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四章 赌石
一本读|WwんW.『yb→du→.co
    牟思晴有些好奇,这些原石,就几十块钱一块?怎么会这么便宜!

    魏哲海笑着说道:“这些标价,单位是‘万’而不是几十块,就是外面那一堆堆的,平均算下来,每块石头都差不多要几十块。”

    “是吗?外面的那些,是怎么卖的”许东也很是好奇,那一堆堆,难道要一块一块的去点?

    魏哲浩摇了摇头,一般的赌石场,买的就是那些,那些,是按堆卖的,一堆五个立方,每个立方差不多在两万左右,也就是说,一堆原石,成本价在十万左右。

    买那些成本只有上十万一堆的原石,拉回去之后,再根据石头的品相,逐块的标上价钱,然后放到架子上售卖,这就是赌石,之所以暴利,就在这个地方。

    其实,就是这里,情形也是一样,都是把拉回来的原石,进行过选择,品相好的,就特别进行特别处理,按块卖,大部分看起来较差的,就堆放在外面,论堆卖,不过,这里的货源渠道,相对来说少拐了好几道弯,所以说,在价格上便宜了很多。

    在这里购买原石,虽然在本质上来说还是“赌”,但是相较于其他的地方,筹码就底很多,比如说,这里售价二十万的一块原石,如果在其他地方,价格至少就到了五十六十万,甚至高达上百万。

    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听得直咂舌,这样的钱来得之快,那真是叫做惊人。

    不过两个人也有些好奇,这里面的利润如此之大,为什么却没有多少人做这个生意呢?

    魏哲海叹了一口气,能够做这生意的,还真不是一般的人,做这生意的人,无论实力、势力,人脉关系,不达到一定的程度,都没人敢去做,这就是为什么做玉石生意的散户较多,而真正的“大家”,却少之又少的原因。

    原来是这样,原本许东抱着一颗大展宏图的心,听了魏哲海这一席话,顿时收敛了许多。

    说到实力、势力,许东几乎一样都没有,就这次来,身上所带的那张卡里,也就仅仅只有不到五千万的现金,其余的余额,按照,李四眼的要求,许东都转到铺子里的账号里面,好方便李四眼随时支取动用。

    这五千万,现在又交了押金两千万,剩下的余额,几乎可以说是所剩无几,真正的最高的原石,也就只能够买到一两块而已。

    魏哲海带着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这时估计是有人选好了原石,而且,又准备在这里进行现场剖石,所以,传来一阵比较刺耳的机器与石头磨檫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魏哲海脸上一阵兴奋,赌石,最为刺激的,其实就是这个时候,

    其实,赌石的人,图的那个刺激就在这个时候,一刀下去,要么就涨,要么就跌,赌涨了,一刻之间暴富,要是赌跌,就算你是千万富翁,一刻之间,说不定也就成了穷光蛋,所谓玩得心跳,也就是这一刻。

    不用说赌石者本人,就算是旁观的人,多半也是一颗心提在喉咙里的。

    许东明白魏哲海的心情,当下笑了笑,跟魏哲海说,买不买,自己也不慌着这一时之间,不如先去看看,也好从中吸取一些经验。

    魏哲海自然是连忙转身过去,到解石机那边去看,解石机那边,早围了十几个人。

    相中原石的是一个看起来有些粗毫的中年人,魏哲海低声告诉许东,这个人自己也算是认识,比自己早到了两天的豪商,姓蔡。

    许东看那姓蔡的解的那块石头,是一块篮球大小,价钱超过两百万的原石,这时被固定在解石的台子上,解石的师傅一按电钮,金刚石电锯,便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不消片刻,边切下来一小块石皮。

    解石师傅拿起那块切下来的那一小块原石,用水冲洗干净切面,细细的观看,之间灰白的一片当中,偏上方露了一片不大的绿意出来。

    许东细看了一下,便有些好奇的问道:“他这块石头,有什么名堂吗?”

    见许东问自己这方面的问题,魏哲海顿时有些卖弄的说道:““其实这赌石的门道,有赌色、赌种、赌地张等等,诸如此类的门道,极多极广,有老话说,神仙难断寸玉,赌石这行没有谁能十拿九稳的,这其实该是与运气扯上关系,曾有一个身家过亿的玩家,一夜之间,将全部身家赌完,最后落个跳楼身亡……”

    牟思晴在一旁没好气的说道:“但凡沾上一个‘赌’字,有好下场的人,能有多少?许东,你要是敢去赌,我就……我就……剁掉你的手!”

