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二章 直线彩虹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时,秦羽跟阿瓦两个人的脸上都充满着笑意的回来,估计是秦羽要找的东西有了一些眉目。

    果然,简单的跟牟思晴打了个招呼,秦羽直接就跟许东说道:“许小兄弟,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办?”

    许东毫不犹豫的说道:“回去,思晴她的伤很重,急需要很好的医治!”

    秦羽闻言一怔,沉默了片刻,又说道:“有件事,不知道能不能跟小许兄弟商量一下?”

    稍微顿了顿,不等许东回答,秦羽又继续说道:“我有个朋友的父辈,曾经入缅作过战,据他说,当年,这一片土地上的上的殖民者,在撤退之时,带着一批在当地搜刮而来的宝贝逃离,后来被当地的人发现了他们的意图,于是便组织了一场围攻争夺,事情到了最后,当地的人并没能夺回那批宝贝,但那些殖民者也伤亡惨重,因此失去了继续押运的能力,到了我朋友的父辈入缅作战,因为那一次大撤退,我朋友的父辈穿过野人山,无意之中发现了那批被殖民者藏着的宝贝……”

    “您是说,那批宝贝,就在这条‘公路’的尽头?”许东都没多想,随口说道。

    秦羽点了点头:“这条‘公路’,的确就是一条藏宝的线索!”

    许东稍微迟疑了一下,去找被殖民者没能运走的宝藏,这和做土爬子盗墓,有着天壤之别,何况,这里不是境内,能寻找到宝藏,应该不是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情。

    转头去看牟思晴,牟思晴竟然也是一脸期翼,想来,经过了这一次,牟思晴已经完全从已经辞了职这件事情当中清醒过来。

    “您的意思是……”许东依旧是迟疑着问道。

    秦语笑了笑:“客套话我也不想多说,小牟身上有伤,我们那边也有两个伤员,现在,我已经找到了这个线索,接下来的事情就只是顺藤摸瓜,不过,在人手方面,有些不足,何况,现在就走,也不大方便,不如,让他们在这里多休息一天时间,这样我们就有一天的时间去看个究竟!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牟思晴咬了咬嘴唇,对许东说道:“许东,我们一起去!”

    “可是你的伤……”许东盯着牟思晴,很是有些担心。

    “我的伤,都只是皮外伤,这是你知道的……”牟思晴红着脸低声说道。

    见牟思晴都已经答应下来,许东微微沉吟了一下,问秦羽:“我跟她要怎么做?”

    “这很简单,我们需要你手上武器弹药,以防万一,还有,你的食品药物,都是我们需要的东西,找到宝藏,算你们两个三分之一!”秦羽根本就没多想,直接说道。

    许东给余剑波留了一把ak,手边还有一把m16,具体有多少子弹秦羽也不大清楚,不过,相比自己带来的两把威力不大的猎枪,许东的武器,显然是首选。

    最重要的是,许东手里还有丰富的物质补给,这些补给,至少足足可以维持留个人在这毫无人烟的森林里面度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邀请许东加入,让许东拿物资出来,算着是投资,找到宝藏,也按照人头均分,在这一点上,秦羽当真也还并不算格外,尤其是秦羽的坦诚,这根魏哲海有着天壤之别。

    许东想了想,再次询问了一下牟思晴的伤势,得到牟思晴肯定的回答,许东这才答应下来,不过,许东也提出建议,既然是现在这里离宝藏近了差不多半天的路程,自己跟牟思晴就原地搭起帐篷,等待秦羽跟阿佤去把余剑波他们接过来。

    那边,稍微麻烦一点儿的,也就只有余剑波,张怀仁只是拉了肚子,早上就已经好转了很多的,所以,有三个人去接应,应该没什么麻烦。

    秦羽也是点了点头,让牟思晴在这里多休息一些时间,也好方便后续行动。

    当下,秦羽跟阿佤两人回过头去,去接余剑波两个人,许东跟牟思晴两人就地扎营。

    支好帐篷,许东避开牟思晴,又取出来一些十分必要的东西,诸如锅盆碗盏,枪支弹药什么的这些本来就不可能装进背包里的东西。

    牟思晴虽然很是有些奇怪,许东怎么会在一转眼之间就拿能出来这么一大堆的东西,但是许东先前说了,自己有些怪异的能力,牟思晴也有绝对闭口不问,真正做到见怪不怪。

    随后,许东烧水煮饭,还炒了两个菜,味道虽然比不了胖子的手艺,但是对牟思晴来说,这已经是很值得享受的一顿晚餐。

    许东也是一连好几天都没能好好的吃上一顿饭,现在高兴之下,差点儿就吃得撑了,这才放下碗筷。

    这样,一大锅饭,两个菜,许东跟牟思晴两人居然吃得干干净净,而且,还意犹未尽。

    随后,许东又重新烧了水,煮了饭菜,等待秦羽他们几个人过来。

    不过,这一等,两个人一直等到半夜时分,才发现秦羽他们的动静。

    原来,张怀仁恢复过来之后,见秦羽等人久久不回,便带着余剑波按照许东说的路线,已经顺流而下,秦羽跟阿佤两人追了好一阵儿,却连背影也没见着,不得已之下,只好折身回来,收拾了一些张怀仁他们留下的东西,然后摸黑赶了过来。

