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一十二章 再被坑
一本读|WwんW.『yb→du→.co
    对牟思晴来说,到现在这个程度,魏哲海就已经是坑了许东好几十万,但是对许东来说,不仅现在两人合伙的生意还没做完,如果生意做完了,魏哲海还这样只字不提自己的本钱跟赚到的那部分,那当然是魏哲海不对!

    可现在正是在合伙做生意的时候,虽然魏哲海的做法很是有些欠妥,但毕竟还没结束,正在做生意的期间,挪动资金,然后再把账目算清楚,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所以,牟思晴现在就表现出愤怒,显然是为时尚早,所以,许东阻住牟思晴的发作。

    划完了帐,老板的小姨子对魏哲海抛了一个媚眼,然后,又是屁股一扭一扭的回到了那间小屋子里去了。

    而魏哲海却乐颠儿乐颠儿的,选择解石的几台,安排师解石的师傅解石,不过,看了一阵之后,魏哲海还是选择了金师傅和他的这台解石机。

    大凡赌石的人,都很是有些迷信,比如说,自己选好了的原石,就算是切割,也要找个手气正旺的师傅,沾沾手气正旺的师傅的旺气,为自己带来好运。

    金师傅今天接连解出来几块翡翠,虽然价值都不大,但相比其他的解石师傅,金师傅的手艺不错,也算最是旺气,魏哲海要选择的,自然是他。

    仔仔细细的在原石上面做好了记号,魏哲海与金师傅两人,这才将原石放在了台子上固定起来,然后开始解石。

    这时,梅老头那边的那块独眼龙,已经完全切割了出来,独眼龙真不愧是赌石人的“忌讳”,先前都已经露出来的那一点点儿翡翠,被完全切割出来,竟然只有小指头般粗细、六七公分长短的一根豆种油青地翡翠,估计这根翡翠的价值操作得好的话,也就能够值得起一千几百块钱。

    梅老头的三百多万,就这样扔进了水里,甚至连水花花儿都没冒出来一点。

    所以,梅老头懊丧之极,一抬手,将这根仅仅只能值得起一千多块钱的翡翠,“啪嗒”一声摔在地上。

    这根小小的翡翠,顿时被摔得粉碎,分文都不值了。

    遇上了晦气的独眼龙,按照一般人的做法,当然是立刻就抽身走人,要不然,就算是有亿万家财,也会被这晦气沾染。

    偏偏梅老头子懊恼恼不行了,连这个“邪”也不信了,摔完这根不值钱的翡翠,又大踏步走进那一排排的架子中间,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

    这边厢,金师傅的第一刀已经切了下来,依旧是按照惯例将切下来的边料洗干净,然后交到魏哲海面前。

    看着茬口处的绿色更浓厚了一些,而且质地也更细腻了一些,魏哲海笑得合不拢嘴,不可怀疑,这就是要出翠的节奏!

    见这块原石能够出翠,金师傅也很是高兴,一来,能够解出翡翠,打赏自然是少不了的,其次,金师傅也是为了许东那瓜娃子,这一切,金师傅也看在眼里的,而且也就觉得许东年轻,被魏哲海算计了一把,许东却什么也没说,这是许东大度,而且年轻人有这么大度的,在现在这个社会环境之中,已经很是少有了。

    要是不能解出翠来,金师傅都觉得会有些不过意,别的帮不了自己有好感的人,打心底里给他一个愿望,这也不错。

    既然毫无疑问的能够出翠,金师傅自然也替许东高兴不已。

    接下来依旧是切一块,停上一会儿,商量一阵,再切上一块,再停上一会儿,再商量一阵,如此往复循环,看得许东都禁不住连连打起了呵欠。

    现在的时间也不早了,都过了子夜时分,而且是在这种单调沉闷的氛围之中,许东自然就渐渐的有了睡意。

    迷迷蒙蒙之中,许东被牟思晴叫醒了过来。

    许东睁开眼睛,只见牟思晴一脸愤怒,要许东过去看看。

    许东伸了个懒腰,又打了个呵欠,这才去看魏哲海,此时,魏哲海一脸死灰,呆呆的看着地上的碎石块儿。

    这块两千一百五十万的沙皮,出翠是出了翠,但解出来的翡翠,仅仅只是一块价值不足百万的一块油青地翡翠,连两千一百五十万的零头都值不起。

    魏哲海去找老板的小姨子,老板的小姨子也就只是冰冷的给了个价——三十五万!

