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六章 三次机会
一本读|WwんW.『yb→du→.co
    围观的人,自然是眼红耳热,心跳不已,出了绿,这就叫涨,赌涨,也就意味着赌涨的可能性很大了,围观的人,有的发出一阵欢呼,七嘴八舌,催促解石师傅赶紧再下刀解石,也有很是懊恼的,自己看了好几遍,却始终没去下手的有。

    当下有人立刻找许东商量,即使只看到这一点儿“绿”,都愿意加些价,从许东手里转买过去。

    许东笑了笑,问能出什么价。

    见许东愿意出手,当即有人愿意以一百五十万的价钱,直接让许东转手就赚八万!

    魏哲海这时笑容满面,总算是舒了一口气,才两刀下去,就切出绿来,这说明自己的经验不错,不,应该是运气不错,不管怎么样,没让许东赌垮,现在就有人让许东转手赚八万。

    钱虽然只有八万,但是赌涨了,无论如何自己的脸上也有光。

    不过,在替许东高兴的同时,魏哲海同样也有点儿懊恼,妈的,明明知道要赌涨,干嘛不自己直接拿到手,而要推给许东!

    三个人当中,只有牟思晴一个人,在一旁,沉着脸,一言不发,让人琢磨不透她这时候的心情。

    许东跟那些人交谈了几句,显然对一百五十万的价格,并不怎么如意,摇着脑袋让金师傅继续再往下切。

    金师傅按动电钮启动解石机,再次切下一刀,待检查切下来的的那块废料茬口时,先前出价一百五十万的那人眼皮子一阵狂跳,赶紧拉着许东,再添三十万,要以一百八十万的价格,让许东转手。

    茬口上的阳绿,大了不止一圈儿,而且颜色更加浓艳,如果不是质地粗粝,几乎就是可以认成是一块翡翠了。

    一百八十万,对现在这块开了“门子”的原石来说,恐怕是低到了极致,几乎也有欺负许东年轻,是菜鸟的意思。

    魏哲海当即上前,对那人说道:“老兄,大家都是熟人,你这样子,一百八十万……哼哼……”

    那人看了一眼魏哲海,然后冷冷的说道:“老兄弟,大家都是做生意的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神仙难断寸玉,就现在来说,依然还只是在赌的阶段,既然是还在赌,赌涨赌垮,谁也说不准,我给他一百八十万,让他稳稳当当的直接就赚三十八万,你说,有什么不妥?”

    许东在一旁,对那人说道:“大叔,一百八十万的价格,我的确不能出手,如果您老一定要的话,三百万,您老觉得怎么样?”

    “三百万?”那人哼了哼:“三百万,无论如何是值不起这个价的,如果你真的想要出手,我再加二十万,也就是到顶了。”

    见这人只多加二十万,许东摇了摇头,当即吩咐金师傅继续切下去。

    那人想要阻止金师傅继续切石,但是在许东的坚持之下,又哪里能够阻止得住。

    不过几分钟,金师傅将第三片石块切了下来,然后依旧是清洗石头茬口,观察阳绿品相,再决定切割原石的方向、厚薄。

    只是这第三片石块清洗出来,懂行的人只看一眼,立刻就发出一阵惊呼,石片上已经触及到里面的翡翠!

    也算是金师傅手艺高超,刚刚这一刀下去,如果再多半分,就伤到了翡翠本体,如果再少半分,却又又会继续留下一层石皮,这样,就会让人估计不准,再切的话,就会将一大块翡翠切走,让这块翡翠的价值大打折扣。

    明明显显的是出了翠,虽然不知道这块翠最终会有多大,也不知道这块翠最后会是什么样的质地,最起码两百万,就已经显得很是寒酸了。

    那个人怔了怔,连忙拉着许东,无论如何也不让金师傅再切割下去了,三百万就三百万,立刻就转手。

    许东笑了笑,点了点头,这块原石,能赚一百五十万多万,许东显得心满意足了:“有道是君子成人之美,既然是你老一再开口相求,我也只好忍痛割爱,不过,这话我可是要说在头里,到现在,依旧还是在赌,赌涨赌垮,大家都只是听天由命,对吧。”

    那人嫌许东啰嗦,当下招手叫来服务员,当面给许东转帐付款。

    老板的小姨子听说出了翠,抱着文件夹,满面春风的走了出来,先前,那个黄宏的事情,对在这里继续选购的人,多少有些影响,对这些人,说什么,都没有能够解出来一块翡翠来得实在。

    只要出了翠,大家的情绪自然就会高涨起来,这些人的情绪高涨起来,就会拼命的往厂子里砸钱。

    所以,无论是谁,只要是切出了翠,尤其是在这当儿切出一块翡翠,那都是好事一件。

    老板的小姨子特地看了看那块已经显露出指头大一块翡翠的原石,笑了笑,对许东说道:“小哥儿手气蛮好的,三百万,这价钱也还算公道,呵呵……大家继续,大家继续……”

