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一章 盟约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见到了这些血迹,又看到那些痕迹,哪里还能忍得住,直接抬起枪口,“啪啪……”的放了几枪,然后又不住的大叫:“老大……思晴……老大……思晴……”然后再放几枪。

    如此,直到将一匣子弹打光,震得整个山谷不住的回响起来。

    顺着一路上的血迹、痕迹,沿着“公路”继续往上,一路上,许东不停地打抢、呼喊。

    终于,在到了下午,许东听到一个已经很是微弱的声音,不停的在叫:“许东……许东……”

    这是牟思晴的声音!

    “老大……思晴……思晴……”一下子,许东再也忍不住了,发狂一般的叫着,把手里的枪也扔了,踉踉跄跄的朝着牟思晴那边扑了过去。

    见到许东,牟思晴极为虚弱的笑了笑,泪水却一下子涌了出来。

    原来,牟思晴也是掉进了河里的,而且牟思晴比许东醒过来得要晚得多,因为,牟思晴没有许东一样的宝衣护体,不可避免的受了很沉重的伤。

    只是,牟思晴醒过来之后,没见到许东,认为许东应该跟自己的情形差不多,于是拖着受伤的身体,想要到滑下来的地方去看看,然后再往下游寻找。

    见到牟思晴还活着,许东什么也顾不得,一把搂着牟思晴,像个小孩子似的,哭出了声来。

    这几天的时间,真的算得上是生离死别,由不得许东不大是憾动。

    良久,许东才平静下来,连忙拿出药箱,要替牟思晴治伤。

    秦羽跟阿瓦两个人很是知趣的避开,不过这两家伙并不打算只是找个地方躲避一会儿就了事,而是顺着公路,继续往上走。

    秦羽跟阿瓦两个人走了之后,许东拿出最好的白药,要替伤痕累累的牟思晴敷药。

    只是牟思晴身上的伤口,大多已经结痂,血和衣服都粘在了伤口上,先前看到的那些血迹,就是因为牟思晴不小心,导致伤口破裂,而流出来的。

    许东用毛巾沾了些河水,小心翼翼的润湿牟思晴伤口上的衣服和血痂,然后轻轻的揭开衣物。

    这一刻,牟思晴丝毫没有害羞避让的意思,只是每一次许东的手上稍微重了一点儿,牟思晴便痛得皱一皱眉,但却绝不叫出声来。

    几处伤痕处理下来,牟思晴身上的衣物也已经被许东剥离得差不多了,只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即使许东面对着牟思晴那诱人的胴体,许东也不敢多想其他。

    处理往上身的伤口,许东擦了一把汗水,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来一件买来军用背心,给牟思晴穿上,然后再才去找外套。

    只是,冷不防之间,牟思晴很是娇嗔的问许东:“许东,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一些事情?”

    许东怔了片刻,将手里的一件迷彩外套递给牟思晴,然后摇着头说道:“老大……”

    “你还叫我‘老大’?”牟思晴很是有些不满:“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做的一切,对我来说,那意味着什么吗?”

    刚才为牟思晴敷药,把牟思晴的衣物脱了个精光,这对牟思晴、对许东意味着什么,许东心里比谁都清楚,但有些事情,许东真的是不能说出来,也不敢说出来。

    所以,许东只是淡淡的说道:“思晴,我知道,但是,有些事情,我也是很有苦衷的,我一旦说出来,将会连累的,不仅仅只是你,恐怕将会是所有的人,思晴,我不想瞒着你,但我更不想连累你。”

    “包括你的鼻子很灵敏这件事?”牟思晴早就觉得许东太不可思议了,而且,牟思晴也不是笨人,以前许东的一些表现,以及现在听许东这么说,牟思晴自然也猜到一些,但许东身上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秘密,牟思晴依旧只是模棱两可。

    “原来,你一直都在欺骗着我……让我……让我那么对你,其实……其实你是在让着我……”牟思晴低着头,低声说道。

    “这个……思晴,我们不说这事好吗?”许东带着一些央求的意思,说道。

    “嗯,我把什么都给你了,你愿不愿意娶我?”先前,牟思晴赤身露体,让许东涂抹药粉,牟思晴都没有一点害羞,这会儿,牟思晴问完这句话,头不敢抬起来了。

    许东摇着头,叹息了一声,说道:“刚刚我那么做了,你又没反抗,我这辈子,不把你娶了,还能取娶谁,不过,你以后下手,可千万不要那么黑,我顶不住。”

    牟思晴抬起头来,婉然一笑:“好,我发誓,以后,要是我在对你动手动脚……就……就……”

    许东赶紧打断牟思晴的话,说道:“别就就什么的了,目前,你得赶快调理好身子,要不然,我对谁都不好交代。”

    “好……”牟思晴再次展颜一笑,问道:“许东,既然你都已经答应了我,你能不能吻我一下?”

