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八章 赖账的手段
一本读|WwんW.『yb→du→.co
    见魏哲海一脸木然,许东捂着耳朵,大声叫道:“魏叔,怎么了?”

    魏哲海摇了摇头,指了指解石机上的原石,脸上有些痛苦,张嘴说了一句什么,许东却没听见。

    这阵刺耳的声音,足足过了好几分钟,才停歇下来,只是机器停了下来,许东的耳朵里还是嗡嗡作响。

    魏哲海再次摇了摇头,一脸苦笑,示意许东去看金师傅切下来的原石边料。

    许东瞥了一眼那块金师傅洗干净的边料,只见茬口上面依旧是一片灰白,先前还星星点点有三四点绿点的,到了现在,竟然就合成了一点,看这切口,这是都市的人最为忌讳的名堂,叫“独眼龙”!

    一般赌石的人,最怕的就是出现这种独眼龙原石,一旦切除来这种原石,整块原石几乎都不用再切下去,可以直接报废。

    魏哲海这一辈子,碰上过三次这种独眼龙原石,这三次,每一全部解开,得到的,基本上就只有一条筷子粗细的绿心,可以说分文不值!这一次又遇上了这倒霉的独眼龙,魏哲海的心情还能好到哪里去。

    所以,魏哲海一张几乎发霉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对许东说道:“小兄弟,这一次,我是陷进去了,借你的钱……”

    许东笑了笑:“叔,钱不钱的,那都好说,只是你这块绿豆沙皮,才切下来两三刀,何必就这么灰心丧气的。”

    魏哲海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两天也算自己倒霉,带来的家底都赔光了,东拼西凑的凑了一点儿押金,碰到许东,本想来个借鸡生蛋,没想到鸡是接回来了,蛋没生下来一个,却把自己的米吃了个精光。

    这时,先前买许东的原石那人那边,很是热闹起来,那个师傅切下来的第一块边料,就出了绿,而且,那一块绿还不小,现在就有拳头一般大小,虽然色泽不是阳绿,但是人家那仅仅还只是第一刀。

    第一道就切出绿来,围观的十几个人自然闹闹哄哄的,对那人阿谀奉承不已,有的说:“凭现在这一点绿,三百万的价格,就已经不止了……”

    有的说:“这是梅老的经验足,运气又好,随手一拈,就拈到了宝贝……”

    也有的说:“梅老,你看我这亏了不少的钱,把您老人家的经验跟我们说说,让我们也沾沾光……”

    还有的说得更现实、直接:“梅老,待会儿,出了好翠,就让他们直接买回去,来钱快,又省事,还可以继续在这里面淘下去……”

    有些却有点儿替这买许东的原石的梅老头子担心:“梅老,看样子,这块翠不会小,我看你老原先的标记,时不时的要改上一改……”

    “是啊是啊……这万一伤到了翠,那可就不划算了……”有人建议道。

    “……”吵吵嚷嚷的,好不闹热。

    反看许东、魏哲海这边,就许东、牟思晴等,孤零零的三个人,不要说热闹,因为魏哲海解出来一块人见人弃的“独眼龙”,旁人都嫌晦气,一个个都多得远远地,所以,不但热闹不起来,反而死气沉沉的。

    魏哲海一脸失魂落魄,默不作声,心里暗暗地盘算着,待会儿要怎样才好再跟许东开口借点钱来扳本,一时之间,竟然忘了让金师傅继续解石。

    许东见魏哲海不再去指示金师傅下锯解石,当下摸出一些钱来,塞到金师傅手里,笑模笑样的,让金师傅继续解石。

    本来,遇到“独眼龙”这样的原石,其他的人在失望之下,大多会红着眼,要么直接丢弃了走人,要就直接让解石师傅乱七八糟几刀解成碎块,算是对自己“霉气”的发泄。

    像许东这样,不但没有直接走人,甚至连半点生气的意思也没有,还拿钱出来给解石的师傅,要按照原石上面的记号继续解石的,还真是头一遭!

    金师傅接过钱,看也不看直接把钱收进腰包,心里却暗暗的叹息了一声:“瓜娃子……真是个瓜娃子……”

    接下来,金师傅下刀就轻快得多了——反正不会出翠,用不着每切下来一块边料都要仔细的去检查一遍。

    其实,现代化的机器,仅仅只是解石,速度并不慢,整个过程之所以会慢,主要是每切割一块边料,都要检查边料茬口,分析将要出现的情况,有时候,一块边料切割下来,仅仅只用几分钟,但是解石师傅跟买家之间的经验、见识,如果不同或相左,自然就会大费一番口舌,浪费掉不少的时间,这就是解石的过程很慢的原因。

    现在这块由绿豆沙皮变成满天星,再变成独眼龙的原石,因为上面有魏哲海亲自画下的记号,金师傅本来就可以不管不顾,直接按记号下刀的,只是出于解石师傅的职业道德,免不了要多问买家几句,等候买家的指示,现在既然是一文不值得“独眼龙”,又有许东的指示,金师傅就更没什么顾忌了。

