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一十四章 坑你没商量
一本读|WwんW.『yb→du→.co
    牟思晴还要说话,许东赶紧堵住了牟思晴的话头,伸出两个指头,朝牟思晴晃了晃,说道:“我只要一块,一块能够换到足够数量的珠宝,我们这一趟的任务就算完成了,然后,我安安心心的陪你去游玩上几天,好不好?”

    牟思晴沉默了下来,这一趟出来,牟思晴的本意并不是真正的要进回去多少珠宝翠玉,除了是自己想要叫许东陪着散散心之外,就是要许东暂时远离桑秋霞、桑妈妈,免得许东因为同情刚出院的桑妈妈而爱屋及乌,遂了桑秋霞的意愿。

    倘若这个时候一定要硬生生阻止许东的话,势必让许东更加怀念对许东千依百顺的桑秋霞,那对自己来说,真的是得不偿失!

    如此,牟思晴也就只好忍着性子,顺着许东一回。

    牟思晴会这么想,这么做,这对她来说,已经是连她自己都有些吃惊的事情了,这要换了以前,都只有支配许东的份儿,这一回,牟思晴居然接受了许东的支配!

    真是太不可想象,太不可思议了。

    魏哲海虽然觉得许东的话很是有些狂妄,但是自己年轻的时候,比许东还要狂妄,最主要的是,许东的运气好,简直是太好了,这好“运气”的人,魏哲海几乎都没见过,要不跟他一块儿,那简直是瞎了眼。

    魏哲海都痛恨自己失策,因小失大,三千五百万的利润,分到自己头上,自己岂不是又打了一个翻身大仗!

    痛定思痛,魏哲海再次咬紧牙关,追上许东,陪着的笑脸,让脸上那条刀疤像是一条蚯蚓,不住的蠕动起来。

    “小许兄弟,能不能跟你商量个事情?”魏哲海原本伟岸的身躯,威仪的相貌,这时在许东面前,竟然显得有些卑谦。

    许东转过头来,依旧是笑了笑。

    刚刚赚了钱,而且赚了不少的钱,换谁谁都会很高兴,一高兴,心情就好,心情好,很多事情就都好商量。

    许东一边漫无目的的往前走,一边笑问:“叔,有什么事?”

    牟思晴一看魏哲海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要干什么,找许东借钱,那是不用谈了,相信许东自己都不会再答应,但魏哲海要跟许东合伙,再一起做一桩生意,这个,许东没准儿在一念仁慈之间,就会答应下来。

    还没等牟思晴想到要怎样跟许东说说,魏哲海这人颜厚无耻,能不跟他搅在一块儿,就尽量不要跟他搅在一起,只是牟思晴这话还没说出来,魏哲海倒是直接就说道:“许小兄弟,你运气好,我想跟你沾沾光……”

    许东“哦”了一声,有些惊奇的回过头来,盯着魏哲海:“叔,你的资金周转过来了?”

    魏哲海讪讪的一笑,不去回答许东的问题,说道:“小许兄弟,我还有一千万的本钱,我们合伙,赚回来了利润,你六,我四!”

    许东摇了摇头:“叔,不是我不肯给你这个面子,你知道的,对这赌石,我根本就不懂,靠得也就是运气,要运气一直都这么好,那肯定就没话说,万一一忽儿走了背字,岂不是连累了叔。”

    说着,许东连连摇头,表示不肯。

    魏哲海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这几天,的确是有些背,把刚刚赚回来的老本都扔到这里了,我也不贪心,请小兄弟提携一把,让我把借来的钱赚回来,我魏某人就会感激不尽。”

    “叔,赌石有风险,这个您是知道的,如果叔你把宝全部押在我身上,我可担当不起啊!”许东继续婉转的劝告魏哲海,这事儿,事关身家,最好要考虑清楚。

    魏哲海横着一条心,说道:“许小兄弟,算我老魏求你,怎么样?”

    见魏哲海堂堂一个大男人,大英雄,居然对一个毛头小伙子低声下气的,许东也忍不住动了隐恻之心,沉思了片刻,才叹了一口气,说道:“叔,我可是要把话说在头里,你把全部的押在我身上,你真要好好的考虑一下,万一出了意外,我可是但不了这个责任。”

    魏哲海默然了很久,这才有些惨然的说道:“小许兄弟,如果你愿意提携一把,我们就合伙一次,要是不远,我也就没话好说了。”

    见魏哲海黯然,许东很是不忍,当下说道:“好吧,叔,我答应你,不过,这本钱我们一样的出,如果有了利润,还是我四您六,两成利润算是您的技术补贴,我只能在一边参谋参谋!如果能达到这个要求,我们就合伙一次。”

