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六十章 救场如救火(1)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就让方家伟极为气恼,而且,极为懊丧——真的不应该让许东跟胖子两个上台的!

    这两个家伙,给了自己、方家、“好运”一记响亮至极的耳光。

    外面吵吵嚷嚷的成了一锅粥,让免费鉴宝的环节基本上失去了颜色。

    宝贝,终究只是人家的,而且,几轮鉴定下来,无非都只是一些价值数万数十万的古董,上百万的物件儿,这几轮当中,也就只出现了一件,这让不是为了鉴宝而来的人,反而都想要转过头来多看一些精彩的表演。

    这个年头,生活节奏不断的加快,压力也越来越大,能够开开心心的从内心笑一声出来,已经是件很不容易的事。

    而向许东他们这样精彩绝伦、神奇至极的表演,几乎就只有到专场里才能看得到,现在就有这样的机会,好多人自然不想放过。

    如此一来,不但二姑着起急来,就算是一直都没出面的方德宜,都直接闯进了后台。

    “二妹,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不是说好的,今天的主题是以鉴宝为主的嘛,怎么搞的,这些客人都把注意力放到了家伟身上来了?”方德宜很是有些不满的问道。

    二姑红着脸,皱着眉头,说道:“这事情,我也没想到会弄成这样,具体是怎么回事,你还是问问家伟吧。”

    方德宜皱着眉头,把目光转向一头黑线的方家伟:“家伟,按说,你表演成功,我应该高兴才是,可是,你似乎搞得太过头了吧,弄得那四位鉴定大师都没法子安心下来。”

    方家伟黑着脸,盯着方德宜,要不是方德宜是长辈是二叔,方家伟铁定一拳打在那比啤酒瓶儿底子还厚的眼镜上。

    沉默了许久,方家伟眼里满是愤怒地说道:“二叔,这件事我自会处理,你就别再在这里添乱了。”

    方德宜见方家伟两眼冒火,心下很是不解,方家伟的表演,不是大获成功了么,自己都有些嫌方家伟成功过了头呢,这小子怎么会这样不高兴?

    方家伟正准备要跟方德宜说说情况,恰好在这个时候许东跟胖子两个卸完了妆,一路嘻嘻哈哈的出来。

    这一刻,方家伟、牟思怡、二姑都把目光投到许东跟胖子两个人身上。

    对许东,方德宜有着极为深刻的印象,何况,一见到方家伟的那两道刀子一样的目光,恨不得要把许东跟胖子两个一刀刀的零剐了似的,方德宜突然明白过来,应该是这个许东,又一次搅了局!

    “小兄弟……”方德宜叫了一声许东,很想要责问一下,为什么许东老是要搅局。

    “小哥儿……”二姑也叫了一声,现在,外面的观众吵吵嚷嚷,连鉴宝都不看了,非得要看“方家伟”的魔术,这让二姑不得不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打开这个僵局,怕还是得要许东跟胖子两个出面才行。

    “学弟……”方家伟转头瞥了一眼牟思怡,也在同一时刻叫了一声许东。

    这会儿,许东正好跟胖子两个勾肩搭背,嬉皮笑脸的,听见三个人一齐叫喊,许东放开胖子,指了指自己的鼻尖,皮笑肉不笑的问道:“几位,是在叫我吧?”

    不等方德宜跟方家伟两个人出声,二姑赶紧抢先说道:“两位小哥儿的表演天赋,实在不可多得,跟家伟一齐表演,能够赢得这么多人的赞赏,实在是我们好运的荣幸,不过……”

    说到这里,二姑故意的顿了顿,想要仔细的看看许东的反应。

    一般来说,每一个人都希望有一个能够完全展现自己才华的舞台和机会,这个机会,自己已经“给”了两个人一次,而且,许东跟胖子两个人展现得极为成功,并且已经赢得了满堂喝彩,也就是得到了观众的认可和赞赏,而且,对两个人的表演绝对是意犹未尽。

    在这样强烈的呼声之下,按说,只要许东跟胖子两个有着表现自己的渴望,这个时候无疑是一个提高自己的最佳机会。

    只要许东或者胖子脸上稍微露出来一点儿这样的意思,二姑就能够立刻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将许东跟胖子两个再次弄到台上去。

    可惜的是,许东的脸上,除了让人生厌的笑容,其他的什么也看不出来,而且,对二姑的赞赏,很是不屑于顾,这让二姑一时之间没了词儿。

    方德宜皱着眉头,对许东责问道:“你姓许,叫许东,对吧,今天是我新铺子开张的日子,你来做客,我欢迎之至,但是,你想要搅局捣乱,我劝你最好还是要考虑清楚……”

