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五章 赌涨赌垮
一本读|WwんW.『yb→du→.co
    “赌垮了……赌垮两人……”许多的人都摇着头,叹息起来。

    许东看那年轻人的模样,也是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既然是赌,本来就应该愿赌服输,偏偏那年轻人却赌红了眼,转过身去,就近看了蒸锅般大小,一块标着“142”的红漆字样的原石,随手抱到解石台边上,红着眼,对解石的那个师傅说道:“陆师傅,解了它!”

    这时,拿着文件夹的那个老板的小姨子,黑着脸出来,拦在年轻人面前,冷冷的说道:“黄宏,你的账面上仅仅只剩下八十九万,按照规矩,你这一块,已经不能再解下去了,要么,你重新换一块,要么,就再交些押金,你要怎么做?”

    黄宏红着眼,瞪着老板的小姨子,怒道:“我给了四千万,到现在为止,我连一块一百万的翡翠都没看到一眼,不就是差几十万块钱么,难道我会赖账不成,大不了,等我把这块翡翠解出来,卖给你就是!”

    大凡红了眼的赌徒,也都是这种德性,只要手里还有一点点儿赌本,哪怕输了九把了,最后一把也断然不肯放弃。

    黄宏的账面上还有八十九万,这就是他手里最后的一点儿赌本,既然还有赌本,也就还可以说有赌不为输,所以他还要赌一把。

    不过,现在这一把,明显的差了五十多万,老板的小姨子自然是不肯让黄宏把宝押在解出翡翠之后。

    ——天知道这块价值一百四十多万的石头,能不能解出翡翠,就算解出来翡翠,值不了五十多万,黄宏欠下的债,谁跟他要去。

    老板的小姨子冷冷的说道:“我这儿的规矩,你不是不懂,有多大的本钱,就做多大的生意,你现在本钱不够,这一块石头,无论会不会出翠,你都不能动,放回去!”

    黄宏呆了呆,叫道:“我四千万全都送给你们了,就这一块,你……难道,这么一点情面都没有……”

    “放回去……”老板的小姨子再次喝道。

    “你……”黄宏瞪着老板的小姨子,微微怔了怔,突然又大叫道:“你……你退我的钱来!”

    老板的小姨子招了招手,立刻,从旁边的小屋子里,跑出来两个彪形大汉,一眨眼间,就一左一右将黄宏挟住。

    老板的小姨子淡淡的说道:“让他看着退还他的余额!”

    两个彪形大汉二话不说,提小鸡似的,把黄宏拖进那间小屋子,不到一分钟,又被两个彪形大汉拖了出来,然后直接拖到厂房外面去。

    黄宏被拖着,一路走,还一路不停地破口大骂,只是不消片刻,便没了声息。

    老板的小姨子扫了一眼围观的人,勉强挤出来一丝笑脸,挥了挥手里的文件夹,说道:“大家继续,继续……”

    魏哲海叹息了一声:“年轻人,哼哼……”

    回头来看许东,只见许东面色凝重,一言不发,再看牟思晴,牟思晴一张俏脸,胀得通红,眼里充满愤怒。

    魏哲海再叹息了一声,说道:“没办法啊,做这一行的,要是没了规矩,岂不是要乱套。”

    围观的人群也是一个个都摇着脑袋,不住的叹息。

    虽然这个年轻人赌到被人拖了出去,不关其他的人的事,但出了这样的事情,终究影响了心思情绪。

    见这些人都没什兴趣了,老板的小姨子走到许东面前,挤出一脸让牟思晴想吐的笑容,说道:“这位许小老板,还没看上中意的,要不要我帮你推荐几块……”

    许东“哦”了一声,还没说话,牟思晴斜跨一步,挡在许东身前,冷冷的说道:“不必了,我们自己看!”

    老板的小姨子再次笑了笑,地上都掉了一层胭脂水粉:“好,好好……那我就不打搅各位的雅兴,你们继续……”

    说罢,屁股一扭一扭的,回到那间小屋子里去了。

    魏哲海苦笑了一下,对许东说道:“算了,我们再去瞧瞧……”

    说是去瞧瞧,魏哲海却没动身子,却指着刚才被年轻人选中的那块原石,对许东说道:“这块原石,看起来黑里透红,而且条纹分布均匀有条理,远远看去就像是一条黑色大蟒横卧,这个名堂叫‘金蟒’,多数是能出好东西的,我想应该涨的可能性较大,但是会涨到什么程度,这个我却是……呵呵,不过,也就一百来万块钱,许小兄弟,你要不要试试手气。”

    本来,赌石、赌博,最是忌讳有人在一旁多嘴,一注押下来,是涨是跌,是生是死,那都是自己的事,与旁人无干,但如是有人多嘴,赌涨了,多嘴的人固然不会有多少好处,赌跌了遭人非议甚至迁怒,却是必然的。

    不过,魏哲海看出来许东是初次进到这种真正的都市场所,自己作为一个老手,少不得要“帮衬帮衬”。

    许东看了一眼牟思晴,见牟思晴黑着一张脸,正盯着自己看,恐怕那意思就是不让自己“试试手气”当下,许东微微笑了笑,说道:“老大,魏叔的好意难却,要不,我们就试一块?”

