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一章 遵守原则
一本读|WwんW.『yb→du→.co
    李四眼淡淡的摇了摇头,无论这东西值不值钱,总的来说,有人欣赏,有人懂得它的价值所在,这就说明自己真不是打眼了,而只是别人不识宝,有人看重,有人收藏,自己所受的冤屈,也就得到了洗刷,还有什么事情能够比自己的冤屈得到洗刷更让人高兴的事?

    之所以拿出来让许东看看,是李四眼觉得,许东的眼力,不但超过自己许多倍,甚至比自己见过的几位“专家”都还要好,如果许东喜欢,那就送给许东了,不过,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质地,又起什么作用,又是什么来历,要是许东能够弄清楚之后,跟自己说上一声,也就算是心满意足了,说道钱财什么的,那实在是不值得一谈的事情。

    许东想了想,借口说,自己是股东,也是老板,无论如何也不能白要员工的东西,要不然也就有了巧取豪夺之嫌,这绝对不是个好的开头。

    至于李四眼想要弄清楚的事情,自然也是自己都想要知道的,如果能够弄清楚,自然少不了给李四眼一个交代。

    所以,在经济方面的问题,绝对不会吝啬,只要李四眼开口说个价钱,许东一分一文都不会少给。

    李四眼无奈,当下只要许东十万现金,算是意思意思。

    许东也没多想,任性的给了李四眼五十万,因为许东看不出来这球体到底能够价值几何,所以,许东也就只能表示一下。

    胖子也是个见不得好东西的人,尤其是喜欢许东的好东西,如果许东不买下来也就罢了,现在许东买下来了,胖子少不得要“欣赏”一番,不过,胖子拿着这个似玉非玉的球体,看了一阵之后,又还给了许东,不要说李四眼,许东都认不出来,给不起什么价钱的东西,没什么看头!

    将该办的事情都办理妥当,李四眼这才叫来服务员,让许东等人点了菜。

    待到兴尽席散,时间已经到了十一点多,因为许东陪着李四眼喝了一些酒,回去的时候,牟思晴再也不让许东开车,自个儿开着车子,把许东、胖子、桑秋霞送回到家里。

    回到家,没想到桑妈妈还坐在客厅里没去睡,而桑秋雨则一边做着功课,一边陪着桑妈妈等候姐姐、姐夫回来。

    见到许东、桑秋霞等人回来,桑妈妈支撑起困倦的身体,很是爱怜的看着几个年前人。

    一个个依次跟桑妈妈问了好,桑秋霞跟牟思晴两人这才扶着桑妈妈上楼。

    一阵喧闹,再加上姐姐、姐夫都已经回来,桑秋雨的功课也做不下去了,干脆收拾好课本,然后跟胖子、许东三个人闲聊了一阵。

    安顿好桑妈妈,牟思晴带着桑秋霞下了楼,估计,是牟思晴跟桑秋霞说过,还有事情需要处理。

    所以,一下楼,桑秋霞便催促着桑秋雨赶快去睡。

    本来桑秋雨也不肯,好不容易跟姐夫聚上一聚,何况现在还多了一个胖子哥哥,都还没尽兴呢,这就要催去睡。

    牟思晴解释说,现在,大家的店铺,马上就要开张,还有很多的事情得要赶着处理,如果有桑秋雨在一旁,少不了要分一些神。

    一听说事关开张做生意的事情,桑秋雨立刻懂事的上楼歇息去了。

    事情当然不少,不过,既然许东没打算搞什么开张庆典,剩下来的事情,除了要考虑的是货源、销路这一类的事情。

    许东早就料到,牟思晴早迟都会把这件事摆上台面来说,也明白牟思晴的心思,当下也就只是默不作声的听着。

    胖子一听说牟思晴准备跟许东两个人去一趟腾冲,顿时又是高兴,又是气恼,不是说好的,自己跟东哥才是负责“考察资源”这一块儿的么,怎么现在又变成了牟思晴跟许东两个,这可不成,无论许东去哪里,都少不了胖子!至于家里的事情,这块儿是桑秋霞负责的。

    牟思晴见胖子不肯配合,很是有些着恼,胖子这家伙,本来用不着跟他商量的,可现在话已经出口了,不依吧,胖子又占了理儿,要是带上他吧,无疑就会出现诸多尴尬。

    恼了一阵,牟思晴说道:“去吧去吧,多个人多份闹热,反正这次的车旅费,吃的住的,都是自己掏钱,谁爱去都可以去!”

