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六十五章 骑虎难下
一本读|WwんW.『yb→du→.co
    想了好一阵,郑雨扭头问林翰宣:“既然这位许小兄弟这么说,而我也的确不知道这东西到底能值多少钱,林师兄你自己看……”

    林翰宣眼里射出两道光芒,唯一沉思,便说道:“这样吧,我能够给出来的价格,最高价是一百万,如果有人能高过这个价格的话……”

    “一百万?”林翰宣这话才一出口,不仅仅只是四位鉴定大师,就两台下的一些人都忍不住失声叫了出来。

    前面几轮鉴宝,价值最高的一块白玉盘,也就只有四十五万,除此之外,都是十来万,甚至高仿赝品都有,所以,大部分人对鉴宝才没那么有兴趣。

    而现在,对于一个连鉴定大师都不知道价值的东西,一开口就是一百万,台子下面的人,又是“嗡”的一下议论开来。

    按说,这林翰甚至都不管这纸卷儿会有什么价值,就开口一百万,这算得上已经是很豪爽、很大气的人了。

    但偏偏就有人立刻说道:“一百万,哼,这林老头子也太过小家子气了吧,经过龙老鉴定过的,东西,就值一百万……”

    “话也不能这么说,谁也不知道这根纸卷儿到底是怎么回事,没准儿真的分文不值呢,一百万,那岂不是白白的扔水里,连响声都听不见一下……”

    “你这话可说得,是纸卷这个没错吧,连郑大师,龙老都打不开,这个也不会有错吧,凭着这一点,你会认为这纸卷儿分文不值?”

    “林老头是干什么的,你们还不清楚,那可是人精,一百万,哼哼,恐怕他拿过去,转手之间,能赚上十个一百万也不止,你信不信?”

    “我看也是,那姓许的,只不过就是个小孩子,这林老头儿,分明就是欺侮小孩子不懂!”

    “林老头子的确是人精,他来这一手,前先把东西就拿到手上,嘿嘿,这可是……”

    郑雨等人转头去看了看许东,本来还以为许东对“一百万”这个价钱会有什么看法,没想到许东站在一边,一脸淡然,好像这纸卷儿一百万也好,一分钱也好,对他来说仿佛都没有半点关系。

    这道让郑雨等人很是有些为难,看不出来许东的想法,也就没人知道许东到底想要什么价位,再去问许东吧,这又显得很是多余。

    沉默了片刻,郑雨才很是慎重的说道:“林师兄,既然这位许小兄弟委托了我们,我就不能不尽到责任,我必须再次声明两点,第一,这东西,我没见过同类的物品,所以不知道他真是的价值,第二点,有可能这东西价值巨万,也有可能分文不值,也就是说,一但成交,是亏是赚,那都与旁人无干。”

    林翰宣很是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既然出了价,即使就算是一张白纸,那也是我林某人心甘情愿的,这一点规矩,我林某人还是懂的,现在的问题是,你们到底打算怎样拍卖这件东西?”

    “许东,你当真要把藏宝图卖掉……”突然之间,牟思怡大叫了起来。

    “藏宝图……”台下的人一下子哗然,好多人都叫出了声,“藏宝图,什么藏宝图?”

    也有人立刻就想到,林翰宣这个老狐狸,应该绝对不是不能打开这根纸卷儿,而是他要刻意的隐瞒这纸卷儿就是一张藏宝图的事实!

    其中也有好多人不由自主的猜测,许东应该也是知道这就是一副藏宝图的,没准儿是许东故意玩的一个手段。

    也有人立刻说,应该不是,郑雨郑大师、还有龙秋生,不是都说过了,他们都打不开,许东能够玩出什么手段来?

    只是牟思怡这么一叫,许东心里掠过一丝悻然,马军阀的宝藏图的事,牟思怡事知道的,但是还有一件事,到现在为止,就只有三个人知道,自己、胖子、乔雁雪,三个人知道的,那就是,马军阀的宝藏,已经被掩埋到大山深处,这幅藏宝图,除了研究价值之外,已经分文不值了。

    自己本来还想装模作样,将这幅藏宝图拿出来骗上几个小钱,牟思怡这一叫,到让自己凭空要多出来很多的麻烦。

    而在这个时候,林翰宣也是一脸恼怒的看向牟思怡,这鱼皮藏书宝藏图,林翰宣也的确认得,但是要说打开,林翰宣也确实是打不开。

    但是面对诱人的宝藏,自己打不开,就不代表不能打开,一百万,甚至更高的价值格,那绝对是超值。

    但一切可能的前提条件是,必须自己将这藏宝图拿到手里!

