”

    许东咬着牙,红着眼,说道:“老大,今天这事你可别跟我说什么法理,乔家的人拆了我的铺子,这事儿,我一定会跟他没完。”

    “你是想打他一顿,还是咬他一口?”显然,牟思晴一回来,肯定就知道了许东的铺子被拆这事儿,这会儿看着许东咬牙切齿,淡淡的问道。

    “老大……”胖子很是不满的说道:“铺子就是我们的家,现在我们的家没了,你让我们往哪儿睡去,咱们一块儿出生入死,你可别说这事儿你管不着啊!”

    许东也是冷冷的说道:“牛哥当铺,对我来说,那意义非同一般,乔老爷子说拆就拆,怎么着也要给我一个说法吧。”

    牟思晴抱着一双手,很是少有的笑了笑:“你们要住处,要说法,就在这里?如果你们觉得在大门外边就能够要到住处,要到说法的话,那也由得你们两个!”

    胖子往地上一蹲,大叫了起来:“我就不走了,看你这老大能把我怎么着!”

    牟远山也是笑嘻嘻的看着许东跟胖子两个,一点儿生气着恼的意思也没有。

    这时,一个很是和气的声音在牟远山背后说道:“许东,有什么话怎么不进来说呢?”

    一听到这个声音,许东顿时一呆,随后失声叫道:“龙老……”

    牟远山笑了笑:“还不进去?”

    胖子虽然知道许东嘴里的“龙老”是何许人,但是这会儿这家伙正在气头上,冲着许东叫道:“东哥,今儿个不论是谁,我没地儿睡觉,谁不让我睡觉,我就蹲他们家闹去……”

    牟远山“呵呵”的笑了起来:“好啊,平日里,也没个人跟我闹,你要是愿意来闹腾,我无任欢迎。”

    许东进到牟家客厅,原本两眼冒火的,在一瞬间,这两道火焰便熄灭得干干净净。

    客厅里,坐着好几个人,最让许东想不到的是,除了龙秋生,居然还有自己一直都想念着的牛向东!当然还有许东想要一把掐死的乔老爷子。

    一见到牛向东,许东眼圈儿一红,叫了一声:“牛叔!”

    牛向东笑了笑,很是爱怜的摸了摸许东的脑袋,随后才笑着说道:“呵呵,比以前壮实了些,很好,呵呵……许东,你这面子可够大的了啊,为了你,我跟龙老两个,都是丢了手里的事情,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而且,都等了你们两天了。”

    许东脸上一红,赶紧说道:“牛叔,龙老,对不起,让你们二位操心了,呃,对了,这位是我的兄弟,姓王,大家都叫他王胖子,他这人,什么都好,就是一张嘴没个把关的,能说的不能说的,他都会乱说,希望大家不要见怪才好。”

    牛向东跟龙秋生两个都点了点头,表示不会介意,然后跟胖子打了招呼,又问了几句近来的情况,算是寒暄。

    随后,乔老爷子站了起来,对许东笑了笑说道:“我这人,从来都是言出必践,说话算数,十天前,我说过,要是三天之内,雁雪丫头不能回去的话,我就拆了你的铺子,所以,三天之后,我就把你的铺子给拆了……”

    许东见着乔老爷子,本来有种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味道,但是一转眼看见龙秋生、牛向东都在场,心里便明白过来,乔老爷子要拆铺子,多半是征得了牛向东的同意,要不然,牛向东也不会在这里了。

    果然,乔老爷子笑了笑,又继续说道:“后来,我得到消息说,你已经帮我把问题解决了,呵呵……我这人有仇必报,有恩,同样也绝不含糊,所以,我决定,再还你一间铺子,呵呵……没经过你的同意,我这里跟你说一声,对不起了。”

    牛向东笑了笑,说道:“许东,那间铺子,原来只是说有你一些股份,现在呢,我那边的生意挺火的,忙不过来,呵呵,所以,这边的铺子,打现在开始,就是你自己的了,许东,你做这一行,很有潜力,我可是非常看好你的。”

    许东忍住泪意,牛向东对自己的恩情,实在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份情,许东只能默默地把它记在心里了。

    龙秋生也笑道:“小许,我这老兄弟,做事情有些鲁莽,看在我的薄面上,希望你不要计较。”

    许东能够有今日,牛向东、龙秋生都是居功至伟,功不可没,由他们两个人一起出面,别说拆掉一间只有股份的铺子,就算是要许东这条小命,许东也绝不会皱半点儿眉头。

    龙秋生接着说道:“许东,我这老兄弟觉得你们那间铺面有点儿狭窄,所以,顺便买下了左右两间的地皮,等过两天黄道吉日,就立刻开工建造,算是给你一点儿小小的心意,呵呵……在铜城,希望你的生意将来能够做到数一数二!”

    许东想了想,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当下向乔老爷子问道:“据说,乔老爷子在最近一段时间手头也不是很宽裕,这么破费,恐怕……”

    说起这事儿,乔老爷子淡淡的笑了笑:“多谢小许体贴,不过,我只是人老了,在思想上,有许多事情一下子都转不过弯来,只要家骏回来,由他支撑整个乔家的产业,相信很快就会恢复过来。”

    乔老爷子这么说,许东也能够明白,乔老爷子毕竟一大把年纪,老了的人,在很多事情上免不了就有许多固执的地方,而现在的经商经营模式,可以说瞬息万变,抱着老观念,老经验,自然是少不了要吃些亏,如果换成是乔家俊这样能够迎合社会潮流的年轻人的话,以乔家的资本、人脉,要恢复过来,也只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龙秋生拍手笑道:“老兄弟,怎么样,我就说过了,许东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说不定哪天,我们都还有要仰仗于他的日子,这会儿,你总应该相信了吧。”

    乔老爷子,牟远山、牛向东等人一起呵呵的笑了起来。

    这时,牟思晴亲自端了泡好的香茶,过来替几个人换上。

    只是许东在端茶时,一时不慎,竟然洒了些茶水出来,滚烫的茶水,顿时间落到牟思晴的手上。

    牟思晴顿时发出“啊哟”一声,又赶紧把手放到嘴边,不住的吹了起来。

    许东一慌,赶紧说了声“对不起!”随即,许东又是一怔,牟思晴能感觉到“疼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