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一章 一根木头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无可奈何的看着牟思晴,反正牟思怡这方面的事情,许东不愿意再多说什么,再多说什么也没什么益处。

    牟思晴再问这方面的事情,许东就避而不答,也懒得管牟思晴想要动“粗”,这让牟思晴更是气闷不已。

    想要跟以前一样用些手段吧,明显的,许东就不吃她这一套了,来软的吧,许东也是支支吾吾,不愿多说,这让牟思晴觉得,现在,自己好像跟许东的距离,一下子拉开了很远。

    这是以前牟思晴从来也没有感觉出来过的事,更是从来也没觉得跟许东之间,会有过这样的距离,牟思晴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客厅里的气氛,顿时很是有些僵硬。

    “你是说……因为思怡,你跟方家伟有了些嫌隙,但是你又顾忌着我们牟家跟方家是世交,这样,会让你左右为难,是不是?”过了好片刻,牟思晴才问道。

    跟许东交往的时间,也不是一天两天,许东的脾气,牟思晴是领教过的,好好的说,正大光明的来,许东什么都认,但要是惹火了许东,只要让他稍微占着一丝理儿,许东那可是就敢翻天的人。

    按照牟思晴的猜想,如果是单挑对阵,许东倒也不一定会害怕方家伟,可是,一旦知道牟家跟方家是世交,许东就不得不顾及着他自己跟牟家的关系,若是一旦正面跟方家伟发生冲突,势必让牟家也很是难做。

    也就是说,现在许东不想把话题继续下去,除了会将整个牟家都牵涉进去,而且,势必会伤害到牟思怡本人。

    见许东不答,牟思晴再次追问了一声:“许东,你说,是不是这样的?”

    许东淡淡的笑了笑,依旧不答,只是拿起那块菊花石砚台,自顾自的看了起来。

    只是许东的这幅模样,让牟思晴很是恼火,对牟思晴来说,事情的经过或者结果,牟思晴或许可以猜想得到,或者能够预计得到,但是许东这样的一个异类对牟思晴来说,她实在没办法去预料什么,最关键的是,现在这件事情,关系到的是牟思怡!

    关系到牟思怡的事情,本来就让牟思晴心里有些乱,心里一乱,突然之间就会觉得失落了很多的东西。

    怔忡了许久,牟思晴才说道:“许东,你什么都不跟我说是吧,也好,我不管你怎么想的,我也可以跟你把话说明,昨天刚回来,我就听到龙爷爷他们说过一件事,而且,我爷爷好像还十分赞成,是……是关于你跟思怡的事情……”

    许东闻言一怔,抬头问道:“我跟她的什么事?”

    牟思晴瞪了一眼许东,恼道:“说你是跟木头,你还真就是根木头!”

    “你怎么又凶起人来了,我跟她,除了以前是同学之外,我可真是还不想再跟她有什么事情了。”许东嘿嘿的笑了笑,说道。

    “你真跟她没什么关系?也不想跟她有关系了?”这一刻,牟思晴的眼里闪出一丝亮光,只是这一丝亮光,随即又黯淡了下去。

    许东略略点了点头,又不再说下去。

    牟思晴想了一阵,突然说道:“许东,你答应过乔家俊,一定要跟他比试一下,看谁先解开‘宛渠之民’这个谜,对不对?”

    许东不知道牟思晴葫芦里买什么药,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其实,这一趟出去,给我的感触很大,那些神奇的事情,那些神奇的东西,让我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刺激,说到跟乔家俊那个家伙打赌,嘿嘿……最后的输赢,我还真没放在眼里。”

    “你……你们赌的可是十个亿啊!”牟思晴失声说道。

    “十个亿,二十个亿,那又怎么样?”许东淡淡的笑了笑:“我这人,没钱的时候,极度的渴望能够拥有千万身家,但是最近这一段时间,我突然发现,其实,钱,带给我的,并不会是全部的快乐。”

    “你……哼,你现在有些钱了,你的确可以这样说,但是你万一要输了,你又……你又拿什么给人家?”

    许东笑了笑不答,凭着自己能看到“宝气”这一点,相信这以后,就算是需要再多的钱,那也只不过是需要一点点儿时间而已。

    一想到这个,许东不由自主的又看了看手里的菊花石砚台。

    见许东笑而不答,牟思晴又说道:“许东,我也想好了,我发现现在的那份工作,的确不是我最终想要做的,所以,我想,这以后,我们组个队,一起去探寻那个秘密!”

    “嗷……”许东吃了一惊,没想到牟思晴真的说不干就不干了,还想组队去探险,这,岂不是应了胡青山的那句话,是自己把牟思晴的前程给糟蹋了,这怎么行!