    牟思晴沉吟了片刻,黑着脸说道:“你要试,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得要有个限度,我拿三百万给你,三百万试完了,立刻给我走人。”

    许东没想牟思晴居然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当下,许东乐呵呵的笑道:“多谢老大,那我就按魏叔指点的,先用这块试试手气。”

    魏哲海不再不多言,帮许东叫来工作人员,按价划了钱,然后让人抱着原石到了解石台,笑着请解石师傅动手解石。

    大凡赌石的人都有些忌讳,看哪个解石的师傅手红,自然也不想到别个台子上去,免得碰上手运不好的师傅触了霉头,不过,许东却懒得去管这些,直接就要刚刚跟年轻人解石头的这个金师傅帮忙解石。

    金师傅苦笑了一下,问许东要怎么样解,许东淡淡的一笑,这事情,自己还怎么什么经验,自然也就没有特别的要求要怎么样去解,就完全凭师傅自己的经验而为,许东自己却是面露微笑,站在一边,浑然没把这一百四十来万的石头当回事。

    一般的解石师傅,是有两个解石原则的,看买家而定,一种就是由买家自己确定下刀的方位,以及每次下刀的厚度,这样,无论能不能解出来翡翠,或者是把翡翠解废,这都与解石师傅无尤,因为是自己定下来的,无论后果怎样,解石的师傅都不可能去承担任何责任。

    另外一种就是许东这样的买家,放心大胆的把原石交给解石师傅去处置,自己只等着结果,当然,无论结果怎么样,同样是与解石的师傅无干,最多你也就只能大骂几声,这解石的师傅没有手艺,手气不佳。

    只是遇上这种买家,解石师傅的心理压力反而会大了许多,毕竟一旦出错,虽然用不着赔钱,但自己这条道路也就算走到头了,一个动手就废了人家宝贝的人,谁还敢请。

    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人物,金师傅是见得多了,见许东直接让自己看着办,金师傅自然不敢大意,当下仔细的观察了一阵,又在石头上做了一些记号,随后又仔细的确认了一遍,这才把石头固定在解石台上。

    然后,金师傅按动电门,启动解石机,在一片刺耳的金属与石头摩擦的声音之中,金师傅且切下来薄薄的一片石皮,算是在这块原石上面打开了一道门子。

    金师傅关了解石机,将这块门子石皮取了出来,用水将茬口上面的石屑清洗了一下,然后很是认真的观察起来。

    其实,现代化的解石工具,要解一块石头,速度并不慢,慢的地方就是每解下来一块石片,都必须要非常认真地清洗、观察,以防止切过、切错,导致毁了人家的宝贝。

    只是许东的这块原石石皮的茬口上,明明白白的一片灰白,一点杂质也不曾掺杂的灰白,那预示着可能有翡翠的金蟒,不过,这仅仅只是黑里透红的石头上,不到一分厚薄的一层表皮!下什么样的结论,都为时尚早。

    金师傅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觉得按照自己的计划再切下去,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当下,金师傅再次按动电门,启动解石机,一刀切了下去。

    魏哲海在一旁,手心里都开始冒出汗来,足见他对自己推荐的这块石头,很是紧张,虽然魏哲海明白,无论是赌涨读垮,许东都不会埋怨他,但这是魏哲海凭着自己的经验帮许东“推荐”的,能不能切出宝贝来,也就是对自己经验的考校。

    三个人之中,只有牟思晴一个人,对这块原石能不能出翠,表现得很是淡漠,反正赌涨也好,赌垮也好,牟思晴都想好了,只给许东三次机会,也算是给了魏哲海的面子,三次一过,是死是活,许东都的跟自己走人。

    不过,许东这个时候盯着那台解石机上面的原石,一脸淡淡的笑意,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买什么药。

    在解石机嘈杂刺耳的声音之中,第二块石片也被切了下来。

    金师傅依旧是关了解石机,然后将那块刚切下来的石片取了出来,然后用清水清洗茬口。

    刚刚清洗完毕,金师傅的脸上就露出一丝喜色,不足三分厚,巴掌大小的石块茬口,正中间之处,露出铜钱般大小的一块阳绿!

    虽然这绿色还不是真正的翡翠,但可以料想,里面肯定会有翡翠,而且,质地应该不会低于先前那块清水地,也就是说,魏哲海推荐给许东、这一百四十二万的原石,极有可能会解出来一块价值很高的翡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