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六十三章 狂澜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一点点儿的错误,让蓝兰陷入更加尴尬的境地,蓝兰怔了片刻,这才继续说道:“下面进入的鉴宝环节,是由牛哥当铺的许东许先生,为我们带来的……”

    带来什么,蓝兰已经说不下去了,二姑通知她说鉴宝的次序临时调换了,但是二姑在慌乱之间,并没告诉蓝兰许东要坚定的是什么东西。

    事实上,牟思怡虽然帮许东报了名,虽然准备是要用那颗避水珠,但直接就给许东跟胖子两个人否定了,而许东却根本没对任何人说过,自己将要鉴定的是什么宝贝。

    在急切之间,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疏忽,造成的影响,后果立刻就成倍的放大了出来。

    台子下面的人,好些个激动不已的人,几乎就生出一股要往台子上扔鸡蛋的冲动,更多的人却是不住的喝倒彩,吹口哨。

    “好运”的演员表演的节目没什么看头也就罢了,鉴宝的那些老板,多多少少还有些名气,这个牛哥当铺的许东,是何许人物,几乎都没人听说过,一个默默无闻的人,又能够拿得出来什么好东西?

    所以,台下的人,在心里基本上就开始觉得,今天来方家赴宴,如果没有这些表演,或者鉴宝活动,也就基本上用不着“忍受”下去了。

    表演的节目不精彩,没看头,拿出来的“宝贝”价值不大,很平常,偏偏一群女孩子的声音几乎跟扩音器一样,成了震耳欲聋的噪音,换谁谁都会觉得这是一种忍受!所以中间有个性偏激的人,心怀不满,也就毫不稀奇。

    蓝兰一连两次失误出错,台下顿时乱了起来,好些人都不再将注意力放到台上,或是与身边的人交头接耳,或是自顾自的低头玩起手机,更有甚者,举着电话,大着嗓门,叽哩哇啦的跟别人打起了电话。

    现场上的气氛已经到了糟糕的地步,廖志帆脑袋微仰,眼睛微闭,几乎就是在闭目养神,杨四开更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黄应平不以为然的拿起果篮里的桃子,在手上看了一下,略一擦拭之后,狠狠的咬了一口,郑雨几乎都在收拾自己带来的一些工具,看样子,是在准备着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离开了。

    一般来说,像黄应平他们这些人的身份涵养,无论在什么地方出席鉴宝活动,只要现场上稍微还有点儿气氛,这些人绝对不会有这样心不在焉、无所事事的失礼表现,可是现在这个现场上的气氛,不仅仅只是看得人没了兴趣,就算他们几个鉴定大师也觉得无聊至极。

    还没等蓝兰说完,一个很是很是响亮的声音问道:“大家好,我就是许东,大家还记得我吗?”

    许东上了台,伸手向蓝兰要过话筒,然后问了这么一句。

    台子下面的很是淡漠的发出一阵“呃”、“啊”、“哦”……的声音出来,显然对这个略显得瘦小的大男孩子,没什么印象。

    许东也不在意的笑了笑,突然之间学着先前上台扮演的老婆的动作,在台子山走了几步,又做了两个滑稽的动作。

    许东做了这么几个动作,台子下面终于有人注意到了,许东就是先前魔术表演的最精彩的人,当下大叫了一声:“许东,就是他……”

    那个人这么一叫,一部分的人顿时勉强把注意力从手机上、同伴身上,或是遐想之中,转移了过来。

    不知道谁,也不知道是被蚊子叮了,还是怎么回事,弄出“啪”的一声响,这一声响之后,旁边的人迷迷糊糊的,连发生了什么事都没弄清楚,居然跟着“啪啪……”的拍了几下巴掌。

    一时之间,现场上响起一阵勉勉强强、稀稀拉拉的掌声。

    这个情景,让躲在幕布后面的牟思怡实在是担心不已,二姑等人在后台更是捏了一把冷汗。

    许东也不在意掌声的稀疏,对台下弯了弯腰,连声向下面的人致谢。

    先前被方家伟呵斥过的那个女孩子,就靠在台子边上,很是随意的说了一声:“既然上了台,该表演的,就开始表演吧,磨叽个什么啊……”

    女孩子这么一说,她周围的几个女生,也是叽叽喳喳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言辞之中,对许东出来,也没什么好感。

    在这些女孩子看来,鉴宝什么的,对她们来说,是件很遥远的事,反而不如看表演来得让人高兴,何况他们本身就是为了一睹方家伟的风采,为方家伟造势来的,除了方家伟出现,可以赢得她们的崇敬之外,其他的什么事,什么人,跟她们都没什么关系。

    有时候,过度的崇拜一个人,就会出现这样的怪异现象!

