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五十五章 赝品
一本读|WwんW.『yb→du→.co
    “是的,无论家伟要你做什么,你都去做,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从现在起,直到今天的开张仪式结束。”牟思怡满眼期待的望着许东。

    牟思怡想好了,只要许东答应给方家伟帮忙,就算按照早上说的价钱,一分钟一万块,牟思怡也愿意给!

    许东怔了怔,牟思怡这女孩子,怕是有病了吧,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她这是走火入魔了吧!

    这时,方家伟笑了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我跟我哥们排练了一个节目,可是,就在刚刚之前,他家里的人才告诉我,昨天晚上我那哥们儿生病了,去了医院,今天都不能来了,我那个节目就差了个人,所以,学弟你能不能……”

    “可是……”许东迟疑了一下,以前在学校的时节,由于自己的条件限制,使得自己都没机会上台表演过,在表演方面,许东简直就只能做个木偶,这样,自己也能上台吗?

    方家伟很是礼貌的笑了笑:“我这里只是助助兴,今天鉴宝的那个活动,有资格参加的,也就寥寥十来个人而已,剩下的时间,当然不能冷落了客人,说道表演,这没关系,又不是正经的舞台,再说,我跟那位哥们排练的节目,他基本上也没什么台词,也没什么动作,基本上就是全力配合我,不过,学弟,我可是把话说在前面,就因为那个配角没台词,没安排什么必要的动作,说穿了就是帮我跑跑龙套,听我指挥,学弟你该不会认为我是在戏弄你才好。”

    许东沉默了片刻,目光转牟思怡,牟思怡嘴唇轻轻动了动:“每分钟一万五……两万……”

    只是片刻时间,牟思怡把价钱加到了三万块。

    许东摇了摇头,制止牟思怡继续把加价下去,转头对方家伟说道:“学长最拿手的,应该是表演魔术,对吧,恰好,我这胖子兄弟,也会两招,要不,我们三个人一起上?”

    胖子摇头晃脑的笑道:“表演魔术是没问题,不过这出场费……”

    牟思怡用“你怎么跟许东一个样,眼里就只有钱!”的表情看了看胖子,十分不情愿的低声对胖子说道:“你如果愿意,我给你两万……”

    胖子嘿嘿的笑了笑:“这价钱,可比东哥的低多了啊……不过,也好,我最多就当是帮东哥了,两万,这可是你说的。”

    方家伟见许东要带上胖子,略略沉思了一下,当下笑着说道:“那就多谢学弟了,不过,现在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的节目排在第二,只有不到二十分钟时间了,麻烦你们两个赶紧去准备一下。”

    说是让许东跟胖子两个去准备,方家伟根本就没说要准备一些什么,也仅仅只是说,要许东帮忙的这个节目,大约只有十五分钟准备时间,时间一到,就立刻上台。

    说罢,方家伟拉了牟思怡,去后台准备。

    许东刚刚想要找胖子商量一下,怎么来应对这个突发状况,这时,戏台子上的音乐猛然响起,一个很是有些漂亮的女孩子拿着话筒上了戏台。

    这女孩子上台,落落大方的对台子下面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作了一番自我介绍,说是今天是方家开张大吉的日子,特地请了铜城最有名的“好运”民间乐队,这女孩子就是乐队主持人蓝兰。

    蓝兰落落大方的一亮相,加上高音喇叭死命的轰响,尤其是在蓝兰不断地说着奉承的吉祥话之中,原本散落在各处的人,渐渐地都围拢过来,不多一会儿,台子下面便聚集了两三百人,场面还算是火爆。

    在人潮之中,胖子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许东不见了,胖子一急,连蓝兰在台子上说什么又干了些什么,都顾不上了,赶紧四下寻找许东。

    只是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胖子在人群里钻挤来挤去,可就是找不到许东,这关键的时候,许东是跑到哪儿去了?

    胖子一个人在人群里钻来钻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之间,胖子的手被人拉住,还死命的往台子前面拉去。

    胖子回过头来一看,拉着自己的人,不是许东又是谁!

    胖子几乎是张嘴吼道:“你怎么回事?刚刚你跑到哪里去了?这下好了,我们该要准备的,什么都没准备……没时间去准备了……”

    许东淡淡的笑了笑,拉着胖子站到了台子最前面。

    “好运来……好运来,好运带来了喜和爱……”台子上,是好运乐队的开场曲,好几个乐队的演员一起唱着,场面确实红火,不过许东跟胖子两个人挤到了台子跟前时,这一首“好运来”已经到了尾声。

    随着音乐声消失,蓝兰再次走上台来,照例说了几句吉祥的场面话,然后才说道:“现在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有请我们的黄应平、杨四开、廖志帆、郑雨四位鉴定大师上台,为踊跃报名参加活动的观众、朋友,开始第一轮鉴宝……”

    一听说是这四个人上台鉴宝,台下的人群不但掌声如雷,还发出一阵惊呼,黄应平、杨士开、郑雨这三个人,在铜城古玩界,是仅次于龙秋生的鉴定大家,在铜城,这三个人说的话,几乎就是句句珠玑,字字千金,有他们出场鉴定,应该说这的确是铜城的一场盛会。