    见许东答应下来,还一如既往的推崇自己,魏哲海感激莫名,当下再次挤出像是有条蚯蚓在爬动的笑脸,连连连点头赞同。

    当下,仍然由魏哲海带头,在架子中间的巷道里不停地打转,这一转,转到许东的脑袋都有些晕了。

    最后,许东不得不跟仔仔细细的检查原石的魏哲海大呼小叫:“叔,你选吧,我累得不行了,先歇一会儿,您选好了,再叫我就是……”

    魏哲海点了点头,让许东先去休息,有他们在一旁,反而会打乱自己的思路。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魏哲海从架子丛里钻了出来,朝许东招了招手,喜滋滋的说道:“小许兄弟,小许兄弟,你过来看看,看看这两块怎么样?”

    许东站了起来,正要过去,这时,一个中年人转到了许东面前,这中年人冲着许东一笑,又转头看了一眼魏哲海,然后摇了摇头,走开,估计,许东跟魏哲海达成协议的时候,正好让这中年人听到了,这中年人对许东的敦厚很是赞赏,但对魏哲海的卑屑,就不以为然了。

    许东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自己,当下穿过架子,到了魏哲海跟前。

    魏哲海现在选择的,是一大一小两块原石毛料,大的,如同一个能装五十斤酒的酒瓮,小的这一块是一块三角形,也有百十来斤重的一块。

    两块原石,大的标价一千二百万,小的也有八百万,刚刚好两千万!

    许东打着哈欠,也不多说,既然是魏哲海选定的,就自然会有魏哲海的道理,用不着许东去多嘴。

    几乎是按照固定的程序,叫来服务员,帮忙把原石运到解石机边上,两个人各自出了一千万,然后准备解石。

    因为一下子要解两块原石,梅老头那边那台机器现在还在拖拖拉拉的解着,许东有不愿意耽误太多的时间,当下让老板的小姨子在安排了一个解石的师傅过来,帮着解石。

    见许东跟魏哲海两个人这次选择的原石又是价值两千万的,老板的小姨子脸上像是绽开了一朵花,少不了对魏哲海跟许东两个人大肆谀媚,阿谀奉承。

    不过,这一次,魏哲海虽然骨头依旧有点儿发酥,但面色倒是凝重了不少,至于许东,根本就不吃他那一套。

    不是许东对女人没兴趣,只是这老板的小姨子,太那个了。

    因为金师傅的技术好一些,但解石比较慢,所以魏哲海就安排金师傅帮忙解切那块小的,新来的这一个姓黄的年轻师傅,手脚麻利,大的这一块原石就交给他打理。

    不过,魏哲海还是比较看重小的这一块原石,做记号的时候,也显得特别小心,对于大的这一块,因为个头儿大,魏哲海也就只是粗略的做了几个记号,然后就让金师傅跟黄师傅两个人一起解石。

    三台解石机一起轰鸣,那刺耳的声音不但让人倒牙,还震耳欲聋,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都受不了了,所以,两个人赶出除了厂房,到外面遛跶,留魏哲海一个人在这边照顾,反正许东又没什么经验,留在这里作用也不大。

    出了厂房,立刻就清静了不少,在如同白昼的射灯下面,许东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牟思晴走到许东身边,淡淡的问道:“许东,你觉得魏哲海这人怎么样?”

    许东知道牟思晴是在想要规劝自己,别再跟魏哲海搅合下去,本来,对于这件事,许东也有话跟牟思晴说,只是牟思晴直接就问了出来。

    许东微微沉吟了片刻,转头对牟思晴说道:“老大,如果我计算得不错得话,还需要赌上两次!这两次赌了之后,不用老大你劝我,我都会立刻走人。”

    牟思晴幽幽的问道:“为什么是两次,而不是一次,甚至只是这一次。”

    许东遥望着漆黑的天际,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苦笑道:“老大,你能不能不要逼我,有些时候,其实我也是挺无奈的……”

    “什么意思?”牟思晴再次幽幽地说道:“许东,我怎么跟你在一起的时间越长,就发现你这人越奇怪,是你在强迫着改变自己吗?”

    许东又是摇了摇头,不答,过了好一会儿,许东才指了指那漆黑的对面,问道:“老大,你知道那一边是些什么地方么?那边的环境怎么样?”

    不知道许东为什么突然对那边的地方、环境很是感兴趣,这让牟思晴以为许东只是在逃避刚刚的话题。

    不过,牟思晴既然决定了宽容许东,许东又很是有兴趣,稍微沉吟了一下,便答道:“那个方向,全是一片密密麻麻的大山,从这儿直着往那边走,大概用不了半天时间,就到了边境线,再往那边走,就是一望无际的‘野人山’!”

    “野人山……”许东失声叫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