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一章 值钱的东西
一本读|WwんW.『yb→du→.co
    只是许东再次叹了一口气,苦笑着再次说道:“周老爷子,这真的是一个不值钱的东西,我哪里敢骗周老爷子啊!”

    “是么,这东西不值钱,那就是假的了,可这又假在什么地方?”周金龙的脸色,明显的暗了下来。

    只是周金龙很是有些不甘心,先前老是觉得许东都在敷衍他,推辞他,现在给了钱,把话也说明了,真要是什么自己美能看出来的大“漏”,只要许东指点出来,都还有打赏的,可是到了现在,许东都一直还在说,这是假的。

    真是假的?许东一直都不肯买给自己的,就只是因为这个铜罐子是假的!赝品?

    假在什么地方?

    许东苦笑了一下,说道:“真是假的,不是说,这是刚出土的吗?可是,这上面我真没闻到那股土腥味儿,相反,还有一股酸臭味儿!”

    刚出土的东西,上面的确是有会有股土腥味儿,但是那种气味只能保留很短的一段时间,被人挖出来之后,还必须要清洗,除锈什么的,这就导致了土腥味儿会更快的挥发到极其微弱,让一般的人都没办法闻得出来。

    不过,毕竟在地下埋藏得有一段时间,上面始终都会有这种味道的印记,鼻子灵敏的人如果仔细注意的话,还是能分辨出来。

    听了许东的解释,几乎所有的人都点了点头,但同时也很是怀疑,许东能闻到大家基本上都已经闻不到的味道?

    其实,许东这么说,也是被逼无奈,真正要说出这铜罐子的破绽,许东肯定是说不出来的,而且,许东也就仅仅只只看到,几件物品之中,同样年代的铜器上面,“宝气”的浓度多少都还还有点儿,也就仅仅只有这个铜罐子的“宝气”微弱,几乎接近铜质的本色,偏偏上面却又有些土斑、土纹,许东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就知道这个罐子其实是值不了多少钱的假货。

    只是根据看到的宝气来判断物件的真假这事情,许东自然不敢说出来,于是,又只好故伎重演,说自己的嗅觉很灵敏!

    周金龙半信半疑,将铜罐子凑到鼻子下面,使劲的嗅了嗅,果然,这铜罐子上有一丝儿若有若无的味道,虽然不是许东说的那种“酸味”,但很明显的是,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异味儿,而且,明显的不同于其它物件儿上面的味道。

    周金龙的脸上顿时难看了起来,这铜罐子的造型、成色、重量、图案……无一不说明这铜罐子就是真的,但就是没有人去注意这东西上面的味道。

    事实上,在这样的一个客厅里,有了几十个人,而且大家都是行家中的行家,差不多就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真假的,见其他方面都绝对真实,自然也就能没人去注意这上面的“味道”了。

    难道,五十万块钱,就买一个假货赝品,周金龙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当然,这完全是他自己狡猾多疑,以致弄巧成拙而致,许东都说了好几遍,说这铜罐子不值钱的,可自己偏偏就不听,不但不听,还认为是徐东在敷衍自己,推辞自己,甚至还以为是个什么样的大漏。

    原来只不过是自己钻进了牛角尖,不知道回头,原本想得到一件好东西的,这忽而反而自己又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许东笑了笑,淡淡的说道:“这是假货,不值钱,所以,周老爷子你的钱……”

    周金龙突然冷冷的笑了笑:“你什么意思,以为我是那五十万块钱都让我心痛了是吧,嘿嘿,周某人的钱虽然不多,但是要周某人为了这区区五十万块小钱,出尔反尔,哼哼,我周某人一把年纪了,那样下作的事情,我还真是干不出来,呵呵……”

    周金龙当然心痛了,那是五十万,不是五十块,更不是五块钱,但是周金龙这人这一大把年纪了,却从来没做出来过丢自己的脸面的事情,这一次,周金龙自然也绝对不会例外——这一大把年纪了,犯不着让人在背后说自己是靠巧取豪夺,欺压哄骗许东这样的年轻人。

    五十万块钱是小,但出尔反尔的恶名,是坚决绝不能背负上的,自己一大把年纪了,那样的名声,对于一个黄土都掩上了脖子的人来说,实在是不值得。

    见周金龙这么说,许东也不好再劝说他收回那五十万,转头想了想,又说道:“周老爷子,那个笔插还勉强值点儿钱,我算天头白送给您……希望您老人家……”

    周金龙嘿嘿一笑,把手一挥:“算了,年轻人,在我面前,不要再说钱不钱的了,说得我好像一块钱也没有,在乞讨一样,哼哼……你还是忙你的吧,我不奉陪了!”

