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一十八章 疏忽的后果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拉着牟思晴,半点儿犹豫都没有,低低的喝了一声:“野人山方向……”

    身后是交易市场,左边是刚刚赶过来的一群人,嗷嗷的叫着直扑过来,右边这个方向,一直往北,就是喜马拉雅山脉,但对目前的情形来说,那绝不是一个很的好去处。

    所以,牟思晴跟在许东身畔,直直的就往野人山这个方向奔了出去。

    到了这会儿,牟思晴终于明白过来,许东先前为什么要问自己,这原石交易市场外面的那两个方向,到底是什么地方,原来,许东早就预料到有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预先跟牟思晴打了个招呼。

    不过,这就有些奇怪了,许东怎么会预料得到,一定会出这么多的翠,又会引来这许多的人的嫉妒、围攻!

    回过神来的牟思晴想要问问许东这些事,但是现在的情形,许东哪里还有余暇来解释。

    只是一味的扯着牟思晴,一边挥舞着手里的手枪,不时向身后开上一枪。

    枪声一响,后边的那些人自然就嗷的抱着脑袋,往乱石堆,或者其他地方躲避,但是,只要枪声一停,立刻又有人扑了上来。

    百忙之中,许东拉着牟思晴,几乎是与左边刚刚赶到的那些人擦肩而过,跳出原石交易市场的围墙。

    刚刚赶到的那些人,明显的比先前赌石的那些人要矫健得多,离着许东跟牟思晴两个,几乎不到二十米远,不停地呼喝大骂,要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站住。

    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哪里肯站住,就算牟思晴厉害,会功夫,但人家那么多人,牟思晴又能对付得了几个?

    这些人呼喊着,都知道了许东手里有枪,本来也不敢随意逼得太紧,不过,听见许东不住的放枪,却又没发现有弹头击中人,或者撞击石头等等什么其他的,立刻就有人知道,许东拿着的,是一把没有子弹的假枪,所有的人胆子便大了不少,再过一会儿,又知道许东身上藏着价值不可估量的翡翠,所有的人更是发狂了一般,几乎是布成一道半圆形散兵线,潮水一般紧紧追着许东跟牟思晴两人不放。

    所幸,奔出了交易市场,天色已经是晨曦微露,还不至于让许东跟牟思晴两个摸黑乱跑,不过,这也同样让后面紧追着的那些人有了极为明显的目标。

    出了交易市场,许东也不敢往大路上跑,你在大路上跑着,人家有车,那还不是分分钟钟就能撵上来的事情。

    所以,许东拉着牟思晴,尽往田径小道上跑,而且,尽量保持着直线前进,要不然,立刻就有本人包抄的危险。

    田径上,杂草丛生,露水沥沥,让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跑得有些艰难,但对后面的追来的人同样形成了不小阻碍。

    所以,两帮人几乎就是保持着二三十米的距离,追的,不停的追,逃的,连口大气也不敢喘,死命的逃。

    待越过了一片田野之后,一座小山,堵在了两人面前,许东微微一回头,发现这一帮人依旧紧追着不舍,而且,远远地还传来犬吠,估计,有人想到了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会选择钻进山里,于是找来了猎犬追踪。

    牟思晴铁青着脸,也是微微打量了一下后面的情况,随即望了一眼许东,一咬牙,直接就往小山上钻了进去。

    现在这个情况,实在已经容不得再多一点儿犹豫,落到这群人的手里,那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牟思晴都不敢多想。

    见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上了小山,后面的人也不停顿,直接就跟了上来。

    翻过山头,前面又是只隔了一道不宽小溪,小溪对面,便是一座连绵不绝的山梁横亘在两人面前。

    前面,便是野人山的边缘!

    可是,后面的人已经开始下山了,要是顺着小溪走,显然是来不及了,唯一的办法,就只能趟过小溪,进入到野人山边缘里面。

    许东咬了咬牙,拉着牟思晴,跳进小溪里,趟过小溪,钻进茂密的原始森林。

    只是刚刚进入原始森林,后面的犬吠声就更加急迫,而且,追过来的猎犬,肯定不止一头,尤其让许东跟牟思晴两个胆战心惊的是,这一群人手里,有枪!

    先前没有开枪射击,那是因为天色还不怎么光亮,视线不好,这些人又都心想着要活捉许东,但是现在,天色已经大亮了,想要活捉许东跟牟思晴两个的希望已经很是渺茫了,所以,只要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稍微露出一点儿身影,便会招来一两颗子弹,两个人好几次都差点儿被子弹打中,要不是树林太密,两个人还真不知道现在会是什么样子的后果。

    如此,牟思晴跟许东两个人不得已,只能拼命地往山上爬,好在这一座山势并不十分陡峭,树林之间的藤蔓也不多,而且,随着太阳慢慢的升起,树林子之中,慢慢的弥漫起来一股雾气。

    这让稍微离得远一点儿的那些追来的人,再也没办法开枪射击。

    不过,这让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也遇到了巨大的麻烦——失去了方向,也看不了多远!