    连老板的小姨子都说许东要这价钱公道,其余的人虽然对要买许东这块原石的那人有些不忿,但嘴上也就不敢在说什么了。

    转了账,许东笑意盈盈的走到牟思晴跟前,说道:“老大,这几天的生活费,我算是赚出来了。”

    牟思晴咬着牙一双小拳头捏得紧紧的,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牟思晴真想给许东脸上两拳,要知道,这靠赌博赢回来的钱,再多,对牟思晴来说,都不会放在眼里,赌博赌博,大多是开始赢,最后输,开始赢得越多,最后就输得越厉害。

    像许东这样,一开始就赢了一百多万,到最后,会输出去多少个一百多万,谁也说不准,牟思晴可不想让许东落到一个赌徒的下场。

    甚至,牟思晴都开始有点儿后悔,自己是不是对许东太宽大了,还给他三次机会,照这样看,一次机会都不给才好!

    见牟思晴面色不善,许东“嘿嘿”的笑了笑,不敢再多说下去,以牟思晴的脾气,再要惹恼了她,没准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牟思晴都会动手修理自己一顿。

    只是买许东的原石那人,跟金师傅稍作商量,便立刻动手解石,人们的耳朵里,再次塞满刺耳的机器声音。

    本来,许东想趁牟思晴还没打算反悔之前,再好好的利用利用剩下的两次机会的,偏偏魏哲海这个时候不愿走,毕竟是自己相中的原石,到底能解出来一块什么样的翡翠,这个结果,魏哲海是一定要看到的。

    既然魏哲海想看,牟思晴与对许东无动于衷,许东也就只好跟着先把热闹看完再说。

    这会儿,那块金蟒已经出了翠,所需要注意的只是翡翠的范围的大小,金师傅动起手来,就快捷得多了。

    几乎是切下来的废料都没用多看,几刀下去,便现出来一块两头尖细,中间直径差不多五六公分,长度不低于十五公分的一块梭子形状的翡翠,这块翡翠的个头儿不小,不过,只有一半截是纯正的清水地,另一半却含着大部分杂质。

    在场的人大多是行家里手,差不多都一眼看出来这块翡翠的价值,要好好的操作的话,估计价值能达到三百万到三百二十万之间。

    也就是说,买许东这块原石的人,可以赚到二十万的利润,但是这需要很好的操作,如果将后续操作的成本计算进来,就只能说,这桩生意基本算是上不亏不赚!

    那人捧着这块不亏不赚的翡翠,一时之间,脸上的神色几乎是有些哭笑不得,像这样的翡翠,说是不亏不赚,那只是对于金钱上来说,实际上,就这块翡翠,还要投入多少时间,注进多少心力,那是谁也说不准的事情。

    哪里像许东这样,一转手就赚自己一百多万来得爽快。

    还有就是,许东叫这三百万的价钱,不知道是碰了巧还是他有这本事,居然叫得自己半句话也说不出来,说是亏了吧,明明又有二十来万的利润,说是赚了吧,却又还得要投入不少的时间心力。

    总的来说,许东这一刀砍的够狠,刚刚砍在了最紧要的关头上面,也砍得人疼痛不已。

    过了半晌,这人才暗地里咬了咬牙,把许东盯得死死的,想要看看这家伙,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听人说这块翡翠勉强能够让那人不亏,牟思晴脸上的神色总算是稍微缓和了一些。

    ——在牟思晴看来,如果只是单单从这里买原石,切除翡翠来,再以质论价,不在现场上这样交易,哪怕是同样存在着一点儿“赌”的意思,其本质就有所不同,如果是那样的话,就不会存在“坑人”。

    坑蒙人家的钱财,是牟思晴决不允许许东去做的事。

    这时,魏哲海拉着许东,一边不住的赞叹许东运气好,胆子大,心又细,要是自己,在那人给到一百八十万的时候,只要再往上加一点点儿价钱,自己肯定就要心动起来,在哪个程度上,要叫三百万,自己肯定是做不到的了。

    许东咧嘴笑了笑:“都还不是瞎蒙的呗,我运气好,蒙到了而已嘿嘿……”

    魏哲海呵呵的笑道:“不瞒你说,上午,我在这里折了不少的钱,心里还想着扳些本回来,你老弟运气好,可不能不帮老叔我一把。”

    许东微微一怔,当下点头说道:“叔,您这话说得,如果是要我帮着看石头,这您老人家是知道的,我都是您老人家教的呢,如果是您老人家手头紧,多的,我也拿不出来,百儿八十万的,您老就尽管开口。”

    魏哲海怔了怔,自己还真就是想要找许东开口借钱扳本,要不然,也不会费尽心机把许东带到这里来。

    只是魏哲海没敢想想能够从许东这里借到百儿八十万,能借个三五几十万,好好的琢磨几块石头,能够解出来几块翡翠,等自己有些本钱,再大赚特赚就不错了。

    要知道,先前交的那两千万的押金,魏哲海可是一分钱都不敢去动的,那全都是东拼西凑借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