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七章 横生枝节
一本读|WwんW.『yb→du→.co
    去五里塘的路,并不好走,因为五里塘这边并不是交通要道,路况就显得糟糕了些,所以,许东说要包一天车子,司机大姐又笑了笑:“那起码得要八百块,而且,五点钟之后,我要交车……”

    许东看了看时间,现在十二点刚过,离五点钟也就四个多小时,只是那边的路况不好,人家又是一女司机,许东也没多想,立刻说道:“先交钱还是后交钱?”

    女司机很是满意的笑了笑:“先到地儿给一半,然后回来的时候再给一半吧。”

    许东点了点头,这也说得过去,当下便让女司机开车出发。

    一路上,女司机问起两人,怎么要去五里塘,许东跟胖子两个不敢跟女司机说实话,只说要去哪里找一个做生意的长辈,又顺口问了一下女司机,知不知道五里塘的情况。

    女司机笑着说,要去哪里,都算是是长途,自己一般很少拉到哪个方向的客人,所以也就不太清楚那边的情况。

    既然没与自己想知道的东西,许东也就不再多说,大家又不熟悉,免得言多必失,甚至祸从口出。

    出了铜城市区,路况比预想之中的还要糟糕一些,原本也是水里路面的,只是破损极为严重,到处都是簸箕般大小的坑洞,这让出租车走起来很是吃力。

    才走一段,又遇上有工程队在翻修路面,原本不宽的道路就更加狭窄,以致不得不单边儿行走,这样,走一段,停一段,过了半个小时,也没能走上几公里路。

    许东很是焦急,这样的路况,得到什么时候才能到达五里塘啊。

    倒是胖子这家伙,看着许东焦急,一个人半躺半坐在后座上,嘴里哼着车载音响里的歌曲,惬意之极。

    女司机到了这会儿,也是无可奈何,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就算是绕道,估计这时间上也会差不多,而且还得要多耗油料。

    磨磨蹭蹭的,到达五里塘,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五里塘这个村子不大,一条不足三米宽的小河,围住村子东、南、西三面,让整个村子形成一个不大的三角形,之所以叫五里塘,是因为河水在东边的三角形半腰之处回水,形成一个数百亩宽阔的小湖泊,湖泊岸边绿松翠柳,凉风习习,少不了一些红男绿女,在湖上泛舟垂钓。

    三十四户人家,就坐落在那块三角形的地带,而且,坐落得很是稀疏,应该是与这里的地势有关吧,这里地势还算宽敞,没必要大家都挤在一块儿,何况,这里的人都应该很有钱,一栋栋房子,红墙绿瓦,在绿树荫中,半隐半现,修得跟铜城里的别墅差不多,甚至比城里的别墅群还多了几分乡村野趣。

    司机大姐可是说好了,这过来一趟,也花了三个多小时,如果是只是送到,也就不说包车了,但现在的立刻往回赶,要不然,五点钟肯定交不了车,如果继续包车的话,那也最多只能在这里逗留半个小时,反正这村子不大,几条道路上都逛上一遍,半个小时也就差不多了。

    许东也没什么办法可想,让司机大姐过于久等,也的确是一件不好意思的事情,再说,自己跟胖子两个就算留下来,会不会在这里露宿一夜就不提了,搞不好明天还得走路回去。

    付了一半的车费,让司机大姐在村头上稍微休息,许东跟胖子两个分头去寻找李四眼的踪迹。

    进了村子,道路反而好了许多,只是许东跟胖子两个都不知道那个地下拍卖场所在什么地方,不得已之下,也就只有四处乱逛,希图能够碰碰运气。

    本来,按照许东的推断,既然是有能力开办地下拍卖所的人家,肯定就“隐形”富豪,所修建的房屋,肯定得又宽大又豪华,最关键的一条,守卫必定森严无比!起码,门口多半拴着一条两条高大威猛的狼狗,再不然就是藏獒。

    按照这个推断,许东跟胖子两个人搜索了一转,没想到却落了个空,这里的人把房子都修得差不多,从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太大的差异!而且,更没有许东想象之中的那种狼狗、藏獒之类的恶犬。

    不仅如此,两个人花了十多分钟,转了一圈,也问了好几个人,可就是没人知道李四眼是什么人,也没人见过,这个李四眼到这村庄里来过,甚至还说,即使是到这里来做生意的人也很少——地里的蔬菜瓜果,都被人家大公司订购了,有专人、定期过来收购,小商小贩什么的,基本上都没办法插足进来。

    胖子跟许东两个人碰了头,他遇到的情况也都是一样,甚至都有人说,如果到了水果成熟的季节,或许会来一些城里人,到这里来采摘新鲜水果,但这季节上大部分水果都还没成熟,连城里的人都极少有来到这里,也就是说,应该是没人来到村子里。

