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九章 有福我享
一本读|WwんW.『yb→du→.co
    本来,秦羽也不知道这跟树棍儿一般的东西是张藏宝图,在胖子出去买老白醋的时候,偶尔听到一个人说了这其中的原委,秦羽便连忙找到许东,又想要把这张藏宝图换回去,当然,代价吗,就是许东先前跟他换过的那一粒九眼天珠,另外,再加三千万。

    本来许东也不好意思让他另外再加三千万的,但是秦羽自恃自己是有头有脸的人,有钱,而且还很任性,自然是不肯让别人在背后对自己说长道短。

    有好东西咱想要,那不是错,反正咱有钱,多贴一点儿钱进去,这总不会有人说自己欺侮小孩子了吧。

    但是秦羽也还有个附加条件,那就是必须保证这张藏宝图是真的,而且,必须要现场打开。

    许东询问了一下李四眼,得到的答复是可以打开,这才放心大胆的跟请预定下协议,再次交换。

    只是秦羽为了避免背后有人对自己说长道短,于是就特意请了两个人来作证,这两个人一个就是面目晦涩的老头子,另一个就是这个大胖子。

    现在,藏宝图已经打开了,而且,无论是纸张还是上面的文字,都足以说明这不是一张伪造的东西,绝对是真的,虽然秦羽半边儿名堂儿看不出来,但秦羽自然是不能毁诺,当下不但依言将许东的九眼天珠还了回来,还另外再给了三千万!

    秦羽将这张自己办点儿也看不懂的纸张,收了起来,然后讪讪的笑着问李四眼:“这上面的字,到底是属于哪一类的字体?”

    李四眼摇了摇头,自己在古玩行打滚,也是好几十年了,但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古怪的文字,要弄懂这上面的文字,恐怕,还得去找专门研究古文字的行家。

    许东想了一会儿,才对秦羽说道:“叔,这种文字,我们见过一次,但不是在纸张上面……”

    秦羽的眼睛一亮,连忙问道:“在什么地方?”

    许东简略的把自己前些天的经历说了一遍,最后说道:“虽然那个地方被毁掉了,但是这种文字,我记得很清楚,可以肯定地说,这纸上的文字,跟那个地方的文字是同属一种……”

    说着,许东还要了纸笔,凭着记忆,把自己在深渊边的成墙上的那几个子慢慢地描绘出来。

    写下来之后,许东交给这张纸交给了秦羽,然后说道:“叔,看来这张纸,的的确确是跟秦始皇、‘宛渠之民’扯上了关系,如果说叔对秦始皇的事情没什么兴趣的话,我愿意以六千万的价格,以及这一粒九眼天珠把这张图纸再换回来。”

    秦羽一愕,随即又笑了起来:“你这娃儿,是觉得我前前后后花了一个多亿,买了一张谁也看不懂的废纸,怕我觉得吃亏了?呵呵……我告诉你……你这人厚道,我秦某人更不是鸡肠鼠肚之辈,何况,无论这是不是真的跟秦始皇扯上关系,仅仅凭着这纸张,以及上面的字迹,我已经是大赚了一笔,哈哈……”

    秦羽说着,还得意至极的笑了起来。

    一直都不做声的大胖子,也是点了点头:“小许,你放心,这老秦他说赚了,那就真是赚了,据我所知,这纸上的文字,的确具有不可估量的研究价值,这么跟你说吧,二十年以前,我曾经参加过一次拍卖会,拍出一件有铭文的青铜器,这件青铜器的拍卖价格,不是以青铜器本身来计算的,而是以上面的铭文计价的,那个时候,每一个铭文字符,价值就在二十万美元!所以说,老秦他的确是赚了!”

    秦羽是不是真的赚了,许东心里没底,但是自己今天大赚特赚了一把,许东自个儿是清楚得很,这张藏宝图,自己早上卖出去,不曾想自己又换了回来,现在又被人换了出去,整个过程,这一张藏宝图,自己就买了一个九位数还挂零。

    再寒暄几句,李四眼跟许东、胖子,三个人便起身告辞,李四眼还想到拍卖会上去看看,刚刚打开了师门之物,赚到的工钱自然也不在少数,不过,这些工钱,李四眼打算作为投资的资金,把它们利用起来。

    到了大客厅里,这个时候的拍卖,已经逐渐冷淡下来,先前那些动辄上千万的东西,应该是已经拍得差不多了,剩下来的,仅仅只是一些垫底的货色。

    那些真正的藏家买家,是不怎么看好这些东西的,因为这些东西价值不大,没有有多大的升值空间,对真正的买家来说,就算只是凑数,都不怎么够格。

    亿万富翁,对几百块上千块的玩意儿,能有多大的兴趣?

