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八章 较劲儿
一本读|WwんW.『yb→du→.co
    台下的人饶有兴趣的看着方家伟的举动,这对他们来说,魔术,最重要的就是出其不意,方家伟现在这个动作,要的就是紧张、刺激的效果。

    只是方家伟这个动作,对许东来说,却是危险之至,因为许东明白,这根能变成火炬的短棍,里面填充的燃料,可是一种特制的火药,这种火药点燃,火焰的温度可是高达好几百度,而且,如果方家伟将火炬对准的是自己的身子,那也无所谓,在短时间之内,最多能够把衣服上烧出一个洞来。

    但是,方家伟手里的火炬,分明就是冲着自己的脸伸过来的,一个不好,自己的脸就要被这根火炬毁了容。

    在这一瞬间,许东由气恼变成了恼怒,方家伟为了在广庭大众之下侮辱自己,把自己跟胖子两个努力变得丑陋不堪,这也就罢了,为了衬托他的英伟,要自己跟胖子两个尽力的做到丑态百出,以此取悦台下的人,这也罢了,终究因为自己答应过牟思怡,不好反悔。

    可是,拿着这样危险的火炬,直接就想要让自己毁容,这可是赤、裸裸的行凶为恶,要让自己毁容,这可是连性质都变了的事情。

    许东甚至明白,这要是方家伟得手,事后最多被认为是表演失误,连这人都不用负上半点儿!

    恼怒之下,许东本能的往地上一趴,避开方家伟手里的火炬,像条狗一样极为快速的爬开

    台下顿时哄笑声大作,有对方家伟的魔术感到神秘的,也有看着许东狼狈不堪,觉得好笑的,也有惊叹这台魔术的编排,处处都出人意料的,总之,现在这个情景,的确是让他们开心的大笑起来。

    只不过,没人知道刚刚许东要是稍微慢上片刻,不以这种滑稽的动作躲开,到底将要放生什么事情。

    许东爬到胖子身边,还没站立起来,方家伟手里的火炬因为火药燃尽,火炬熄灭,短棍变成了一朵艳丽的绣球,只是方家伟拿着这朵绣球,脸上微笑着,眼里却隐隐露出一丝阴狠,刚刚想要给许东脸上留个记号的,没想到许东身手灵活,而且头脑反应也很快,不露痕迹的就躲了开去,这让方家伟始料不及,看来,再要动手,须得要再花费一些心思。

    台下的人见方家伟手里的火炬变成一朵绣球,再次笑出声来,连黄应平、杨四开、廖志帆、郑雨四位鉴定大师都一起拍手喝彩。

    这四位大师喝彩,除了方家伟算得上是半个主人之外,他的魔术表演,确实很是精湛,另外,许东跟胖子两个配合着搞怪,也让他们四个觉得很是开心,那种开心,同样是觉得表演精彩,滑稽可笑才觉得开心。

    悄悄地上到台子,躲在幕后的偷偷观看方家伟表演的牟思怡,看着许东的狼狈,脸上也微微露出一丝满足的笑意,不管怎么说,只要许东越表现得狼狈,方家伟就越开心,方家伟越开心,自己的希望就越大

    这时,方家伟将手里的绣球,抛了起来,而且,是朝着许东抛过去的。

    许东虽然知道在一般的情况下,这种由短棍变出来的绣球,依旧是丝巾结成的,但是刚刚经历差点被毁容的这一幕,许东根本不敢伸手去接这朵方家伟抛过来的绣球,谁知道这绣球里又暗藏着怎样的杀机。

    一愣之间,绣球已经当头落下,许东赶紧后退了一步,避开绣球,更不伸手去接。

    这朵绣球一眨眼间便落到地上,随即发出“呯”的一声爆响,绣球顿时变成一团火球,不过,这团火球,威力并不大,顷刻之间就要熄灭了。

    这绣球变火球,方家伟也并没诚心要暗算许东,只是用这个来吓吓许东,让许东跟家手忙脚乱洋相百出,以博众人一笑,同时,也遮盖刚刚自己想要暗算许东的意图。

    想不到许东这个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手里凭空就出现一把洒水壶,照着火球就淋了下去,洒水壶里的水,哗哗的淋在火球上,立时腾起一股水汽和烟雾,火球立刻熄灭。

    许东拎着水壶,蹲下身子,查看了一下火球,却继续拎着水壶不停地往上面浇水,烟气水雾缭绕之中,所有的人惊讶的发现,许东浇灌的,竟然是一根树!