    许东的好意,周金龙并不领情,许东也不好多说,倒是胖子这家伙,赶紧说道:“周老爷子,那就不打让您了,恕不远送……您老走好……”

    周金龙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围观的几个人,却依旧不知道那铜罐子是真是假,毕竟,许东说那上面的气味儿有异,这些围观的人却也分辨不出来,不过,知道许东是靠鼻子嗅气味儿来分辨真假,这几个人都还是不以为然。

    虽然鉴定古董,也的确有“闻”这一道,但那毕竟只是整个鉴定过程中的一个方面,而许东也只是凭着这一个方面就下了结论,因此,这铜罐子到底是真是假,依旧还只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于是这几个人都摇着头,不尽不信的散了开去,胖子兴奋至极,将余下的八件东西,用送过来报纸,都打包装进拍卖场提供的纸箱里。

    如果是价值高昂一点儿的,拍卖场不但会提供包装,还会根据需要,提供运输之类的服务,像许东的这些东西,都是价值不大的物件,拍卖场也就仅仅只是会提供一些包装需要的废旧报纸,纸箱之类的东西,虽然也可以根据需要的专门运输的车辆,但那绝对不是免费的。

    待胖子喜气洋洋的,将这些东西收拾完毕,正要跟李四眼商量,是租车回去,还是怎么办时,秦羽、姓魏的刀疤脸两个人同时走了过来。

    姓魏的刀疤脸先是呵呵的笑了一阵,这才说道:“听小兄弟说,还有一件能值得了些钱的东西,不知道能不能拿给我看看……”

    秦羽却说道:“据说几位都是租车过来的,眼下也不好找车子了,我正好要去同城一趟,顺道,几位要不要走?”

    两个人差不多是一起开口,说的说,问的问,许东微一沉吟,便先回答那姓魏的刀疤脸:“也不怎么值钱,不过,您要看,也没什么不可以,胖子,把那个笔插拿出来……”

    然后又转头对秦羽说道:“叔,顺道那是再好不过了,不过,叔,我这边……”

    秦羽点了点头,笑了笑:“还有一些事儿吧,我可以等的,反正不忙……”

    李四眼跟许东一齐谢了秦羽一声。

    这时,胖子将那个笔插又从纸箱里拿了出来,送到姓魏的刀疤脸面前。

    姓魏的刀疤脸打开报纸,取出笔插,在手上看了一阵,然后抬头问道:“小兄弟你能不能给我介绍介绍这东西好在哪里,值钱又在什么地方,又能值多少钱?”

    许东笑了笑说道:“您老也是古玩行中的高手大家,我哪敢班门弄斧,如果您老人家一定要考量我的话这方面的问题的话,只怕会让您老人家失望……”

    李四眼在一旁笑了笑,说道:“这个笔插,是乾隆世代的民窑产品,造型大方厚重,图案精美……”

    接下来,李四眼用了足足一分钟时间,向姓魏的刀疤脸阐述这件笔插的优点,又说在同类的物件当中,单件拍卖价最高的,可以达到五万块……等等这些人早已烂熟于胸的见闻。

    只是姓魏的刀疤脸也是行家里手,对李四眼的解释阐述,自然也是不屑一顾——这些,全都是他已经知道的,也因为是已经知道的,甚至他暗地里链接最高的价钱都预计了下来,这才对李四眼的说法不屑一顾。

    不过,这姓魏的刀疤脸主要是想听听许东的说法,因为这个许东,很是让他觉得出乎意料,在拍卖会开始之后,尤其是许东拿出九眼天珠这样的宝贝来跟秦羽交换的时候,姓魏的刀疤脸就开特别注意到许东的一举一动。

    用九眼天珠跟秦羽交换,这让姓魏的刀疤脸觉得很是意外,许东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毛头小孩子,怎么会有这样珍贵的东西?

    而且,看样子,许东并没觉得这些东西特别值钱,反过来说,刚才许东一再跟周金龙说,他这笔插能值些钱,如果许东没说假话的话,那这个笔插就一定会很值钱!

    这就是姓魏的刀疤脸所想到的,只是这笔插,在自己看来,除了真的是清朝中期的物品之外,自己实在是看不出来它值钱在什么地方,而李四眼啰啰嗦嗦的说了一大堆,显然不可能是自己想要知道的价值所在!

    所以,这个值钱的地方,恐怕还得要许东自己才能够说得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