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章 深山里的公路
一本读|WwんW.『yb→du→.co
    做好这些,许东收拾好东西,又灭掉篝火,这才向天上打了一个点射,然后听好狼嚎传过来的方向,慢慢的像那边靠了过去。

    狼嚎那个方向,也是这条河的上游,这跟许东要去的方向,基本上一致,要不是许东累倒,许东早就过了。

    再往上爬了一段,估计是操控着狼的人看到了许东头顶上的灯光,便沙哑着声音大叫了起来:“……这里……我们在这里……这边……”

    许东一听这个声音,心里很是有些失望,这叫声,明显就不是牟思晴,而是一个男人的叫声。

    一听是男人的叫声,许东不但失望,而且很是有些恼火,弄不好,这些人就是来追自己的那些家伙。

    一想到是来追自己的那些家伙,许东的牙根都有些痒痒的,真恨不得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给他们赏过去一些子弹——这群该死的王八蛋!

    不过,许东按耐住愤怒,慢慢的靠近那个男人。

    好不容易摸到那个男人的地方,许东这才发现,这个叫喊着的人,居然是秦羽!

    这个地方是一堵悬崖下面的一小块儿平地,平地上有三个帐篷,秦羽跟一个三十多岁、穿着傣族服装的年轻男子,正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旁边的树上,倒挂着一头已经半死的狼。

    许东见到是秦羽,忍不住问道:“怎么是秦叔您?”

    一见到是许东,秦羽也大大的吃了一惊,问道:“怎么会是你?”

    傣族那男子虽然早就听到了枪声,也知道许东有枪,但真正见到手里拿着一把ak的许东,还是大大的吃了一惊,不过还好,见许东跟秦羽认识,这才稍微放下些心来。

    稍微跟秦羽寒暄了两句,才知道秦羽原来是要到野人山里来寻找一样东西,不过,不幸的是,跟秦羽一起来的同伴,摔伤了一个,一个水土不服,拉肚子拉得都走不了路了,一伤一病,不得已只好放弃原来的计划,想要顺着这条河顺流而下,寻找人家。

    刚刚走到这里,便遇到了两头狼的攻击,秦羽跟傣族的这个向导赶跑一头,将这一头狼打伤,本来正要将这头狼剥了,好好的打顿牙祭的,没想到刚刚把狼吊起来,就传来一阵枪声。

    秦羽还以为是夜里赶山的猎户,叫了几声,但是不见回答,估计是声音太小,许东听不到,所以这才不足的让狼发出信号。

    秦羽还介绍说,这个傣族的向导,也是自己的一个朋友,叫阿佤,另外躺在帐篷里受伤的那个是自己的手下,是余剑波,得了痢疾拉肚子拉得快不行了的那个,是张怀仁,生意上的老朋友。

    说着,秦羽又好奇的问许东:“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许东咬牙切齿的,把自己跟牟思晴两个人的遭遇简略的说了一遍,末了,还极为痛苦的骂了魏哲海一顿。

    秦羽沉默了半晌,这才说道:“魏哲海这是欺侮你年轻,没什么势力,跟小牟两个人是单枪匹马,这才把你们往阴沟里带的,唉……但愿小牟能够吉人天相……”

    许东咬着牙说道:“这魏哲海也就罢了,要是有机会,那个交易市场,我一定要平了它……”

    秦羽摇了摇头,说道:“能开交易市场的,那势力,你也见过了,没事最好不要再去沾惹他们,即如是我……嘿嘿……”

    说着,秦羽苦笑着摇了摇头,想来,就算是秦羽,也没办法轻而易举的去对抗那些势力。

    许东红着眼,冷冷的说道:“如果思晴没什么事也就罢了,要是有事,我这条命也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秦羽劝道:“许小兄弟,你还是先冷静一下,再找找看小牟的下落再说吧,或许,事情也不见得会有多糟糕……”

    许东哪里听得进去秦羽的劝告,暗暗地想着,加假若明天再没有牟思晴的消息,或者,发现牟思晴已经遇难的话,自己就直接回到那个交易市场里,用自己的这条命,去填牟思晴的那条命。

    过了许久,许东才吐了一口气,对秦羽说道:“我先前那边,放着一些药物、食品什么的,我去给你们拿些过来。”

    听说有药物,秦羽大喜,当即要亲自跟许东过去拿,只是许东婉言谢绝了,其实,那边的东西,许东早就清理完毕了的,现在要过去拿,知不是许东的一个幌子,免得在秦羽面前穿帮,路出马脚。

    见许东执意不肯让自己跟着过去,秦羽叹了一口,也不再多说,嘱咐许东多加小心一些。

    许东点头应了,然后将头上的灯卸了两只下来,送给秦羽,说是待会儿好联络,毕竟夜色黑暗之中并不怎么看得见。

    随后,许东按照原路离开,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上了一阵,这才把需要的伤药、病药拿了出来。

