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四章 传说里的猛兽
一本读|WwんW.『yb→du→.co
    阿佤就在前面十来米的地方,蹲坐在一棵大树脚下,一双眼里满是恐怖的盯着树林子的上空,看样子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连许东到了跟前,阿佤都显得很是有些木然。

    许东轻轻的走动阿佤面前,蹲了下去,低声叫道:“大叔……大叔……”

    过了许久,阿佤才微微的“唔”了一声,算是回应了许东。

    许东伸手,将阿佤拉了一下,让阿佤站了起来,然后跟着自己往回走。

    只是阿佤显然受到了不小的刺激,一只手拖着打光了子弹的ak,走路都有些摇晃,在许东的扶持下,近乎是有些艰难穿过落满残肢碎体的地方,跟秦羽、牟思晴两人会合。

    会合之后,秦羽依旧持着枪戒备着,低声说道:“牟姑娘,你开路,我断后,掩护他们两个撤离!”

    在这种情形之下,牟思晴自然也不敢大意,当下按照秦羽的吩咐,步步为营的往营地回撤。

    这里离营地也不远,不过是百十来米,很快,几个人便到达了营地,。

    只是入眼之处,几个人更是面无血色。

    整个营地,根本就是被扫荡了一般——帐篷被撕成一块块的布条,所有的器具被扔得遍地都是,篝火像是被炸弹炸了一下一样,满地都是还没完全熄灭,冒着缕缕青烟的柴火头,这跟被扫荡了一遍,没什么两样。

    看着被洗劫过的营地,阿佤浑身瑟瑟发抖,大叫了一声,直接就瘫坐在了地上,过了半晌,阿佤才极其含混的说了一句话。

    许东也就勉强能够听清楚阿佤这句话里其中的两个字:“易武!”

    牟思晴跟许东两个人都不明白阿佤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又为什么会害怕成这个样子,所以,一起把目光转向秦羽。

    秦羽跟阿佤是老朋友,他应该知道这“易武”是怎么回事。

    听阿佤说出“易武”这两个字,秦羽也是面色一呆,过了片刻,这才缓缓地跟许东和牟思晴两个人解释说道:“本来,这只是一个流传在阿佤大哥他们当地的一个传说,简单地说,在当地方言中,这个‘易’指的是女人、美女,而‘武’则是蛇、蛇妖的意思。”

    许东脑子转得飞快,当下很是奇怪的说道:“难道,阿佤大叔遇到的是美女蛇?”

    秦羽“嗯”了一声,说道:“和我们汉人传说里的美女蛇不同,我们知道的美女蛇传说,比如说,白娘子白素贞,青蛇青丫头,她们也都是美女蛇,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它们恐怖,就更不用说凶残了,但在阿佤大哥他们当地流传的传说之中,易武这种美女蛇,不但能够飞天遁地,而且凶残狡猾无比,是一种专门以动物或者人的心肝、脑髓为食,吃过了心肝和脑髓以后的动物或者人的残体,它都会像先前我们看到的那样,弄成粉碎,然后随意抛弃。”

    先前,牟思晴跟许东看到的那个鲜血淋漓的现场,估计就是易武正在进食,不曾想却被阿佤遇上了。

    这时,阿佤勉强回过神来,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才说道:“秦兄弟说得没错,情况的确是这样,不过,当时那东西好像并没发现我,只是在树上吃食,我刚好经过一棵树下,不曾想脑袋上被一块血淋淋的东西砸中,抬头看时,我才发现……才发现……还……还受到了攻击……”

    说到这里,阿佤再也说不下去了,想来,当时阿佤也是震惊至极,而且,震惊之下,又受到攻击,这才在本能的意识下,开枪射击。

    牟思晴却有些迟疑的问道:“大叔,你看到的,那美女蛇到底长什么样儿?”

    阿佤摇了摇头,苦笑着答道:“其实,我也没看清楚,它到底长什么样,只觉得眼前一黑,就有股腥臭味儿扑了过来……”

    牟思晴有些怀疑阿佤的说法,在原始森林里,比较凶残,也有在树上进食习惯的动物也有很多种,最著名的就有豹类,而阿佤跟秦羽的说法,那只不过是传说里的东西,毕竟阿佤也没真正的看清楚看明白,那残忍分尸、并且袭击过阿佤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动物。

    看着满眼残碎的营地,许东转头问秦羽,现在该怎么办?

