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二章 明器(1)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不过,好的是许东先前说出来了一些对自己极为有利的条件,希望许东在丢脸的时候,也不至于会把脸丢到抓哇国去,桑秋霞也只能这样祈盼了。

    许东回到房间,稍微把自己仪容整理了一下,便下楼来,问桑秋霞,自己放在铺子里的那些私人物品,现在都放到什么地方去了。

    许东以及胖子的私人物品,都让桑秋霞整理得妥妥帖帖,专门找了个房间放置着,见许东问起来,桑秋霞便告诉了许东那些东西的地方。

    不多一会儿,许东便顺顺利利的拿到了自己要拿的东西,下得楼来,见胖子穿了一套昨天晚上刚买的新衣服,看起来,还挺是像模像样的,许东笑了笑,便要带胖子出门。

    不过,临走之前,许东还吩咐了桑秋霞一件事,这别墅太宽敞了,打扫什么,须得要找一个人,许东让桑秋霞到人才市场去找一位保姆过来,这样,再过几天桑妈妈出院了,桑秋霞就会轻松一些。

    桑秋霞虽然有些替许东心痛钱,但是想想,以后自己的妈妈出院了,也没别的去处,暂时又特别需要人照顾,自己又要上班,弟弟有还要读书,肯定是不能周全的照顾到所有的人的。

    所以,桑秋霞叹了一口气,把找保姆的事情答应了下来。

    出了别墅,胖子有些郁闷的问许东,既然是去赴宴,开着车去,那可是既方便又有“脸”的事,为什么不开自己的车去?

    许东笑着摇了摇头,方家在铜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开着车子去的人,不知凡几,开着车子去,到时候连个停车位都找不着,岂不是自找麻烦,何况,现在时间尚早,一路走着过去,时间也刚刚差不多。

    胖子不满意至极,都说有钱的人怪脾气多,许东这怪脾气,当真还不少。

    方家新开张的铺子,就在牛哥当铺背后不远,从滨河路别墅区过去,少说也得要走上一个小时,这么远的路程,胖子还真是不愿意走。

    当下,胖子也不管许东答应不答应,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把两个人先送到古玩街,先在古玩街逛上一些时间,再去赴宴也不迟。

    走路要走一个多小时,坐车却仅仅只花了不到一刻钟,便到了古玩街口,不用许东招呼,胖子就主动自掏腰包,结了车费,打发走出租车司机。

    许东还正奇怪着,胖子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两个人给五十块车费,都不要司机找零了,这时,胖子涎着脸,低声问许东:“东哥,这车费,应该是差旅费用,可以报销的吧,嘿嘿……这钱,我先垫上,回头你一块儿算给我。”

    就这还要“报销”,许东气得眼睛都有些发绿,当下义正言辞的对胖子说道:“想都不要想,我可是要走路过来的!哼,几十块钱你也敢跟我要报销!”

    胖子立刻苦着脸,说道:“东哥啊,你有钱,当然不在乎钱了,对我来说,一分钱,那还不是钱啊,要不,你就买件礼物送给我?”

    不报销差旅费,也可以,给胖子买件礼物,算是还礼,只是这古玩街上,要许东给他买件礼物,随便一件让许东觉得能拿出手的,那又要多少钱?胖子这家伙的算盘,当真是打得叮当作响。

    许东心里有事儿,瞪了一眼胖子,没好气的说道:“你想得美……”

    然后自顾自的去看古玩街上的那些摊子。

    在古玩街上,当然也有着极多的正规店面,不过,许东不怎么愿意去光临那些正规的店面,这些铺子里都有经验丰富的掌眼师傅,如果要是买好东西回去收藏,那倒也无所谓。

    但是许东是做生意的,做生意的人,潜意识里就有一个“利”字,如果不是捡漏,而直接在正规店面里去买,跟本就不会有什么利润可言。

    ——人家也是做这一行的,好东西的价钱,在不打眼的情况下,那几乎都是那利润计算到了最高程度,如果许东去买了的话,那就只能赔钱。

    这些生意,赔着钱做,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所以,许东反而把目光瞄向了地摊上。

    整条古玩街上,除了正规店面有好几十上百家,摆地摊的,也有数以百计,这些摆地摊的人,摆出来的物件,绝大部分都是仿、假、冒、赝品,十成之中,一成真的也不见得有。

    看起来这些摆地摊的人好像是在跟拥有正规店面的人抢生意,夺饭碗,其实不然,这些摆地摊的人挣得的其实也就是一些小钱,表面上的确是抢走了一部分客源,但与正规的铺面相比,他们赚的那些钱,连十牛一毛都算不上,反过来却是帮着正规店面打了不少免费的广告。

    许东之所以把目光瞄准这些地摊儿,主要是想给胖子一个机会——胖子一直都想要学一些古玩生意方面的经验,这样的地方,就是最好的学堂。

    多看看别人做是怎么做生意的,多见识见识一些稀奇古怪的假货赝品,方方面面的东西,都能充实胖子的见识。

    因为有许东这样的一个“好的老师”!

