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六十七章 爱情故事(1)
一本读|WwんW.『yb→du→.co
    回到后台,二姑立刻按照先前的预计,让方家伟上台去抵挡一阵,毕竟现在这个时候,台下的观众正在亢奋之中,方家伟上台,就算表演当中有些出入,相信也还能敷衍过去。

    不过,这个时候,二姑对许东的态度,已经有了很大的转变,见许东回到后台,立刻亲自端来茶水,让许东先喝口茶,润润喉咙再说。

    许东淡淡的一笑,接过茶杯,问二姑,魔术节目的事情,编排的怎么样了?

    二姑讪讪的笑了笑,连声说:“对不起,小兄弟,这隔行如隔山,魔术这个东西,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实在是……关键是,我们不知道小兄弟你的底细,编排了几个节目,大家都觉得……觉得不是那么……达不到小兄弟你的那种水平……”

    “唉……”许东叹了一口气,转头问正在摆弄着化妆品的胖子:“胖子,说说,你有什么好注意没?”

    胖子明显的也是没想出来什么高招,见许东问自己,干脆低着头,不答。

    本来,许东跟着自己学魔术,也不是一天两天,自己教给许东的魔术,那都是只是一些最基本的东西,没想到许东到了台上,一出手表演,几乎惊爆了胖子的眼球,虽然许东所表演的魔术,有些地方的确是出自于胖子的说教,但是就整体而言,许东的“成就”,已经远远超过了胖子的想象,这让胖子除了震撼,还有的就是敬仰。

    让胖子编排魔术节目,胖子同样不知道要怎样的内容,这情形,就像让一个小学生出题目给给老师去做,还要让老师觉得有些难度,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胖子干脆懒得去想了。

    都过去了将近半个小时了,所有的人都还不能拿出来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许东也是头大不已。

    在接下来的不到十分钟之内,要拿出一整套可行的方案,包括细节都要做到不露出让人指责的痕迹,而且是要一群完全外行的人来做这个方案,那难度,怕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挑战的。

    许东想着,都忍不住皱上了眉头。

    偏偏这个时候,外面的那一群女孩子,见到方家伟上台,又卖力的大叫了起来:“家伟家伟……我爱你……家伟家伟……我爱你……”

    声音嘈杂刺耳,让许东都忍不住暗暗摇头叹息:“难道除了这两句,就不能换个台词吗?”

    二姑勉强笑着说道:“现在我们还有一些时间,小许,你先慢慢的想一下,有什么需要的,你尽管开口就是……”

    “需要的……”许东沉吟着,慢慢的说道:“我……需要一些真正的鲜花,对了,能不能买到一些真正的蝴蝶……蜻蜓也行……”

    鲜花、蝴蝶,这些东西都可以用来作魔术道具,现在这个季节,要找到这些东西,并不困难,就在古玩街头上就有鲜花店,蝴蝶,在花鸟市场也能够卖得到一些,这些都不是难题,二姑当下让人立刻去采办许东要求的东西,而且必须是用最快的速度。

    临走,许东又交代了一下,另外还要一些东西,二姑一一的记了下来,叫给去采办的人,一次采买回来。

    见许东已经着手准备道具了,胖子腆着脸,过来说道:“东哥,是不是有什么好点子了,快说说,我好做准备。”

    许东皱着眉头,说道:“我想到的,也只能是个大概,细节的地方,我还得要好好的想想,你最好别来打扰我,否则,搞砸了,老大那边你去交代。”

    胖子讪讪的笑了笑,赶紧识趣的闪人,这事儿,关系着对牟思晴的承诺,一个不好,还真是没法子跟牟思晴交代。

    见胖子闪开,许东这才转头问二姑:“你们这边有没有非常懂乐器的人,能够单独的演奏一些曲目?”

    “这个很简单!”二姑说道:“在舞台上,有种叫做“假唱”的方法,只要变换一下就成,无论是什么曲目都可以,呃,对了,我们这边,有个人的笛子,吹得很好,如果让他上场,就用不着用那个方法。”

    许东想了想,觉得笛子不怎么派得上用场,当下说道:“还是用假唱吧,这个角色,让胖子这家伙上去。”

    虽然不明白许东的具体意图,但是看着许东都开始置办道具,选择角色,想来许东心里应该是有些梗概了,二姑自然是欣喜不已。

    “我是这么想的……”许东见二姑、胖子都是期待不已的望着自己,当下说道:“这一台节目,我们来个剧情魔术,表演一个爱情故事……”

    “爱情故事?”胖子插嘴问道:“东哥,你可别说要在舞台上跟我轰轰烈烈的谈上一场爱情啊,我这人意志不怎么坚定,一旦入戏,那可能就会不能自拔,真的会爱上你的。”

    “去去去,一边去,谁会跟你谈情说爱,我对男人没兴趣!”顿了顿,许东才继续说道:“还差一个角色,就只能在二姑这边找了。”

    能够跟许东一块儿同台演出,这当然是件让人兴奋的事,二姑十分爽快的说道:“你说,你需要谁跟你配合,我立刻让她过来!”

