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七章 跟你换
一本读|WwんW.『yb→du→.co
    经过李四眼这么一说,现在回过头去看自己做过的那些原本顺理成章的事,许东顿时觉得,其实,那些事情,每一件事都有一些疑点,只不过是自己太过单纯,完全没有把那些疑点,往深处去想。

    见许东沉默不语,胖子笑着,低声问李四眼:“李老,是不是关于秦始皇的长生‘不老药’?”

    李四眼淡淡的摇了摇头:“具体是什么,真没有人说得清楚,而且,大部分的人都认为这件事太过荒诞,所以,没多少人相信,渐渐地,知道这事的人就越来越少了。”

    许东却说道:“恐怕原因不止于此吧,据说,这鱼皮藏书的打开之法,已经失传,这个世上,已经再没有人能够打开这幅藏宝图!”

    李四眼不再答话,一双眼睛只是定定的看着那那幅树枝一样的藏宝图。

    这时,被许东卖出去的那张藏宝图,叫价竞拍的人并不多,而且,还引来一阵不小的议论。

    这幅藏宝图,许东卖给杨翰宣的时候,拍出来的价格,是六千二百万,但是到了高成手里,底价都变成了六千五百万,而且每个价位也是二十万!而到了这个时候,叫价的人却并不多,过了十多分钟,价格才到达六千八百万了。

    让一些人私下里议论的,主要是这张藏宝图的真实性——现场上的铜城人并不多,知道马军阀的人虽然也有几个,但是对马军阀的藏宝图,不甚清楚的,却占了绝对的大多数,这就导致他们对这张藏宝图的怀疑。

    出价六千八百万的人,是那个姓魏的刀疤脸,跟他一起竞拍的,还有秦羽,周金龙以及那个面目阴晦的老头子等三个人。

    只是一眼就看得出来,这四个人,分成了两帮在对抗竞价,周金龙、姓魏的刀疤脸是一边,秦羽跟面目隐晦的那个老头子又是一边。

    也因为是两“帮”人,所以,在叫价上并不是显得很激烈。

    这明摆着就是要气许东的!胖子盯着许东,幸灾乐祸的嘿嘿笑个不停。

    许东却是毫无所谓,注意力根本就没在拍卖上面,让许东心里有些痒痒的是,看李四眼那样子,或许是知道一些打开藏宝图的方法。

    这可是一个机会!要李四眼知道这个方法,打开自己手里的那一根藏宝图一看,不就什么都明白了。

    想了一阵之后,许东忽然又问李四眼:“李老,为什么别的人不相信这件事,您老却是深信不疑,难道,李老您也是……”

    李四眼转过头来,看着许东,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出一件让许东更是惊讶的事情,李四眼的师傅姓郑!据说,就是被马军阀杀害的那个姓郑的工匠的后人。

    难怪见到那根树枝一样的藏宝图,李四眼便忍不住一阵激动,原来这藏宝图是出自他师门的东西,如果不是因为腰包羞涩,李四眼自然就不会放过了。

    而现在,不要说六七千万,恐怕就是六七百万、或者六七十万,李四眼都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这东西被别人拿走。

    李四眼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还告诉许东另一件事,其实,他师父曾经跟他说过,要打开那藏宝图的方法,其实极为简单,简单到一般人都不敢想象!

    许东忍不住一阵心跳,很想问问李四眼,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简单方法”,只是许东觉得这样直接的去问,未免有些不大礼貌。

    因为许东发现,李四眼这个人其实很坦诚,他想说的,不用多问,他自己都会说出来,但如果是他不想说的,估计,就算是问,都是白搭。

    何况,自己现在跟李四眼也不说一面之交,李四眼跟自己说了这么多鲜为人知的事情,多半都是看在自己一口气买了他全部的货物的份上,如果要说交情,显然还没能够达到无话不说的地步,既然这样,自己又怎么好意思老是刨根问底,一直不停的问下去。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就在这当儿,这幅藏宝图的竞拍价,勉强被秦羽推高到了七千万,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出价了。

    接下来落锤成交,这藏宝图归秦羽所有,不过,秦羽对这个结果,似乎并不太满意,只是没人知道其中的原因罢。

    胖子这家伙心里有些愤愤不平,林翰宣这老家伙,一转手就赚了八百万!就算是除开费用什么的,起码也都赚了好几百万,自己出生入死半个多月,都还才一百万呢!这有钱的人赚钱就是快!而且是越有钱的人赚钱越快!

