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章 欲盖弥彰
一本读|WwんW.『yb→du→.co
    周金龙跟姓魏的刀疤脸这些人却有些奇怪,这个许东刚刚在拍卖现场露了一手,直接就进账三千万,按说,这不是一个小数目,换了别的人,恐怕一辈子也未必能够做到这一步,有必要跟一个日晒雨淋,赚毛毛钱的人这样较劲么?

    难道这一批物件当中,有什么蹊跷不成?

    周金龙跟姓魏的刀疤脸两个人均是暗暗盘算着,要不要花点儿钱,将这些物件买过来看看?

    只是几个人一犹豫之间,高成这边已经拍板成交,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转账付款,将几件东西打包运走。

    周金龙咬了咬牙,走到许东身边,挤出一脸笑容,问道:“小兄弟,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不知道小兄弟方便吗?”

    许东笑了笑:“老伯你说?”

    “你应该也是个中高手,这些东西看起来并不如你想象之中的值钱,可是,小兄弟你怎么会溢价收购呢……”周金龙一脸好奇。

    许东微微一怔,之后赶紧笑着答道:“我那边有个小铺子,快要开张了,可是架上又没什么东西,我看这些东西都是真的,就想着以后开张的时候,摆在架子上,凑个数!”

    本来,许东这个理由,的确是说得过去,可是周金龙看到许东那一怔之后才来回答自己,心下就更加觉得是有问题,一定是这些东西之中,有一般人没看出来的好东西,也就是说,许东他应该是在这里捡了个大漏!

    在拍卖场上捡了漏,而且是在一群老奸巨猾的老行家眼皮子底下捡漏,哼哼……

    周金龙微一沉默,随即说道:“小兄弟,我呢,想跟你商量的事情就是,我……我突然也想起,很想要一批这样的低价值的东西,小兄弟反正也是拿回去卖,要不然,就在这里,给我卖上几件?”

    周金龙一边说,一边暗地里对许东察言观色,希望能够看出一点儿破绽出来。

    果然,许东一听说周金龙要买自己的东西,不由沉吟了良久,这才缓缓地说道:“不知道……周老爷子……看中的是那一件……”

    看许东有点儿紧张,周金龙益发觉得自己是抓住了许东的尾巴,当下,周金龙笑了笑,故意将目光在那几件东西上面扫来扫去。

    当周金龙的目光停留着那个铜罐子上的时候,周金龙顿时发现许东的神情有了一点儿微微的变化,但是这一点儿变化,在许东脸上只是一闪即逝,根本不容易让人察觉。

    周金龙心里顿时有了些底,赶紧将自己的目光移开,装着很仔细的去看别的东西。

    见周金龙把目光转开,许东顿时似乎松了一口气。

    看着这个,周金龙就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一定是这铜罐子有蹊跷,只是几遍看下来,周金龙一头雾水,这铜罐子,的确是真的,这个不用说,但是要说到价值,顶多能够卖出去一万多一点,不可能有太大的价值。

    可是许东这家伙为什么就那么在乎这个铜罐子呢!

    周金龙百思不得其解,却偏偏又不甘心——因为周金龙自己也有过捡漏的经历,既然是捡漏,肯定就不会把真实的地方说出来,要不然那就不叫捡漏了,但看许东的神色,明显的就是很在意把个铜罐子,而且,似乎价值应该远远的超乎常人的想象。

    周金龙看了好一会儿,这才进一步试探,说道:“小兄弟,我看这些东西都差不多,要不,你帮我推荐几样。

    许东面前笑了笑,答道:”周老爷子一定需要,我当然要竭力成全,这一对瓷碗不错,很适合送给一般的朋友,另外,这玉山子也挺好……”

    说了几样东西,许东绝口不提那个铜罐子,这绝对不是疏忽过去了,就这么几样东西摆在面前的,铜罐又不是小件儿,就算挨着顺序说,都不可能忽略过去的。

    这只能说明许东是在“欲盖弥彰”!

    周金龙笑了笑:“也好,你说的这几样东西,我都要了,你说个价,别亏着你了!”

    许东也摸不透周金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当下笑了一阵这才说道:“就这几样的话,按照拍卖价格每样东西你给我五十块,六件,我赚三百块车费,余下的,我带回去,怎么样?”

    见许东毫不在意的这么一说,周金龙暗地里笑了笑,然后才说道:“也好,你这拍价才四万一千五,我让你转赚三千五,四万五,把所有的一块儿卖给我。”

    “这个……许东一下子犹豫了起来。

    但是胖子这家伙,恨不得立刻将所有的东西都交给周金龙,然后拿钱走人,一转眼就转三千五,这可是一般人的一个月的工资啊。

    看到许东犹豫,周金龙心里就更有底了,当下叫来周君澈,说道:“你拿五万,把这小兄弟的东西全部拿下来。”

    许东忍不住摇了摇头,说道:“周老爷子,其他的东西,您老怎么给价那都可以,但一定要除开这这铜罐子。”

    终于露出尾巴来了,自己在看这铜罐子的时候,许东的神色都不自然,这说明,这只铜罐子还真是有点儿问题。

    想着,周金龙微微沉吟了一下,又说道:“怎么,小兄弟对这铜器还特别的喜欢?”

