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八章 是它亲戚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也没多想,当下直接跳进这个坑里,伸手就去握住那根品茶杯粗细的“棍子”,使劲往上一提,不动,估计这“棍子”不但很长而且是插进了硬泥或者石头里面。

    许东使出吃奶的力气,一连往上扒了三次,却丝毫没发现有什么松动,不得已,许东又左右前后的晃动了几下,在往上拔,还是不动。

    许东有些急了,现在,阿佤还没找到,但秦羽跟牟思晴两个人的叫声更加急迫起来,估计,用不了多久,那老泥鳅就会再次发动攻击。

    一急之下,许东一屁股坐了下去,背脊顶在坑壁上,一双脚蹬在那根“棍子”上端,使出吃奶的力气,一连蹬了好几次。

    好不容易觉得这根“棍子”被蹬得有点儿松动了,许东大喜,再死命蹬了几脚,然后爬起来,再次双手握着这根棍子,咬着牙,往上一拔,这根“棍子”还真的是慢慢的被拔了出来。

    果然是根将近两尺多长一点儿,许东却看不出来是什么质地的棍子!不过,这根棍子的前端扁扁的,很像一把还没被铸造成型的宝剑!让许东有些惊奇的是,即使这样长一根木棍,拿在手里,也肯定会感觉到一些重量,但这根棍子,拿在手里,许东仅仅就像只是拿着一根筷子一般,丝毫也感觉不到吃力。

    不知不觉间,许东随手飞舞着拍打了一下坑沿,竟然发现这根棍子还有另一个奇特的地方,虽然只是随手一挥,但是打击的力道,却有些惊人。

    倘若手里拿着的是一根木棍,即使许东使出吃奶的力气,抽在松软的沙堆上,也未必能将木棍抽进沙堆多深,而这根像是一把还才刚刚准备锻造的宝剑一样的棍子,不但将坑沿的泥土劈进去将近两尺,而且还劈开了一块篮球般大小的石块。

    而许东,仅仅只是随手这么一挥!

    看到这样惊人的结果,许东禁不住一呆,准备再要看看这根棍子还有什么奇特的地方,不想这个时候,牟思晴再次大叫起来,声音很是急促。

    “许东……许东……你在哪儿啊?快啊……那东西……那东西又要来了……”

    许东一个激灵,不敢再耽误下去,直接将这个根棍子放进乾坤袋中,然后飞快地爬出土坑,看了一眼湖泊里面。

    这是,水里的那条“老泥鳅”,又学着先前一样开始疯狂地围着两个小岛打转了,看样子,那家伙是要先让湖水旋转起来,然后借着旋转的水力,然后弹出水面,向目标飞过来。

    不过,看样子,那条老“泥鳅”才开始没多大一会儿,要再次借助水力,还得要等上一会儿,也就是说,现在,许东还有少许的时间。

    当下,许东按照先前的计划,选了另一条道儿,一边寻找阿佤,一边急速的往牟思晴那边靠近。

    估计,阿佤先前真是走的这条道路,在离牟思晴他们不到三十米远的一堆碎石树枝中间,许东看到了阿佤露出来的一些衣服布片。

    许东赶紧叫了几声,但阿佤依就是没有半点声息,看样子,如果不是被砸死了,也有可能是被砸得晕了过去。

    许东赶紧把这里的情况跟牟思晴、秦羽两个人说了一声,一边说,一边搬动压在阿佤身上的石块、树枝。

    还好,压在阿佤身上的石块树枝并不是很多,没用多大一会儿,许东就搬开了大半,然后,许东去探了探阿佤的颈上的脉搏。

    阿佤颈上的脉搏还在跳动,估计,真的只是被砸昏了过去,许东赶紧抱住阿佤,硬生生的将阿佤从乱石树枝堆里把阿佤拽了出来。

    然后,将阿佤的双手往肩背上一搭,半背半拖的,带着阿佤奔向秦羽他们那个地方。

    牟思晴听到许东的说了的情况,早就扑了过来,眨眼间就到了许东身边,拎起阿佤的两只脚,跟许东一齐,拼命地往上爬。

    湖里的那条“老泥鳅”虽然厉害,但也只是在它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出了它的能力范围,估计它也就只能干瞪眼!

