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六章 看的是钱
一本读|WwんW.『yb→du→.co
    “也不是怎么懂,不过,刚刚,我们在他手里买过来的那些东西还不错,所以,想要麻烦老伯一下,希望能够告诉我们,怎样才能找到他!”许东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你找他,是还想要一些东西?”这老头转了转眼珠子,突然问道。

    “呃……”许东笑了笑,自己在李四眼跟那个妇女那里一下子买了好几十件东西,估计跟李四眼有关系,或者跟那个妇女有关系的摊主,都在眼巴巴看着自己这个大客户吧。

    只是许东也不想无论人家有什么,自己都一股脑儿买下来,大家都是做这生意的,能不能赚到钱,能赚到多少钱,这个就必须要考量一下,不赚钱的生意,做着也没什么意思。

    果然,这老头子狡黠的笑了笑,说道:“其实,我的东西,比那李老头的,要真得多,好得多,如果你要的话,价钱上我们也好说,要是……要是……嘿嘿……你们如果能够指点一条明路的话,无论生意成与不成,我都可以给你们这个数的介绍费……”

    说着,老头子伸出右手,叉开五指,在许东面前晃了晃。

    胖子很有兴趣似的笑了笑:“老伯,你这是……”

    “我可以给你们……两百……”老头子再次晃了晃手。

    胖嘿嘿的一笑:“老伯,我读书少,你可不要骗我,老师可教过我们,说这一只手上的指头,是‘六’!”

    许东也笑了笑,伸出两根手指晃了晃,说道:“老伯,你要是能够告诉我李老伯的电话号码或者下落,我可以给你一百块……”

    这老头子脸上一红,过了片刻,才讪讪的说道:“两位小哥儿,说笑了,那李四眼的电话号码,我可没有,不过……”

    说着,这老头子阉了有些贪婪的看着胖子鼓鼓囊囊的腰包。

    胖子也还算识趣,当下摸了一百块钱出来,拿在手上掂了掂,问道:“不过怎么样?”

    老头子咳嗽了一声,这才说道:“他的电话号码和具体的地址,我都不知道,这些事,一般都没人去主动打听的,不过,他先前跟我说,两点钟的时候,他要去一个地方……”

    胖子把钱交给老头子,然后问道:“什么地方?”

    老头子接过钱,又是摸钞票上的暗记,又是对着太阳看钞票上的水印,直到确认这张钞票不是假钞,这才小心收好,然后才把声音压得低低的,说道:“他手里的货,让你们一次买了个干净,他说又要去五里塘,再进上一些回来。”

    “五里塘?”许东有些奇怪起来,五里塘跟桂花坳一样,都是与铜城最近的乡村,在铜城东面五十来公里,桂花坳是在老山深处,而五里塘却是铜城东面的小平原上。

    许东奇怪的是,听这老头子的口气,李四眼去五里塘进货,好像哪里的货源非常充足一样,这是怎么回事?

    按说,五里塘虽然也是个小村子,但那个地方绝对不是处在交通要道之上,更不是什么商贾云集的地方,怎么会有那么充足的货源?

    见许东有些奇怪,老头子笑了笑,有些神秘的低声说道:“难得老李他运气好,刚刚碰上那边出货的日子,手上的又刚好卖完,嘿嘿,要是我能有他那运气……”

    许东越发有些奇怪起来,那边出货,难道还会定了日子,难道手里的东西没卖完,还不让去?这是什么歪理儿!

    老头子见许东一脸茫然,笑了笑,不再说下去,一双眼咕噜咕噜的转动着,始终就离不开胖子那鼓鼓囊囊的腰包。

    许东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一个头绪,当下伸手在胖子的腰包里又拿了一叠钱,约莫有一千来块,拿在手里扬了扬,说道:“老伯,你能不能说得清楚一点儿?”

    老头子很是贪婪的看着许东手里的那一叠钱,咕噜的吞了一口口水,又往前后左右看了看,见没多少人注意着自己这边,这才满脸堆笑的说道:“我这话,你可不能往外传,我跟你说,也是因为你跟老李是……是熟人,对吧……”

    “呵呵……”老头子顿了顿,这才继续说道:“老李以前是干什么的,他都跟我说过,而且,虽然他不在做掌眼了,但他路子极广的优势还在,嘿嘿,我们两个人虽然就是在这条街上认识的,但我们两个挺投缘,半年多时间下来,他也带我去过了几趟五里塘,看在两位小哥儿也是老李的熟人的份上,我才敢说……”