    四个人当中,廖志帆一个人却是专攻珠宝玉器的,他本身在铜城就开着一家最大的珠宝销售中心,他说出来的话,基本上也算是铁板钉钉的。

    方家能够把四个同城里的风云人物聚集到一块儿,除夕免费鉴宝活动,也足见方家的能量之大,人脉之深厚。

    在蓝兰的邀请、和入列的掌声之中,郑雨、杨四开、廖志帆、黄应平四人依次鱼贯上台,站到一起,勉强对着台子下面的人弯了弯腰,算是答谢了众人,然后才按着台子上专门留给他的席位,各自入了座。

    胖子这家伙,在许东的耳边不住的唠叨:“这个郑雨,看着年纪不大,小小的个子,居然还秃了头,多半是钻天打洞的赚钱,把头发弄没的……那个杨四开,嘿嘿,身板儿倒是魁梧,可是西装革履的还带付眼镜儿,呃,要是换上墨镜,挺像黑帮老大的,还有那个黄应平,长得瘦不拉叽的,还蓄着山羊胡子,一看就是营养不良,他能不能把今天的鉴宝活动撑下去啊,啧啧,要说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应该就数这位廖老先生了,你看白头发白胡子,像不像传说里的神仙……”

    许东差点就要找东西去堵胖子的嘴巴,这些人,都是铜城里的风云人物,向胖子这样没辙没没拦的对他们品头评足,这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

    见四个人按照标在席位上自己的名字各自入了座,蓝兰笑意洋洋的的说道:“感谢四位大师参加我们举办的鉴宝活动,下面,请上我们第一位报名的朋友,金宇古玩行的老板,李正东先生……”

    金宇古玩行的铺子,就在古玩街,许东虽然不认识那位李老板,但是“金宇古玩行”许东还是知道的。

    李正东手里捧着一个一尺来长的锦盒,看样子,里面装的是一幅字画,满面笑容的上了戏台子。

    见第一个上来鉴宝的,是一幅字画,郑雨笑了笑,鉴定字画,这是他的拿手好戏,当下,郑雨让李正东打开盒子,拿出里面的字画。

    李正东小心翼翼的将画拿出来,慢慢的展开,这是一幅两尺来宽,两尺来长的一幅山水画,画中层峦叠谳,千岩万壑,岗岭蜿蜒,龙脉起伏不断,溪间飞瀑如练,树丛聚集溪畔,一条江面上空旷悠然,波光激荡,远山朦胧,这幅画,用笔雄劲浑厚,最大的特点是用墨黑沉沉的,墨韵浓厚,朴实而且滋润,颇有北宋名家范宽的风格。

    胖子自然是不懂得欣赏山水画里的奥义,见这幅画甚是好看,当下转头问许东:“东哥,这幅画不错,如果是你给价,你会给到什么价位。”

    许东讳莫如深的笑了笑:“不知道?”

    “不知道?你不是对古玩字画很有研究的么,这幅这么好看的画,你却不知道价位!”胖子瞪着眼说道。

    旁边一个大个子,瞥了一眼胖子跟许东两人,实在是有些嫌胖子多嘴,唧唧咕咕的,让人听不清大师评画。

    见大个子不满,许东竖起手指,在嘴上吹了吹,示意胖子闭嘴,免得招人厌烦。

    郑雨笑了笑,开口问道:“这幅画,李先生从何处得来的?”

    李正东有些得意的说道:“这是前几年,在香港一个私人拍卖会上,我花了四十万,才请回来的,还望郑大师金口指正。”

    郑雨笑了笑,说道:“我看你这画上,有范宽的印戳,而且这幅画,画意确实与范宽的画很是相似,不过,我只能告诉你的是,范宽的山水画,大山巍然,浑厚壮观,具有一种压顶逼人的气势,画史中有‘范宽山水,显显如恒岱’之说,说的是范宽的的笔力浑厚,雄阔壮美……”

    李正东半懂不懂得连连点头称是,却又不住的偷眼打量郑雨的神色。

    李正东虽然是古玩店的老板,也略微懂得一些古玩字画,但是在郑雨他们这样的人面前,那几乎就只是一个小学生。

    今天他拿这幅画出来,本来是带着炫耀之意的,而且,他也一定认为这幅画,原本就是范宽的。

    以范宽的作品,那个时候用了四十万,放到今天,价值应该增长的数倍,所以,这的确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

    不过,听郑雨话里的意思,李正东心里却有些打鼓,所以,不时的去偷看郑雨脸上的神色。

    郑雨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继续说道:“本来,看着这一幅画,在气势上,确实不输范宽本人的画作,可惜的是,问题出在题跋、和用墨手法上,简单地说,范宽最为常用的是雨点皴、积墨法,而且范宽用墨,一向浓厚,其山水画,有着‘土石不分’的特点,我就说这么多,李先生也可以自己仔仔细细的分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