    许东略一犹豫,立刻捧起牟思晴的头,在牟思晴的额头上轻轻的一吻。

    只是这一吻,牟思晴便已经很是满足了,随后,牟思晴的腿上也有几处伤痕,便全部由许东代劳。

    这一次,许东看得眼热心跳起来,只是牟思晴微微的叹息着,对着许东的耳朵,轻声说道:“许东,对不起,我现在,浑身伤痛……以后……以后……”

    许东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好不容易将牟思晴腿上的伤该涂药的涂药,该包扎的包扎好了,这才拿过早准备好的裤子、鞋袜一齐递给牟思晴。

    之后,许东再也不敢停留在牟思晴身边,直接跑到河边,把脑袋浸在冰冷的溪水里,直到那一股“火”,完全熄灭为止。

    换好了衣服,牟思晴又勉强吃了一点儿东西,稍微恢复了一些,这才问许东:“其实,我也看得出来,桑妈妈、桑秋霞对你很有些意思,你打算怎样去处理她们的事情?”

    许东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其实这件事情,你是多虑了,桑妈妈早跟我说过了,不让我跟桑秋霞,对了,思晴,说起这事情,我不得不跟你说个明白,桑秋雨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刻,桑妈妈的希望,也就全部寄托在他的身上,所以,桑妈妈不想把这事过早地说开,免得影响到桑秋雨的学习,所以,你跟我之间的事情……”

    牟思晴很是有些吃惊,桑妈妈会不帮自己的女儿桑秋霞!反而要许东放弃,天底下会有这样的母亲?

    许东依旧是摇了摇头,其实,自己对桑妈妈一家人,也只是同情,尤其是同情桑秋霞的遭遇,这一点,其实桑妈妈也很清楚,所以,桑妈妈才不想因为这种同情,而将自己捆绑起来,在桑妈妈看来,那样做,其实很是无耻。

    如果那样的话,对桑秋霞来说,依旧只是当初卖身救母一样,分别只不过是五十万与五百万,条件的苛刻与优厚而已。

    桑妈妈不想这样让人诟病,许东更不想这样!

    能帮桑秋霞一家,许东只不过是站在同情的基础上,想要把她们当成家人,真正的妈妈、姐姐、弟弟,真正的一家人而已。

    牟思晴很是顺从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你放心,在桑秋霞没有遇到她要找的人之前,我们之间,只会是清白的朋友关系……”

    许东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这才笑着说道:“老大,这就对了,不过,你以后下手,真的得一点儿,要不然,要不然我就翻脸……”

    牟思晴吃吃的一笑:“你敢!”

    “嘿嘿……我当然不敢了,不过,老大,还有件事情,我必须跟你说清楚……”许东笑了笑,又看了看周围,没发现秦羽他们的踪迹,这才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管什么事我都答应你就是了,你说吧!”牟思晴一脸笑意,望着许东。

    许东稍微措辞了一下,这才说道:“我这人很怪,也有些很怪的本事,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少见多怪才是,最好,都不要跟别人说这些,一旦让别人知道了某些事情,真的会连累到很多人。”

    “你就死命的吹牛吧,反正又不用上税……”牟思晴微微笑了笑,继续说道:“谁不知道你鼻子很灵敏,而且又懂得很多的魔术,最近啊,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了一些花花肠子,还怪本事,吹牛的本事吧……”

    牟思晴果然聪明得很,既然许东说得那么严重,牟思晴不但不追根究底的去问,反而只是取笑许东,说许东只不过是吹牛。

    这让许东又是佩服,又是放心了不少。

    吃了东西,又休息了这一阵儿,而且牟思晴几乎已经得偿所愿,那心情也好得不得了,恢复了一些之后,牟思晴又问许东:“接下来怎么办?对了,你怎么那两个人混在了一块儿的?”

    牟思晴说的那两个人,自然就是秦羽、阿佤他们两个了。

    许东这才一五一十的把自己醒过来之后,顺水而下,去寻找牟思晴,然后又逆流而上,碰巧遇上到这里来找东西的秦羽等人的事情说了一遍。

    牟思晴听了,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看起来,秦羽不像一个坏人,不过,这年头坏人脸上也不会刻字的,再说,他们到这里来找东西,又要找的是什么东西呢?

    秦羽要找什么东西,许东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现在许东已经找到了牟思晴,这比什么都重要,其他的事情,许东也不想管,能够早点儿回到铜城,去做自己的生意,那才是至关重要。

    不过一说起做生意,牟思晴很是有些担心,许东的那些翡翠,不会给弄丢了吧?

    许东淡淡的笑了笑:“那些东西,我怎么舍得弄丢,都藏得好好的,有空去取回来就行了。”

    明知道许东又在扯淡,牟思晴也不追究,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只要没丢就好?那可是我们两个人拿命换来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