    见许东吃惊,牟思晴淡淡的说道:“你用不着那么看着我……你说得对,出去游历一下,经历一些锻炼,不断的挑战自我,这的确是能够让人活得更精彩,更刺激,何况,那份工作,我做着,其实也并不是很开心。”

    “啊,牟大小姐,老大,这事儿,你万万可不能这么想,你真要这么去做,我可就要被千夫所指,被万人唾骂,恐怕,第一个不会放过我的,就有胡青山那家伙,我可不敢去招惹那家伙,到现在,我脸上还痛着呢!”

    听说牟思晴真的要辞了工作,跟自己去四处游荡,许东真的是吓了一跳。

    “你紧张个什么?”牟思晴很是少有的笑了笑,说道:“这么跟你说吧,这一趟出去,说实话,给我的震撼,绝对不会亚于任何人,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经过那间密室里面的光芒照射之后,我的无痛症,已经完全消失,你说,这种震撼的程度,对我来说,会有多大?”

    牟思晴的无痛症消失,在牟家许东拿茶杯时,不小心把茶汁洒落在牟思晴手上的时候,许东就有些发现,但是许东绝对没想过,牟思晴的无痛症,好到了什么程度。

    现在牟思晴这么一说,可以说既在许东的预料之中,又在许东的意料之外,“完全消失了”!怪不得牟思晴说给她的震撼,不会亚于任何人。

    许东怔了片刻,才问道:“真的……完全消失了?”

    牟思晴淡淡的一笑:“还有一件事,我,正式跟乔家俊解除了婚约,现在,我也是自由自在的孤身一人……”

    不知道是许东没听出来牟思晴的意思,还是故意听不出来,摇着头,惋惜的说道:“可惜,其实,乔家俊的为人还是不错的,人长得英俊潇洒,又有钱又有身份……一桩大好姻缘,可是老大你就这么放弃了……”

    “木头,你就是一根呆木头……”牟思晴涨红了脸,只觉得牙根儿痒痒的,几乎又有要揍上许东一顿的冲动。

    看着牟思晴的表情,许东心里有些发虚,牟思晴这家伙,总是喜怒无常,高兴的时候,怎么说也没事,但是一转眼,说不定就的要为自己刚才所说的付出代价。

    所以,许东赶紧把目光再次转回到自己的那块菊花石砚台上,仿佛,这块菊花石砚台,有着永远看不完的新鲜。

    见许东又来“死猪不怕开水烫”这招,牟思晴忍住气恼,冷冷的说道:“乔家俊临走的时候,留下来几本书,记载的是一些关于‘宛渠之民’的,你什么时候有空,过去拿过来好好的研究一下,别到时候弄个手忙脚乱。”

    口气里,很是有些命令的味道,只是许东这会儿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这块砚台上,对牟思晴的话,充耳不闻。

    牟思晴再要使些脾气,片片这个时候大门响动,有人进来。

    进来的是胖子,一看到牟思晴也在这里,胖子怔了怔,随即讪讪的说道:“啊,老大也在……”

    见胖子回来,许东抬头问道:“你去哪里了?这都半天了!“

    胖子撇了撇嘴:“我送东西回来,一个人呆着无聊,于是又去了趟方家那边,看了两场演出,嘿嘿……就那水平,怪不得场景惨淡……”

    许东关心的倒不是表演,想了想,问道:“那边的鉴宝活动,是什么状况?”

    胖子幸灾乐祸的笑道:“还能有什么状况,整个鉴宝,从开始到现在结束,就出了个叫许东的,拍出了个六千多万的天价宝贝,剩下来的,拍价最高的,就是方家一件什么山子,听说是什么白玉的,拍了个八百多万,嘿嘿……跟我们对眼儿,活该他惨淡收场……”

    “惨淡收场……”许东失声叫了起来:“方家的开张仪式,这就收场了?”

    “对了,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胖子问。

    许东看了看牟思晴,微一沉吟,这才说道:“在古玩街地摊上逛了一圈儿,又买了些东西回来,又去趟饭店,刚刚到家!”

    许东可不敢跟胖子说自己跟牟思晴回来很久了,要真说了,胖子那嘴巴,不知道又要说出些什么来。

    幸好,胖子一听说许东又买了些东西,当下就去这次买回来的,是些什么。

    不过,胖子一眼见到许东手里的那块菊花石砚台,顿时来了兴趣,笑眯眯的说道:“东哥,这东西,挺好看的,应该值不少钱吧,来来来,拿给我看看。”

    说着,胖子伸手就去从许东手里抢那块砚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