    就在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抬着阿佤刚刚越过先前秦羽坐着的那个地方之时,那条老泥鳅再次撞向了山体,虽然同样是撞得山体一阵抖动,而且同样是树木石块四下乱飞,但这一次那“老泥鳅”撞击的位置,还是没能高过先前那个土坑。

    而且,这一次几个人都有了比较充分的准备,早就爬到了更高一些的地方,但同样遭到了一些石块树枝的打击,不过,这一次被打击到的程度,已经相当微弱了。

    在“老泥鳅”再次回到湖泊里面之后,许东跟牟思晴两人也背着阿佤跟秦羽汇合了。

    放下阿佤,秦羽也检查了一下阿佤,发现阿佤的呼吸心跳都还比较平稳,如果没有受到了极严重的内伤的话,阿佤的伤势就并不算厉害,估计是阿佤只是受到了不小的惊骇,又没能来得及逃出“老泥鳅”的威力范围,被些残枝碎石一砸,吓得晕过去了而已。

    秦羽稍微帮阿佤推拿了几下,阿佤便“呃”了一声,缓过一口气来,再过片刻,阿瓦便睁开眼来,不过,这个时候,阿佤眼里依旧还满是恐惧。

    秦羽少不得安慰了阿佤几句,又指着被“老泥鳅”搅得浑浊不堪的湖泊,让阿佤自己看了一下,并没发现“老泥鳅的踪迹,阿佤这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阿佤平静下来,湖泊里的“老泥鳅”也再不折腾了,估计,”老泥鳅也看明白了,水淹几个人不行,直接撞击几个人同样是徒劳无功,所以只能想其他的办法了。

    “老泥鳅”要想其他的办法,许东等人自然也是没有闲着。

    几个人再往山上爬了一段距离,估计“老泥鳅”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儿,几这个人这才停了下来。

    不过,几个人真的只是停了下来,谁也没有立刻就要离开这个危险之地的意思。

    大家心里都不服气,从昨晚到现在,那该死的“老泥鳅”可是把大家都折腾得苦了,怎么着也要想办法报复它一下,即使弄不死它,也要让它吃上一些苦头,要不然,谁也不会甘心!

    可是,那“老泥鳅”的威力大家可都是亲眼见过的了,连普通的枪弹都奈何不了他,又怎样才能让它吃剩一点儿苦头呢。

    许东想了好一阵儿,这才问秦羽,有没有听说过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当然,这东西跟当地人传说之中的“易武”,明显沾不上边儿,“易武”是美女蛇,这家伙,根本就是“老泥鳅”一条,连丑女蛇都算不上!

    秦羽沉吟了半晌,这才说道:“如果算不上美女蛇的话,我倒知道有个传说,应该跟这个很接近,但究竟是与不是,我也不敢断定……”

    许东知道秦羽要说的,多半是这家伙的来历,当下凝神细听。

    “在华夏神话之中,传说,水神共工和火神祝融因故吵架而大打出手,,最后祝融打败了共工,水神共工因打输而羞愤,朝西方的不周山撞去, 哪知那不周山是撑天的柱子,不周山崩裂了,撑支天地之间的大柱断折了,天倒下了半边,出现了一个大窟窿,地也陷成一道道大裂纹……”

    秦羽娓娓说着一个许东、牟思晴两个人原本都是耳熟能详的神话故事,牟思晴有些不以为然,阿佤是傣族人,年纪又大,再说,傣族也有着自己的神话故事,对秦羽所说的汉族人的神话故事,也不怎么放在心上,加上刚刚被惊骇了一场,对秦羽所说的这种似诗非诗似谣非谣的东西也听不大懂。

    但许东却突然像是被触及到了哪根神经一样,不由得竖起耳朵,聚精会神的听着。

    其实,秦羽所说的这个故事,许东几乎就觉得毫无怀疑,因为许东记得,自己读过一篇《淮南子·天文》原文是,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

    这个神话情节不重要,重要的是,中间提到的共工的细节,说“共工,它人面蛇身,性情十分凶恶,嗜杀成性,性情残酷贪婪,专以杀戮为乐……”

    在许东看来,现在遇到的这东西,除了同样住在水里性情残暴凶狠之外,它的能力,已经很接近“水神”!

    就这一个湖泊里的水,以他一己之力,居然能够鼓捣出来还要一般的滔天巨浪,这和“神”有什么区别。

    虽然自己一连几次,依旧没能清楚仔细的将这“老泥鳅”的本来面目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但是,又还有什么东西比“人面蛇身”更加接近它的外貌?

    牟思晴不以为然的反驳道:“如果一定要生拉硬拽的把这两者扯到一起,这明明就是牵强附会……”

    不等牟思晴说完,许东嘿嘿的笑着说道:“这么接近的外貌,就算这老泥鳅不是真正的共工,也是它亲戚。”