    许东迟疑了片刻,才说道:“不是,周老爷子,这铜罐子是假的!既然周老爷子要买,我就必须把话说明,要不然我可吃罪不起。”

    “呵呵……”周金龙笑了起来,这许东说的,可就有些不对了,不要说这件物品经过了好几道关口才能上得这拍卖会的桌子,就是在场的这些老家伙,又怎么会看错了,东西,肯定是真的,只是这价值……

    周金龙笑了笑:“假的,怎么会是假的,小兄弟,我可是按照最高的价格在跟你说了,要不,我就要这铜罐子!五万……”

    许东越是不愿卖,越是说这铜罐子是假的,周金龙就越是不肯相信,甚至直接把这个铜罐子的价格提高到了五万。

    倘若许东这会儿立刻就果断的应承下来,或许周金龙也会考虑一下是不是自己多想了,偏偏许东见周金龙这么说,顿时又急声说道:“周老爷子,这罐子,真的不值什么钱,真的是假的,您这……”

    李四眼在旁边了一阵,也是心存疑惑,假的,怎么自己都看不出来呢?难道说,许东会有什么惊人的见解,还有就是,这个许东,年纪轻轻的,当真会懂得这么多?

    只是现在周金龙正在跟许东谈生意,碍于规矩,李四眼自然是不可能插嘴的,当下,李四眼也就只能够在一旁仔细的去看那个铜罐,希望能够找出作假的证据。

    胖子这会儿对许东是气得不行,卖东西,从来就只有买主挑剔,而卖主却拼命说自己的东西如何如何的好,就没听说过买主自己要把自己的东西说得一文不值的。

    但是今天却就出了个许东,转手赚八千多,这当然比不得一眨眼上千万的进账,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许东就不心痛?

    旁边还有几个人,包括那山羊胡子,也是对许东不以为然:今天还出了件稀奇事啊,在场的人,那个不是在古玩行里打过几十年滚的人,谁都知道这东西是真的,偏偏这黄毛小子站出来就说这是假的——这一记耳光,可算是将在场的几个老人全都抽上了!

    这拍卖场上,也有假货赝品,也拍出来过,不过,那一定是在主持拍卖的人事先声明的情况下,要不然,东西拍出来,立刻就让人发现是假的,岂不是连拍卖场的招牌都给拆了。

    而许东现在在做的,正是在拆拍卖场的招牌的事。

    所以,大家都很是不服气,都要等许东说个子丑寅卯出来。

    周金龙也是笑了笑:“小兄弟,这话可不能乱说,既然你知道这是假的,你又为什么将这东西拍下来?”

    真要许东在这些人面前,班门弄斧的说出个子丑寅卯,许东自然也是不会,不过,周金龙也仅仅只是顺口说说,他也料定许东这只是舍不得将铜罐卖给自己的推辞之言,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自己。

    只是,许东到底太过年轻,找借口都找不到一个好一点的理由,让人家一句话就把谎言给戳穿了。

    而且,话说回来,许东越是这样,就越能说明他这是欲盖弥彰!

    “小兄弟,如果你觉得在价钱上没能达到你的预期,这个我们还有得商量,这样吧,其他的一件不要,就这个铜罐子,一口价,五十万!怎么样?”周金龙笑嘻嘻的,不等许东说话,就再次涨价。

    五十万,这已经不是一只蚊子了,而是一块肥肉,胖子见许东还在犹豫,当下弯腰提起那个铜罐,直接送到周金龙面前,说道:“周老爷子,五十万,这东西,是你的了……”

    周金龙笑了笑,却不去接胖子手里的铜罐子,继续望着许东微笑不已。

    许东叹了一口气,一只不值钱的铜罐子,一转眼翻上了好几十倍,不知道这周金龙是有钱任性,还是玩古玩这一行,特别容易让人发疯。

    见许东叹气,周金龙又是微微一笑,转头向周君澈说道:“君澈,转账……”

    周君澈直接拿出平板电脑,还没问话,胖子就把账号说了出来。

    顷刻之间,交易成功,周君澈还特地把交易成功的网页页面递到许东面前,让许东过目。

    到了这个时候,交易成功,银货两讫,周金龙才将那只铜罐子,拿到手里,仔细的看了一会,又曲起手指敲了几下罐子,却仍然看不出来什么蹊跷。

    看了好一阵,周金龙这才说道:“小兄弟,不瞒你说,这东西,我真没看出个道道来,你能不能指点一二,如果……真是有意思的话,呵呵……这咨询费,你说个数儿就是!”

    周金龙这话,也就是暗示许东,如果真是个“漏”的话,只要许东指点出来,根据这个“漏”的价值,还可以给许东一笔“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