    切下来的边料,金师傅再也懒得去清洗检查,几刀下去,原本百十来斤的一块原石,就仅仅只剩下二三十斤了,连魏哲海所画的记号全都切完,金师傅这才停了下来。

    魏哲海所画的记号,原本也只是画了一部分,想着的是,一边切一边看,然后根据情况,再决定增加记号或者更改。

    只是不曾想自己倒霉遇上了“独眼龙”,魏哲海在一边暗暗盘算着翻本的事情,金师傅切完了所有画上记号的地方,自然就要停下机器,征求一下魏哲海下一步怎么办。

    不曾想,见金师傅发问,魏哲海回过神来,居然跟许东同时上前了一步,一齐伸手去捡了一边料拿在手里。

    然后一个苦笑着说道:“算了吧师傅,算我倒霉……”

    一个却一脸笑意,说道:”师傅,把这块石头每个方向都解上一刀,不要太厚……”

    牟思晴看着两个人,一个不愿继续解下去,一个却决不罢休,当下也只好在一旁冷冷的看着,绝不插嘴多话。

    金师傅看着魏哲海跟许东两个,微微一怔,魏哲海是买主,按说可以听他的,直接放弃现在的解石,但许东却给过自己打赏,按道理说,他的面子也应该要照顾才是。

    但一个自然认倒霉,就此放弃,一个却要坚持继续解石,这到底该听谁的啊。

    这些来赌石的买家,大多有些怪脾气,有些是宁肯把不值钱的原石切成一块块的扔掉,也绝对不让别人**,有的却大大咧咧的,见实在不会出翠,也就不管剩下的石料还有多大,都直接扔弃,别人**也好,不**也好,都懒得理睬。

    现在这块原石还剩下二三十斤大一块,按说,魏哲海这个买主直接都放弃了,也就是任由别人**,但这原石毕竟还有这么大一块,而且,魏哲海有没有掉头就走,金师傅就只能问个清楚,免得许东**了之后,魏哲海会跟他发生争执。

    见许东固执的看好这块石头,魏哲海眼珠子转了转,对许东说道:“这块石头会不会出翠,我也拿不准了,要不这样吧,这块石头,你安排着来,要是出了翠,就算你的,要是没有翠,把账算到我头上就是。”

    许东怔了怔,魏哲海这么说,出了翠,是自己的,不出,则把帐算他头上,这不是他要用自己的钱来请客么。

    牟思晴却是一眼就看出来,这魏哲海也算不上什么好人,借了许东的钱,过了一把“赌瘾”,这个时候眼看着已经亏输,明知道许东讲义气,最听不得的就是这些话,居然还拿这些话来激许东,让许东来为他这把赌瘾买单。

    把账算到他头上,明明是他借的许东的钱啊!

    话说得好听,实际上却是抓着许东的弱点耍赖,这赖账的手段,也真是忒高明了。

    “叔,这石头是您看中的,我可不敢**,呵呵,如果出了翠,叔你再请我吃顿烧烤,要是出不了,也就不过就是百儿八十万块钱的事,对吧,我认了!”

    果然,许东毫不犹豫的跟魏哲海这么说。

    先前,自己在魏哲海的指点下,不到半个小时赚了一百多万,自己都还没对魏哲海“表示表示”的,现在,魏哲海这么说,大不了,自己再贴十几二十万,请他一次,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魏哲海一听这话,连忙假意推迟道:“这怎么成,我可是在你那里借的钱啊,要不,这样吧,这块石头,就算是我们两个合伙买的,你出资金,我出技术,到最后,不管是亏是赚,咱两二一添着五,平摊,呵呵……”

    魏哲海居然打蛇随棍上,将先前一百七十万活生生赖掉不说,现在干脆让许东出资金,他来出技术,赚取的利润,还要二一添着五平分。

    这不是硬生生拉许东当凯子!牟思晴眼里露出一丝愤怒,真想立刻拉着许东就此走人,一百来万块钱是小事一件,不管是许东还是牟思晴,都不会过于去计较。

    把许东当成凯子,这事儿,牟思晴却绝对不想容忍,甚至有些恼怒许东,结交朋友,都不睁眼看看是些什么人,还有,许东这家伙,明明别人把他当猴儿耍,他却一心一意的为着别人,真不知道许东这是敦厚,还是傻到了家。

    连在一旁解石的金师傅都暗暗的摇了摇头,再次在心里说许东:“瓜娃子……真的是个瓜娃子……”

    许东摇了摇头,转头去看牟思晴。

    只是在这一瞬间,牟思晴却发现许东眼底深处,藏着一些东西,这些东西,牟思晴看不明白,这让牟思晴怔了怔,一直以来,牟思晴自觉自己对许东很是了解,但在看过这一眼之后,牟思晴突然发现,自己有种被骗的感觉。

    这一段时间跟许东在一起,除了许东的鼻子特灵敏之外,本身却让人怜惜,让人觉得想要关爱,但是刚刚这一眼,牟思晴感觉到,许东应该远不止自己以前看到的那样。

    许东弱小、敦厚的背后,还隐藏着自己都看不清的东西,也就是许东一直都在欺骗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