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章 再帮我一个忙
一本读|WwんW.『yb→du→.co
    看完了乔雁雪留给自己的信,许东摇了摇头,自己的如意乾坤袋,也是跟她这件宝衣一样,估计从了那个瞎子,也就自己知道,可是,那个瞎子已经死了,现在,知道如意乾坤袋的人就剩下自己了。

    过了良久,许东将乔雁雪的信用打火机烧了,同时,也决定下来,从今以后,这如意乾坤袋的秘密,在这个世上,就只能是自己一个人知道,绝对不能让自己之外的任何一个知晓。

    想着,许东找了条红绳子,将乾坤袋子系了,像挂项链一般,挂在自己的脖子上,只是一个眼袋一般大小的破布袋子,老是吊在胸前晃荡,不但别扭,而且也很是不舒服,尤其是有可能让人一眼就看得出来怪异之处。

    看样子,挂在胸前,肯定是不成,许东想了想,又穿上一条长裤,然后将如意乾坤袋挂在腰间,本来还以为这个样子不但别人不会注意,而且也不会看得出来,只是许东把乾坤袋挂好,走了几步,感觉同样很是不好——碍事儿!一走路,就会碰到大腿,比腰间挂上一串钥匙,碍事多了。

    这么好的宝贝,却没法子带在时时刻刻带在身上,想想,也够难过的。

    过了许久,许东无意之中看到装宝衣的盒子,突然想到,这宝衣的弹力不错,还是放在宝衣里吧。

    只是许东摸了摸差不多跟自己皮肤融合在一起的宝衣,上面却连一个口袋也没有,失望之下,许东在脖子上一摸,捻起宝衣的领口,轻轻一拉,随即,将乾坤袋从领口处放了进去。

    乾坤袋放进宝衣,许东挺了挺胸,感觉到乾坤袋子就贴在了胸口上,随后又低下头来,想要看看这乾坤袋到底将宝衣撑开了多少。

    让许东惊喜不已的是,除了能够看自己有些干瘪的胸肌,连其他的一点儿痕迹也看不出,

    许东还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特意到穿衣镜面前仔细看了看,从镜子里面看,许东除了上身裸露着肌肤之外,半点儿其他的异常也看不出来。

    不仅仅看不出来异常,许东不住的跳动,翻跟斗竖蜻蜓,用尽了一切可以想得到的动作,乾坤袋也没能掉出来。

    见无论如何也不会自动的掉出来,许东的心情高兴得无法形容,不过,高兴了一阵之后,许东试了试看能不能拿东西出来。

    没想到的是,只要许东念头起处,居然跟先前一样,想要什么东西,就会自动出现在自己的手上。

    唯一让许东有些有些纠结的是,放回去之时,须得要将东西放到脖子下面,这样,才能被乾坤袋吸进去。

    许东是有点儿纠结,但是这对平常的人来说,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兴奋之余,许东躺回到床上,暗自想着这宝衣、乾坤袋的神奇之处,不知不觉间,终于迷糊了过去。

    只是刚刚没睡着多久,胖子就嚷嚷着,闯进了许东的房间。

    一看见许东还躺在床上,胖子大叫:“东哥、东哥,快……快起来……”

    胖子一叫,把许东吓了一大跳,赶紧睁开眼,问道:“出了什么事?”

    胖子咧嘴笑了笑,说道:“东哥,今天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原来是这样,许东没好气的说道:“大清早的,扰人清梦,你就不怕遭雷劈?”

    “劈什么啊劈,像你这样贪吃贪睡,浪费资源,要劈也是劈你才对啊……”胖子嬉笑着顶了一句嘴。

    许东一个晚上没睡,这会儿刚刚有些睡意,见胖子又来搅闹,许东没好气的问道:“你又要闹哪样?”

    胖子笑了笑,张了张嘴,正要说本来是想要拉上许东去一个地方,只是一转头,看到许东的房里,乱七八糟的对了一大堆食物,胖子抓了抓脑袋:“东哥,这一大早你就出去买了这么多的东西回来?”

    许东找了个支支吾吾的,找了个借口,搪塞了一下,问胖子,这么早,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去。

    胖子乐呵呵的说道:“这几天,不是没了铺子,做不了生意吗,咱们趁有空,到桂花坳去一趟……”

    一说去桂花坳,许东马上就明白过来,胖子这家伙,是在打龙藏洞里那些蜈蚣的主意,蜈蚣到底有多好吃,许东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那玩意儿,想想就叫人恶心,还吃,要去你自己去,还有啊,最重要的一条,就算弄到了蜈蚣,坚决也不准往家里带,万一吓着了桑秋霞,或者,漏掉一条,半夜里给谁谁谁咬上一口,胖子你这家伙就罪责难逃。

    胖子腆着脸,央求许东:“东哥,就一次,你要吃着了第一次,你以后就一定会随时要我去给你弄,你就陪我去一次吧,东哥……”

    见胖子央求不已,许东说道:“你没事好好的看几本书不行啊,非要去抓蜈蚣来吃,小心吃死你,真是的……”

    “不是啊,东哥……”胖子腆着脸,说道:“读书,对我来说,那是以前没钱的时候才干的事,现在我有钱了,谁还去干那事儿,多伤脑筋啊!”

