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五章 约定
一本读|WwんW.『yb→du→.co
    牟思晴微微皱了皱眉头,瞪了许东一眼,本来要呵斥一句的,只是张了张嘴,随即欲言又止,收拾了茶水茶杯,低头走了。

    许东看着牟思晴的背影,一时间有些出神。

    牛向东呵呵的笑道:“许东,铺子那边的事情,你还有些什么意见需要补充一下的?”

    许东回过神来,吸了一口气,答道:“牛叔,铺子的事情,那本来就是牛叔的产业,我来找乔老爷子,也是实在不明白真相,既然牛叔都定下来了,我没什么意见了。”

    “爽快,呵呵……”牟远山笑了一阵,说道:“考虑到小许你们暂时没有安身之所,我们在滨河路那边的别墅区里,正好空着一栋房子,所以,我把原来住在你铺子的那姐弟俩,先安置了过去,这以后,那栋别墅,就是你许东的了。”

    许东跟胖子两人一起怔了怔,滨河路那边的别墅区,那可是铜城有钱的人才能住进去的地方,牟远山说那边有栋房子是空着的,而且,直接就说那栋别墅就是许东的了,而且还把桑秋霞姐弟两个安置了进去,这分明就是先斩后奏的送礼!

    只是这份礼物,许东就觉得要是接受了,就很是有些别扭。

    牟远山笑了笑,说道:“小许,你不用多虑,这么跟你说吧,那栋别墅,也就几百千万把块钱儿而已,但上次你卖给我的那颗避水珠,那价值……呵呵,你说,我这一把年纪,占了你那么大的便宜,何况,你还帮助了我们家那丫头,一栋小小的房子……呵呵……”

    牛向东笑了笑:“许东,牟老也是诚心诚意的,听说,那栋别墅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就等你有空,过来交接一下,你就用不着推三阻四的了。”

    龙秋生也笑着说道:“许东,我知道你可不是小气的人,而且,我也知道,牟兄弟那一栋房子,对你来说,你真是不会看在眼里,不过,这世间的人情世故,讲究的就是一个礼尚往来,你对我们三个老兄弟有请,我们自然也不能无义,所以,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什么都别说了。”

    许东赶紧说道:“龙老,我肯不敢有那意思,只是……只是,我什么都没做,真的是……真的是受之有愧!”

    “呵呵……这件事,我们就不再说了,待会儿,我让人再送你们过去……”牟远山顿了顿,又说道:“今天难得几个老兄弟在一起,又有你们这几位小朋友,咱也不去什么其他地方,就在我这里,大家来个一醉方休。”

    说了半天,胖子什么都没听进去,毕竟房子、也好金钱也好,都跟他没多大关系,他也懒得去理睬,自是牟远山一说要吃饭,胖子立刻就来劲儿了。

    “牟老爷子,你们家会不会弄得出来太白楼的醉虾,嘿嘿,那玩意儿……”说到这里,胖子都流出了口水来。

    牟远山呵呵一笑:“你还别说,今天刚好请了太白楼的主厨大师,待会儿,就让他专门给你做个大醉虾。”

    “太白楼的主厨,都让你请到家里来了?”胖子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来,在胖子的眼里,主厨大师,那可是神级人物,牟远山居然都能请到家里!

    牟远山等人俱都是淡淡的笑了笑,其实,对牟远山、龙秋生、乔老爷子甚至是牛向东他们这些人来说,请些厨师到家里来做一顿饭,这都是平常至极的事,像这样的事情,恐怕也就只有胖子这家伙才会大惊小怪,

    这时,乔家俊跟亚当斯?雪莉两个人也出来,跟几个老头子见过了礼,双双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一看到乔家俊这个“烧钱货”,胖子立刻嬉皮笑脸起来:“乔大公子,嘿嘿……你的伤还好吧?”

    乔家俊的伤,以及亚当斯?雪莉的伤,在回来的途中,都已经经过了治疗,两个人的伤势早就好得差不多了。

    其实,几个人分手都还没超过两个小时,胖子这么问,当然是关心的少,调侃的成分居多。

    乔家俊微微点了点头,胖子这家伙,嘴上没把关的,但是心地绝对不坏,所以,乔家俊也不会跟他计较。

    稍微沉默了一会儿,乔家俊才对乔老爷子说道:“爷爷,这一次,多亏了有许兄弟、胖子兄弟两个,不但帮着找出了潜伏在我们身边的危险,还救了我们所有的人,爷爷……”

    乔老爷子一看到乔家俊,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阴沉:“你去找那个什么文明古迹的,你找好了?以后不再去了找了?”

