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三章 明器(2)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暗地里仔细看了一下这个摊子上的东西,瓷器之类的,发出来的气息,也没什么特别之处,根据许东的经验,看得出来那几件瓷器都是高仿、赝品,基本上没什么太大的价值,摆在一起的几件铜器,却都冒着一丝儿淡绿色的气息,不过,这气息只有微弱的一层,不是很浓厚,应该是有点儿年头,起码来说,不是现代的高仿假造。

    见许东对铜器有些兴趣,老土爬子笑了笑,说道:“两位小哥儿好眼力,这几件铜器,正是刚刚出土的,真正的好东西!既然小哥儿看得上眼,我就算便宜一点儿给两位,要几件?”

    许东拿起一件铜麒麟仔细地看了看,这件麒麟摆件,包浆厚重老旧,铜质细腻,纹饰雕刻流畅精美,神态逼真传神栩栩如生,而且品相还算中上,看着这样子,便有几分招人喜欢。

    因为麒麟摆件,是风水之物,自己是做典当生意的,跟古玩古董多少沾上了一些边儿,刚刚搬进新家,许东倒是很想请上一对回去,不说期望它真的能够招财进宝,保佑平安,但起码是应了麒麟镇宅的风俗。

    至于其他的物件儿,许东也很是有些意思,不过,许东问了一下价钱,老土爬子的回答,倒是让许东跟胖子两个人吓了一大跳!

    老土爬子的话说得很是亲热:“两位小哥儿,实不相瞒,我这麒麟,是真正的民国货,两位小哥儿遇上我,也算是投缘,这单件儿麒麟,两位小哥儿要的话,给我八万八就成!”

    “八万八?不是吧老伯,怎么会这么贵?”明明知道老土爬子叫这价格里面的水分起码超过本身价值的好多倍,胖子却没法子反驳。

    许东怔了片刻,才说道:“昨天晚上,我看电视里面有个鉴定大师说,像这样的民国铜器,价格一般只在三千块左右,老伯,你这八万八的价格,嘿嘿……”

    昨天晚上许东拿着如意乾坤袋和宝衣,折腾了一个晚上,根本就没看什么电视,也并不知道像这样的铜器到底能值多少钱,不过,凭着许东根据自己所看见的“宝气”浓淡程度,再结合自己的一些经验,就给出一个三千块的价格。

    老土爬子脸都不红一下,仍旧是笑着说道:“小哥儿,你这话可就差了,上个月,我们出土的一件铜狮子,也是民国的,人家一口价,二十八万,这麒麟啊,我还是看着跟两位小哥儿投缘,要不然,十万,我也未必肯卖。”

    老土爬子那态度,几乎就是把许东跟胖子两人当成自己的孙子,而且是极度有钱的孙子,卖个麒麟给两个人,只要八万八千块,根本就是随便意思意思的样子。

    胖子忍不住说道:“老伯,我们家可也是开当铺的,你这样糊弄我们,嘿嘿,是看我们两个年级不大,不认得东西是吧?”

    一听说两个人家里是开当铺的,老土爬子脸上神色一滞,随即笑了笑:“两位小哥儿,要是真心想买,就给个价钱,如果是闲得没事做……嘿嘿,我就当是跟两位小哥儿闲聊。”

    牛哥当铺里面的物件儿不多,再说,过段时间重新修建起来之后,铺面比现在要大很多,到时候没什么东西放到货架上,顾客就会少了很多选择,生意也就会冷淡许多。

    所以,许东很想趁这段空挡,找些东西买回去,将来可以充实自己的店面,这些铜器,虽说价值不大,但毕竟不是仿冒假品,如果,价格合适,许东是真心想要买上几件。

    见许东这么一说,老土爬子眼睛一亮:“小哥儿,你这意思,如果价格合适,这些,这些,你全都能够买下?”

    许东笑了笑,点了点头,老土爬子微微沉吟了一下,伸手将自己坐的小马扎拿了出来,放到许东跟胖子两个人面前,示意两个人坐下。

    待许东坐下,然后才问道:“小哥儿家里开着当铺,是哪家?可不可以把宝号说出来听听?”

    胖子在一旁,有些得意地说道:“我们家的铺子,就开着这条古玩街背后,牛哥当铺,老伯你可听说过。”

    “牛哥当铺!”老土爬子显然是知道的,微微点了点头,随后脸上有露出一丝疑惑:“可是,据说那间铺子,得罪了个什么人,让人直接就把铺子给扒了,你们……”

    许东微微一笑:“那些只不过是流言蜚语罢,其实,牛哥当铺的铺面不宽不大,这个,老伯应该是知道的,对吧,如果仅仅只是得罪了人,被人扒了铺子,隔壁两家,又怎么会受到殃及,他们果真是受到了殃及的话,又岂会是不声不响,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

    老土爬子笑了笑:“果然如此,当初我就很是怀疑,直接把人家铺子给扒了,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原来是这样,哦,对了,两位小哥儿,应给就是牛哥里面的人吧?”