    “二叔……”方家伟大叫了起来,打断了方德宜的诘责,跟许东有过节,的确是不错,但现在不是处理过节的时候,无意之中,自己把许东跟胖子两个弄上前台,让这两个家伙噼里啪啦的在自己、方家、好运三个脸上狂抽了一顿耳光,现在要做的,不是要怎么样把这耳光直接还回去,而是要在大多数人面前,怎样保住已经被抽得红肿发亮的脸面。

    显然,现在最佳的办法,并不是直接找许东算账,而是怎么样才能够让许东自觉自愿的站出来,帮助自己。

    有着跟方家伟很长时间的默契的方德宜,从方家伟的眼里读懂了方家伟的意思,虽然方德宜很是有些惊讶,但是这事情到了关键时刻,那可是容不得半点迟缓。

    现在的外面,几乎可以用“混乱”来形容,“家伟家伟……我爱你……家伟家伟……来一个……”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还有不少的人狂喊乱叫,口哨连天,热闹是热闹了,但是这对“免费鉴宝”、“现场拍卖”这个活动主旨,有着极为不利的影响。

    这样下去的话,恐怕坚持不到一时三刻,热热闹闹的场面,就会成为一片死寂——没有能够震撼人心的宝贝出来,让“鉴宝”的活动本来就乏味不已,以致原本计划好的现场拍卖,都到了快要流产的地步,偏偏最让方德宜、二姑都头痛的是,因为那一帮女孩子无限崇拜方家伟,反而使得“好运”的几个演员在台上无论如何卖力的表演,都不能阻止“家伟家伟……来一个……”的呼声,

    再看不到精彩绝伦的表演,那么,这些人立刻就会去喝茶、去聊天、甚至立刻退出现场。

    最主要的是,看热闹的人一但开始退场,对后面的拍卖,就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人都退出了现场,就算有人愿意拍卖,又卖给谁去?

    所以,方德宜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后,对方家伟、二姑两个人都使了个眼色,然后转身退了出去。

    只是,二姑看不出来许东还有想要表现一下自己的意思,略一沉吟,便对许东说道:“两位小哥儿,刚才的表演,的确具备大师的风范,如果两位愿意再次上台演出一次的话,这个出场费……我们可以商量。”

    听到这样就有钱可赚,胖子嘻嘻的笑道:“你打算给我们多少劳务费?”

    “表演一场,每个人两百块,如果观众有需求,需要你们再次出场的话,出场费另加五十。”二姑毫不犹豫的说道:“两位的表演技艺精湛,具备大师的风范是不错,但是在表演这一行,没人能够一蹴而就,都必须是从零做起,现在,这就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二姑这么说,其实是以为许东不知道二姑真实的目的,现在明摆着的,好运的演员不得力,压不住场子,靠的就是那一群女孩子呼叫的“方家伟”上台解围,解了“好运”的围,就是解了方家的围,更有可能将“鉴宝”、“拍卖”带入高、潮。

    二姑这样说,还有另外一个目的,相信先前许东他们的表演,已经被无数的人用手机拍成了视频,这个视频一旦流传到网上,势必会引起不小的轰动,这对“好运”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机会。

    但这个机会的关键点在于,如何能够说服许东,让许东成为“好运”的一份子,这样,即使是“客串”,也必定会让“好运”声名大振。

    反之,如果许东根本就不承认与“好运”有任何关系,甚至弄到站出来“辟谣”,那就将是“好运”的一场灾难。

    也因为这个原因,让二姑也觉得,现在是到了“好运”的生死关头,所以,二姑不得不先把许东跟胖子两个捧起来,不过,二姑在演艺界摸爬滚打多年,也是人老成精,绝对懂得要笼络一个人,就必须得捧这个人一把,再摔他一把的手段,所以,二姑首先把自己的真实目的隐藏了不说,还把自己的要求说得得轻飘飘的,一句“必须从零做起”反成了是“给”两个“具备大师风范”的人一个机会,简直就把许东跟胖子两个当成了三岁小孩儿。

    许东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们的表演,实在是糟糕得很,您老人家也听到了,大家期望的,是学长方少爷,而不是我们两个,再说了,我们也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嘿嘿……这个演出嘛,嘿嘿……”

    胖子倒是没想到那么多,一听说出一次场,能挣到两百块,胖子立刻就笑了起来,倘若是在二十天以前,别说两百块,给自己五十块,没准儿自己也会去干,但是现在,嘿嘿,尤其是东哥跟方家伟根本不对眼的情况下,别说两百,就算是两万,哼哼,东哥说不去,那就不去了。

    见许东跟胖子两个人都不肯,二姑抱着一丝侥幸,笑了笑,说道:“既然两位都有事在身,我自然是不敢勉强了,不过,铜城未来的两位魔术大师,昙花一现之后,就这么给埋没了,我真的觉得很是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