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二章 交换的原则
一本读|WwんW.『yb→du→.co
    没想到的是,许东笑了笑,说道:“我发现这个笔插,跟一般的比差不太一样,算是造型奇特了一点儿吧,这个造型奇特之处就在这里……你们看,整个笔插将近一尺高度,但是里面的深度却只有几寸,这应该说,是个厚底笔插,所以这造型还算是奇特……嘿嘿,相信大家都很是少见这种造型的笔插吧。”

    “造型奇特……”姓魏的刀疤脸怔了怔,暗地里骂了一声娘,这他妈算什么造型奇特,不就是有将近一寸厚的底部么,这是民窑的产品,又不是官窑的,更不是御窑的东西,这他妈算什么“造型奇特”,简直就是在忽悠人!

    就这么个理由,让姓魏的刀疤脸简直是有点气恼,就凭这个,就说“能值些钱”,简直是有点儿过分。

    只是这姓魏的刀疤脸还是不敢把心里的气恼表现在脸上,这是在铜城的地界里就不用说了,旁边还站着秦羽呢。

    肯定不能让秦羽笑话自己,要不然,丢不起这个人。

    想了想,姓魏的刀疤脸才问道:“你说值钱,能值多少钱?”

    许东笑了笑,说道:“具体能值多少钱,我心里也没个准儿,不过,如果叔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可以用这个笔插,换你手里头的那口箱子!”

    “换手里头那口箱子!”姓魏的刀疤脸脸色暗了下去,开玩笑!自己手里头的那口箱子,价值多少,自己还不知道?就凭这么个破笔插,就想换,哼哼……

    只是秦羽一听说许东又要“换”,当下眉开眼笑的对姓魏的刀疤脸说道:“魏老哥,你要不要换?”

    “不换!”姓魏的刀疤脸很是坚决的说道,就凭着这个破笔插,就凭着一块厚底子,就算是“造型奇特”,就想换自己的那口箱子,钢丝那口箱子还差不多,至于箱子里面的东西,想都不要想。

    姓魏的刀疤脸,将笔插还到胖子手里,又说道:“不换,你要多少钱?我可以买。”

    许东摇了摇头:“如果叔愿意换的话,我自然是没话说,如果不是换,我就只好对不起叔了!”

    既然如此,姓魏的刀疤脸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摇了摇头,说了声:“打扰了……”然后转头离去。

    秦羽见姓魏的刀疤脸离开,当下笑着问许东:“小兄弟,他不跟你换,我跟你换,怎么样,你说,要我拿什么?”

    虽然李四眼曾经说秦羽是个“笑面虎”,但是跟他相交两次,许东对这个秦羽,也有不少好感,这人爽快、耿直,许东就喜欢这样的人。

    当下,许东笑了笑,说道:“叔,您要是看得起,这东西,就送给您,就算是咱们相交一场,算是做个留恋。”

    秦羽沉下脸来,说道:“小兄弟,这可不是叔我说你,你应该不知道,我这人最喜欢的就是跟人家交换东西,也因为这样,我这人不喜欢欠人家的人情,因为,在交换当中,如果注入了感情因素的话,就会多了诸多限制羁绊,我这人可不喜欢做这样的事情。”

    许东笑了笑:“怎么你们这些有钱的人,一个个的脾气都是这么怪异,真的很难让人捉摸。”

    “我也谈不上是什么有钱的人,但我喜欢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有自己的原则,尤其是在‘交换’这个问题上,我一直都坚持这样的原则,呵呵……这算不上什么怪异。”秦羽淡淡的说道。

    这时,胖子已经将所有的东西包装妥当,两个不小的纸箱子,跟李四眼两人一个人抱了一个,准备掉头回程。

    许东乐得了个空闲,一边走,一边跟秦羽聊天。

    “只是我觉得有些奇怪,那姓魏的密码箱里,装着的,可不是只能够只一点点儿钱的东西,就凭你这个造型奇特的笔插,你就想跟他换,估计,还真是做不到。”秦羽一边带路,一边说道。

    “哦,那么他箱子里装着的是什么东西,叔你知道?”许东好奇的问道。

    秦羽一边走,一边点头说道:“我也跟他换过一次,知道他是一个做宝石生意的,每一次他都会带上一些宝石过来,参加拍卖会,要么换成现金,要么跟人交换,呵呵……他这人,跟我一样,也喜欢跟别人交换,嘿嘿,只是他跟人交换级别,还只是一个小学生,呵呵……”

    原来如此!许东舒了一口气。

    知道姓魏的刀疤脸的密码箱里有些值钱的东西,但许东不知道里面是些什么,怪不得,那其中一口箱子会发出宝贝的气息,原来里面仅仅只是些宝石。

    这样一来,真要许东去换,许东还不乐意了。

    四个人鱼贯出了拍卖场,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所幸这村庄的道路上都有路灯,而且,李四眼、秦羽等人又路熟,七弯八绕地走了几分钟,路过农家乐的时候,见里面还有灯光,许东又去把寄放在里面的那只老甲鱼拿了出来,这才跟着秦羽到了他存放车子的地方。