    处理完这三样东西之后,高成笑了笑,说道:“现在,大家可以休息几分钟,喝喝茶润润嗓子,然后我们要进行拍卖的宝物,是一件翡翠雕件……”

    本来,在正规的拍卖场上,是不会出现这样中途断档的情况的,只是刚刚这件藏宝图的拍卖,场面并不是十分火爆,估计,利润也没能到高成想要达到的程度,如果马上接着进行拍卖下一件东西,在利润上,势必会受到影响,所以,高成让大家暂时休息几分钟,让他能够好好的调整一下情绪。

    而这些人,对这样的情况,估计也是遇到过不少次,早已司空见惯了,当下不少的人都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随后,站了起来,随意的在椅子后面的巷道里活动起来。

    这也难怪,这些人,大多数都是些上了年纪的人,坐得久了,自然就得要活动一下筋骨血脉,要不然,就有可能手脚发麻,腰酸背痛,好些人也正好借此机会,跟旁的人交流起来。

    李四眼也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微微有些发麻的大腿,只是无巧不巧,正好碰上迎面而来的秦羽。

    李四眼拱了拱手,说道:“恭喜秦先生,这一次又获得了一件宝贝。”

    秦羽淡淡的笑了笑:“哪里哪里,都是不值钱的玩意儿,呵呵……对了,这些东西,都没看见李老先生竞价,是不入李老先生法眼?”

    一说到这个,李四眼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下来,事实上,每一件东西,都入得了李四眼的法眼的,不去参与叫价竞拍,只是李四眼腰杆子挺不起来,没办法而已。

    李四眼红着脸,很是有些忸怩,赶紧换了个话题:“刚刚秦先生拍下来的这件宝贝……”

    “哦……”秦羽笑了笑:“小玩意儿一件,本来不值钱,我也就图个稀罕、开心而已。”

    看来,秦羽也是并不知道那根棍子一样的东西到底存在多大的价值,之所以花了几千万,把它拿到手,仅仅只是因为有钱,任性而已!

    许东站起身来,微微笑了笑:“秦叔……”

    许东的孝顺、谦和,给秦羽留下的印象很好,见许东叫自己,秦羽笑了笑:“小兄弟怎么也没参加竞拍啊?”

    许东笑了笑说道:“不怕秦叔笑话,我的钱不够?”

    “钱不够!”这早就在秦羽的预料之中,一个像许东这样的小孩子,能有多少钱?

    所以,秦羽笑了笑说道:“这拍卖会上的东西,说穿了,也就只是适合做收藏,真要是现买现卖,赚取一些利润,的确是困难了一些,呵呵……对了,我那边有些东西,是早年收藏的,现在收藏的方向转变了,所以,有些东西我就不想要了,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到我那里去看看……”

    “多谢秦叔!”许东恭敬有加的说道,不管怎么样,秦羽说得很明白,他的那些东西,是不想要了的,也就是说,如果许东只是想要赚取一些利润,去把他手里的那些东西拿过来的话,肯定比在拍卖会上拍下来的东西,利润要大些。

    这是一份好意,许东自然不能不心生感激。

    “不过,秦叔,我不知道能不能跟您商量一件事?”许东谢过了秦羽,又问道。

    秦羽微微怔了怔,又饶有兴趣的看着许东:“什么事?”

    “我想跟跟秦叔换换刚才拍下来的那件东西,不知道秦叔肯不肯?”

    秦羽又是一怔,随即呵呵的笑道:“换东西!跟我换东西,呵呵……好啊,你打算怎么换?”

    本来,如果许东说要从秦羽手里将那幅藏宝图再买回去,秦羽或许不会感到意外,惊奇,毕竟,现在这个社会,有钱,并不是一件很奇怪的是。

    让秦羽诧异的是,许东明就说自己的钱不够,要换,又会拿什么东西出来换?

    可是,让秦羽更加有些吃惊的是,许东在秦羽面前,摊开右手手掌,把那一粒眼天珠呈现在秦羽面前时,不但是秦羽吃了一惊,李四眼、胖子、以及周围好几个人的目光,一下子都被吸引住了。

    除了胖子,每一个人都是大吃一惊,许东手里,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许东笑了笑,向秦羽问道:“叔,不知道这个东西,能不能换叔刚刚拍下来的那件宝贝?”

    秦羽怔了好半晌,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几个人,讪讪的笑了笑:“小兄弟,你是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对吧?”

    许东淡淡的笑了笑:“听说,这东西叫做‘天珠’,能值多少钱,我就不知道了。”

    李四眼从许东手里将那粒九眼天珠拿在手里,仔细地看了一阵,才很是激动地说道:“真的,真正的九眼天珠,天珠之王!要是拍卖的话……”

    旁边也有人惊呼出来:“天哪,这是一颗自然天成的九眼天珠,宝贝啊……真正的宝贝啊!”

    也有人说道:“不可能吧,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天珠?”

    “怎么不可能,这不是有了……”

    “是不是真的,你还看不出来?莫非你都到了老眼昏花的地步了?”

    “可惜,让这秦老弟占了先,要不然……”

    “肯定不止值七千万这个价的……”

    “……”

    秦羽脸上红了一阵,又白了一阵,在场的人,都是明白人,而且,七嘴八舌的,几乎就把这颗九眼天珠的底细全部告诉了许东,倘若自己不换的话,肯定是可惜了,但是要换的话,仅仅只是拿刚刚拍下来的那件东西来换,明显就是欺侮了许东不知道这东西的价值。

    像秦羽这样的人,能捡漏,当然是好,但是在这么多明白人、行家里手面前,而且许东明明白白的说了,不知道这九眼天珠价值的情况下,来占这个便宜捡这个漏,秦羽自然是丢不起这个脸面。

    因为他有的是钱!而且,他最在乎自己的脸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