    赌垮了!真正的赌垮了,就这么一块沙皮,让魏哲海一下子背负上将近一千万的债务,借许东的那一百七十万,因为是再次投入,风险自然也只能由许东自己承担。

    这个时候,就算问魏哲海要,他又哪里会拿得出来,就算账面上还有一千多万的一点儿押金,魏哲海自然也不肯再拿出来半文钱。

    许东真没想到,先前自己以为生意做完了,怎么样魏哲海都会给自己一个交代的,谁知道,这个时候,魏哲海将卖掉翡翠之后,仅有的三十五万块钱,划给了许东十四万,余下的,就全部落进了他的腰包。

    所以,牟思晴很是愤怒,大家一块儿做生意,做亏了,亏多少那都无所谓,但现在亏了之后,魏哲海依旧是一句解释也没有,难道许东的钱真不是钱了,又或是把许东看得连猴儿都不如!

    不过,许东问清楚了情况之后,对亏了一千几百万块钱很是无所谓,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对牟思晴说道:“老大,你看,我亏了这么大一笔,看来,你还得再给我一次机会!”

    “你休想!”牟思晴怒道:“立刻跟我走,你还想要赌石,给你一次机会,也可以,但绝不会是在这里!”

    魏哲海站在一旁,只是木然的看着牟思晴跟许东两个人争吵,也绝不上前去劝慰一下,其实,这个时候,魏哲海也已经没了上前去劝慰的资格了!

    但这事儿,魏哲海也是没办法的事儿,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对,就叫“投资有风险”,既然是有风险,又不幸遇上了风险,那就只能坦然承受!

    许东淡淡的笑了笑,对魏哲海问道:“叔,我们还要不要合作一次?在买一块来扳扳本!”

    再买一块来扳扳本,魏哲海倒是想,而且是疯狂的想,可眼下,再要扳本,就只能动用账面上的那点儿押金。

    那可是魏哲海东拼西凑借来的,这万一……

    牟思晴怒道:“许东,你是不是不愿听我的话了!”

    许东摇了摇头,说道:“老大,我亏了,要不想办法把这窟窿补上,这往后……”

    牟思晴大怒,一伸手,又往腰上摸去,只是这次又掏了个空,大怒之下的牟思晴在一瞬间呆住了。

    自己已经辞了职,再也没有可能佩带那些东西了,而之所以要辞职,主要的原因就是为了许东!

    一呆之后,牟思晴的泪水第一次在许东面前流落了出来。

    许东是属驴的,这一点,牟思晴是知道的,而且许东一旦决定要干的事情,牟思晴也不可能阻止得了!

    “好!我不再阻拦你了,你愿意干什么,你就去干吧……”牟思晴流着眼泪,顿足说道。

    许东不理牟思晴,继续对魏哲海问道:“叔,我们的押金,不是还有将近一千万么,合起来,也有两千来万,这足足够我们来一把更大的!”

    魏哲海见许东有些红了眼,当下摇了摇头,说道:“许小兄弟,不是我不肯给你面子,我这资金上面有些问题,再也做不了了,如果小兄弟还想要堵上一把的话,我就在一边,帮你出出主意,参谋参谋再说吧。”

    许东见魏哲海坚决不肯,只好笑了笑,说道:“既然叔你一定不肯,我也没办法了。”

    说罢,许东摇着头,转身进了放置原石的架子中间。

    只是刚刚进到摆放原石的架子中间,却迎头遇上了梅老头。

    梅老头看着许东一双眼睛有些发红,顿时不屑的笑了笑,然后抱着一块原石,侧身过去。

    许东漫无目的的在架子中间穿行,隐隐约约的就听到有人在谈论。

    “那个小伙子,真的就是一个凯子,跟他一起的那个刀疤脸明明坑他,他都不知道……”

    “呵呵,人家那是周瑜打黄盖,那瓜娃子愿意被坑,谁有办法……”

    “可惜了那瓜娃子的女人,一朵鲜花,呵呵……”

    “……”为许东惋惜的也有,把话题尽量往牟思晴身上扯的也有,三五成堆的,都在议论着这件事情。

    许东眼里露出一股不屑,自顾自的在架子中间穿行了一会儿,不经意间,又到了魏哲海拿那块原石的角落边上。

    这一刻,许东的眼里露出一股贪婪的眼神,看了看矗立在角落的那块落满灰尘,黑乎乎的原石。

    不过,许东眼里的贪婪神色,只是一闪而过,随即,许东转过头来,四处看了一下,见周围也没什么人,又略略沉思了一下,然后抱起魏哲海拿走的那块原石旁边的、只有普通蒸锅一般大小的原石。

    这一块原石上面,白生生的,除了一些石料本身的纹理之外,基本上再也看不出来什么端倪,而且,标价也才一百二十万,算是一块极为普通的毛料石头。

    到了解石台边上,老板的小姨子面带嘲弄的出来,看了看上面的价格,一句话也不多说,直接让许东按价付了款,然后屁股一扭一扭的,回到那间小屋子里去了。

    见许东么快就搬来一块原石,原本想要走人的魏哲海,却又回过身来。

    而牟思晴呆呆的杵在原地,一双婆娑的泪眼,盯着许东,胸口一起一伏的,想来,是心里难受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