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六十四章 剑走偏锋
一本读|WwんW.『yb→du→.co
    黄应平看了好一会儿,也看不出来个究竟,只是可以确定的是,许东没说假话,无论是形状和质地,的确能够说明这里面就是一张纸。

    不过,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质地的纸张,这根棍子的出处来历,以及价值如何,黄应平就无法判断出一个明确的结论。

    黄应平看实在不出来,拿在手上把玩了片刻,这才转头将“棍子”交给身边的郑雨。

    郑雨立刻拿起自己的工具,仔细地坚定了起来。

    见台上的几位鉴定大师浑然没了先前几轮鉴定那般悠闲,台下一些混身在古玩行的老板们顿时静了下来。

    ——看几位鉴定大师这样子,应该是有戏!

    只是这些人一旦静下来,现场上的气氛,反而接近了冰点,躲在幕后的牟思怡,二姑等人,都忍不住悄悄地直抹汗水,这种气氛,不但不热烈,反而就是有些压抑!

    这种压抑的气氛,要是再拖延下去,不要说二姑等人会把神经绷断,就算是台下的那些人,迟早也会走人。

    郑雨足足鉴定了三分钟有余,这才抬起头来,先将面前的麦克风稍微扳动了一下,感觉到了合适的位置,这才微微清了清嗓子,苦笑着说道:“小许的这件宝贝,我只能说两点,第一,小许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第二,因为没有类似的参照物,我们无法判断其真正价值!”

    台下的人,“嗡”的一下议论开了。

    “真的?不知道价值?这是什么意思……”

    “我也听不懂,不知道价值,这到底算是宝贝,还是一件小玩意儿啊?”

    “话不是这么说的吧,听郑大师的意思,好像也是不知道如何打开,是不是……”

    “废话,不就是一张纸么,化丸开画,在铜城还找不出来这么一个人?开什么玩笑……”

    “好像也不对啊,郑大师自己不就是一个能够化丸开画的高手么……”

    “……”

    纷纷的议论之中,郑雨再次咳了咳,轻轻敲了敲桌子,对着麦克风说道:“各位,实在对不起得很,根据我的经验,我自问我自己没有能力打开这张纸,所以我才说,我无法判断这东西到底能够价值几何,唉,真是惭愧……”

    郑雨都打不开这张纸卷儿!好多人顿时站了起来,但是过了片刻,这些人又坐了下去。

    这些人,自问都有一手化丸开画的绝技,听说郑雨没办法开画,这些人不由自主的想要上前表现一下,但是在一瞬间之后,好些人又才意识到,自己的那一手“绝技”,当然不可能跟郑雨去比拟,要不然,坐在台上做鉴定的,说不定就是自己了。

    不过,其中一个五十来岁,穿着中山装的老头儿,似乎很是不服气,站起来了就不愿坐下去。

    见其他的人都或者坐回去,或者缩回人群,这个老头大踏步的走出人群,昂着头,挺着胸,大声说道:“在下林翰宣,勉强懂得一些化丸开画之事,不是我对几位大师不尊,也无意得罪几位大师,只是我有些好奇,据我所知,在铜城,还没听说过,又弄不开的东西,不知道几位大师能不能容我上前看看?”

    这个林翰宣也算得上是同城古玩界之中的一个怪人,平日里深居简出,几乎与任何人都不愿意交道,但却在铜城古玩界赫赫有名,如果按照江湖辈分,跟郑雨他们这些人差不多是平辈,身份资历,也跟他们差不多。

    郑雨淡淡的笑了笑:“林师兄若是能够解开郑某心中的一些疑惑,那是郑某求之不得的事,请上台来。”

    这个时候,本来应该由蓝兰跟台下的人作一些讲解的,到了这时,却又是无话可说,连几位大师都没什么话可说,对古玩一窍不通的蓝兰,又怎么会有甚么话说!

    所以,蓝兰就拉了许东,干脆站到一边,在一边看着几位大师做鉴定。

    林翰宣上到台子,也不怎么客气,直接走到郑雨的席位前面,从郑雨的手里接过纸卷儿,只是林翰宣才把纸卷儿拿到手里,脸上顿时生出一股诧异。

    这玩意儿,林翰宣也跟黄应平一样,都没听说过,更没见过,说到化丸开画,林翰宣根本就不敢尝试。

    郑雨见林翰宣拿着纸卷儿,呆呆的站在那里,善意的笑了笑,问道:“林师兄看出了什么来了吗。”

    林翰宣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先前把话说得满了,这个时候却收不了场。

    怔了片刻,林翰宣才说道:“老朽眼拙,连这是什么东西都还没看出来,不过,要是能够有时间加以研究,我相信……我相信……”

    说到这里,林翰宣再也说不下去了,“……有时间加以研究……”这话倒是好说,问题是现在这个情况能够允许吗!

    杨四开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转头向站在一边的许东问道:“小许先生,我能不能冒昧的问你几个问题?”