    才刚刚翻上山顶,许东喘了口气,本来直接就要顺着山顶脊线奔逃,偏偏就在这个时候,牟思晴脚下一空,身子突然下坠,估计是一脚踩空了,所以,人也立刻摔倒。

    牟思晴这一摔倒,整个人立刻就向山脚下滚去。

    见牟思晴摔倒,而且向山脚下滑了下去,许东也顾不得许多,直接往地上一坐,跟在牟思晴后面,呼呼啦啦的跟着滑了下来。

    只是这边的山势要陡峭得多,尽管牟思晴跟许东两个人发现情况不妙,想尽一切办法都想要止住下滑的势头,但是一路上磕磕绊绊,碰碰撞撞,不多一会儿,两个人竟然就一起被撞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许东浑浑噩噩的醒了过来,勉强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趴在了一条河岸边的浅滩上。

    许东只觉得胸闷、肚子也胀得难受至极,想来,应该是当时跟牟思晴一起滑下山的时候,落进了山下的河流,应该也呛了不少的水。

    只是一想到这些,许东奋力撑起身子,大叫了一声:“老大……老大……思晴……”

    没有听到回应,许东能够勉强站了起来,向前走了两步,头还有点儿晕,要摇摇晃晃的,几乎就要站不稳。

    许东使劲甩了甩了脑袋,努力让自己完全清醒过来,这才顺着河边,一路往下寻找牟思晴。

    只是越往下走,许东的心就越往下沉,自己身上穿着乔雁雪借给自己的宝衣,无论是碰撞什么的,自己的身体上都没受到什么大的伤害,但牟思晴……

    看着很是有点儿湍急的河流,许东很是后悔起来,自己把什么都算计好了,但却唯独没把牟思晴没什么保护计算进去,这是一个致命的错误!

    本来,这是因为许东太过年轻,疏忽过去了的一个环节,没想到现在仅仅这一个环节上的失误,竟然铸成了大错。

    许东一边自责不已,一边毫不放弃的沿河而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记得走了多远,甚至连方向许东都不记得了,但是终究没找到牟思晴的踪影。

    到后来,许东拿出来一把砍刀,砍了一些干枯的木头,用绳子扎了一个小小的筏子,然后上到筏子,一路顺河而下。

    快到天黑的时候,许东依旧没看到牟思晴的踪迹。

    只是这个时候,许东发现河边上有些人家,许东木然的将木筏靠到岸边,然后上岸,进到这个依河而建的小村子。

    进了村子,许东许东略一打听,发现这里的人只是勉强懂得一些汉语,想来,这应该是已经出了境,不过,这里离边境线也应该不太远,所以,在言语上的沟通,还不算是太困难。

    许东找了个一个年级不大的年轻人,想问一下这一带的情况,那个年轻人很是热情,用极为生硬的汉语,连比带划,并自我介绍说,他叫帕莫,是村子里猎户老爹察默的儿子,还很是热情地邀许东到他们家里去做客。

    许东心里记挂着牟思晴,摇了摇头,回绝了帕莫的好意,又问帕莫,今天在河里边有没有发现落水的一位姑娘,那位姑娘是自己的同伴,不幸落水,到现在为止,还踪迹全无。

    帕莫摇了摇头,说:“我跟我哥这一天都在和里面捕鱼,没看到这条河里面有顺流下来的落水者。”

    听帕莫这么说,许东也不知道是喜是忧,满脑子都是一股自责,沉默了许久,这才决定,今天晚上,自己就住在河边,要一直都守着河面,如果实在找不到牟思晴的遗体,明天一早,自己就沿河而上,直到找到牟思晴为止。

    当下,许东连比带划,要帕莫就在这个小村子里,帮着自己筹集一些东西,当然了,费用一定不会少的。

    许东拿了一叠现金出来,要交给帕莫,只是帕莫摇了摇头,这些人民币,在这里还用不了。

    许东微一沉默,又摸了一块金子,这块金子足足有二三两重,而且,这是世界上都通用的东西。

    在帕莫震撼的眼神里,许东把这块金子交给了帕莫,需要的东西,自然也是交代了一清二楚。

    不多时,帕莫就带了好几个穿着很是奇怪的服装的人过来,这些人挑的挑,扛的扛,还有人用牛车拉了一车东西。

    什么都有——吃的,多是干肉干鱼,几袋大米,青菜瓜果;用的,有十几把寒光闪闪的大弯刀、甚至有枪,半新旧的ak、保养得很好的m16,黄橙橙的子弹,少说也有上千发,甚至还有半箱子手雷、军用帐篷,衣物,装具……七七八八,堆了好大一堆、另外,还有最为珍贵的金疮药、以及治疗森林病的一些药物。

    枪弹什么的军用物质,估计是以前这一代打仗,遗留下来的,这事儿,在这一带也没过多少年头,何况,近一段时间,听说这一带也不怎么太平,时不时的就有人干仗火并,所以,有这些东西,许东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

    只是许东看着那些枪弹,一腔恨意,真想着立刻就拿着这些玩意儿,直接回过头去,将追着自己的那些人,突突个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