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七章 苦肉计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实实在在没想到,从来都只盯着钱,连一块“道光通宝”的铜钱都能幻想成无价之宝的胖子,真正面对百万巨款之时,居然会是这种表现。

    怔了片刻,许东才试探着说道:“胖子,这可是一百万现金,而且,这可是你在生死关头,帮了人家一把,人家答谢你的,有了这笔钱,你想做什么都可以,你真的不要?”

    胖子霍的站了起来:“东哥,如果有了这笔钱,却没了你这个兄弟,别说一百万,就算一千万一个亿,我拿着又有什么意思?钱,我当然想要,但是我更想要的是‘兄弟’、是‘情份’、是亲情!没有了你,我什么都不是,我什么都没有!”

    胖子是孤儿,许东的父母也去世得早,两个人都是孤儿,恰恰因为两个人都是孤儿,也受到过无数白眼、欺凌,在他们心里,任何时候都祈盼着有自己最亲的亲人能够和自己站在一起,相扶相携,共同进退,所以,“亲情”这两个字,在他们心里,的确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代替。

    胖子流浪街头好几年,遭遇到的辛酸苦楚,几乎要比许东多了很多,心里自然更加期盼会有一个“亲人”,他会这么说,也根本就不奇怪了。

    提到“亲情”两个字,许东也是忍不住眼里有些潮湿,过了好一阵,许东才说道:“胖子,你要不嫌弃的话,咱两以后就是一家人,是亲兄弟!”

    胖子擦了擦眼眶:“这还差不多……”

    说着,一伸手从许东手里把银行卡抢了回来,再次吻了吻银行卡,这才很是慎重的贴身放了。

    放好银行卡,胖子抬头,说道:“东哥,咱们是亲兄弟,对不对。”

    许东还沉浸“亲情”这两个字的激动当中,微微点了点头:“对!”

    胖子腆着脸,凑到许东面前,说道:“不过有句话,叫做‘亲兄弟明算账’,你欠我的工资……你看……”

    这下轮到许东大叫了起来:“我靠,你这‘亲兄弟’,翻脸居然比翻书都还快,你玩儿我是不是?”

    许东叫着,翻身爬起来,就要去抽胖子。

    胖子一边躲避,一边大叫:“东哥……你这当老板的,克扣工人的工资,你还有理了不是……”

    “我是你哥,我就要克扣你的工资……”

    胖子折了一根树枝,拿在手里,比划了两下,摆了一个剑客的造型,指着许东说道:“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胡作非为,有本大侠在此,休要胡来……”

    许东随手在花枝上摘了几朵娇艳的小花,拿在手里,大喝:“大虾,快快弃械投降,要不然,我让你尝尝我的摘叶飞花功……”

    一时之间,两个人抡树枝、扔花朵,在花园里闹了个鸡飞狗跳。

    “住手……你们两个在干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牟思晴回到了花园,一眼见到大半个花园被摧残得一片狼藉不说,许东跟胖子两个还在里面打打闹闹,嬉闹不已,顿时皱着眉头,厉声喝道。

    嘻嘻哈哈,打打闹闹、折腾得正欢的两个人,都是一愣。

    许东扔了手里的花,赶紧满头草屑落叶的从花丛里站了起来,胖子也是从一颗花树上跳到地上。

    一看到满脸寒霜的牟思晴,许东跟胖子两个一下子都傻了眼,再看看满园子的残枝败叶,两个人更是立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均是暗自大叫了一声:“这回可要糟糕了……”

    许东的酒意,立刻酒醒了一大半,悄悄探头看了一眼牟思晴,见牟思晴两只眼里正喷出两道火焰。

    “老……老大……对……对不起,是我……是我喝多了……”许东心惊胆战的说道。

    这一趟,跟牟思晴在一起十来天,因为牟思晴身手厉害,又是冷如冰霜,许东跟胖子两个为了尽量少遭受些皮肉之苦,免不得对牟思晴很是巴结,一路上都是“老大老大……”的叫着,回到铜城,一时之间两个人也还没办法改口过来。

    胖子抖抖索索的说道:“老大……对不起……是我高兴得过了头,发……发了疯,老大……你大人有大量,大人不记小人过……”

    牟思晴一头黑线,走到两个人面前,一招擒拿手,直接就把许东的手抓在手里,随后就往自己的腰上摸去。

    看样子,气怒之下,牟思晴又是想要把许东给铐了,只是今天才回来,又刚刚换下了衣服,又因为是在自己的家里,所以,手铐自然也就没带在身上。

    发现身上没有手铐,气怒之下,牟思晴扭着许东的手,一脚踹在许东的屁股上。

    许东大叫了起来:“啊哟……老大……轻点儿……轻点儿,我的手……我的手,快断了,啊哟……我的屁股……”

    牟思晴扭着许东的手,狠狠地在许东的屁股上踢了两脚,恨恨的说道:“本来今天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跟你说,你这样子,叫我怎么去跟我爷爷说……”

    胖子在一旁,想要去帮许东,却又不敢,又没什么救兵可扳,急得胖子双脚直跳,不住的大呼小叫道:“老大……老大……这都是我的错,你要揍人,就揍我吧……我肉多,我不怕痛……”