    随后,秦羽开着车子,连夜往铜城里赶。

    一边开车,秦羽一边问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许东,那个笔插,奇特之处应该不仅仅只是底儿厚了,应该还由其他的地方,而这个其他的地方,才是真正的值钱的所在。

    许东笑着回答说,其实,自己还真的就觉得那个笔插的那块厚底子,很是有些奇怪,因为那不是普通插笔的需要,不过,为什么这样,自己也也没时间去探究,反正自己觉得奇怪的东西,应该就是会值得了一些钱的。

    秦羽笑了起来,这许东的脾气,跟他也有几分相似,都是觉得只要自己喜欢的东西,那就是无价之宝。

    由于是晚上,这条路上也没什么车辆,虽然路况很差,车子走的很慢,但是没了堵车的阻碍,五十来公里路,也很快就走完了。

    按照许东的指引,秦羽一直把车子开到滨河路的别墅门口,这才停了下来。

    让桑秋霞起来开了门,又让秦羽跟李四眼进到屋里休息。

    本来秦羽也不打算到许东的家里,毕竟,两个人还不是特别熟悉的那种交情,随便进去,很是不方便。

    不过,秦羽心里惦记着那个笔插,所以也就把车子停在院子里,然后跟了进来,至于李四眼,当然也不想错过“体验神奇”的这样一个机会。

    见桑秋霞一脸睡意惺忪,许东很是有些歉意,深更半夜的,把她从被窝里叫起来,怎么说都有些愧疚。

    只是桑秋霞嗔了许东一眼,问道:“都饿了吧,我去给你们煮碗面条……”

    这会儿,胖子这家伙乐不可支,连连点头,说道:“大姐,我要大碗的……”

    桑秋霞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的……”

    胖子又嘿嘿的笑着说道:“大姐,你猜猜看,我们都给你带什么好东西回来了?”

    桑秋霞低声回答说:“我什么都有,你们也不必要每次出去都给我带东西回来,好好的照顾着自己,别让我担心,这可比给我带什么东西都好。”

    这话说得温温柔柔的,充满了感激,让人听着,特别亲切。

    许东将手里的老甲鱼递给桑秋霞,说道:“给咱妈的,赶明儿炖汤给她补补身子……”

    一听说是给桑妈妈带的,桑秋霞又是感激又是吃惊,这么大个甲鱼,这得花多少钱啊。

    胖子黑黑的一边笑,一边告诉桑秋霞,钓鱼钓到的,真要是花钱买,倒还不一定带回来。

    再稍微说了几句,桑秋霞提着甲鱼,去到厨房,为大家准备宵夜的面条。

    秦羽看着转身朝厨房走去的桑秋霞,忍不住对许东问道:“这位是……”

    许东笑了笑,简略的介绍了一下桑秋霞的身份,连同胖子的身世也一块儿说了出来。

    秦羽听得一惊一乍的:“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是亲兄弟呢,没想到……没想到你们是……是这种情况……”

    李四眼也是特别的感触,现在这个世道,像这样的情况,实在是稀罕,尤其是能够将几家人融合在一起,比一家人都还要亲热,这种事几乎是闻所未闻。

    各自感叹了一阵,随后又把话题转已到了那个笔插上面。

    这时,许东也没什么顾忌了,直接打开纸箱,从箱子里取出那个笔插,打开,然后送到秦羽面前,很是慎重的说道:“叔,如果你觉得喜欢的话,你给我几万块钱,我就把它买给你。”

    出于对秦羽的原则的尊重,许东不得不改变了方式。

    秦羽淡淡的一笑,许东的心意,秦羽可以接受,但是这笔插,如果只是几万块钱的话,他还真是不想要。

    ——不是价钱太高,而是价钱太低。

    谁叫自己有的是钱,而且,又特别的任性!

    如果许东一定愿意出手的话,要么,就按照自己的原则,来交换要么,就用相等的价钱,来交易,让许东吃亏,自己欠他人情的事情,秦羽坚决不做。

    既然如此坚决,许东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当下,许东让胖子去找一把锤子来。

    一听到许东这样吩咐胖子,秦羽跟李四眼两个人顿时紧张起来。

    因为他们两个人都听说个一件事,据说,在某一次交易会上,有个人也是发现了一件挺普通的厚底笔插,但是这个人当场摔碎了这个笔插之后,居然从笔插的碎瓷片里找到一颗象牙微雕。

    难道,这个笔插,也有着同样的故事?

    秦羽跟李四眼两个人面面相觑,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都没人想得到呢。

    胖子在屋子里找了一圈儿,连存放着以前的那些物品的房间里都找了一边,愣是没找到自己要找的锤子,只得两手空空的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