    许东想了想,说实话“好运”里面的女演员,除了蓝兰还能拿得出手,其他的人,还真是有点“难度”。

    可是,蓝兰是主持,也是“好运”里面无法替换下来的主角,再说,之所以没让蓝兰直接参加表演,是因为蓝兰本身的功底并不是很扎实,这一点,二姑知道得很清楚,如果让她下来配合许东,在时间上有冲突不说,也一定不是最佳的人选。

    不过,许东说了,这个剧情魔术,主题是要表现“爱情”,显然,在自己这边,能够拿得出手的女演员,也就的确只有蓝兰了,主要是蓝兰年轻,漂亮,总不至于让许东这么一个毛头小伙子去跟那些个半老徐娘“爱情”吧,真要这样的话,在视觉感官上,肯定就达不到理想的效果。

    这倒不是二姑不想让自己手下的演员跟“未来的魔术大师”同台演出,相反,二姑极度期待这样的事,这毕竟是能够为“好运”争光的事,但是,要配合“大师”级别的人演出,就必须要最好的,否则,就会弄巧成拙。

    所以,许东提议让蓝兰配合许东的演出,二姑很是有些迟疑。

    对二姑的顾虑,许东也是有些头大,按照二姑所说,要么,就只能改变主题,要么就只能改变内容要求,可是到了这会儿,无论要改变那一个方面,都绝对是不小的挑战——最关键的是时间上的限制!

    方家伟虽然出了场,那一群女孩子也竭尽全力声嘶力竭的呼喊着助威造势,但这些女孩子的热情已经减弱了很多,再说,方家伟这次上台,虽然表演的还是魔术,依旧只是不断的变东西出来,基本上没什么新意,何况,在许东一连两次造成的视觉震撼,心灵冲击之下,就算是方家伟最拿手的魔术,呈现出来,也显得很是苍白无力。

    看样子,方家伟在台上,想要尽量的拖延时间,肯定是做不到,而且,具许东现在了解到的,接下来的鉴宝环节上,将要被鉴定是只是一件清朝的青花瓷件儿,价格并不会是很高,能不能拍卖出去,还很难说。

    要是能够拍卖,或许能够争取到一些改编的机会,但是万一根本就用不着拍卖的话,这个鉴宝的环节,恐怕都要不了两分钟。

    所以,在这个时候,哪怕是一点点儿小小的迟疑,改变,都有可能影响到许东的全部计划,甚至导致整个计划的失败。

    许东皱着眉头,做了最后的决定,不改变了吧,就按照自己的计划,执行下去。

    见许东决定了下来,二姑也是迫不得已,立刻让人赶紧把蓝兰叫进来,借着现在方家伟在台上拖延时间的机会,跟许东做上一些必要的沟通。

    蓝兰接到通知,心里也是忐忑不安,对许东这个大男孩,蓝兰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当然,这不是男女之情的那种感觉,应该说是一种崇拜,一个普通演艺人,对艺术大家的那种向往的崇拜。

    听说要跟许东联袂出演,蓝兰自然是既高兴不过,又担心不已,自己有几斤几两,演技功底有多厚,蓝兰自己再也清楚不过,跟许东搭配演出,最起码的一点,怎么才能够达到默契一些,这就具有极大的难度,毕竟,自己跟许东也是今天才第一次接触。

    谁知道,一见许东,许东只是简单地要求,让蓝兰用自己最擅长的方面,来跟自己搭档,反而是许东,要用最大的可能来配合蓝兰。

    也就是说,许东准备的这个“爱情故事”,所采取的将会另一种方式来完成表演。

    这个时候,方家伟在台上已经快要撑不住了,因为那一群女孩子的呼声,远远不如先前热烈了,虽然还在叫着,但是其间竟然夹着了不少喝倒彩的声音。

    这无疑预示着,方家伟马上就会被“赶”下台来,而蓝兰,也必须马上去准备报幕、解说鉴宝的工作。

    也就是说,许东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跟蓝兰来继续沟通下去,自己需要的东西也全部买回来了,自己也还需要时间整理呢。

    蓝兰走了之后,许东借口说要换衣服,让别的人暂时回避,甚至是胖子,许东也好不客气的赶了开去,一个人躲在换衣间里,将买回来的一些道具等东西,妥善的处理了一下。

    不出所料的是,方家伟回来之后,不到三分钟,台上的蓝兰就开始报幕:“无论是瓷器,还是玉器,上面都沉淀着祖国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它们都是无价之宝……谢谢孙老先生的参与,谢谢四位大师……”

    这时,许东跟拿着一把小提琴的胖子两个一前一后上了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