    不过,话说回来,这些价值不大的东西,却又恰好对了李四眼这样的人的胃口,虽然利润微薄,但成本也用不了多少。

    许东发现,其实,对这些价值不大的人,也还是有好几个人,只是不知道其他的这些人,是不是也跟李四眼一样,都是因为囊中羞涩,腰杆子硬不起来,才会对这些价值不大,利润微薄的东西感兴趣。

    三个人刚刚坐好,高成就宣布下一轮的拍卖,这一轮是一批,三件瓷器,两个碗,一块盘子,挺普通的晚清民窑的产品,底价是两千五,一百块钱一个价位。

    虽然现场上还有好多没有走的大藏家,但是对这东西的兴趣,还比不过看别人竞价来得有意思。

    在场的大多数真正大买家,虽然偶尔也会加上一次价,但是那都只是当着好玩,绝不是真正想要竞争,所以,场上并不热闹。

    经过几轮很是疲软的角逐,这三件瓷器上涨到了三千八,李四眼计算了一下利润空间,觉得如果是三千八,最多也就还有四五百块钱的利润,但再往上涨,可定就不会划算了,所以,就干脆退出了竞价,等待下一轮的竞拍。

    这三件瓷器,最终以四千二百块的成交价,被一个蓄着山羊胡子的老头子拿走。

    接下来的几轮竞拍,有铜器、瓷器、甚至是银器等等,都因为利润空间被压缩到了极限,李三眼一件也不敢接手,所以,一直都是两手空空。

    其实,就算是现场上的一些亿万富豪,到现在都还空着两手的,也是为数不少,当然不是这些人没钱关键是没有中意的东西,偶尔出现一件,想任性一回吧,别人却更加任性,当真没了利润空间,或者是溢价,也就没有多少人任性的起来了。

    眼看着离场的人越来越多,气氛越来越冷清,已经是到了拍卖会的尾声了,场上除了许东他们这边三个人之外,也就另外六七个人了。

    这六七个人当中,还有那个姓魏的刀疤脸!山羊胡子、周金龙以及林外几个跟李四眼一样对低价的拍卖品有兴趣的人。

    这时,高成说,这是今天最后一场拍卖了,瓷的铜的,盘盘碟碟,坛坛罐罐什么的,一共九件物品,总价值两万五起拍,五百块的加价筹码。

    按照李四眼的计算,这些东西当中,有件白瓷碗儿,一个笔插,这两样瓷器都不错,估计每样卖价都能达到五千左右,另外有一个典型的清朝中期风格的铜罐子,这个价格要稍微贵上一点,能够价值将近一万块,再就是还有一块质地为豆种、鼻涕地的玉山子,也能够卖上五六千块,除此之外,其余的五件,都基本上只能在一千到两千左右。

    两万五的低价,五百块一个价位,经过一番搏杀,到最终的成交价,估计也就到了四万左右,所以,这个价格对李四眼来说其实还是偏高,就算是三万五到四万之间拿下来,杂七杂八的开支出去,还要倒贴一两千块进去,也就是说,这九件东西,如果让李四眼操作的话,最好的结果,也就只能卖出四万左右,利润空间只有两到三千块。

    但是这是站在销售量大的角度上来说的,像李四眼那样,靠摆地摊招徕客人,就真没什么利润了。

    所以,李四眼在价格攀升到了两万八的时候,就不再加价了,即使空着手回去,也总比倒贴钱来得舒爽。

    只是谁也不曾想到的事,许东跟胖子说,今天赚了几把,看着这拍卖的现场刺激,咱也来任性一回?

    胖子不屑的看了一眼许东,说道:“你抽风啊,李老不是跟你说了,这些东西没赚头,你当真有钱是不是,要真有钱,帮我把今天的车费开支都给报了行不?”

    许东笑了笑:“胖子,车费、开支,我是不会给你报了,但是我今天就非任性它一把,体味体味商场上的硝烟味道。”

    “你要任性,就任性吧,反正我也阻拦不住你,不过,话我可要说在头里了,反正咱们两个,有福同享,有难你当,有钱赚,你不能少了我那一份,要是倒贴,咱们两就没任何关系了!”胖子没好气的说道。

    胖子以为自己这么说,许东少不了就会跟自己斗起嘴来,这样也就把许东的注意力给转移开去,没想到许东这会儿还真是抽了风,在竞拍价格已经达到了三万六的情况下,还举手加了五百。

    在场的人,都不只是一次在这拍卖场上打滚了,东西就摆在那里,价值大家也都知道得请清楚的,有多大的利润空间,大家也都是比谁都明白。

    在现在的三万六千五百块的价位上,还能够赚上一点儿利润的,除了有几位特别的销路之外,恐怕就是准备拿回去以假当真以次充好了。

    但是现在的许东,铺子都还没重新修好,又怎么可能有多大的销路呢,让许东去以假当真,以次充好的去坑骗别人,许东自然又做不到。

    这些有利的条件,许东一个也不占,偏偏许东就跟抽风了一般,跟那个山羊胡子较上了劲儿来。

    两个人都是赤着胳膊上阵,轮番叫价,谁也不让谁。

    直到把价格抬高到了四万一千五,那山羊胡子终于熬不下去了,这个价格,如果不是存在歪门邪道的做法,就算是销路好,一千五百块的倒贴,怎么说也是少不了的了。

    山羊胡子满眼恶意的笑了笑,终于不再出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