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八章 开画
一本读|WwんW.『yb→du→.co
    像秦羽这样的人,自然不想一踏出这里的大门,马上就有人在背后说自己不仗义,不厚道,欺侮一个毛头小孩子,可是,不换吧,恐怕立刻就有人会以更加优厚的条件,和许东交易,让自己错失一个拥有天珠之王的最佳机会。

    沉默了好一阵,秦羽满脸堆笑,对许东说道:“小兄弟,按说,你找我换东西,当然是主动在我,不过,小兄弟你这人不错,坦诚,我很是喜欢,这样吧,刚刚拍下来的那件东西,我给你,另外,我再给你三千万,我也把话跟你说明,吃亏,你肯定是要吃亏一些,但这是在大家都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的!”

    秦羽的话也说得明白,因为是许东主动提出要要找自己换的,当然就得要吃一些亏,但是这个“亏”,在大家看来,是在谁都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这样,秦羽不但捡了面子,还得了实惠。

    秦羽果然是一只“笑面虎”,因为一个“主动”,不但赚了钱,而且坏赢得了周围的几个人大加称赞,

    ——能够成人之美,而且事情做得厚道!

    当下,秦羽收了九眼天珠,又接着把钱汇到了许东的帐上,然后才得意非凡的说道:“想不到,今天我得到了这么一件宝贝,呵呵……真是不虚此行!”

    许东用九眼天珠跟秦羽换藏宝图的事情,一霎那之间,就让拍卖场上的人全都知道了,有赞赏秦羽厚道的,当然也有替许东惋惜的。

    据说,真正的九眼天珠,在一次拍卖会上,成交价高达一亿七千多万,也就是说,许东这个“亏”,可是吃了七千多万!

    不过,大多数人还是认为,许东吃亏了一些,这是自然,主动跟人家换,人家一点儿甜头都没有,肯定是不成的,再说,就算是这可九眼天珠再去拍卖,也不一定就能够达到一亿七千多万的天价,这东西,最主要的,还得看别人是不是喜欢,是不是愿意收藏。

    所以说,许东吃亏,也就不一定吃到七千多万这么大的亏。

    许东对这些议论,自然也是不放在心上,这张藏宝图,溜了一圈,又回到自己的手里,许东也不为别的,就为了让李四眼打开来看看,看看里面是不是真的暗藏着李四眼所说的,藏着另一个秘密!

    见许东拿着那根树枝一样的藏宝图,李四眼心里一阵激动,忍不住从许东手里要了过来,仔细地看了一阵,又叹息了一阵。

    许东笑了笑,说道:“李老,这东西,恐怕也就只有您来打开了。”

    李四眼想都没有多想,立刻让胖子去卖一瓶醋来,那样子,是立刻就能打开!

    胖子这家伙虽然知道马军阀的宝藏,被自己跟许东还有乔雁雪三个人给毁了,心里却还还存着一些好奇,跟许东一样,能不能从这张藏宝图里,看出来一点点儿那个“秘密”的端倪!

    胖子出了后厅,碰巧遇到一个守卫,当下胖子跟这个手为一说,需要一瓶醋,那守卫立刻就带胖子去到厨房,问厨子要了一瓶老白醋。

    胖子节省了不少时间,不过也好好的“任性”了一把,一瓶几块钱的老白醋,胖子硬是给了那个守卫和那个厨子好几百块小费,然后乐呵呵的回到后面的大厅。

    这时,许东跟李四眼都已经不在大厅里了,而且还留下话来,让胖子买到了白醋之后,就直接上到二楼上客厅里去。

    胖子谢过了传话的那人,然后楼梯,上了二楼小客厅。

    小客厅里,不仅仅只有许东、李四眼两个,还有秦羽,那个面目晦涩的老头子!另外还有一个人,胖胖的,没在拍卖场上露过面的人,几个人都坐在沙发上,围着一个茶几,不知道在谈论着什么,气氛很是有些凝重。

    见胖子拿着老白醋进到客厅,那个胖胖的人问道:“他就是王胖子?”

    许东、李四眼一起点了点头,估计,是许东他们事先介绍过的。

    那大胖子微微点了点头,示意胖子自己找地方坐下,然后转头对李四眼说道:“你现在可以开画了吗?”