    原始森林里面又毒虫蛇蚁,虎豹豺狼,这并不稀奇也不可怕,只要生起一堆大火,这些东西就根本不敢主动前来攻击人类,但从满地的残烟碎火,却看得出来,这个传说之中的“易武”,不但凶残,而且根本就不惧怕火焰,没有火的威胁,几个人的安全感几乎丢失贻尽。

    按说现在遇到这样凶残可怕,而且未知的猛兽,几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刻抽身走人,远离这个危险的区域。

    只是阿佤苦笑着摇着头,在传说里,这易武绝不是好相与的主儿,与它遭遇过的人或者动物,根本就不可能有幸存的机会,何况,现在夜色即将降临,就算走,在原始森林之中,又能走出多远?现在就走的话,那危险性,还有可能更大。

    秦羽沉默了良久,也是点了点头,阿佤说得不错,既然遇上了这东西,想要轻易脱身,恐怕还真是不那么容易,反正是个人手里都有家伙,不如跟它来个鱼死网破。

    许东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很是担心的看着牟思晴。

    牟思晴却咬着牙,蹙着眉,过了半晌,才说道:“许东,把你所有的弹药都拿出来,我们分配一下……”

    许东微一沉吟,当下便钻到破碎不堪的帐篷里面,从“背包”里拿了些枪支弹药出来。

    经过这几天的消耗,剩下的子弹其实也不是很多了,总计ak子弹只有三百来发,m16的子弹也三百发都不足了。

    好的是那半箱手雷,一个也没动过,许东想了想,将全部的手雷都拿了出来,装进一个口袋,然后,又拿了几把弯刀出来,这些,在武器方面来说,几乎已经是许东全部的家底。

    见许东提着一大口袋弹药出来,秦羽跟阿佤两个人惊诧之余,又喜上眉梢。

    惊诧的是,许东那个背包里,居然装着这么多的东西,平日里居然没一个人看得出来,欣喜地却是,原本以为许东手里的枪支弹药,也仅仅就只是已经分到了每个人手里的那些,实在想不到,许东居然还有这么多。

    “就算是平均分给四个人,这些弹药,也足够维持一场小型的阻击战了!”秦羽欣喜不已的说道,就算在正规战场上,也就差不多只能带上这么多子弹手雷。

    不过,这些弹药,许东却没打算平均分配,牟思晴虽然也教过自己用枪,但在实战之中,自己却没经历过,所以,弹药,自己决不能多要,多要了,反而是浪费。

    阿佤虽然是老猎手,但适合阿佤的方式却是精准射击,所以,子弹要多,手雷就可以少分一些。

    反而是牟思晴跟秦羽两个,他们两个都是用枪的好手,无论是子弹还是手雷,配备弹药,当然是多多益善,这样才有足够的战斗力。

    听许东这样一说,秦羽倒是有些不忍,要知道,在战场上,多一发子弹,对自己来说,就多了一份生命的保证,就多一分生存下来的希望。

    而许东,却把大部分的保证跟希望都送给了别人,留给他自己的,仅仅只有一个弹夹,三四个手雷而已,还借口说,自己拿多了是浪费。

    见许东这么安排了,牟思晴也不多说,当下取了几个弹夹,十几枚手雷,又特意将一枚手雷装在了一边。

    一看见牟思晴这么做,许东心里一冷,那次打狼时,牟思晴为自己特地留下一颗子弹的情形又涌上了心头。

    这一次,牟思晴留给自己的,不仅仅只是一发子弹,而是一枚能让自己跟她一起都足以粉身碎骨的高爆手雷!

    牟思晴跟阿佤两个人拿的,都是ak,两个人平均分了所有的ak子弹和弹夹,每个人都有四个弹夹,以及将近两百发子弹。

    其余的m16的子弹,除了许东要了一个弹夹里的子弹,其余的全部都归了秦羽。

    几个人全副武装起来,这才重新生起一堆大火,留了许东跟牟思晴两个在火堆边上留守,秦羽跟阿佤两个人却在周围去布置陷阱机关。

    当然,这个时候再去布置的陷阱机关,绝不仅仅只是为了对付豺狼虎豹之类的野兽,最主要的,是为了对付易武。

    在夜幕降临了片刻之后,秦羽跟阿瓦两个人才回到火堆边上,看样子,两个人布下的陷阱不少,秦羽带着的手雷,都已经所剩无几了。

    只是出奇的是,这一段时间里,易武并没出来惊扰四个人,让四个人度过了一个安稳而宁静下午。

    吃过了晚饭,无论是放哨的阿佤,还是那些陷阱,都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动静。

    几个人稍微商量了几句,为了确保几个人的安全,让两个人一班轮流值守,这样,大家都能够好好的休息一阵儿。

    第一班值守的,就由许东跟牟思晴两人,值守的时间定在上半夜十二点以前,余下的时间就换秦羽跟阿佤两个。

    说来也很是奇怪,整个上半夜,除了湖泊对面的那条瀑布在夜里轰轰作响,比较清晰之外,其他的声音半点儿也听不到,整个湖泊在皎洁的月光照耀下,显得既宁静又神秘,最多的,却是压抑。

    这种情景和上次跟牟思晴一起,在无人区里的那个小围墙里面打狼的情形,截然相反,那一次同样是危险之至,但那危险,却是看得见摸得着,而这一次,却没人知道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危险就会不期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