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六十九章 菊花石砚台
一本读|WwんW.『yb→du→.co
    现场上的气氛,总算是稳定了下来,这以后的事情,多数时间还得二姑自己去努力维持,毕竟在没有人能够编排、指导的情况下,光靠许东一个人,也没办法撑得住。

    二姑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当下把许东尽量安排到稍微清净一点儿的地方,而且还特意安排了一个人,照顾许东,听候许东差遣。

    对二姑的热情,许东心里倒是有些热乎,但是对牟思怡一连几次的捣乱,许东又特别的烦恼,稍微休息了一下,当即让胖子去把牟思怡找来,自己要好好的问问,看看牟思怡到底是什么意思。

    只是胖子出去,没把牟思怡找来,却把牟思晴带了进来。

    一见到许东,牟思晴顿时微微地笑了笑:“听说你的表演,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格格,没看出来,你还有这表演的天赋!”

    许东没好气的说道:“你还说,都是你,非得要赶鸭子上架,都快要把我给逼死了!”

    牟思晴一脸冤屈:“我有逼你吗?应该是你自己想要表现吧。”

    一听这话,许东立刻就站了起来,摆出一副撂挑子不干了的架势,瞪着牟思晴说道:“老大,你这话可说得,我现在就不干了,行不行?”

    牟思晴瞥了一眼,一张脸又冷了下来:“哼,刚夸你两句,你就翘尾巴,给你一点儿颜色,你倒还真蹬鼻子上脸了啊,你真不干了?”

    对牟思晴,许东也真是没多少办法,这家伙“凶残刁蛮”,好言好语让自己帮忙,自己要是还不识相,到时候肯定有自己的苦头吃了。

    吃点苦头,许东也不见得怎么在乎,关键是昨天下午的事,自己还真是欠了她一个人情,何况先前也答应了她的!

    “这倒也不是,不过有件事,我可得要跟你讲清楚,要不然,我可没办法撑下去……”许东见牟思晴有些嗔意,赶紧转弯说道。

    牟思晴皱着眉头,冷冷的说道:“你还真是一头拉着不走,打着倒退的驴子,说吧,什么事?”

    许东把自己担心再要上台,牟思怡又会去捣乱的事说了一遍,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本来就因为没人帮着筹备策划,许东自己想出来的东西,又不可能尽善尽美,所以,一旦有人横里打岔搅乱,这可是让人没办法收拾的事情。

    牟思晴皱着眉头,许东出面跟方家帮忙,还有人敢横生岔子,故意捣乱。

    “谁,是谁啊?”牟思晴问道:“是谁敢给你出难题。”

    “这个啊……”许东本来想要直接就说是牟思怡跟方家伟两个,但是想了想,觉得有牟思晴在这儿,牟思怡多半也不敢乱来,至于方家伟,凭着他那点伎俩,许东还不怎么把他放在眼里。

    倒是胖子这家伙,立刻就说道:“刚才,我们刚刚要下台,小妹却给我们出了个老大的难题,差点让我们没能下得来。”

    “小妹,那个小妹?”牟思晴诧异的问答。

    “就是老大的妹妹,小牟妹子。”许东还没来得及阻止胖子,胖子就脱口而出。

    其实,胖子这人,也是个十分讲义气的人,见着了牟思怡的一些做法,胖子早看不过眼去,所以,见牟思晴问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在这种场合里捣乱,胖子就顺口说了出来。

    “是她……”牟思怡的眉头一下子锁了起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这个时候再也没办法隐瞒了,许东索性把今天的事情从头到尾,简略的说了一遍,最后还叹了一口气说道:“思晴,你的体谅量一下我的苦衷,本来就没人能够帮我这个忙,她这样老是在关键时刻,给我出难题,弄得我都没什么办法招架了。”

    “原来是这样……”牟思晴沉着脸,过了半晌,才问道:“许东,你老实告诉我,你真的是暗恋过她?”

    许东苦着脸说道:“这都不是……不是已经过去了的事情吗,哎呀老大,咱暂时不提这事儿行不行啊,现在,接下来的要做的节目,我都还没着落呢?”

    “不行,这事儿你要不说清楚,我……我跟你没完?”牟思晴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

    胖子凑了过来,在一边打圆场,说道:“老大,嘿嘿……这样的事,谁都有过,对不对,这也不能怪东哥啊!”

