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二章 吃的是气氛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临走之前,桑秋霞的眼圈儿红红的,叮嘱了许东很多,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前许东出门儿的时候,也没见她这么多话过。

    桑秋雨则是“姐夫、姐夫”的叫着,说自己跟姐姐还有妈妈都盼着姐夫能早点回来,再过几天就要中考了,自己很希望在领奖的时候,能看到姐姐、姐夫,还有妈妈都去看看自己领奖。

    许东很是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问桑秋雨,真能拿到奖状。

    桑秋雨一拍胸脯,傲然说道:“这一段时间,我稍微下了一点点儿功夫,年级前三名没问题,而且,我还早就准备了获奖感言,姐夫,你可一定要来啊!”

    许东笑着,拍了拍桑秋雨的脑袋,点头答应下来,就是去看看,摸摸情况,然后买点东西回来,又用不了几天,准到!

    桑妈妈眼里含着泪花,像叮嘱自己将要出远门的亲儿子一般,让许东在外边,做什么事都要注意一些,免得招惹是非。

    桑妈妈的嘱咐,让许东也忍不住有些感动,这是自己的妈妈去世之后,许东再一次享受到的慈母的关爱,所以,许东心里暖烘烘的,桑妈妈说的每一句话,许东都认认真真的记在了心里。

    随后,许东简单的嘱咐了胖子几句,可能李四眼马上就会过来熟悉情况,而且一两天之后就要正式开张营业,就只能靠胖子跟桑秋霞两个人在家里支撑了。

    只是胖子这家伙,将许东拉到一边,低声说道:“东哥,你这一去,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就送你一首歌……”

    许东没好气的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胡闹?”

    胖子嬉笑了一下,说道:“这首歌的歌名叫做‘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

    许东一脚踹在胖子的屁股上,怒道:“什么话都不好说,,你非要说这个……”

    “……”

    一路上风尘仆仆,夜里十点多,牟思晴跟许东两人就到了腾冲——这个境内最大的缅玉集散之地。

    许东跟牟思晴两人安排了住处,存放好行李物品。

    许东勉强吃了一点东西,随后就要钻进房间,想去研究研究李四眼给自己的那个球体,只是牟思晴却硬拽着许东,说现在并不是很晚,应该到各处去看看。

    这一行的目的,是来进上一些珠宝翠玉的,而且,时间紧迫,应该要赶紧的去看看市场。

    不得已之下,许东只好暂时按下对球体的好奇之心,跟牟思晴去逛街。

    这个时候,整齐划一的街灯,各式各样的闪着五光十色的灯光招牌,让人觉得进入了一个迷幻的世界,街上也正是热闹时节,路边的烧烤摊子,发出诱人的香味,引得络绎不绝的行人馋涎欲滴,

    出入了两个翡翠珠宝店,打听了一下一些珠宝首饰的价格,牟思晴顿时有种“这一趟是白来了的感觉”,这些成品珠宝,价格与铜城那边差不多,有的类型甚至还要高一些,从这里拿回去,差价不大,基本上没什么利润空间。

    这就让牟思晴很是有些困惑了,人家都说,做珠宝,就不能不直接从这里进货,但是现在看来,事实并非如此啊!

    许东笑了笑,说道:“那还是因为你不太懂这里面的东西,做珠宝,从这里直接进货,当然不会有错,但只是看你说要采取的是哪种方式。”

    牟思晴一边寻找下一家珠宝店,一边对许东嗤之以鼻:“你难道还敢去白拿,去抢?那样,的确是很赚钱。”

    许东嘿嘿的笑了笑,说道:“坑蒙拐骗、打抢扒窃那些赚钱方式早就已经过时了,再说,我这人胆子也小,不敢去做哪些事。”

    牟思晴瞥了许东一眼,哼了一声,说道:“谅你也不敢,真要是你敢去做那些事,第一个绕不了你的就是我!”

    顿了顿,牟思晴又问道:“你知道我不怎么懂得这里面的东西,还不跟我说说,到底要怎么样做?”

    “嘿嘿……先回去睡上一觉,好好地休息一下,明天,我就让你亲眼见证奇迹。”许东讪讪的笑了笑,说道。

    “回去睡觉,你想得美?”牟思晴瞪着许东,嗔道:“这么早,你就不能够多做一点儿事情。”

    做事情,许东当然想了,但许东想要做的事情,跟进货没什么关系。

    许东还没跟牟思晴解释,牟思晴早就拽着许东进了一家叫“天玉珠宝”的珠宝店。

    其实,许东对成品珠宝的兴趣并不大,关键就是利润不高。

    现在的珠宝,原材料的价格其实并不是很高,之所以会形成那么高的价格,最主要的原因其实是经销渠道不断地转手,层层加码,导致最后到客户手里,就成了天价,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人家做这个生意,没利润可赚,也就用不着去做了。

    另外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设计加工,一件好的成品珠宝首饰,设计、加工的费用,几乎要超过原材料费用的三分之一。

    当然,一件顶级的珠宝,更离不开操作,炒作,形成了品牌效应,那中间的差价,就大到令人不敢想象。

    比如说,从同一块原材料切割下来的两块材料,一块交给名家设计制作,一块交给形成了规模的现代化工厂制作,虽然有可能是同样的造型,但在售价上显然就不会在一个量级上。

    进到铺子里面,玻璃橱柜里摆放着各式各样各种质地的翡翠珠宝,在光灯的照射之下,泛发出一阵一阵耀眼夺目,让人眼花缭乱的“宝气”。

    两个人还没来得及询问,许东却在这里发现了一个熟人,姓魏的刀疤脸!

