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六十八章 爱情故事(2)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跟胖子两个人一上台,下面的人立刻发出一阵哄笑。

    许东这个时候倒是一身正装,但是胖子却被化装成一个撵着许东追打的“未来岳母”,让人一看,就知道现在江要表演的,应该是个小品类的节目。

    许东一上台,就慌慌张张的跑到蓝兰身边,围着蓝兰打了两个转,这才对着蓝兰作揖打拱,将蓝兰挡在胖子的面前。

    蓝兰好奇的问道:“请问,你们二位这是……”

    许东凑近话筒,答道:“大姐,就是……就是我跟她,跟她的事,可是老人家不答应,连我送的东西,都给扔了出来……”

    说着,许东随手一摸,手上立刻出现了两个大纸袋,沉甸甸的,看来,是送给“未来岳母”的礼物。

    对许东来说,一上台就直接开始表演,是省略了一个让蓝兰报幕的还节,但是在误打误撞之下,却巧合了一个应对观众情绪不高的方法,像这样子,一上台直接就把台子下面的人带进“戏里”,让观众入戏,也算是出其不意的一招。

    蓝兰故作的“哇”了一声:“这么多啊,都送的是些什么啊?”

    许东苦着一张脸,将手里的袋子放下一个,然打开其中一个袋子,伸手往袋子里面一掏,想不到掏出来的,是一筐子煤球。

    台下的人“轰”的笑了出来,这年头,到丈母娘家,送米送茶送烟送酒,送鱼送肉的都有,可就是没人送煤球的,人家缺什么都不会缺这个!

    再说,“煤”和“霉”同音谐意,在老婆还没到手之前,就往岳母家送煤球,那还不“霉球”了。

    所以,胖子扮演的丈母娘,也是在一边又是跺脚,又是挥舞着手里的小提琴弓弦。

    抛开许东的魔术好坏不说,就只是这个“错位”的送礼,都能够让人发笑的了。

    蓝兰忍住笑意,问道:“你就送这个啊?”

    许东“呃”了一声,赶紧又往袋子一掏,这一次,掏出来的,居然是一件羽绒服,不过,这件羽绒服,小得显然是胖子穿不了的。

    蓝兰将羽绒服接了过去,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大叫道:“天哪,这是给大妈孙子穿的吧?”

    胖子在一边摇了摇手,又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显然是说这件羽绒服就是送给自己的!

    蓝兰笑着对许东说道:“大热天的,你给大妈送羽绒服,而且,大妈穿着又不合身,那就怪不得大妈要生气了,你应该送一些大妈喜欢的东西才对啊。”

    许东一急,赶紧又往袋子里掏去,这一次,许东掏出来的,是一个大大的电子钟。

    “哎妈,你说,这给我送钟,送终,他这不咒我早点儿去死啊……”胖子故作气恼的大叫,而且还拿着弓弦,又要去追打许东。

    台下的人已经开始有人笑翻了,许东这个魔术,从小小的袋子,先后拿出来三样东西,每一样的体积都超过了纸袋子的容积很多倍,在看过方家伟表演的小魔术之后,再看许东这样的表演,所有的人立刻就有了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是以,台下的人就更加容易把注意力集中起来。

    蓝兰赶紧拦住胖子,说道:“大婶,他真心喜欢他吗?”

    胖子叉着腰,恨恨的一跺脚,一看那样子,就是“真心”的了。

    蓝兰转头望向许东,又说道:“兄弟,大婶说的得对吗?”

    许东点了点头,说道:“我们以前是同学,我心里暗恋着她很久,也给传过小纸条……”

    说着,许东手掌一摊,手上变出来一张纸条儿。

    蓝兰把纸条儿接了过去,将纸条上面的字大声念了出来:“我爱你,莫蒂耶夫斯基……这先生,你叫莫蒂耶夫斯基?”

    许东低着头说道:“啊……那是我同学让我传的……”

    说着,许东再次伸手,将一个厚厚的笔记本递到蓝兰手里,蓝兰笑着接过笔记,打开一看,笔记里面全是一片空白。

    蓝兰很是疑惑地说道:“这里面什么都没有啊?”

