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不厚道的好人
一本读|WwんW.『yb→du→.co
    听牟思晴这么一说,胖子面露喜色,有牟思晴加入,这就跟牟家沾上了边儿,这往后,在生意上,也就有了个“靠山”!

    只是许东跟桑秋霞两人却不怎么乐意让牟思晴加入。

    现在这个铺子,其实说白了,就是三个苦孩子凑在一起,也是许东为了消除三个苦孩子之间的隔阂,将三个人更加紧密团结起来,这才会用的方法。

    但是,牟思晴会是苦孩子么,还有,这铺子,别看三天两头的许东又发是工资,又是给奖金什么的,倘若真正只是按铺子里的收入来计算,那根本叫“入不敷出”!多了牟思晴一个人,许东得要增加多大的经济压力?

    对许东来说,生活在现现实社会之中,最基本的,还是必须要有经济基础,什么人格魅力之类的东西,那都很是有些空洞。

    但是经济基础,对牟思晴来说,却远远不如胖子、桑秋霞两个人来得迫切,所以,牟思晴要成为三个人的铺子里的股东,在许东看来,纯粹就没那个必要。

    桑秋霞不怎么愿意的是,牟思晴如果也成了“股东”,那么,跟许东倨傲在一起的机会就大大的增加,这对自己的“利益”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无论身份、地位、自身条件等等,桑秋霞自认跟牟思晴是无法比拟,唯一能够与牟思晴抗衡,抵御牟思晴“挑衅”的机会,也许,就是拒绝牟思晴的加入。

    只是这个理由,桑秋霞仅仅只能压在心底,却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

    只是这一犹豫之间,牟思晴竟然就说她们两个已经默认了,而且还继续说道:“许东,瞧见没有,二比一,就算是‘董事会’决议,这也应该算是通过了。”

    见胖子跟桑秋霞两个人没有明确的提出来反对,许东虽是有些气恼,但话已出口,想要反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见事情已经谈妥,牟思晴笑了笑,对许东说道:“我这人做事情,喜欢踏踏实实,而且,像这样的事情,我都会要一些可靠、可信证据!今天这事情,对我来说可不算小,所以……”

    这时候,轮到许东的牙根有些痒痒了,本来,许东都想象不到,像这样的集团创始、股份划分等等重要的事情,那中间是有着许多不可或缺、却又极为繁琐的正规手续的。

    但是在最初,许东仅仅仅只是凭着自己年轻气盛,极为简单的想象,认为只要自己说了,没人反对,那就是铁板上的钉子,殊不知牟思晴一语惊醒了梦中人,这才让许东想到,这些事情,还真是不能马马虎虎。

    当下,许东只得讪讪的笑了笑,说道:“老大提醒得极是,不过在办理手续的程序方面,这个你比我们都懂,这个就由你来操作,后面大家签字认可就是了……”

    顿了顿,许东又笑着说道:“这样也好,今后,铺子里的事,就完全交给我们桑董负责,柜台上的业务,就交给掌眼师傅打理,各类需要与官方打交道的事情,就交给老大,我跟胖子两个吧,就负责……就负责……”

    许东嘿嘿的奸笑了两声,才说道:“我们两个必须负责各类资源的考察!”

    桑秋霞这下很是不满,许东这话里的意思,很是明显的,他跟胖子两个就是要当甩手掌柜!

    牟思晴也淡淡的说道:“什么‘资源考察’,还不是只拿钱不干事,变着法子偷懒,四处去晃荡,而且,还要对我们指手画脚。”

    许东洋洋得意的说道:“话可不能这么说,大家想想,有句古话说得好,叫做女主内、男主外,咱们团结一致,内外发财,才能把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的,对不对。”

    听许东说可以让自己也当甩手掌柜,胖子早就忍不住拍起手来,巴掌拍的“啪啪”响,大叫道:“说得好……”

    牟思晴跟许东齐声问道:“谁啊,谁说得好啊!”

    胖子咧着嘴笑了笑:“你们两个,你们两个说得都好。”

    “无聊……”牟思晴瞥了胖子一眼。

    “墙头草……”许东特不满意的瞪了胖子一眼。

    四个人这就算是成立了一个小小的集团,而且,许东也分工好了,只是考虑到落到实际操作上,桑秋霞一个人就要辛苦许多了,毕竟,铺子重新开张之后,也就只有桑秋霞一个人在店里打理,许东又提议重新分配了一下股份。

    牟思晴的百分之十,留给掌眼师傅的百分之十,都没计入调整的计划,需要调整的,就是许东自己跟胖子两个人。

    胖子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股份让出来百分之二点五,许东也让了一些,让桑秋霞一个人拥有了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权。

    虽然说了手续什么的,让牟思晴去办理,但是现在决定下来的事情,牟思晴趁热打铁,立刻找来纸笔,把股份的分配,以及每个人需要担负的责任,全都形成了文字根据,做成一份协议书,而且,还特别慎重让大家都看了个清楚仔细,然后签上自己的名字。

    只是大家都觉得没什么问题了,把字签完,牟思晴拿着协议书,似笑非笑的对许东说道:“现在,哼哼,我看你还能跑到哪里去?”