    这会儿,没看见他带着的那两个保镖,也就姓魏的刀疤脸一个人,看样子,也是在这件店里闲逛。

    见到许东,姓魏的刀疤脸,微微怔了怔,但随即满脸堆笑,的迎了过来,主动得跟许东打了声招呼:“小兄弟,你怎么也在这儿,就一个人?”

    许东笑了笑,很是礼貌的回道:“原来魏叔也在这里,真是巧了,呵呵……”

    牟思晴这这姓魏的脸上那一道刀疤,看起来有些恐怖,当下暗暗的打量了一下,不曾想许东指了指牟思晴,说道:“还有她!牟小姐!”

    牟思晴见被许东揭穿了身份,只得上前,跟姓魏的刀疤脸相见。

    姓魏的刀疤脸一见到牟思晴的漂亮,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一脸猥亵的笑了笑,说道:“好好……”

    本来,许东跟姓魏的刀疤脸,也仅仅只是有过一面之缘,交谊并不深厚,不过,在远离故土的边镇小城,哪怕只是遇上一个仅仅只是认识的人,那种心情也会很是激动的。

    见许东态度亲热,这姓魏的刀疤脸,盯着牟思晴看了片刻,这才顺口说道:“吃过饭了吗,要不,我们去吃点儿烧烤,这里的香茅烧烤,很是有名的。”

    许东想也没多想,当下笑着说道:“不瞒魏叔,我们也是刚到,都还没正式吃过饭,这里的香茅烤鸡、烤鱼什么的,特别好吃,魏叔肯定知道这里有特别的地方吧,我请客。”

    姓魏的刀疤脸嘿嘿一笑,说道:“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个大排档,呵呵,那里吃烧烤,不错!”

    牟思晴淡淡的说道:“上大排档?就算是要节省,也不至于节省到这个地步吧。”

    姓魏的刀疤脸看了一眼许东,笑了笑,说道:“真要是想吃正宗的香茅烧烤,去酒店反而就不对头了,吃烧烤,最主要的是气氛,在大排档里,听着喧闹,吃着烧烤,那才是真正有气氛。”

    见牟思晴有些不乐意,许东转头说道:“你要不要去,要不然,你先回酒店吧。”

    牟思晴皱了皱眉头:“去,为什么不去,不就是去吃个烧烤么?”

    姓魏的刀疤脸一乐,笑道:“那就请两位跟我来……”

    说着,姓魏的刀疤脸出了“天玉珠宝”铺,带着许东跟牟思晴两个朝大排档去。

    一边走,姓魏的刀疤脸说道:“小许,这一次,你可是在古玩界制造了一个神话啊!呵呵……周老爷子还不相信,找人去看了看他那个罐子,嘿嘿,都说是真的,后来周老爷子半信半疑,去化验了一下,没想到还真是让你说中了,那就是一件假货……啧啧……小兄弟,想不到你小小年纪,你这眼力却不错啊……”

    许东淡淡的笑了笑答道:“魏叔过奖了,我能够认出来,那是因为我们家以前有过一件同样的东西,所以认得出来。”

    姓魏的刀疤脸一怔,原来如此,既然是原来家里都有的,要认不出来,那才有怪了。

    过了片刻,姓魏的刀疤脸又笑了笑,说道:“听说那秦羽从离手上有换走了那个笔插,他……呵呵,那到底又花了多大的代价?”

    本来,要说代价,秦羽花的代价算得上很大了,一张价值好几千万的藏宝图换一个笔插,这已经可以说是天价!不过,在许东看来,这些却算不上什么,毕竟,这些东西的价值,都可以用钱来衡量,来交换,真正有价值的东西,诸如自己的如意乾坤袋、乔雁雪送给自己的宝衣……等等,这些东西,不用说是钱,那可是那什么都不可能来换的。

    所以,许东只是淡淡的笑着摇了摇头:“没花多大的代价!”

    不过,是不是真的花了多大的代价,姓魏的刀疤脸也不怎么关心,他也只是有点儿懊恼,秦羽既然换下了,那就说明那个笔插正是一件好东西,只是,周金龙没看出来好在哪里,自己也没看出来。

    眼睁睁的看着送到了自己嘴边的肥肉,自己却却紧闭着牙关不吃,怎么说,都是一件让人懊恼的事情。

    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姓魏的刀疤脸便不再问下去。

    恰好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大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