    牟思晴怒道:“没你的事儿,哪儿凉快你给我呆哪儿去……”

    再在许东屁股上踹了两脚,牟思晴厉声喝道:“你还叫……”

    许东当真不敢叫了,本来,许东被牟思晴抓着手,又被牟思晴踹屁股,虽然一连踹了好几脚,许东也未必觉得真的能有多痛,大呼小叫一番,虚张声势,也就是好让牟思晴解解气。

    只是这个时候,牟思晴偏偏连叫都不让许东叫了,明显就是知道许东在装腔作势。

    这时,远远地,传来牟远山的的笑声,一边笑,一边洋洋得意的说道:“老兄弟,老哥儿,那真不是我吹牛,我这株‘小叶金边焦骨茶’,不敢说世上难找,至少,这世上能种出来的,也是屈指可数,昨天此花才开,老兄弟、老哥儿,你们算是有眼福了,哈哈哈……”

    想来,应该是里面酒席已毕,牟远山等人趁着酒兴,一齐过来欣赏欣赏“绝世名花”。

    听到牟远山的声音,牟思晴脸上一滞,放开许东,低声说道:“你们两个,赶紧的,往那边跑,快点儿……”

    许东怔了怔还没来得及清醒过来,那边,牟远山早就发现了异常情况,仔细一看,见牟思晴、许东、胖子三个人站在那边,而且,牟思晴牟思晴跟许东两个人还挨得特别的近,偏偏在牟远山这个角度看过去,牟思晴跟许东两个人状极亲热,几乎超越了礼数伦常,牟远山的脸色一下子由红变黑,由黑变紫,最后又变成了白色。

    再仔细一看,满园子的花花草草,被祸害得乱七八糟,一片狼藉,牟远山顿时差点儿就昏了过去。

    牟远山身后的龙秋生、乔老爷子等人,自然是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虽然大家都是过来了好几十年的人,但是那个场景,还是让一众老人都忍不住脸红心跳,不敢直视。

    好半晌,牟远山才在胸口上使劲的拍了两下,把一口气缓了过来,指着牟思晴,如同巨雷落地一般,吼叫道:“丫头,你们……你们……怎么回事……”

    话还没说完,牟远山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显然是急怒交加。

    牟家花园里的地形道路,许东跟胖子两个又根本不熟,就算想跑,也没个地儿、何况牟远山都开口吼叫了,这个时候许东、胖子两个人再要逃跑,显然是已经来不及了。

    见牟远山过来,屁股后面还跟着一大群人,牟思晴复依旧用擒拿手又一把抓住许东,一脚踹在许东的膝弯,将许东踹得差点儿就趴在地上,然后抬头对牟远山说道:“爷爷,这个混蛋喝多了酒,跑到这里来发酒疯,让我给逮住了……爷爷,这家伙,毁了你最珍爱的花卉,我……卸他一条胳膊给你……”

    酒喝多了的人,在酒精麻醉的作用之下,会做出一些让人厌恶的事,但绝对不会是本意如此,偏偏先前死命劝许东喝酒的人当中,牟远山绝对算是主力人物,把许东灌得酩酊大醉,以致做出这种“伤天害理、人神共愤”的事来,也只能说牟远山是自讨苦吃了。

    许东勉强抬起头来,想要说上一句话,但是牟思晴哪里肯给他半点机会,只是把许东按在地上,问道:“爷爷,这家伙太可恶了,我今天就卸他一条胳膊,给你老人家出出气儿,要左边的还是右边的?你老发个话。”

    牟远山看着满园子残枝败叶,残花败柳,尤其是那颗世上都找不出来几颗的“小叶金边焦骨茶”更是被剥皮拆骨,光秃秃的就剩下几根枝桠,牟远山差点就心痛得老泪纵横。

    只是,胡作非为的人是许东,又是被自己死命劝过酒的,又恰好几个老兄弟有在场,又看着许东被牟思晴按在地上,那样子就像是被折磨得晕了过去一般,牟远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良久,牟远山才叹息着说道:“丫头,不得无礼,赶紧放开许小哥儿……”

    顿了顿,又才黑着脸说道:“立刻把他送到医院去检查一下,看看你伤着人家没有,还有,把这位胖子兄弟也送回去。”

    “爷爷,就这么放过他了?”

    牟远山一脸痛惜,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倘若要是其他的人,敢在我老牟家里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定当是要问个清楚,唉……我牟远山活了几十年,也就……也就这一遭……”

    眼下,出了这样的事情,龙秋生、乔老爷子、牛向东等人一个个都是极不自然,一脸愧疚,偏偏连安慰牟远山的话都没人好意思上前来说上一句,也更不好意思去阻止牟思晴。

    胖子站在一旁,刚刚想要张嘴,承认这是完全是自己弄的,牟思晴赶紧在一边喝道:“王胖子,许东,你们两个,就算我爷爷放过你们,我也不会放过你们,你们两个损坏了我牟家的东西,要么照价赔偿,要么就留下,给我打理这个花园,一直到恢复原状为止,否则……”

    牟远山顿足喝道:“丫头,你还哆嗦什么,赶紧把人送到医院去看看,你要是伤着了人家,我看你怎么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