    乔家俊一脸痛惜,默默的点了点头,过了许久,才说道:“对不起,爷爷,我知道错了,明天,我就回去,回去……”

    放弃自己的爱好,怎么说都是一件让人无法高兴得起来的事情,尤其是对乔家俊来说,花费了无数心血之后,得到的,居然是什么都没得到。

    这就让乔家俊看起来很是有些颓废。

    沉默了许久,乔家俊看着许东,说道:“许小兄弟,我乔家俊欠你一个人情,有朝一日,这个人情,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顿了顿,乔家俊又说道:“不过,我还想要跟你许下一个约定,也算是一个挑战吧,‘宛渠之民’的证据,我想跟你比试比试,看看谁能够最先找到,你敢不敢应战?”

    许东微一沉吟,便明白乔家俊的意思,这家伙,到了这个时候,他自己是不可能再继续去找什么“宛渠之民”的证据了,但他用“挑战”“约定”来给许东上了个套儿,要许东把他未竟的事情,继续做下去。

    见许东沉吟不语,乔家俊苦涩的笑了笑,说道:“我们以三年为期,到时候,谁找到的证据多,找到的证据清晰,就算是赢了,当然,赢了的话,也不会白赢,我可以拿出十个亿作为彩头!你赢了,十个亿归你,你要是输了,你就给我十个亿,你敢不敢应战。”

    谁知道胖子这家会一听说有十个亿的彩头,微微一沉吟,当下立刻说道:“乔大公子,我跟东哥两个出马,也不见得没什么办不成的事,不过,你说的,可是十个亿,嘿嘿……只是,说到钞票,就算把我跟东哥两个人都买了,怕也凑不齐十个亿,这万一要是你赢了的话,你岂不是……嘿嘿……”

    胖子这话的意思,表面上听起来是想要跟乔家俊讨价还价,但实际上,胖子却是想要找个理由,替许东拒绝乔家俊的挑战。

    乔家俊是个“烧钱货”,许东一旦被绕了进去,势必就会跟这家伙一样,整天东游西荡、游手好闲,别看他乔家俊给的十亿块钱的“彩头”诱人,许东不做生意,也就不会有什么进账,没有进账,到时候不要说三年,恐怕一年时间都不用,许东就会落得比乔家都还不如的地步。

    毕竟,去干那些事,烧钱的程度,胖子可是一清二楚,别的不说,仅仅只是这一趟,十来天时间,许东亏进去的钱,那可就是好几十万!

    以这个速度亏钱,胖子都不敢想象,三年之后,许东会落到什么样的地步。

    所以,胖子自然是要转弯抹角的替许东拒绝乔家俊的挑战,眼巴巴的,正正经经的生意不做,去盯着没影子的彩头,神经病啊!还不如一边做生意,一边去买彩票来得实在。

    乔家俊苦笑了一下,对胖子的话不置可否,而是转头望向许东。

    乔老爷子沉着脸,半晌也没出声,乔家俊肯回家主持乔家产业,这对乔老爷子来说,已经是很大的收获了,有乔家俊主持,相信乔家的形势很快就会扭转过来。

    而且,乔老爷子也明白,乔家俊被迫放弃自己爱好的生活方式,心里的那份苦涩,不过,这也是迫于形势,没有办法的事情,现在,乔家俊跟许东这个约定,时间是在三年之后,乔老爷子倒是很希望在这三年之中,乔家俊能够逐渐淡忘、甚至是转变过来。

    就算到时候乔家俊会输,十个亿的彩头,对乔老爷子、整个乔家来说,即使是在困境中的现在,那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何况,那些没有影子的事,许东能不能赢,甚至会不会继续下去,那都还只是镜中之花、水中之月,不可能料及的事情。

    不过,为了安抚很是有些失落的乔家俊,乔老爷子还是微微的咳嗽了一声,说道:“小王,我们乔家的人说过的话,就算只是一个小孩子,只要他说了,我们都绝对照办,你担心不能凑齐十个亿,以许东的能力,呵呵……我们以十比一,家俊要是侥幸赢了,你们就输给他一个亿,如何?”

    胖子盘算了一下,乔老爷子说话会算数,这个是不用质疑的,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在三年之中,许东就必须挣到一个亿,要么就必须找到足够的证据!

    许东能不能够找到足够的证据,证明“宛渠之民”存在,胖子不知道,现在许东手里有多少钱,胖子也不知道,许东能不能挣到一个亿,以备万一输掉,好拿给乔家俊,胖子更是心里没底。

    总之,胖子什么都不知道,所以,胖子就不好再往下说了。

    胖子不搭腔,乔老爷子也不再往下说,客厅里的几个人,也不插嘴,都默默的注视着许东。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僵。

    过了良久,许东微微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乔老爷子,乔大哥所说的,无非是个兴趣问题,对我来说,彩头什么的,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也有这个兴趣,也有那个好奇心,我决定了,如果乔老爷子不嫌弃的话,三年之后,我们双方各拿十亿,作为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