    张怀仁不愿意再拿自己的生命去享受探险取宝的刺激,秦羽虽然有些失望,但好在还有许东跟牟思晴两个,而且,阿佤更是一个坚定的支持者,这让秦羽在失望之中,勉强找到了一些安慰。

    秦羽跟阿瓦两个人忙于安排、计算明天的行程,对于许东这边凭空多出来的许多东西,根本就没加留意。

    次日一早,秦羽吩咐大家将不必要的东西都原地放置了,其余的工具食物什么的,做了一些分配,连牟思晴都分到一只小小的背包,里面装着的,是一些急救药物。

    本来按照许东的意思,是要身上有伤的牟思晴留下来,守候在营地里,然后等待消息,只是牟思晴不肯,说这几天,一个人孤独怕了,一定要跟许东在一起,再说,自己身上的伤,经过这几天的调养,尤其是经过许东拿来的金疮药治疗,基本上已经没什么大碍,这一趟,肯定是要跟许东在一起的。

    许东明白,经过这一次生离死别的痛苦之后,牟思晴的害怕和担心,当下也就只得带上牟思晴,跟秦羽一起出发。

    顺着着昨天秦羽跟阿佤两个人查探过的路线,一行四人,慢慢的在丛林之中艰难地穿行。

    走了半天之后,“公路”拐了一个弯,再次越过河面,继续向南延伸。

    到了下午之后,前面的“公路”,到了一堵绝壁面前,突然之间就断了,秦羽很是奇怪,按说,“公路”到了这里之后,应该是有一条穿过绝壁的隧道,即使是隧道被炸塌,也应该是能够看得出来的。

    但奇怪的是,这条“公路”好像本来就只是修到了这里,然后就停工了。

    这怎么可能?

    如果是绕道了,那也应该有着明显的痕迹才对,可是阿佤秦羽两个人在方圆一公里左右都探查过了,根本找不到绕道的痕迹。

    待秦羽跟阿佤回到“公路”断绝的地方,四个人都很是奇怪,都觉得这条“公路”不可能只是修到了这里,然后就停了下来。

    不过,现在天色已晚,想要再从其他的地方去看看也已经来不及了,当下,四个人找了比较安全的地方,安营扎寨。

    然而,不巧的是,当晚竟然就下起了大雨,而且,这一下,整整下了六天,连许东带过来的食物,都都被几个人吃得差不多了。

    不过,阿佤是个很好的猎人,又有威力极大ak在手,这六天之中,居然还冒雨猎到一头野猪,一头獐子,这也极大的改善几个人的生活。

    恰好,在这六天之中,因为许东的带来的药物治疗,牟思晴身上的伤都好得差不多了,不趁停雨的间歇出来遛跶一下,活动活动筋骨,牟思晴还不大习惯了。

    到了第七天头上,雨终于停了,几个人都已经憋得心里像是被猫抓着一般,见雨停了,阿佤早早的做了一顿傣族特色的早餐,几个人匆匆的吃了之后,便收拾行装,想要往其他的地方去看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端倪出来。

    只是等几个人收拾好背包,正要出发,阿佤却发现一个惊人的景象——就在绝壁右侧的一处山坳背后,冒出来一条彩虹。

    雨过天晴,会出现彩虹,原本并不是什么惊人的景象,但阿佤看到的这条彩虹,与普通的彩虹有很大的不同。

    普通的彩虹,一般都是像一座拱桥一般,两头着地,中间拱起,而阿佤看到的这一道彩虹,却是一条横亘在两座山峰之间的直线!

    这种一条直线的彩虹,当真是稀罕到让人震惊。

    秦羽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彩虹,震惊之下,当即决定要去看个究竟。

    许东跟牟思晴两个自然也不甘落后,连要去寻找“公路”的痕迹也顾不得了,直接催促着秦羽跟阿佤两人,赶紧上路。

    四个人紧赶慢赶,爬上右边的那处山坳之后,却又禁不住很是失望——那道彩虹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