    这一下,不但出乎了台子下面的人意料,连方家伟也是一怔,这个魔术,方家伟也听说过,但是那必须是有着极为高深经验才能表演的出来的,即如是方家伟这样的身手,起码也还得“修炼”五年,才能去练习这个魔术,没想到许东居然也会。

    许东浇灌着的这颗树,并不是如同胖子、方家伟想象中的那样,慢慢的长高长大,然后就开出来一朵鲜花。

    这棵树在许东不停的浇灌下,不断的长高长大,没过多久,就长到一人多高,而且,枝条茁壮,但是奇怪的是,却看不见一片绿叶。

    这个时候,台子下面鸦雀无声,一片寂静,连黄应平他们四位鉴定大师,都将身子伏在了桌子上,瞪着眼睛看这许东的一举一动。

    见这棵树长到一人来高,许东将水壶往地上一放,一伸手,手里有出现一把锄头,许东拿着锄头,装模做样的在树下铲了起来,锋利的锄头,撞击着戏台子地板,发出“嘭嘭”的声音。

    台子下面顿时有人轻轻的笑了一下,只是这一声轻笑,立刻将沉静的人们引得鼓起掌来,不管怎么样,许东的这个魔术,比起先前方家伟所表演的,要精彩得多,要神秘得多,因为,连胖子、方家伟两个懂得魔术的人,都没看出来,许东这个魔术的破绽所在。

    许东在热烈的掌声之中,拿着锄头不停地“铲草”,不到片刻,树枝上便冒出来一朵朵的花骨朵,整个树上,一串串的,怕不止有千百粒的花骨朵,这些花骨朵以肉眼可见速度,慢慢便从顶端变得猩红,再慢慢膨大,直至开出一树粉红色的桃花,就如同电视里面的3d动画一般,让人看得清清楚楚。

    这时,许东放下手里的锄头,一伸手,一把花枝剪又出现在手里,接着,在众人目瞪口呆、瞠目结舌之下,开始修剪花树。

    被许东修剪下来的花枝,许东随手扔下台去,任凭几个小女生捡起来,凑近鼻端。

    好几个捡到桃花枝的女孩子,一起都叫了起来:“天哪……这花是真的……”

    “真香,是刚刚才剪下来的……”

    “哇……天哪,这个魔术真是神了……”

    “哎……那个人是谁啊,我怎么不认识……”

    “啊……真是神奇,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啊……”

    “……”

    随着许东剪下的花枝越来越多,台子下面的人渐渐沸腾了起来,许多人都拼命的往前挤,想要看看被许东扔下台来的花枝到底是真还是假,或者,想要把许东的一举一动看得更加清楚一些,赞叹、惊讶、询问,一眨眼之间人声鼎沸,吵成了一锅粥。

    见所有的人都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许东的身上,方家伟赶紧拿出自己最拿手的魔术,不时从手上变出一些鲜花啦、鸽子啦、甚至是扑克牌香烟打火机什么的。

    只是到了这会儿,所有的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许东的身上,方家伟所做的任何努力,都已经很是徒劳。

    胖子眼见着自己的“徒弟”能够变出这样神奇的魔术,心里乐开了花,不停地围着许东打转,不时的做出一些人们意想不到的滑稽动作,让台子下面、以及台子上的几位鉴定大师,在惊奇之余,又忍不住哄堂大笑。

    直到许东见花枝被修剪得差不多了,树上的桃花才渐渐的纷谢飘落,一时之间场地上,谢落的花瓣到处飘舞,让久居在城市森林的人们实实在在的体验了一把乡村果园的风景。

    这个时候,许东更加勤奋起来,又是浇水,又是铲草,又是施肥、又是捉虫,跟胖子两个用滑稽的动作,不停的忙活起来。

    在人们舒心的哈哈大笑声中,这棵桃树渐渐开始长叶,翠绿色的树叶儿,如同先前出现的花蕾一般,让人们看得清清楚楚的发芽、绽开、长大。

    到了这个时候,许东跟胖子两个,已经完全成了这个台子上的主角,数百人不住的鼓掌、喝彩、哄笑、称赞。

    而方家伟这个时候却处于了一个极为尴尬的境地,自己表演的那些小魔术,在许东这一颗桃树面前,已经显得微不足道,根本没办法引人注目。

    可是,想要融入到许东跟胖子两个人这边吧,不但方家伟不愿,也明显的没办法融入进去,因为许东跟胖子两个,根本就不搭理他。

    到了这会儿,方家伟突然觉得,让许东他们两个上台,纯粹是自己的一个失误,人家都说过他两个都会魔术的,自己却把他们两个当成白痴,到了现在,自己到成了一个白痴,一个傻蛋,一个根本不会引人注目小丑!

    所有的风头都让许东跟胖子这两个家伙抢光了。

    一瞬之间,方家伟按耐不住,想要报复这两个家伙,疯狂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