    然而,没想到被躲在幕布后面的牟思怡,一口就脚叫了出来,这岂不是毁了规矩,坏了自己的好事。

    林翰宣还正在恼怒之际,郑雨早醒悟过来,对牟思怡一招手,说道:“小妹妹,你过来……”

    牟思怡木然的走到台子中间,低着头不敢去看郑雨,以及许东等人,那样子,就像是一个将要被审判的罪徒。

    郑雨和蔼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妹妹,你能不能帮我们说清楚一点儿。”

    在众目睽睽之下,牟思怡红着脸,头也不抬的答道:“这是马军阀的宝藏图……”

    “啊……”台下有不少的人立刻就站了起来,慢慢的向戏台拥挤过来。

    “马军阀的宝藏图?”郑雨咀嚼这这几个字的含义,过了片刻,才转头问许东:“你为什么会拿这么贵重的东西到这里来?”

    郑雨的眼里,除了疑惑,还有严厉的责问,明明许东早就知道了这是一幅长宝图,难保就不会挖掘了宝藏,再拿宝图出来招摇撞骗,设计害人。

    面对郑雨的责问,许东只得上前答道:“我的确知道这是一幅藏宝图,但是几位大师与这位林老伯也看到了,这幅藏宝图到现在为止还没被打开过,打不开的藏宝图,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用,而且,我的本意也只是想要借今天这个机会,找一个能够打开藏宝图的人,如果实在找不到这样的人,我也就只好先换点儿现钱。”

    许东一上台就说过,寻求帮助,共同参详之类的话,至于要拍卖什么的,也是顺着形势发展,才决定下来的,而且,对拍卖,许东也没做过多的说明,毕竟,郑雨仔细看过,这东西没被打开过,这一点,郑雨绝对心知肚明,仅仅只是凭着许东知道这是一张藏宝图,就这样认定许东是出来招摇撞骗,也未免有点儿太过武断。

    还有一点就是,就算是许东知道这是一幅长宝图,拿给自己鉴定,无论自己是否看得出来,许东当然也不能够把这就是一幅藏宝图的事情说出来——这世界上有谁会拿着一张价值连城的藏宝图满世界宣扬。

    郑雨仔仔细细的想了一遍刚刚发生的一切,一时之间沉吟不语。

    倒是林翰宣有些焦急,满是恼意的瞪了牟思怡一眼,然后转头对许东说道:“既然你也知道这是藏宝图,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你拿着,打不开,也就分文不值,而且还有不小的危险,现在我给你一千万,卖给我!”

    听林翰宣这么一说,台下的人立刻大叫了起来:“这怎么行啊,你这不是坑害小孩子么,一处宝藏,你就给人家一千万,这世上的好事你岂不是占完了。”

    “不行,我也不答应,既然是拍卖,也不是谁谁一个人才有钱。”

    “对啊,咱多话不说,一千五百万,小哥儿,你把藏宝图卖给我……”

    “我出一千五百五十万……”

    “我给你一千六百万……”

    这下可好,原本就快要暗淡下去的现场气氛,一时间反而高涨了起来,比先前都要热烈许多。

    许东拿着话筒,赶紧说道:“各位大师大爷,虽说有人说过这是一副藏宝图,但请大家千万不要当真……”

    “你什么意思?”有人问道。

    许东毫不犹豫的说道:“在还没打开这幅藏宝图之前,谁也不知道这藏宝图到底是真是假,各位动辄数百万上千万,到头来万一一文不值,大家岂不是要吃大亏。”

    许东不这么说还好,这么一说,许多的人一边往台子边上挤,一边说道:“那玩意儿没被打开过,最起码宝藏还在,你这么说,是想独吞宝藏吧……”

    也有人说道:“你这是看不起我们这些人,数百万上千万,那又怎么了,这几个钱我还拿得出来。”

    也有人直接大叫:“拍卖……拍卖,啰嗦个什么劲儿啊,谁给的价钱高,宝图就归谁……”

    更有人大喝:“就算是一张白纸,今儿个我也要定了,不就是几个钱吗,谁的钱不是钱啊……”

    台下的人又叫又嚷,场面混乱不堪。

    到了这个时候,许东已经成了骑虎难下之势。

    见场面混乱,已经是到了群情激奋的程度,蓝兰赶紧大声叫道:“大家静一静,大家静一静,就算是要拍卖,这个样子,也没办法进行啊,大家静一静、静一静……”

    骚动的人群,很快进了下来,谁也不愿就此罢休,一双双贪婪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林翰宣手里那根筷子一般的纸卷儿。

    这时,不知道郑雨问了牟思怡一些什么,脸上的神色变得益发郑重起来。

    “各位……”骚动的人群静下来之后,郑雨咳咳,说道:“根据我们掌握的最新情况来看,我可以证实,这的确就是马军阀的宝藏图,但是,大家要听我讲清楚一件事,那就是,在拍卖之前,大家最好要先清楚这当中的风险,实话告诉你们,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这幅藏宝图还没有任何把法能够打开,也就是说,有可能在你打开这幅藏宝图的时节,它可能已经变得分文不值,我再三重复这句话,是希望你们考虑清楚再说……下面我将会为大家留出三分钟时间,让大家考虑,三分钟之后,我们将进行现场拍卖。”

    三分钟时间,不算太长,但也不算太短,让所有的人在这三分钟时间里好好的考虑一下,是否值得倾家荡产的来争取这张藏宝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