    看着牟思晴的表情,许东忽然间不知不觉的产生了一种掉进了陷阱的感觉。

    胖子在一旁捅了捅许东,低声说道:“东哥,我怎么发现你这人在某些事情上,简直就是一根木头!唉……这样天上掉馅饼儿的事情,怎么就没法子落到我的头上呢。”

    许东斜着眼睛,看着胖子,怒道:“你就不怕那是一张过了夜的馅饼,砸到你那脑袋上,直接把你砸晕过去?”

    胖子无所谓的笑了笑:“就算是晕了过去,那也是因为幸福的!”

    许东真是无语之至,过了许久,才让桑秋霞把电脑拿出来,要跟牟思晴转账,牟思晴也毫不客气,直接报了账号,接受了许东划过来的五百万。

    只是牟思晴看着到了自己账上的五百万,笑了笑,问道:“许东,你一千多块钱,转眼就赚了人家上万倍,哼哼……那摊主,人家可是一女的!你这么做,我怎么就觉得这人不怎么样厚道啊!”

    胖子正色道:“老大,你这话可就不怎么中听了,在古玩买卖这一行,从来就打眼捡漏这一说,东哥今儿个捡了漏,那是他运气好,并不是什么巧取豪夺、强买强卖得来的,大家一个愿打个愿挨,这可不是犯王法的事儿,对吧?”

    许东也笑了笑:“老大,买这东西的时候,你可是没吭过半句声儿啊!再说,在市集上做生意,大家可都是凭着眼力运气吃饭的,没什么所谓厚道不厚道之说,还有啊,如果我真要是不厚道,你可也就是帮凶……”

    牟思晴没想到自己的一句玩笑话,引得胖子跟许东两个人都长篇大论的反驳起来,当下只得举手投降,不过,想想也是,最起码,事先也没人知道那快菊花石砚台里,会场着那么个什么天珠啊!要不是碰巧摔碎了砚台,没准儿一千几百块钱又会卖给别人也说不一定。

    ——这都牟思晴想当然的看法,只是这样说了出来,牟思晴心里也觉得拿这钱,也拿得心安一些。

    许东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得,这会儿,大家都拿了钱,我却成了不厚道的坏人了。”

    因为现在没人知道天珠能够值多少钱,不过,能够捡漏捡到天珠,许东自然是占了第一大功劳,而且,连胖子跟桑秋霞两个都没沾上边的人,都跟着分享了一百万,所以大家也就只当是许东拿了七百万,买断了天珠的所有权,也就在没人去计较这天珠到底能够价值多少了。

    桑秋霞明明知道牟思晴跻身进了董事会,对自己的理想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之下,也实在找不到两全齐美的办法来,惆怅了一阵,也就只能暗自叹息一声了之。

    反正,现在,至少到现在为止,桑秋霞觉得自己,以及自己一家三口,越来越离不开许东!

    随后,孙嫂按吩咐,做了几个菜,又把饭端了上来,几个人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午饭。

    吃完了饭,牟思晴跟桑秋霞两个人一齐,帮孙嫂收拾,只是到了这时,桑秋霞才突然有些惊喜的发现,自己在牟思晴面前,也不一定就是一点儿优势也没有。

    比如说,桑秋霞发现牟思晴应该极少有进过厨房,以至于拿着几个空盘子,一不小心就全部摔在了地上,叮叮当当的,全部给摔了个粉碎。

    惹得许东在客厅大叫:“老大……那只老鼠,你逮着了吗?”

    牟思晴红着脸,一边收拾地上碎渣瓷片,一边怒道:“这些都是用旧了的,我正想扔掉了重新去买,你能怎么着?”

    许东嘿嘿的笑了一阵,转过脑袋,对不住按动着遥控器的胖子说道:“怎么样,这样的馅饼儿,要砸在脑袋上,砸晕,那是轻的,没准儿一下子就能砸死人!”

    胖子摇晃着脑袋,慢条斯理的答道:“我说啊,东哥你那是饱汉不知饿汉饥,有两块馅饼儿朝着你飞过来,你还挑肥拣瘦,挑三拣四,嘿嘿……东哥你厚道点儿吧,就别不知足了……”

    说得许东再一次一头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