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七章 割舍(2)
一本读|WwんW.『yb→du→.co
    桑妈妈突然用这个口吻跟许东说话,让许东一怔,在心里突然生出一股酸楚的感觉,其实,从桑妈妈出院到现在,桑妈妈都很是平静,这种平静,其实让许东心里很明白,也很是担心,因为在这种平静下面,隐藏着一股火山熔岩一般的激荡,一个不好,便会爆发出来。

    果然,桑妈妈微微顿了顿,又才说道:“我这一条命,我们这一家人,都得到了小许你的恩赐,小许你是我们家的恩人……”

    许东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只是许东稍微沉吟了片刻,便说道:“伯母,我只想跟伯母说一句话,我自己的爸妈去得早,也没人疼我照顾我,现在,我跟秋霞、秋雨也很是投缘,我们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互帮互助,那是我们一家人的亲情,伯母如果要提‘恩人’什么的,那就生分了。”

    桑妈妈强忍着一股泪意,淡淡的摇了摇头:“小许,你对我们家的恩情,本来我们应该是舍身难报的,但我只能记在心里了,你知道,唉……秋霞是个没什么能力的傻丫头,本来,我也希望你们两个能够……能够在一起,但是现在看来,那会让你很为难,……唉……小许,答应我,以后不要去想着秋霞这丫头……”

    桑妈妈再次长叹了一声,不仅桑秋霞说过,就算只是今天,跟牟思晴接触这一阵儿,桑妈妈也看得出来,有这个心思的,并不仅仅只是桑秋霞一个人,只是,说到心机,桑秋霞自然是斗不过牟思晴。

    再说,牟思晴的身份地位,远远不是桑秋霞能够比拟的,对桑妈妈来说,牟思晴能带给许东的,也远远不是孤儿寡母的桑家三口能够做得到的,所以,从维护许东的角度来说,桑妈妈只能选择放弃。

    “只是秋雨这孩子,生性倔犟,我害怕他一时之间会接受不了,还有秋霞,如果明着把这件事说开,恐怕她们姐弟两个一时之间都会想不开,所以,我想求小许,能不能等上一段时间,让秋雨再成熟一些,懂事一些之后,再让他知道……”

    许东心里愈发酸楚,本来,对于谈婚论嫁的事情,牟思晴也好、桑秋霞也好,许东现在根本就没去考虑,二十岁都还不到呢,再说,自己也还有好些想要去经历去完成的事情,所以,现在就说谈婚论嫁这个话题,对许东过来说,真的是很是有些沉重。

    怔了许久,许东才说道:“伯母,我虽然现在没有那方面的想法,但我想我可以尝试着去面对,但这需要一些时间来做些调整,希望伯母不要介意,至于说到秋雨,我真是把它当成自己的弟弟在看待,还有伯母您,我希望我可以真正的,毫无芥蒂的叫上您老人家一声‘妈’……妈!”

    桑妈妈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良久,才“哎”了一声。

    许东站了起来,蹲到桑妈妈面前,仰着头,再次叫道:“妈……”

    “哎……好好好……你这孩子……”桑妈妈泪如泉涌,既是很高兴,却又很是伤心。

    高兴的是,许东是发自内心,真诚的认自己做“妈”,有许东这样一个儿子,任何人都会觉得高兴、满足。

    但伤心的是,桑家不可能挽留得住许东,因为许东不会属于桑家,不会属于桑秋霞,这一点,桑妈妈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许东是条龙,是龙,终究会归入大海,而现在的桑家,什么都不是,勉强留住许东,会拖累许东,而且,只会让大家都烦恼、痛苦。

    所以,桑妈妈为了桑家,为了许东,只得流着泪,割断那份不舍。

    “东儿,记住妈说过的话,如果有下辈子,我愿意做牛做马,来报答你……”桑妈妈流着泪,说道。

    桑妈妈的话还没说完,许东止住桑妈妈的话头,说道:“妈,别那么说,你就是我妈,秋霞是我姐姐,秋雨就是我的弟弟,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不兴这个。”

    桑妈妈抬起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笑着说道:“好好,我们就是一家人……”

    正说着,胖子带着桑秋雨回来,老远就兴奋的叫了起来“娘……”、“妈……”

    桑妈妈抬头,笑盈盈的应道:“哎,胖子,秋雨,你们回来了。”

    桑秋雨抱着一叠书本,乐呵呵的说道:“妈,胖子哥真好,你看他给我买了这么多的学习资料。”

    胖子在一旁,嘿嘿的笑道:“这又花不了多少钱,干嘛老挂在嘴上,对了,东哥,你怎么把娘给弄出来了,娘刚出院,身子骨还有些虚弱,别让娘受了凉。”

    许东收起心情,“呵呵”的笑了两声,说道:“胖子,叫‘妈’,娘啊娘的叫着,不亲热。”

    “‘妈’,跟‘娘’,不是一样的么,再说,叫什么都没关系,关键是咱这颗火热的心,能够真正的把娘当成自己的亲娘,那才成,要不然,口是心非的,别说叫‘妈’,就算是叫姥姥,那又怎么样?娘,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顿了顿,胖子又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可不像某些人,明明自己的亲娘,一开口,还要叫人家‘伯母’,娘,你说这样的人可恶不可恶?”