    一瞬之间,牟思晴的脸涨得通红,冷冷的说道:“胖子你给我一边儿去,我得好好的收拾收拾这个……这个家伙……”

    胖子还想阻拦,没想到牟思晴一把将胖子推开,然后将许东抓住,随即亮出对付许东特别经典的一个动作:去摸手铐。

    只是这一次,牟思晴带着手铐,又拿在了手里,却没去铐许东,只是将手铐拿在手里,微一思索,把手铐又放了回去。

    然后,牟思晴拽着许东,出了换衣间,跟二姑打了一声招呼,说是有事,许东暂时帮不上忙了,也不管二姑答不答应,拽着许东,随即大摇大摆地走出后台。

    许东走了,胖子自然也不会留下来,紧紧跟着牟思晴、许东两个人。

    牟思晴也不理睬胖子,拽着许东,离了方家,直往古玩街而去。

    恰好,不一会儿,三个人便到了李四眼的摊子跟前,让胖子有些惊讶的是,李四眼居然没有将那些东西携裹着逃了,反而帮许东卖掉一件铜器,买了四千八百!

    见许东过来,李四眼兴高采烈地拿出钱来,要给许东,许东淡淡的笑了笑,让胖子把东西带回去,钱,就只收了三千五百块本钱。

    李四眼也不含糊,当下找来车子,又帮胖子把这些东西一股脑儿装上了车,又预先付了车费,这才笑眯眯的跟许东告别。

    许东感念李四眼这人敦厚,实诚,当下留了个电话号码,又跟李四眼说,如果以后有什么事的话,尽可打这个电话,李四眼收好许东的电话号码,乐呵呵的看着许东跟牟思晴两人。

    这半天了,牟思晴都还不肯放开许东!

    办完了这些事,许东还不肯就此走人,磨磨蹭蹭的,到了离李四眼隔着的第三个地摊上。

    这个地摊上显然是刚刚上了几样新东西——先前路过的时候,都没看见那几样。

    新摆出来的物件之中,有一块砚台,七八寸长短,五六寸宽窄,厚度也足足有一寸多,特别引人注目的是,那是一块菊花石砚台!

    所谓的菊花石,是一种特有的石种,是因为这块青灰色的砚台是石头里面含有天然的形成白色菊花行结晶体,看上去很像是自然界里的菊花,又因为形态逼真,所以,许东对这块砚台特别的感兴趣。

    这个地摊的摊主是一个女的,三十来岁左右,样子蛮和气,见许东到了自己的摊子面前,很是客气的就递了个小马扎过来。

    知道许东是个开铺子,要买东西的量很大,所以这位女摊主,直接就开始介绍自己的东西的特色。

    她这摊上,东西也不算少,同样摆着一些瓶瓶罐罐,瓷的铜的、甚至还有一块开了一半的一块玉石原石。

    不过,这些东西跟李四眼的那些就没法子比拟,李四眼的东西虽然价值不高,但还有大部分是真东西,但是这女摊主摊子上的东西,除了那块菊花石砚台,其他的全是没什么价值的高仿假货。

    这位女摊主也直言不讳,说她的这些东西,每一件除了成本,另外再给三五十块钱的利润,就可以统统卖给许东。

    女摊主也挺爽快的。

    许东也没多想,一共选了十来件东西,给了两千来块钱,随后又问那块砚台的价格,女摊主笑了笑,要了个一千八的价位。

    还没走开的李四眼笑了笑,跟那位女摊主说,其实,像这一块砚台,一千八的价格,还是要得高了点儿,第一是因为这不是最著名的湖南浏阳出产的菊花石,要真是湖南浏阳的菊花石,一千八的价格,肯定是低了。

    许东很是好奇:“这里面还有这样的讲究?”

    李四眼笑了笑,解释说,菊花石,大致有好几个产地,最著名的,是湖南浏阳出产的天青菊花,那种菊花石,无论雕成的是什么东西,那可都是按照斤两计价,好的,一斤都得好几万上十万。

    其他出产菊花石的地方,比如京城西山、徐州、永丰、陕西等等地方,都有出产,只是相对来说,没有浏阳的出名,而且,在质地上,虽然各有优势,但在价值上就大打折扣了。

    许东听得心驰神往,不住的李四眼一些问题。

    李四眼也耐心的一一回答,比如说,菊花石雕刻之中,有种手法叫做“嫁接”。

    造成菊花石需要“嫁接”的原因是,菊花石的发现应用,已经有数百年历史了,到了现在,出自天然裸露的环境下的完整菊花石,已经是极为罕有,人们就不得不用化学,或者物理的方法将真正的菊花石加以改造。

    用法学方法改造的菊花石,一般来说很容易碎裂,而用物理方法改造的,就叫“嫁接”,也就是说,有可能是将两块硬度差不多的菊花石,用物理的方法,连接成一块。

    许东笑了起来,指着菊花石砚台上的一处细纹,问道:“这应给就是嫁接的痕迹,对吧?”

    李四眼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许东的问题,而是继续说道:“菊花石雕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指标,就是说,要有花蕊,菊花石上面的花蕊如果没有,或者是最后加上去的,其价值也会大打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