    许东先向台下鞠了一个躬,然后才笑着说道:“对不起,现在这个时间,是鉴宝的环节,要是我随意胡乱改动,那就是对大家的不尊重,另外,我们准备的精彩节目,稍后就会为大家表演……”

    对许东的歉意解释,台下的人并没多少人去理睬,气氛反而比先前更加低沉。

    蓝兰重新拿了一只话筒,硬着头皮,挤出一脸微笑,对许东问道:“许先生,这次你参加鉴定的宝贝,是一个什么样的宝贝,能跟我们的观众朋友分享一下吗?”

    许东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可以……”

    许东没有急于把自己的“宝贝”拿出来,直接交给黄应平等人鉴定,黄应平等人也不以为意,闭着眼睛养神的,继续养神,收拾东西的,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吃桃子的,继续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桃子,反正大家都无所事事,无聊至极。

    “大家可能都知道,造纸术在我国,是四大发明之中的有着极为重要地位发明……”许东没直接说出自己的“宝贝”是什么,而是绕起了弯子。

    “火药、指南针、造纸术、印刷术,这是人们都能耳熟能详的,老祖宗留下来的发明技术,到了今天,这些技术,已经被改进到十分先进的地步,就拿造纸术来说,现在制造出来的纸,可以说达到了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许东还没说完,底下便有人大叫:“这是什么屁话,造纸术谁不知道,有什么样的稀奇的纸张,谁不知道,用得着你来给我们上科普?”

    这话还没说完,台下便有人跟着起哄,情形实在很是糟糕。

    许东淡淡的笑了笑,接着说道:“我可不敢跟大家上什么科普,不过,只是正因为有一种纸张,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所以,我今天借着这个机会,来向大家讨教一下……”

    台下的人,好些已经猜出来,现在这个鉴宝环节,多半是要鉴定一下很是少有的纸张。

    不过,纸张有什么好鉴定的?再稀奇,能够胜过几百年前的宣纸?

    许东笑了笑,伸手一摸,从袋子里拿出来一根筷子一样的东西,举在手上,稍微摇了摇,问道:“据我所知,这也是一种纸张卷成的,可是,有谁能告诉我,这张纸,到底是什么物质造出来的,又要怎么样才能打开呢?”

    许东拿出来的,就是上次跟牟思怡一起买回去的那个鸟笼子的笼栅,而且是马军阀的宝藏图!

    当然,许东不会直接说这就是一张藏宝图,只是没办法打开而已,许东还没傻到那个程度,这样就把底子亮给所有的人。

    而且,许东这么做,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要把现场上的气氛烘托起来。

    现场上,大多是来方家赴宴古玩行的老板,他们本身对“古玩”这个话题就十分敏感,不过这些人跟古玩打交道,在古玩这一行里摸爬滚打,也绝不是一天两天,见识见地,自然也就非同寻常,也正因为这样,对一般的古董宝贝,他们才不会有多大的兴趣。

    也正因为如此,这些人才会觉得看鉴定寻常之极的宝贝,反而不如看一些精彩的艺术表演。

    现在许东这么一说,大多数人便开始有了一点儿兴趣。

    其中一个中年人,忍不住问道:“你说你这小棍儿是一张纸卷成的,又打不开,难道是这张纸是铁片卷成的,就算是铁片,以现代的科技手段,很能打不开?”

    这中年人这么一问,台下不少的人立刻就跟着起哄。

    “你这小孩子晓不晓得,这里的,有多少人吃的是化丸开画的的这碗饭……”

    “一张纸,打不开?你当你那是什么啊……”

    “对了,他是变魔术的,魔术魔术,都是障眼法,假的……”

    “……”

    许东笑了笑,说道:“为了证明我这不是假的,不是在变魔术,就先请几位鉴定大师过过目,让鉴定大师们给大家一个答案,好吗?”

    许东嘴里这么问,人却转过身去,对黄应平等人弯腰致谢,然后这才恭恭敬敬的将手里那根笼栅,交到黄应平手里。

    许东都说了,这根看起来是根棍子的东西,其实就是一张纸,黄应平拿在手里,却还是吃了一惊。

    因为黄应平从来没见过,甚至没听说过还会有这样怪异的纸张。

    然而,杨四开一见到这个东西,脸上神色忍不住一呆,然后神色怪异的看着许东。

    郑雨见到这个东西,立刻把已经收了起来的东西又全部拿出来,重新放到桌子上,然后极为期待的看着黄应平手里的那根棍子模样的纸卷儿。

    四个人之中,独独只有廖志帆一个人脸上神色依然,这倒不是廖志帆有什么惊人的见地,而是因为廖志帆本身擅长的只是珠宝类的鉴定,对于古董古玩,廖志帆的见识,反而不如其余三个人。

    人说隔行如隔山,在古玩这一行,却可以用“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句话来形容,所以,廖志帆自然不会轻易显形于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