    对许东的自夸,胖子有些怀疑,才跟自己一样大呢,前一段时间才放学回家,就算是你家原来就是做古玩生意的,你知道的又能有多少?

    许东昂头挺胸,摆出一副胖子教自己学魔术时一样的姿态,高、冷的说道:“三人之行必有我师,学东西贵在钻研,我能够教你的,固然能不能保你一世衣食无忧,但是其中一些基础知识,换了别人,那可得是要用血泪才能领悟过来。”

    胖子吓了一跳,都是些什么经验啊,又是血又是泪的,怎么会这么吓人!

    “其实,做古玩生意这一行,远远不是平常人看见的那么简单,原因是真正的好东西,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甚至是上千万,你敢想象一下,你花上几百万,买到手的东西,仅仅只是一个价值几十块钱上百块钱的假货之后的情景?”

    反正时间富裕,许东一边走,一边耐心的对胖子解释做古玩这一行当中的凶险。

    “所谓打眼捡漏,关键是在于自己的见识、眼力之上,别人看起来一文不值的东西,你拿在手里,就是一件宝,这是捡漏,你就赚了钱,反之,就是打眼,一旦打眼,赔进去的,有可能就是你的全部身家……”

    “从前,有个人心地狡诈贪婪,为了钱,连自己最亲的人也不肯放过,唉……”许东摇了摇头,以讲故事的口吻,把自己跟姨父周天奇之间的恩怨说给胖子听了一遍。

    胖子嘿嘿的笑着说道:“东哥,你说这故事,当真曲折有趣,嘿嘿,我也明白你说这个故事的含义,就是想告诉我,做人只能做好人,切切不可太贪婪,贪婪的人,结局都不会好,这个我懂,不过,你这故事的结尾,还是不够精彩,要是我,我可就不会那么去做了。”

    许东一怔,脱口问道:“倘若换着是你,你又会怎么去做?”

    胖子嘿嘿的奸笑了一阵,才说道:“换着是我,我就不会掉过头去帮‘他’的那个姨父,大不了,从今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互不相干……”

    “我去……”许东气得有了想要踹人的冲动,自己的意思只是想要用自己经历,来告诉胖子,做古玩生意这一行,其实就是在刀口之上跳舞,随时都会被人算计,被人坑害,最后落个身败名裂,胖子这家伙,把自己的淳淳教诲,真诚告诫,还真是当成故事了!

    不过,好的是许东也知道,胖子这人,嘴巴上喜欢胡说八道,心地却不坏,尤其是胖子够义气、极看重朋友这一点,对胖子来说,这是他的最大的优点,许东欣赏胖子的,也就是这一点。

    说话间,胖子的眼睛瞄上了一个小地摊儿。

    这个小地摊儿的摊主,就用了一块一米见方的塑料油布,铺在地上就算是一个摊子,油布上面摆着不少书籍杂志,新的旧的都有,另外还有几件瓶瓶罐罐之类,铜的瓷的都有,铜的物件儿看起来绿锈斑驳,造型奇特,古意盎然,瓷的看起高贵大方。

    摊主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精瘦精瘦的,脸上的皱纹像刀子刻过似的,见到胖子在自己的摊位前面蹲了下来,这老头子脸上的皱纹一下子舒展了不少。

    “两位小哥儿,看中的是那件明器?”老头子笑着低声问道。

    所谓“明器”,其实就是“冥器”的谐音,指的是死人专用的东西,道上有盗墓的人,忌讳颇多,把从墓葬里弄出来的东西,都称着是“明器”。

    这一点,胖子是知道的,看着老头子的样子,根据胖子的经验,就的出来一个结论,这老头子就是一个“土爬子”。

    书籍杂志,跟这瓶瓶罐罐摆放在一起,起到的是掩饰作用,让人一看,就会觉得这个老头子也是跟其他的人一样,只不过是在这古玩街上混口饭吃的小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