    许东说道:“不是啊,我的心,就像这日记里面的纸张一样洁白,对她的感情,就像鲜花一样绚烂……”

    说着,许东从蓝兰手里拿回日记本,立刻将日记本变成一束五颜六色的鲜花。

    许东表演这个变花,跟方家伟表演的不同,方家伟的鲜花,无论有多好看,那都是丝巾做出来的,而许东变出来的鲜花,完完全全是真的,花瓣上,都还有些细微的水珠。

    “哇,好漂亮的一束鲜花……”蓝兰惊叹不已。

    偏偏许东拿着鲜花,往空中一撒,一束鲜花,顿时变成片片彩蝶,在戏台上翩翩飞舞起来。

    “哇……”台子下面的人,尤其是那些女孩子,几曾看到过这样梦幻似的魔术表演,一个个全都倾倒了。

    甚至其中一只凤尾蝶,在空中飞舞了一阵,无巧不巧的轻轻落到先前被方家伟呵斥过的那个女孩子的肩头,那个女孩子尖叫了一声,竟然幸福得差点儿晕了过去。

    没办法,现在的小女孩子,不仰慕明星的,实在是太少了!而许东的表演,实在不俗,几乎超过了这个女孩子所知道的任何一位魔术大师。

    按照许东的计划,这个节目表演到了这里,就已经结束了,毕竟在仓促之间,实在没办法安排更多的细节。

    可偏偏不巧的是,正在许东准备收拾道具,谢幕下台的时候,牟思怡姗姗上到台来,而且一上台,就径直走到许东面前。

    “许东……你真的喜欢我吗?”众目睽睽之下,牟思怡俏脸通红,但是却依旧羞涩不已的问道。

    许东心里气得想要骂娘,但是在脸上,只得装出一副笑脸,而且是十分幸福的笑脸。

    胖子、蓝兰、以及二姑等人都措手不及,接下来,该怎么办?

    慌乱之间,胖子将小提琴搁在肩头,一看这架势,二姑立刻想起,许东的要求,赶紧让音响师放一段乐曲,以配合胖子假唱。

    谁知道,音响师虽然接到了通知,但是却没听说到底要放什么曲目,一时之间,又不敢太过拖延,以免让胖子穿帮,见胖子摆好架势,音响是立刻打开了,不过,放出来的音乐,却是一首“化蝶”。

    这首“化蝶”,虽然是一首名曲,但是其意境却稍显悲戚凄凉,这明显与现在刚刚才热烈起来的气氛相左啊。

    听着这曲子,许东又被牟思怡这样一问,心底那一丝早已熄灭的念头,差一点儿就被死灰复燃起来,一时之间,许东发呆。

    想不到的是,不等许东搭话,牟思怡上前,说道:“你不要骗我,你真正喜欢的人,是我,对不对?”

    牟思怡这么一说,台下的好些人都是一脸暧昧的笑了笑。

    许东心里一慌,把目光转向蓝兰,想要蓝兰帮忙上前解一下围,只是蓝兰这会儿还以牟思怡上台,又是许东来的一招“出其不意”,所以,蓝兰不但没去给许东解围,反而在一旁笑容可掬的看着许东。

    许东目瞪口呆的看着牟思怡,心头转念了好几百遍,最后,叹了一口气,接着乐声的遮盖,低声说道:“别胡闹,我已经没词儿了……”

    说着,许东就要转身下台,只是,牟思怡却不依不饶,红着脸,鼓起勇气,大声说道:“许东,刚才你是在演戏,现在,我正正经经的问你,你是不是很喜欢我?”

    台下的人都还沉浸在剧情当中,见牟思怡这么一问,“哗”的笑出声来,像这样的表演,大家都还是头一次看到,尤其是那些个男人们,无不暗暗的揣莫着剧情背后的故事。

    许东见蓝兰也不过来帮忙解围,胖子又脱不开身,台下的人又哗然起哄,等待着剧情发展,当下,许东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说道:“小妹,你用不着考验我,我对她的爱,那是坚贞不移的!无论你用什么方法,都无法转移我对她的爱……”

    说着,许东赶紧跟胖子递了个眼色,示意胖子,现在自己身处困境,要胖子赶紧过来帮忙。

    胖子先是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当下挥舞着弓弦,佯装又要追打许东,跑到蓝兰跟前,低声说了一句:“出了问题,赶紧想办法撤!”

    蓝兰一怔,虽然不明白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当下也赶紧走到牟思怡身边,笑了笑,说道:“看得出来,这位先生的爱,是纯真的,是经得住考验的,小妹妹你也应该放心了……”

    胖子追打着许东,在台上转了两圈儿,许东再次扔出一些鲜花,放出来一些蝴蝶,在台下的人群哄笑声中,草草结束了表演,屁滚尿流一般下了戏台。

    见许东跟胖子两个把自己一个人人在戏台上,牟思怡眼圈儿一红,急急匆匆的转头追着许东跟胖子两个下了台。

    台子下面的人,顿时在翩翩起舞的蝴蝶群中站了起来,对许东的表演,报以热烈的掌声。

    其实,许东的演技也许并不十分出色,只是这个小魔术的内容,深深地触及到了好些人心底深处的那根线,恰恰又因为许东的演技并不出色,几乎就是纯“原生态”的表演,这让人反而觉得很是生动。

    下到后台,躲进了换衣间,许东这才长长地出了口气,只是这口气一呼出来,许东顿时大骂了一声:“王八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