    听老头子说起李四眼的这些事,许东来了兴趣,赶紧竖起了耳朵,毕竟,李四眼是个什么样的人,或许对许东来说,也是一件尤为重要的事。

    胖子却在心里嘟囔了一句,是看在一大叠钱的份上才说的吧,要是没有钱,恐怕扳着你的牙巴,你也不会说。

    “……这么跟你们说吧,每个月的今天,五里塘就会有一次地下拍卖会,那可是仅限会员参加的,嘿嘿,那可都是货真价实的真东西,高中低档的都有,不过,像我们这些人,嘿嘿……”

    这李老头,说不上几句话,便要停下来,嘿嘿的笑上两声,使劲的盯着许东手里的钱,看上一阵。

    只是许东一听说地下拍卖会,便明白过来,据许东所知,在正规的拍卖行了拍卖物品,费用很是高昂,简单地说,比如一件价值百万的物件儿,通过正规渠道拍卖的话,至少会被抽取掉三成左右的佣金,能够落到卖家手里钱,却连六成都可能不足,这是因为各样的手续税费,都还得卖家自己掏腰包。

    而且,对买家来说,同样有着诸多不便,因为在公开拍卖的情况之下,就少不了激烈的竞争,许多的物件儿,毫不例外的就形成了溢价,对买家来说,任何物品,若不是出于收藏的目的,溢价,显然不是买家想要的。

    这样,自然而然的,就形成了一些地下拍卖场所,不过,无论是对卖家也好买家也好,在地下拍卖场所里,大家都能得到不少的实惠,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在地下拍卖场所里,对物品的限制,绝对不如正规拍卖行严格。

    不过,这也就形成在地下拍卖场上,什么样的货色都有,高中低档的,甚至是见不得光的东西,或者假货赝品,出现在拍卖场上都不稀奇,这就靠买家自己的眼力、见识了。

    而这样的场所,也自然不会设立在像铜城这样繁华的城市地带,要是设在城区里面,那肯定是一件危险之至的事情。

    许东能够想象得到,李四眼多半是在以前做掌眼的时候,有过进入这样的拍卖场所的资格,不过到了现在,都沦落到了在街头上摆地摊糊口,拍卖场上的好东西,他自然是没办法拿下了,能够拿到手的,多半也就是到了最后的,被买家看起来“不值钱”的那些东西,这才会成批成桩拿回来,摆在街上,赚几个小钱度日。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老头先前说的那些话,也就不算奇怪了。

    许东想了想,把手里的钱递给老头子,然后问道:“你确定李老是去了五里塘?”

    老头子接过钱,眼睛都成了一道缝儿,连连点头,说道:“没错,这是他亲口跟我说的,就刚刚没多久,他才走!”

    胖子在一旁想了想,问道:“要怎么才能进到那个地下拍卖所?”

    老头子数完了钱,又把钱装好了,这才答道:“一般的人进不去,除非,有资格的人带着。”

    许东戳了胖子一下,这话问得,不是多此一举么。

    戳完胖子,许东又叹了一口气,说道:“老伯,能不能麻烦你一下,见到了李老爷子回来,让他打个电话给我,我有急事找他!”

    “好好好……”老头子的脑袋点得像是小鸡啄米一般:“我就说今天买他东西的两位小哥儿,来找过他,让他回个电话,好吧?”

    许东点了点头,这才大声对胖子说道:“胖子,走,咱醉仙楼去……”

    胖子不乐意了,刚刚这一趟,前前后后,自己可花了一千多块,本来还指着许东能够在这古玩街上捡个“小”漏,让自己也沾点儿光,分他个最低的八位数,让自己也堂堂正正的“土豪”一回,没想到许东这就要撒手离开。

    眼看着自己“最低的八位数”无望,胖子心里像是猫爪似的,

    磨磨蹭蹭出了古玩街,许东让胖子再次找车,胖子讪笑着问道:“东哥,这次回去的车费,嘿嘿……该你给了吧……咱们虽然是亲兄弟,但这帐可不能算得不明不白的,对吧?”

    许东的脸上一黑,怒道:“去,一边儿去……你就惦记着你那点儿车费……”

    “不止啊,刚刚,你还从我这里拿了一千多啊!”胖子满脸痛惜的说道:“怎么说,这也得算是公家支出才对吧……”

    许东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头对胖子问道:“我现在就要去五里塘,你去不去?”

    一听说去五里塘,胖子二话没说,直接就钻进了车子,还哼了一声:“你不报车费是吧,我坐,到了五里塘你还得请我吃!吃不回来那点儿车费钱,我就不是王胖子!”

    许东坐到副驾驶位上,回头怒道:“我看你吃,小心撑着你!”

    出租车司机是位女的,一看两个人的样子,还以为两个人是学生,当下问了两个人要去的地方,便放心大胆地要了两个人两百块,说要到五里塘去,回来都不会有生意,是个单边儿,钱少了,肯定不发划算。

    许东二话不说,直接给了两张百元钞票,然后说道:“大姐,你这车,我包一天,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