    一听说要自己掏钱,胖子一下子又犹豫起来,这一去一来,车费恐怕得要上千吧,还有吃的住的,那就更加烧钱,倘若在那边耽误几天,消费上万块钱都不稀奇。

    胖子把目光转向许东,希望许东能开口说上一句话,很简单的一句话:这是出公差,车旅费可以报销!

    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许东却死硬死硬的绝不开口表态。

    其实,胖子的经济状况也并非有多差,而且,以胖子现在的身价,别说去上一次,就算是去上几次,也不算得是什么大事。

    只是胖子这家伙笑着,哀叹了一声:“原来说走就走的旅行,还真不是那么简单,最起码,我自己就还得要考虑一下自己的经济状况,对了,东哥,这一次你们去腾冲进货,听说那边的翡翠雕件儿不错,别忘记了给我带上一件两件纪念品回来啊,价值也用不着太大,百十来万的也就差不多了。”

    见许东也有意不带上自己,胖子“心神领会”,胖子的江湖经验老道,牟思晴对许东有意思这事儿,是胖子早就知道的,只是碍于桑秋霞也在这里,胖子不想牟思晴的“挑衅”,明显到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但能帮助许东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桑秋霞虽然隐隐感到这趟去腾冲进货,并不那么简单,但是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什么理由来抓他们的把柄,沉默了好一阵,才索性大大方方的说道:“都是白纸黑字、轻轻楚楚的,谁该负责哪个方面,谁要是不遵守,岂不是没了原则!”

    牟思晴笑了笑,说道:“妹子,你说得对,本来,我的任务是负责一些与公家打交道的事情,但这些事情我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闲着,但是我也不能坐等着拿钱,对吧,这里面有我的一份股份,我就得要尽心尽力,能出力的,就尽量的出上一份力气,这与原则,并没发生冲突,对吧?”

    牟思晴完成了份内的事情,有闲暇空档,还尽心尽力的去帮着进货,桑秋霞自然也不能多说什么。

    “而且,还有一点,许东这样子,别人一看就会觉得他太过年轻,说不好会生出一些歪门邪道的想法,有我过去,至少,在安全上,许东会有不小的保证。”牟思晴得理不饶人,还搬出一条桑秋霞跟胖子两个都做不到的理由。

    胖子笑了笑,说道:“老大,本来你是老大,应该我们来保护你的安全才是,嘿嘿,这一次,老大居然心甘情愿的跟东哥做一回免费的保镖,呵呵……”

    牟思晴傲然说道:“要你们谁能够做到这一点,我当然也没什么意见。”

    一说到许东的安全,桑秋霞更是无话可说,许东这么一个身负巨款的毛头小伙子,远离故土,出门在外,有没有人会动心思,这还真是说不准的事,冲着这一点,桑秋霞不但无话可说,还只能感激牟思晴——为了许东!

    由牟思晴陪着许东前去进货,这件事情决定下来,牟思晴松了一口,接下来要商量的,就是一些更具体的、诸如进货量、进货的档次……等等具体而又繁琐的事情。

    见许东坐在一边呆呆的出神,牟思晴便对许东问道:“你看这些事情需要定在哪些范围上?”

    一连问了好几遍,许东才回过神来,答道:“你们说,继续说,我听着呢!”

    许东嘴上这么说,实际上,这会儿,许东却是半句话也没能够听得进去,许东的一门心思,就放在了李四眼给自己的那颗球体之上。

    这颗神奇的球体,让许东早已着了迷,许东看不到这东西任何气息,而根据李四眼说的,连好些高手都看不出来质地,对上面的花纹,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抛开价值不说,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又是出自哪里!

    看不出来任何气息的物质,许东一共见到两次,第一次是在死亡谷里,看到的那道连g4都对它无可奈何的石门,第二次,也就是现在,就是这个球体。

    看起来,这两样东西,应该是有些联系的,只是联系这两样东西中间的那一根线是什么,这让许东很是有些迷茫。

    只是许东的迷茫,使得许东除了知道现在要赶紧去腾冲进一批货回来之外,牟思晴、胖子、桑秋霞三个人到底商量了些什么,许东连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见许东一脸迷茫,牟思晴气得差点吐血,自己絮絮叨叨,唾沫都费了不少,许东根本就没听!

    胖子一脸幸灾乐祸,早知道许东都干在牟思晴面前装聋作哑,自己为什么就还要一本正经的,白白跟牟思晴浪费表情,随随便便嘻嘻哈哈敷衍过去不就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