    “你很有钱了?”许东失声问道。

    “不算很有钱,也就差不多解决了温饱,嘿嘿……”胖子嘿嘿的笑了一阵,继续说道:“你不说过,我有了钱,就可以干想干的事,对吧,现在我有钱了,第一件想干的事就是吃,吃山珍海味,学着那些有钱的人,大大方方的去吃。”

    被胖子吵了一阵,许东的睡意消弱了许多,看了看半屋子过期食物,许东皱了皱眉,笑着对胖子说道:“这些东西呢,是不适合你这样有钱的人吃了,你帮我把这些没用的丢出去,打扫干净,否则……嘿嘿……”

    胖子抓了抓脑袋:“你说要我帮你收拾屋子,呃……好吧……但你绝对不能食言,收拾干净,你就陪我去桂花坳。”

    许东仰面躺下,要收拾这一堆东西,少说也得要一个小时,刚好,能够再睡个回笼觉。

    待胖子收拾妥当了,正要拉着许东陪着去一趟桂花坳,桑秋霞又过来,早餐已经做好了很久,等得桑秋霞都不耐烦了。

    胖子叹了一口气,原本要早点儿赶过去的,这又是收垃圾又是吃早餐的,也不知道要磨蹭到什么时候。

    三个人还正吃着早餐,门铃被人摁响了,桑秋霞开了门,一看,来的人居然是牟思怡。

    见是牟思怡,许东没来由的叹了一口气,十多天以前,桑秋霞就说过,牟思怡来找过自己好几次,没想到过了十几天,而且又搬了家,连个安稳觉都没睡,牟思怡又找上门来。

    许东皱了皱眉头,问道:“今天不是双休日啊,你怎么……你不用上课了?”

    牟思怡见许东发问,脸上一阵桃红,过了片刻,才解释说,今天的确不是双休日,是牟思怡请假过来找许东的,十几天以前都找过许东的,只是许东一直都不在,昨天晚上回家,知道许东已经回来,今天一大早就赶过来了。

    “又是有件事情需要我帮个忙?”许东叹息着问道。

    牟思怡点了点头,说,今天,就是方家新店开张的日子,方家伟特地邀请了许多同学,准备到现场上做一些派发传单、表演节目等等助兴的活动。

    胖子心里惦记着要去桂花坳的事,忍不住插嘴问道:“方家新店开张,你们去表演节目助兴,这关东哥什么事啊!”

    牟思怡还没回答胖子的问题,一听说今天是方家新店开张的日子,许东“啊”了一声,方家伟给自己给过请柬,因为自己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儿,也就没怎么往心上去,没想到过了十几天,自己把这事儿都给忘记了。

    呆了呆,许东问桑秋霞,这事儿,桑秋霞都准备了什么。

    桑秋霞脸上一红:“这可是你自己的事啊,你问我准备了什么,我哪里知道。”

    许东想了想,礼金的事情还好说,几百千把块钱就能搞定,只是今天还有一个免费的鉴宝活动,可是自己什么也没准备,该拿一件什么东西去参加鉴宝活动好呢。

    见许东沉吟不语,牟思怡又说道:“许东,鉴宝活动那边,我已经帮你报了个名,需要参加鉴定的东西,我也已经替你准备好了……”

    说着,牟思怡从手提袋里取出来一只两寸见方的锦缎盒子,打开,里面装着的,竟然是许东卖给牟思怡的那颗避水珠!

    “你拿这个给我去参加鉴定?”许东失声叫了起来。

    胖子见牟思怡拿着一块黑黝黝的小石块儿,忍不住有些轻蔑,据说,参加鉴宝的物件儿,起码都得上百万甚至是上千万的东西,那这块小石头去,这不是让人家笑掉大牙,说咱们牛哥当铺没什么东西拿得出手,找块破石头去滥竽充数……

    许东止住胖子继续往下说:“人家这就是我卖出去的避水珠,价值起码都是好几个亿,破石头,让你读书,你不肯,成天就想着去吃蜈蚣,你吃傻了吧你……”

    胖子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比鸡蛋还大,就这玩意儿:“几个亿……我的妈呀,这不是要命的东西么?”

    胖子这家伙,大惊小怪、颠三倒四惯了,许东也懒得去跟他计较,不过,牟思怡帮自己报名参加鉴宝活动,又帮助自己准备了避水珠,这牟思怡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倘若是以前,许东也许什么都不会去想,立刻就会把牟思怡的要求答应下来,不过,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历练,许东的心智已经成熟了不少,何况,对牟思怡的那一份“念头”,都早已经被许东斩断得干干净净,遇上这样的事情,许东当然要好好的斟酌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