    许东不肯死心,跟胖子商议了一阵,觉得刚才两个人急匆匆的,肯定是疏漏了一些重要的细节,所以才找不到人,现在,趁着还有一些时间,两个人交换方位,再次从头找起。

    胖子嘀咕了一声,本来还以为到了这五里塘,立刻就能够大鱼大肉的吃许东一顿,没想到到了这里才知道,五里塘村里,都看不见一家开饭馆的。

    这一趟,不要说能不能找到李四眼,起码就是亏了的。

    想想,许东也真是的,要找李四眼,等李四眼进好货回去了,在到古玩街直接去找,岂不是又直接又稳当,偏偏许东还要花上几千块钱,还眼巴巴的跑到这里来。

    胖子虽然心里不痛快,嘴里嘀咕着,但是对许东的吩咐,还是不敢怠慢,约好时间和碰头地点,便顺着许东先前走过的路,一路仔细的找寻过去。

    许东还了胖子这边的道儿,一家家的仔细看去,走了一段,见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婆婆,在自己门前,拿着一柄锄头,在门前的水泥道路边上,清除杂草。

    许东走上前去,很是礼貌的叫了一声:“阿婆……”

    待那老婆婆抬起头来,应了一声,许东这才继续问道:“阿婆,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买些东西啊?”

    老婆婆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说道:“你这后生仔,把话说得大声些,我这老婆子耳朵不太好。”

    这人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岁月不饶人啊!

    当下,许东把声音提高了些,再次问道:“阿婆,我想要买些东西,能不能帮我指个路?”

    老婆婆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好好,我听到了,我身体好的很,托福托福。”

    许东不由苦笑了一下,自己要问路,这阿婆居然以为是在向她问好,不过人家这么大年纪了,耳朵不好使,也不能怪人家。

    顿了顿,许东只得讪讪的笑了笑,再次问道:“阿婆,能不能帮我指个路?”

    “是啊,家里的孩子都出门去工作了,这路边上的野草,看着真是不顺眼,不铲掉,都快走不了人。”老婆婆答道。

    许东抓了抓脑袋,前前后后的望了一下,见附近再也没人出现,当下只得硬着头皮再次问道:“阿婆,这附近有买东西的地方吗?”

    这一下,老婆婆算是听明白了,点了点头,答道:“我们家没有蔬菜了,前些天,地里的菜都被一块儿拉走了,地里的菜都还成熟呢?”

    “啪……”许东在自己的脑门上拍了一巴掌,却又没法子发作出来,过了好一会儿,许东才顺了一口气,捡了一块碎石子,在水泥路面上写了几个字:“我想问路!”

    老婆婆低头看了一阵,这才明白过来,笑了笑,说道:“对不起啊,你想到哪儿去?”

    许东干脆不做声,继续写道:“我想找一个人!”

    这一下,老婆婆疑惑了:“你到底是要问路还是找人啊?”

    许东赶紧写道:“听说有个姓李的老人家,到你们这里来进货,我想要找到他!”

    老婆婆疑惑了好一阵,这才问道:“姓李的,叫什么名字,进什么货?”

    “他叫李四眼,要进的货物是一些瓶瓶罐罐,有些年头的东西……”

    “没听说过这个人,我们这里也没什么瓶瓶罐罐的卖,你到别处去看看吧!”老婆婆说完,笑了笑低下头去,自顾自的又铲起路边的杂草来。

    许东再写几个字,让老婆婆看,老婆婆看了一下,淡淡的笑了笑,又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这让许东很是失望,难道说,那个老头子给自己的消息是假的,或者是自己听错了,李四眼根本就没来五里塘,或者,是去了别的什么地方?

    要真是这样,自己的几千块钱那可就花得有些冤枉了,还有就是时间!

    只是许东想了想,铜城周围,叫“五里塘”的,也就只有这一个地方了,这一点,肯定是不会有假,再说李四眼的踪迹,那个地下拍卖场所,本来就是在比较隐蔽的地方,老婆婆要不知道,那也算不上什么稀奇。

    看来,还是自己下的功夫不够!

    时间不多了,许东也不敢再耽误下去,当下跟老婆婆道了别,然后转身继续往前走。

    只是还没走出几步远,背后的那老婆婆“啊”的叫了一声。

    许东回过头来,见那老婆婆按着自己的脚,跌坐在水泥路上,身子不住的颤动着,模样很是痛苦,手里的锄头也掉到了地上,许东赶紧折身回来,去看那老婆婆。

    估计是老婆婆手上没什么力气,铲草的时候锄头崩在了石块儿上,以致锄头弹了起来,碰到了老婆婆的脚,穿着凉鞋的脚背上,好长一道口子呢。

    许东不敢怠慢,当下脱了外套,想要将衬衣的衣袖撕了一块下来,帮助老婆婆按住伤口不曾想慌乱之间,竟然连整只衣袖都给扯了下来。

    许东也顾不得许多,就用这只衣袖按住了老婆婆的伤口,而且,许东还想送老婆婆去医院看看,毕竟上了年纪的人,受了伤,没准儿马上就会中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