    许东呵呵的一笑:“杨老师不必客气,有什么问题,尽管直说,我绝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杨四开很是客气的点了点头,问道:“小许先生既然知道这是一个纸卷儿,那么我想问问,,小许先生是怎么知道的。”

    看许东的年纪不大,二十岁都没超过,能够知道这根棍子一样的东西,其实是一个纸卷儿,的确是个了不起的发现。

    许东也不隐瞒,笑着回答道:“其实,我本身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碰巧,我遇到龙秋生龙老,是他告诉我的。”

    “啊……”杨四开、黄应平以及林翰宣等人齐气的吸了一口凉气。

    过了片刻,杨四开才淡淡的说道:“既然是龙老鉴定过的东西,你又拿到这里来?”

    杨四开的口气淡然,但那意思却有些责怪许东,龙秋生是什么人,场上在古玩这行里打过滚的人,几乎没人不知道。

    龙秋生说出来的话,在铜城来说,那就是真金白银,比杨四开等人说的话还要管用,但是既然许东这根纸卷儿,既然经过了龙秋生的鉴定,有什么疑问,龙秋生自然就会解释得清清楚楚。

    但现在许东拿着龙秋生鉴定过的东西又来找自己这些人,这件事,本身来说就有些可以,会不会许东明明知道这几个人的能力,却拿着几个人都看不出来的东西,故意来找茬拆台子。

    许东自然是明白杨四开等人的意思,当下把早就想好的说辞说了一遍:“实在不满各位大师,龙老也仅仅只是告诉我说这是纸卷儿,说到要怎么打开,连龙老都不知道,龙老甚至告诉我说,这化丸开画的事,他是没办法,只是我心里有些急,又知道咱们铜城古玩界,那可是藏龙卧虎,高手如云的地方,我本想一位一位的去拜访,可巧今天遇上这样的盛会,我就想着,能不能把这东西拿出来,让各位高手大家,一起来破解一下这道难题。”

    许东说得入情入理,不但暗地里捧了大家一把,还以邀请的姿态,让所有的人都来想办法打开这根纸卷儿,杨四开要是再要计较下去,就显得小气了。

    杨四开不在跟许东计较,林翰宣却是皱着眉头笑道:“这么说,这位小兄弟并不是来见宝的了?”

    虽然许东不明白林翰宣为什么要这么问,但还是笑盈盈的答道:“这场盛会,不但有鉴宝,还有拍卖,要拍卖,当然要先鉴定一下真伪,是不是?”

    本来,许东拿这个东西出来,有七成的本意是剑走偏锋,为了吸引大部分人的注意力,达到烘托气氛救场子的目的,也就只有三成的意思是为了借此机会,学着大家一样,拿件好东西出来亮亮,以增加“牛哥当铺”的知名度。

    只是现在许东这样一回答,却正中了林翰宣的下怀。

    “很好,小兄弟打算在什么价位上拍卖这件东西?”林翰宣步步紧逼,问道。

    对于这一点,许东仅仅只是略一盘算,便笑着说道:“这件玩意儿,到底价值几何,这个我也没办法说,反正都交给了几位鉴定大师,我当然就只能听几位大师的意见了。”

    其实让鉴宝大师最为头痛的,其实就是定价,倘若是一般的物件儿,那自然有个行情,就算是因时应势,在价格上也不会有太大的偏差,不过,这对某些想要出手的人来说,鉴定大师给出来的价格,可能永远都是最低的,而对于想要接受的人来说,同样的价格却又显得过高,这样,鉴定大师就会左右为难,头痛不已。

    所以,在一般的情况下,鉴定大师都不会直接对自己鉴定过的东西说个什么样的价位,只会说,某某年某某月,在什么地方拍了出来你这一件同类的东西,拍卖价格是多少,让你自己参考。

    向许东这样的东西,既没有行情作为参考,也没有同类的东西交易作为比对,要说价格,绝对是一个不小的难题。

    何况,郑雨一早就说过了,自己没那个能力打开这纸卷儿,也根本不知道价值,这时,许东要把定价权交到他们手里,这着实让郑雨等人很是有些为难。

    林翰宣怔了怔,转头向郑雨等人问道:“不知道几位觉得这东西能够值得了多少钱?”

    郑雨等人自然是一起摇头,不肯说这东西到底能值多少钱,因为谁对这东西也没底,谁知道能够值多少钱?

    见四位鉴定大师都是面有难色,许东笑了笑:“几位大师,也不必多虑,既然是拍卖,价值多少,谁也说不准,就这东西,能够拍出多少钱,那就是多少钱了,我既然把它都交给了几位大师,那就是请几位大师做主,就算是分文不值,我也绝无异议。”

    许东说这话,无形之中,让黄应平等人对许东增加了几分好感——许东这人豁达!说到“钱”的时候,根本就毫不在意,这种对钱的态度,就很是让人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