    估计时间差不多了,许东这才慢慢的回到秦羽他们的营地。

    一见到许东几乎是抱着一小箱子药物,另外还有些吃的,秦羽喜出望外,连声问许东怎么会想得这么周到,不过,随即之间,秦羽也明白过来,因为许东在寻找跟他失散的牟思晴,而且,牟思晴极有可能已经受伤。

    许东有机会走到有人烟的地方,再回过头来,自然少不了要准备上这些东西,以备应急,不过,牟思晴现在还没消息,倒是自己的人先用上了。

    当下,秦羽亲自动手,为余剑波跟张怀仁两个,该敷药的敷药,该注射的又注射了,把两个人的病情稳定了下来。

    阿佤早就生起了一堆火,煮起许东带过来的食物。

    秦羽则仔细的询问了一下顺着这条河要走多久,才能到达有人烟的地方,路上又好不好走之类的。

    许东一一作答,顺流而下的话,有小半天的路,不怎么好走,因为有瀑布乱石,过了这一段,就可以扎个筏子,随水漂流,只要大半天时间,就到了自己到过的那个小村庄。

    秦羽沉默了一阵,当下对阿佤说,反正走出这里,也就只需要一天时间,现在因为药物,食品也还算丰富,秦羽打算在天明之后,帮许东找一找牟思晴的下落,人多力量大。

    许东很是感激秦羽有这份热心肠,不过,要找到牟思晴的下落,其实机会很是渺茫,因为这山里地形险要,最主要的是有大型野生动物……

    说着这些,许东别过脸去,悄悄地将夺眶而出的泪水擦了一把。

    待阿佤把食物煮好,许东几乎是咬着牙强迫着自己勉强吃了点儿,然后懒得搭帐篷,随地一倒,就此睡了下去。

    不过,无论如何,许东再也睡不着了,只是眼巴巴的挨到了天亮。

    到了天亮时节,张怀仁已经好了很多,毕竟只是拉肚子,有许东带过来的药物治疗,几乎很快就止住腹泻,只是张怀仁毕竟拉了好几天,这会儿虽然好了一些,却没办法去参加许东的搜寻。

    至于余剑波,就更不用说了,腿断了,即使有药物,也仅仅只能勉强减轻疼痛,想要复原,肯定还得好些日子。

    不过他们两个都很是感激许东,两人虽然不能直接参加搜救,但也约好了,有他们两个守在这里,直到许东跟秦羽他们回来为止。

    许东默默地把自己用过的ak,以及百来发子弹,交给余剑波,作为防身之用,在这样的地方,有把枪,怎么说也好过手无寸铁。

    给了枪,又留给两人足足可以支撑两天的食物,许东这才跟秦羽、阿佤三个人一起,继续往上游去寻找牟思晴。

    因为多了两个人,许东不仅把搜寻的范围扩大了一些,又拿了一把m16,以及一些子弹出来,不时地放上一枪,除了联络搜寻的人,还想要让牟思晴也能够听到枪声,当然,前提是牟思晴还活着,而且,就在这条峡谷之中的某一处。

    一路往上走,到了中午,总算是有了一些发现,有几块石头上,有几处比较清晰的血迹!

    最先发现这些血迹的,是秦羽。

    按照秦羽的安排,许东沿着河边寻找,阿佤则尽可能的在峡谷山腰,两个人中间才是秦羽,秦羽发现了血迹,立刻就联络了许东跟阿瓦两个人。

    有血迹的地方是个很奇怪的平地,说是奇怪,是因为这一块平地并不像是自然形成的,虽然这块地方同样已经是长满了树木野草,但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却是一条已经荒废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公路”!

    说这是一条“公路”,是因为几个人都看得出来,对面的半山上,也有这样的一条“带子”,只是下到了河里,穿过了河流之后,就继续沿着河沿往上游而去。

    一看到这一条“公路”,秦羽脸上一喜,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不过,许东对“公路”却没什么兴趣,许东很是紧张的,这里有些石块上的血迹,多半就是牟思晴的,而且,许东使劲的回想了一下,自己当时跟着牟思晴滑下河谷的情景,也就觉得这里很是有些眼熟。

    不过,这也只是许东的臆想而已,这里的河谷两边,几乎都是一摸一样的参天森林,要想分辨出来,几乎是不可能。

    再说,自己跟牟思晴两个人是一块儿滑落下来的,如果是在这里,根本就没可能掉到河里。

    阿佤看了一阵石块上的血迹,跟许东商量了一下,又在周围查看了一下,发现这些血迹竟然是顺着“公路”,继续在往上游行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