    许东笑了笑不答,胖子却是挺了挺胸,说道:“不瞒老伯说,他,就是牛哥当铺的现任老板,我嘛,呵呵……是他手下的小伙计。”

    老土爬子再次仔细看了看许东跟胖子两个人,眼里露出一丝失落,过了良久,才叹了一口气,说道:“两位小哥既然也是同道中人,我这些物件,嘿嘿……”

    胖子接着说道:“大家都是明白人,老伯你这些东西,也就用不着漫天遍野的胡乱叫价了,嘿嘿,踏踏实实的,要多少钱一件?”

    老土爬子再次叹了一口气,微微皱着眉头说道:“我也不敢隐瞒两位,以前,我也是一间铺子里的掌眼,唉,沦落到这个地步,是因为……因为在那间铺子里,让人陷害,活生生让我打了一次眼,让我不旦前路断绝,还欠下数百万高利,天幸得到一些旧时朋友的照顾,在这条街上做点小生意,勉强度日……”

    “说实话吧,这几件没有来路的民国铜器,按照现在市面上的行情,的确价值不大,小哥儿给这价钱,也还算是给得地道,不过,这些物件儿,是一个朋友寄放在我这儿,让我帮着卖的,我也向他保证过,不会低于这个价钱,嗯……”

    许东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既然老伯这么坦诚,我也不敢为难老伯,要不这样吧,这几件铜器,我全要了,价钱上行情是三千,我的根据行情走,不过,每件我另外多给五百,算是给老伯的辛苦钱……”

    这老土爬子的话也说得明白了,这些铜器,没什么来路,也就是普通的,但是以现在的行情,每一件的价格的确也就在三千块上下,不过,许东自然不能够这么想,这老土爬子是帮人售卖,也就是从这些物件当中,抽取一定比例的佣金。

    在古玩行业当中,寄卖的物件,须得拿出一定比例的佣金抽成,一般来说,物品的价值越高,佣金抽成的比例就小些,反之,佣金抽成反而大些,当然,这只针对是在特定范围之内的物品而言。

    比如说,寄卖的是一件价值百万物件,就算只是抽成百分之十的比例,就是十万块的佣金,但是,倘若寄卖的东西价值几百万上几千,一旦卖出,也按照百分之十的分成抽取佣金,那就是几十万上百万。

    像老土爬子手里这些东西,却恰恰相反,价值越低,抽取的佣金,就只能是越少,按照许东的估计,老土爬子抽取这个佣金的比例,就应该不是很高,毕竟,整件物品也就只能是值得上三千块钱左右。

    所以,许东明说了,每一件铜器,最大的加码,可以达到五百块。

    老土爬子怔了怔,这些物品,要是遇上羊牯,能放出多少血来,那就不必说了,人家那是羊牯,但是这年头儿,人人都是鬼精鬼精的,怕是十年也未必会遇得上一个那样的羊牯。

    大家都是正正经经同行,那就不一样了,在同行之间,有行情所在,基本上都是明码实价的交易,每件物品行情上价格是三千的,你要人家三千一百块,人家也未必会肯给。

    然而,许东却不一样了,物件儿只给三千,这是按照行情行事,但是却另外拿出五百块,明说是直接给老土爬子的佣金。

    如果是按照先前的约定,一共九件铜器,就算老土爬子全部卖完,所能够得到的佣金,也不会超过两千块,但是按照许东这样的价钱,老土爬子一下子就能额外的得到四千五百块“辛苦钱”。

    这样的主儿,还真是老土爬子没遇到过的!这如何不能让老土爬子喜出望外。

    当下,老土爬子找来一个纸箱,又拿出一些旧报纸,将这几件铜器一件件的细细的包了,这才放进纸箱。

    许东拿钱结了账,老土爬子意犹未尽,又向许东推销那几件瓷器。

    说实话,这几件瓷器,全都是现代的高仿、赝品,其价值的确不高,而老土爬子也不隐瞒,直接就说:“这块盘子,我进价十八,瓶子的进价稍微高一点儿,五十五,这细腰点梅瓶儿,进价稍微高一些,两百一……十三件瓷器,进价一共是九百六十五,如果小哥看的中意的话,算给我九百五十块,呵呵……出完这些货,我好再去重新进货。”

    许东看这些瓷器,微一琢磨,觉得现在的有些人,为了在人面前把自己显得高雅,很有底蕴一些,也会买上几个并不怎么值钱的高仿、赝品,作为衬托,所以说,就算是高仿、赝品,在普通人眼里,其实也并不是一文不值。

    一文不值,那是专门针对向做古玩生意的人而言,对普通人来说,价值绝对还是存在的。

    自己既然打算把铺子做大做强,高中低端的物品,当然就得要多准备一些,这样才能应对不同需求的顾客。

    既然这老爬子做生意还算是活络,对顾客的态度又好,许东自然就不会嫌弃,一股脑儿的都要了。

    不过,给钱的时候,许东并不是按照老土爬子说的,只给九百五,而是给了整整一千,既然老土爬子在进价上宁愿吃亏十几块钱,这个“亏”,许东自然不会让老土爬子来吃,几十块钱,对老土爬子这样的人,许东还不愿小气到那个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