    李四眼点了点头,然后要胖子将白醋递过来,放到几个人中间的茶几上,茶几上摆摆放着的,不是茶具点心之类的东西,而是一些小刀、镊子、放大镜、小碟子之类的工具,一看就知道是在准备开画。

    胖子将老白醋放到茶几上,然后找了个空沙发坐下,看李四眼开画。

    李四眼打开老白醋,又将那块碟子拿到面前,然后往碟子里倾倒白醋,顿时,客厅里弥漫了一股让人牙酸的醋味儿。

    看着碟子盛了大半满,李四眼这才酱醋瓶盖好,然后从身上摸出来一个小纸包,打开,里面是一些棕色的粉末,李四眼用指甲挑了少许粉末,放进装着白醋的碟子里。

    这些粉末落入醋中,醋汁顿时像是沸腾了一般,不停的冒出些泡来,客厅里的那股酸醋味,顿时更是刺鼻,不但刺鼻,而且有些刺眼。

    李四眼等了片刻,再次掏出一个纸包,将里面的白色药粉慢慢的往醋碟子里倾倒,一边倒药粉,一边用玻璃棒在醋汁里搅动。

    渐渐地,醋汁变得有些浓稠起来,待醋汁变得像米汤一样的颜色和浓度的时候,李四眼立刻收好白色的药粉,然后用镊子夹起放在一旁藏宝图,放到醋碟子里打了个滚儿,然后又立刻将藏宝图夹出来。

    整个过程足足经历了好几分钟,这几分钟之间,秦羽、面目灰色的老头子,以及那个大胖子等人,都是大气都没喘上一口,似乎害怕一喘气儿,便打乱了李四眼的动作。

    直到李四眼将那根棍子一样的藏宝图放回到茶几上的托盘里,所有的人才舒了一口气。

    只是这些人刚刚吐出一口跌了很久的气息,李四眼立刻再从怀里拿出一包药粉,再次往醋里倾倒,然后又是一阵搅动,等到觉得差不多了,这才再次用镊子将藏宝图放了进去。

    这一次,藏宝图在醋里浸泡的时间长了不少,而且李四眼用镊子不停地翻动着藏宝图,那样子,就像是一个厨艺大师,在烹饪着一道美味可口的菜肴。

    之后,李四眼再次添加药物,再次搅动,再次将藏宝图在里面浸泡,如此反反复复,一共用了九种药物,也将这藏宝图浸泡了九次,到最后一次将藏宝图捞出来的时候,整根藏宝图已经变成了小指头般粗细,而且,长度也増加了不少,尤其是表面的那一层鱼皮,看起来就像是刚刚被剥下来一样柔韧滑腻。

    到了这个时候,李四眼才真正的吐了一口气,然后将这幅藏宝图固定在一个架子上,再拿起一把医用的手术刀,像做手术一样,极为耐心的切割起来。

    李四眼一边切割,一边不断地用毛笔蘸着兑了药粉醋汁在切口上涂抹,想来,这是用来化除纸张之间那种奇异的胶质、以及保护纸张的。

    功夫不大,最外层的鱼皮便被全部剥离下来,露出里面的那一卷纸张。

    只是才露出纸卷,纸背上便隐隐露出一些黑色的文字痕迹,这一刻,秦羽、那个面目晦涩的老头子,以及大胖子,都是脸露喜色,看来,先前胖子不再的时候,他们跟许东谈的条件,应该是有利于他们的了。

    倒是许东,依旧是一脸平静,半点儿声色也没显露在脸上,好像李四眼现在所做的,以及先前跟秦羽他们谈下来的条件,对许东来说,基本上没什么好在意的。

    接下来,李四眼将碟子里用过的醋汁倒掉,重新配制了一叠醋汁,然后将纸卷放了进去。

    这一次,李四眼再也不像先前那样,慢慢的等纸卷浸泡好了才夹出来,而是将纸卷儿打了个滚儿,然后找到纸卷的边儿,又用镊子一点儿一点儿去剥纸边儿。

    随着李四眼一点点的将纸卷剥离开来,秦羽等人面上又露出一丝迷茫。

    这纸上的字迹,是一种极为奇怪的字体,很接近甲骨文,但比甲骨文更加古老,在场的几个古玩行里打滚的人,没一个人认识这种字体。

    这几个人当中,唯独只有许东跟胖子两个见过这种字体,也就是前几天在大漠深处那个地方见到过的那种字体。

    许东跟胖子两人对望了一眼,都是一脸古怪的神色。

    这时,李四眼将整个纸卷全部展开,这是一张长约四十公分,宽度不足二十公分的纸张,背面露出字迹的地方是这张纸的右边,指头般大小的奇形怪状文字,足足占据了约十公分见方的一块地方,其余的地方大部分都是空白,只是下方从左角到有偏右的地方,有一条像山川河流一般的一道双弧线,将整张纸划成了一大一小两个部分,小的这一部分里,一条黑色的分支线,连接在下方被割开一半的一个红点上。

    整张纸片上,除了那一处长宽占据了约十来公分见方的一块文字之外,其它的,看起来基本上没什么意义——一条半圆形的弧线,一条黑色的分支线,连接着一个半圆的红点,仅凭着这一点,恐怕无论是谁,都不就能看出端倪来。

    这就是藏宝图的碎片?

    答案是肯定的,只是让秦羽、老头子、以及那个大胖子有些抓狂的是,那一片文字,实在是没人认得出来。

    几个人沉默了半晌,秦羽把那一粒九眼天珠又还给许东,然后拿过一台笔记本电脑,打开银行页面,然后再次要了许东的账号,再次转给许东三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