    胖子跟许东两个在一起,老是拌嘴,但两个人只是年少好玩,绝对一点儿恶意也不存在,这一点,桑妈妈是知道的,所以,桑妈妈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你们这两个孩子,对我都是真心的,我知道,叫‘妈’也好,叫‘娘’也好,你们都是我的好孩子。”

    “不对啊!妈……”桑秋雨在一旁叫了起来:“我也是您的孩子,难道我对您就不够好了?”

    桑妈妈伸手在桑秋雨的头上摸了摸,慈祥的说道:“傻孩子,你这傻孩子,你还不是跟他们一样。”

    胖子跟许东两个,一起“妈”,“娘”的叫了两声。

    这时,两个老太太转悠过来,很是羡慕的看着桑妈妈,桑妈妈年纪并不大,但是身边围着三个高矮都差不多的小伙子,和和美美的,一看就是一家人的样子,这情景,实在是太让人羡慕。

    这处别墅区里,住着的都是有钱人,桑妈妈能住在这里,想来必定也是有钱人,不但有钱,而且还有福,几个儿子都围着跟前,亲亲热热的,这还能不让人羡慕!

    当即,这两个老太太便过来跟桑妈妈搭讪,而且很快就熟络起来,而且,还很是热情的自我介绍了一番,胖胖的老太太说她姓梁,就住在前面不远的那栋房子,瘦瘦的戴着一副老花镜的老太太说她姓顾,也住在不远的地方,两个人还说,等桑妈妈完全恢复过来,就一起去晨练,去跳广场舞。

    总之,闲聊起来,唠唠叨叨,没完没了的。

    许东、胖子、桑秋雨三个人,却嘻嘻哈哈的打闹成了一团——都是十几岁不到二十岁的男孩子,又开心,聚在一起,不打打闹闹的折腾上一番,那就有些奇怪了。

    偏偏这个时候桑秋霞做完了家务,也想要过来照顾桑妈妈,一见桑妈妈,自然少不得又是一番温馨。

    这让梁老太跟顾老太太更是羡慕不已,几个大小子,绕膝跟前就已经让人羡慕不已了,还有这么一个漂漂亮亮的大闺女,这岂不是羡煞旁人了。

    于是,三个老太太的话题就越来越广泛,越来越深远了。

    直到红日西坠,夜幕降临,许东等人才簇拥着桑妈妈回家。

    没想到,到了门口,却发现牟思晴的车子停在大门口,而牟思晴一个人则坐在车子里,闷闷的发着呆。

    要不是胖子敲了敲车窗玻璃,叫了一声“老大”,只怕牟思晴都还回不过神来。

    过了片刻,牟思晴摇下车窗,探头对许东说道:“许东,你过来,我跟你商量一件事儿。”

    许东讪讪的笑了笑:“你可是也住在这儿的,有什么事不进到屋里去谈么,都快吃晚饭了。”

    牟思晴顿了好片刻,才打开车门,说道:“你上来!”

    许东转头看了看桑秋霞,桑妈妈,桑妈妈笑着说道:“去吧,看样子,牟小姐是有正经事儿。”

    桑妈妈脸上笑着,但许东分明看到桑妈妈的眼底深处,藏着一股痛惜,一股决然,只是这种眼神、胖子、桑秋霞、桑秋雨三个人一点儿也看不出来。

    胖子在许东背上推了一把,对牟思晴说道:“老大,帮我好好的收拾收拾他,这家伙,三天不打,就要上房揭瓦了……”

    说着,还幸灾乐祸的冲着许东嘿嘿发笑。

    桑秋雨却盯着牟思晴,说道:“姐夫,谈完了事儿,早点儿回来,我们等着你一起吃晚饭。”

    只是牟思晴也是一脸复杂的神色,望着许东,半晌也不说一句话出来。

    许东想了想,终究还上牟思晴的车子。

    见许东上了车,牟思晴又呆了半晌,突然一咬牙,发动车子,然后挂档起步,朝着别墅小区外面开去。

    牟思晴开着车子,一直顺着滨河路,最后竟然把车子开上了河堤,而且将车头对准了河堤,这才把车子停下来,不过,却没将车子熄火。

    幸好,这河堤不但宽大,又基本上没什么车辆往,加上又是夜幕降临,牟思晴这么停着车子才不至于影响到交通。

    许东摸不准牟思晴葫芦里买什么药,过了好一会儿,许东才讪讪的说道:“老大,你……都干什么去了?”

    牟思晴握着方向盘,呆呆的看着霓虹灯下的河面,过了片刻,牟思晴突然再次起步,车子猛地往前一窜。

    这下,可把许东吓了一大跳,牟思晴这样子,根本就是要投河自尽,而且,还有要把自己拉着去垫背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