    “老大,你这一招也太狠了吧!”许东知道牟思晴想的是什么,当下狠狠的“逗”了牟思晴一句:“你现在又不是我老婆,再说……再说……”

    许东一连连说了两个“再说……”就再也说不下去了,而且,脸上还有些变形。

    牟思晴冷冷的说道:“说啊,再说下去啊,再说什么……”

    许东苦着脸,答道:“你先放开我再说……”

    牟思晴手上再次用了些力道,然后才松开许东,然后瞪着许东,一副“敢不听话,就弄死你”的狠样儿。

    魏哲海的年纪比许东大了不少,自然也是过来人,对这些事,早已有些麻木了,眼睛盯着解石台上的那块石头,继续说道:“所谓的种,也就是翡翠的透明程度,翡翠越透明,种分就越好,翡翠从好到差顺次分为玻璃种、冰种、油种、豆种、干白种,种分越好收藏价值越高,玻璃种、冰种即便没有绿色,也值得收藏,而豆种、干白种的翡翠假定色彩不敷浓艳,绿色的面积不多,则没有甚么收藏价值……”

    “而且他这块石头,应该是属于开了门子的沙皮翠,所谓门子,就是一些赌石商为了吸引人,而将这块原石的诱人之处暴漏分毫,将一些可能出现好货的石头撕开一条口子,让人通过这块原石在所开的门子内能看到一抹绿意……”

    “不过,这样的原石,价钱上比没开门子的,就要高出好几倍,但是至于究竟是不是就能赌涨,这就还得看个人的见识经验、以及运气。”

    一般来说,像他们这样规模的原石交易市场,里面就有大师级的专职高手,既然是赌,肯定是有准备的,好的,有把握的,多数就开了门子,把价钱往死里抬,那些专职高手也不敢肯定,或者肯定价值不大的,才是“正正规规”的原石!

    刺耳的机器声中,解石的师傅见几刀下来,一块不大的清水地翡翠,便出了粗胚,看样子,的确是赌涨了。

    围观的众人发出一阵高呼,懊恼的,阿谀的,不一而足。

    接下来便是要手工精磨,这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不过,在场的人,大多是精于此道的主儿,这块翡翠算不了上上乘质地,其价值也几乎是一目了然,按现在的市价来估计,大体也就在两百三十万到两百八十万之间,

    也就是说,这个姓蔡的老板,在不到二十分钟时间里,便轻轻松松的赚了五十万到八十万的进账。

    这钱,来得当真是既快捷又轻松,姓蔡的老板自然是高兴不已,既然是赌涨,解石师傅的红包是断然少不了的,蔡老板拿了一叠现钞,约莫千把来块钱,递给解石师傅,算是打赏。

    见到蔡老板顷刻之间就有了数十万的进账,好些人都开始疯狂的砸起了钱来。

    不多一会儿,一个瘦瘦高高得像根竹竿的年轻人,捧了一块颜色肥白,中间却带了一条丝带一般的原石过来,交给解石的师傅。

    魏哲海笑着跟许东解释道:“估计这年轻人,瞧中这块原石,也就是冲着这一条丝带一般翠绿,这种原石有个名堂,这石色像肥猪肉一般,白而且润泽叫‘肥白’加上着一条翠绿的带子,叫‘金腰带’,寓意金镶玉裹,大部分是能解得翡翠出来的,若要赌石,这种原石赌涨的机会要大得多,如果是开了门子的,能出翠的几率,几乎可以达到百分之七十,所以,是不错的选择。”

    这时,解石的师傅依着年轻人的指示,在原石上划下记号,然后按动电钮,开始解石,第一刀下来,解石的师傅依旧拿起碎片,用水细细清洗茬口,茬口一片灰白之中带着一条斜斜的,如丝如缕的一丝的绿色,翠绿的颜色,这种颜色,在翡翠之中,算不上极品,但绝对比蔡老板的那块清水地要贵重了许多,但关键的是,这是相对于能出翠而言。

    出不了翠,说什么都是白搭!

    可惜的是,这块“金腰带”,解石的师傅一连切了好几刀,嗖嗖的年轻这块面盆大小的原石,都去了三分之一,那条如丝如缕的绿色,不但没有变大,依旧只是不死不活的延伸。

    这不但让那年轻人看得直抹汗水,连魏哲海都有些心惊肉跳,其他围观的人就更不用说了,好几个人都慢慢的往后面退。

    在一般的情况下,围观的人,多半是出于借鉴、学习经验的目的才来围观的,真正看闹热的,其实还是很少,人家赌涨赌垮,跟别人的关系不大,要是赌涨了,你去恭维人家,人家心情好还会跟你客气两句,要是赌垮了,不但学习不到什么,弄不好还有可被人家迁怒。

    所以,现在这个情况之下,胆儿大脸厚的,差不多也就留在这里,一直要看到结果,胆小的,就悄悄地离了开去,免得沾上是非。

    随着解石师傅一刀刀切下,年轻人的的一颗心,也渐渐沉了下去,整块原石,在年轻人的要求下,越切越薄,剩下不到五分之一时,连牟思晴都知道,这块原石,是给废了!

    看着只剩下最后一点一两寸厚的石皮,这个年轻人的脸上都扭曲得变了形,这块“金腰带”,他也花了一百多万,这一百多万,一下子,就这么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